杀神者

第三十九章 呛人气味

对的事情,不一定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错的事情,也不是不能不做,这才是人而不是一件机械。

郑先是冷辣无情的,当初十岁的娃娃一怒烧死了叔叔一家四口,后来的日子更是和腥风血雨相伴在一起,但就像是郑先没有开口吸干张可儿的鲜血一样,郑先对这一对母女同样下不去辣手。

回到家中,郑先先倒在床上*的睡上一觉,不睡不行,因为精神的疲倦已经开始大量的消耗生机之力了,再不睡一觉用这种最简单有效成本最低的方法来恢复疲倦至极的精神的话,生机之力的消耗速度会越来越快!

一觉醒来郑先脑海里一片空白,从躺在床上那一刻开始到张开双目一切的记忆就都没有,说明他睡得实在是太过深沉了。

郑先看了下挂钟,晚上两点,看了下日历,他竟然睡了整整两天。

这一觉之后,精神矍铄,浑身上下精力充沛,不光是疲倦的精神得以修复,整个身体的机能都焕然一新,郑先从未感觉这么舒坦美妙过,整个人就像是刚刚诞生下来一样,一切的零件都是崭新的!

郑先叫了外卖,十个菜外加两桶饭,风卷残云般的吃光,然后才坐在地砖上,将两片玉片几乎一模一样的放在身前。

这两片玉片光洁温润,摸在手中就像是在触摸水中的鹅卵石一样,水气十足,但玉质的颜色并不好看,乌突突的没有玉器的那种半透明的光泽,要不是摸上去确实有鱼的质感的话,这两片玉片简直就像是纸壳做成的。

郑先对于玉质并不了解,但估计这玉品相这么差,在行家眼中应该不值什么钱,难怪厨子媳妇那么容易就将玉给了他,这东西任谁看都不值钱。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玉没有被盘出来的缘故!

这两片玉片形制大小基本上一模一样,就像是两枚一个模子里面铸造出来的钱币一样,不过上面的花纹却有着不小的差异,从厨子媳妇儿那里得到的玉上面的花纹上下贯通,一道道的,看上去像是斑马的纹理,而从理发师张强那里得到的玉片上面的花纹却是一圈圈的,犹如树木年轮一般,郑先并不觉得这花纹有多么奇妙,蕴含着怎么样的秘密,在郑先看来这应该只是玉的品质的关系,犹如天下找不出同样年轮的两株树一样,玉片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一年童神,口三桥四!”

一年童神,这个郑先当初一听到,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些玉片需要用念头来开门进入,所以这一年童神应该是一念通神的意思,念头可以开启玉片。

而口三桥四,郑先便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完全无法理解其中意思。

郑先现在对于念头已经不是完全的一无所知了,自从在那些蝌蚪文字之中得到了一丝明悟之后,郑先一方面是得到了汲取生机之力的办法,另外则是了悟了一些修仙之途上难以言述的东西,念头就是其中之一!

念头任何人都有,是一种将思维宣泄成为某种力量的方式,说白了,就是将无形的思维凝聚起来汇聚成有形的力量,光是如郑先之前那般用力去想完全就是用偏了力气,思维之力想要变成念头从脑海之中走出来,需要生机之力的参与,以生机之力作为根底,来壮大思维之力,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殊为不易。

说白了,念头就是一种以想象为基础辅以生机之力来配合从而生出来的一种力量,只有想象有了力量从虚无的思维之中切入到了真实的世界之中的力量才称为念头。

念头可大可小,有些念头犹如拳头一样,可以隔空砸碎酒瓶,有些念头却只是清风流水,一忽而过,轻巧得近乎不存在一样。

郑先要想进入这些玉片之中,就需要凝聚出念头来,这是第一步。

郑先将玉片摆好,随即盘膝坐地,双目微闭,凝神沉思,将一切杂念尽皆抛离,尽量将自己的思维凝固在一件事上。

其实凝聚念头还有汲取生机之力都是最基本最基本的修仙基础,是修仙初学者就需要掌握的本领,郑先因为厨子的关系走了一条捷径,但走捷径并不一定就是好事,至少此时的郑先就处于抓瞎之中,要想办法从最初级的东西开始自己琢磨,有些东西师父一句话或者秘籍之中的一段简单文字就能够叫修仙者开悟,但是郑先没有这种便利,不得不费劲苦心自己不断尝试,在一次次的撞头之后寻找那条纤细小路。

