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八章 杀人灭口?

预定周一的票票!多谢诸位!

————

厨子媳妇儿想了想后摇了摇头,道:“虽说破家值万贯,但有用的我都收拾在这一个包裹里面了,其余的全都是些衣物,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不值得回去冒险。

郑先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随即指着饭店门口道:“嫂子,你会侍弄花草么?我打算在门口放两盆迎客来。”

厨子媳妇儿点头道:“要得,唉,那死厨子平日就喜欢些花花草草的,总说有机会带我去一片花海之中看看玩玩,说得绘声绘色的,好似他曾经见过似地。”

丁香此时在旁边应合道:“就是,我爹老吹牛,不过他曾经送我摘过一朵非常漂亮的五彩花,吃起来甜滋滋的,特别好吃,我还想吃,我爹却说没有了,那花我在书上都没有找到过呢,不信你问我娘,我娘也吃过呢,我爹说了吃花之后人才长得好看,我娘也说吃了之后皮肤变得很水嫩什么的……”

厨子媳妇儿俏脸微红,连忙拉着丁香,这小丫头童言无忌,乱七八糟的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郑先闻言双目便微微一眯,修仙者也是人,没有那个人能够真的将一个秘密永远的吞在肚子里面,尤其是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时候。对于郑先来说,母女的两句话是极为重要的线索。现在看看,这一对母女和她们生活的环境实在是太不相衬了,小丫头丁香就不说了,毕竟是小孩子,这厨子媳妇每天烟熏火燎的,皮肤却这么白嫩水灵,双手连茧子都没有生出来半点,本就是一件怪异绝伦的事情,郑先原本以为是这女子天生丽质,现在看来,或许还是那朵五色花的功效。

郑先笑着道:“五彩的鲜花?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花,我都没有听说过,丁香知你爹在那里采的么,郑哥哥去给你采一把回来,叫你吃个够!”

丁香有些气恼的摇头道:“我问他,他就是不说,气死我了。”

郑先被丁香撅着小嘴的模样搞笑了,随后并未继续追问,厨子媳妇儿并不傻,操之过急说不定将鱼吓跑了。郑先觉得自己的表现多少已经有些急迫了,先后两次询问厨子媳妇家里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但郑先明知道这话问出来不妥,但还是不得不问一句,不然不放心。

郑先转移话题道:“嫂子,你需要点什么不?我帮你买过来。”

厨子媳妇儿连忙道:“啥都不缺了,需要什么的话我自己去买就成,来的时候我看了,边上就有一个超市。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郑先笑道:“不麻烦,反正我这里正缺人手,你都不知道现在想找个差不多的人有多难!对了,我平日工作太忙,恐怕没有时间常来,嫂子你就多费心帮我打理一下。”说着郑先拿出两万块钱放在桌面上道:“嫂子,你拿这些钱帮我将这个店收拾起来,需要进货或者重新装修的话,就先从这里出,不够的话我再追加。”

听到这里,厨子媳妇儿整个都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桌子上的钱道:“小伙子,我看你还挺年轻,可不能这样相信别人,我要是将你的这两万块钱拿走了,你想哭都没有地方去哭。”

郑先呵呵一笑,道:“我是信得过嫂子才将这钱给你的,我可不是愣头青,随便抓住个人就信得过,你看着帮我归置吧。”说着郑先站起来,朝外就走边走边道:“对了,嫂子你和丁香妹子就住在楼上那间房里吧,我看看附近有没有学校,帮着丁香找个地方读书。”

“啊,还有,嫂子你今天就算是在我这上班了,每个月我给你开三千块,不算太多,生意刚开始我手头上也挺紧,以后生意好的话,我再给你加工资。”

厨子媳妇连忙道:“小郑,你要是手头不方便,就不用给我开钱了,我手头上还有些积蓄能够凑合一段时间,那厨子别的本事没有,但还是挣了点钱的。”

一向谨守的女子能说出自己手头上还有些钱,这就等于基本上已经相信郑先了,郑先第一步就算是成功了。

郑先心中微微一喜,随即迈出饭店大门,刚走出去,丁香从后面追了上来,拉了拉郑先的衣服。

郑先有些诧异的回头,就见厨子媳妇儿此时打开了包裹,从中拿出一个吊坠来,一看到那吊坠上的玉片,郑先便双目瞳孔微微一缩,又是一块玉,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玉。