凝聚思维并非如汲取生机之力那般,只要修为够高就能够一蹴而就,凝聚思维修炼念头,是需要长时间的磨砺锻炼才能修炼出来的本领,光有修为境界最多也就是帮助郑先提供凝聚思维需要的足够多的生机之力罢了。

郑先耗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汇聚思维凝造念头,一天之后郑先脑袋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要不是他现在已经是踏海的境界的话,恐怕脑袋上的血管都要爆了。

在这一天的时间之中,郑先逐渐将一切繁杂的念头全部从思想之中屏蔽出去,郑先逐渐开始掌握一些技巧,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将脑海之中的一切全部排空,剩下的就只是一道纯粹的思维而已,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想要做到却殊为不易,这样的入定状态保持一秒钟很简单,但想要一直保持下去却难比登天了,就像是将鲜活的跳动心脏保持在一动不动的地步一样,骤停片刻无所谓,时间长了可不就死了?

郑先又用足一整天想办法将凝聚起来的思维和生机之力融合,这简直就更难了,原本将思维固定在一个状态之下已经很难了,现在只要郑先一动脑子想要将思维和生机之力相容,原本固定下来的思维瞬间支离破碎,没有师父传授秘诀没有秘籍可供参考,这对于只知道一个大概方向的郑先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郑先接连两天不住的凝聚思维已经累得不行了,不得不休息一下。这种凝聚思维的手段简直比叫郑先去打一仗还要累。

郑先用手使劲的揉着晕沉沉又涨又痛的脑袋,随后一种反胃想吐的感觉开始逐渐侵袭而来,郑先干呕了两下,在冰箱里取了一瓶冰矿泉水直接浇在脑袋上,冰凉的冷水就像是浇在了一块滚烫的石头上一样,腾的冒起一阵阵的蒸汽,郑先犹如烧红的铁条猛地淬入水中一般,脑袋里立时一阵阵清凉,继而是一阵阵的麻木,舒爽的郑先长吁了口气。

郑先忽然心头一动,这一阵阵的麻木和郑先之前费了两天时间才学到的入定凝聚思维简直有异曲同工之效。

郑先随即想到了不知道从那一个电影之中看到的画面,一个年轻人坐在瀑布之下,任由瀑布冲击,从而静心驱逐杂念!当初郑先觉得这样太傻了,但是现在郑先隐隐觉得这似乎并非是虚构出来的。

郑先这里没有瀑布,不过郑先有别的办法,郑先将冰箱冷冻层里的肉类全都倒了出来,随后将一个个冰格里面全都倒上水关好冰箱之后,郑先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两点了,郑先足足两天时间全都在耗用脑力,这种脑力耗用使得郑先再次生出强烈的疲惫感来,长出口气后,郑先倒在床上便睡了起来。

这一次,郑先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在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的时候,郑先随之一起张开眼睛。

修仙者恢复的就是要快一些,此时郑先脑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胀痛,也没有了恶心想吐的感觉,整个人再次精力充沛,脑清目明。

郑先将冰箱之中冻好的冰块尽皆取出来,每一个冰格之中的冰块都有几十斤,一块块的相当的大,郑往浴缸放一半的凉水,随后将敲碎了的冰块尽皆丢入水中,看着冒着一阵阵的白色凉气满是冰碴的水面,郑先关上浴室灯和门,驱散一切干扰,随后深吸口气,躺进了浴缸之中。

刺痛,刺痛!

浑身上下都是刺痛之感,不过这些痛苦对于郑先来说只是些小意思,郑先再次深吸口气后,脑袋猛地往下一沉,整个人全部都沉入遍布浮冰的彻骨寒水之中。

最先是一阵阵的麻木,当麻木不断蔓延,不断扩散之后,郑先便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之下,郑先觉得世界一下远去,甚至连肉身都消失掉了,只剩下一个单独的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自己。

一道淡淡的风气在郑先头顶上一下旋转起来,这风气一成型便犹如风中火烛般噗的破灭掉,郑先猛地从水中钻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息,双目瞳孔此时都因充血而变得血红无比,简直要滴出鲜血来一般,郑先脑袋犹如一个大蒸笼般,冒出腾腾的雾气,冰碴在郑先的脑袋上不断的消融化成水滴,还未滚入浴缸之中便蒸发光了。

郑先艰难的从浴缸之中爬出来,整个身躯都在痉挛着,脑袋上的头皮开始渗出一滴滴的鲜血来,模样十分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