厨子媳妇儿此时面色平静,扭过头来,和郑先的双目对视在一起,郑先目光注视吊坠的表情,清楚无误的告诉了厨子媳妇她的试探得到了答案。

厨子媳妇此时和刚才的模样有些不同了,语气平静而冰冷的道:“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人?我知道你在找这个,厨子说了若是有一天他死了,有人上门凑近乎的话,那么他有一半的可能是看上我了,还有另外一半可能就是惦记这块玉,若是对方看上了你,对方又足够真诚能对你好的话,你就改嫁吧,若是对方看上了玉,又并非邪恶心黑之辈想要枪去豪赌的话,那么就将玉给他,反正这玉留着没啥用处也不值钱。反倒是一个招惹灾祸的霉物。小伙子,你是为了那样来的?”虽然语气平静,但是想起当初夜半无人的时候厨子搂着她说出的这番言语,女子双眼之中泪光滚滚,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郑先沉默片刻后,脸上的阴沉气息一瞬间浓稠起来,道:“不错,我大概就是为了这块玉而来。”

说着郑先走过去,直接将那块玉从厨子媳妇儿手中接过来,厨子媳妇手指晃了晃,似乎想要将玉收起来,但最终还是任由郑先将玉片取走!

此时的郑先心中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开心的是或许他已经找到了厨子能够源源不断的获取植物生机的办法,难过的是郑先想要骂娘,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样能够开启这一块块该死的玉!

“这店面还有那些两万块钱都是你和丁香的了。”说着郑先又拿出一张卡来,道:“卡上有十万块多一点,你留在手上做这个店的启动资金吧。还需要什么,就直接跟我说。”

厨子媳妇儿明显松了口气,道:“我就觉得我没有看错人,你这人虽然没有如最初那般好得过分,但还是挺厚道的!我也不知道这玉能够值多少钱,但那死厨子说了,这玉是招灾惹祸的东西,拿出去卖的话分文不值,反倒会引来杀身之祸,他说的玄乎,但我就信他的言语,因为他从来不骗我。”厨子媳妇儿也不推辞,直接将卡收了起来。

郑先将玉片放在手中摸索专注的看了片刻,随后问道:“嫂子,除了这片玉片外,王哥还有没有留下别的什么东西?”

厨子媳妇儿双眼之中的泪水终于滚下来了,厨子媳妇细嫩的手擦了擦眼角脸颊,道:“那死厨子当初就是将这玉片放在我这里,每个月跟我要一回,戴上一两天,说是叫那玉沾沾阳气,说什么玉质阴寒老是女人带着容易犯邪,他走得太匆忙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哪有什么别的东西留下来啊!”

“对了,那死厨子倒是对这玉说过一句话,叫什么一年童神,口三桥四,我也听不明白,问他,他就咧着嘴巴笑,也不告诉我什么意思。”

郑先点了点头,从饭馆之中走了出去,不过郑先走出饭馆的一刹那整张脸都阴沉下来。

厨子媳妇儿比郑先相像之中要更聪明,不过要是其他的修仙者拿到这块玉的话,厨子媳妇儿的选择自然是最正确的,厨子对于自己死后的安排也是最正确的,反正真正的修仙者对于钱财一物根本没有多少的热衷,能够用钱财解决的问题,绝对不会去用别的法子解决,母女两个得到钱,修仙者得到这块玉,银货两清皆大欢喜。

但是郑先不同,他是隐藏在业务六司内的修仙者,别的修仙者拿到了需要的东西,拍拍屁股就走,和厨子媳妇再无瓜葛,犯不上做什么杀人灭口的勾当,但是他郑先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郑先现在守着一座宝藏等待他去发掘,所以他修仙者的身份必须要保密,虽然这母女两个应该不知道这玉是怎么回事,但却知道郑先将这块玉拿走了,虽然现在看来么什么问题,但天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修仙者的身份就从这母女两个的只言片语之中被有心人揣测出来了。就像是那小女孩口中的五色花,厨子媳妇儿口中的那一片花海。

杀人灭口?

这是郑先心中不住回荡着的言语,郑先身上的那种阴沉气息此时一下浓郁到了极致,郑先扭头朝着那店铺望了眼,丁香开心的在店铺之中乱转,郑先走了,她就不是那么拘谨约束了,再加上她虽然小,但也从郑先和娘的话语之中听明白这家店铺现在就是她家的了,这是她头一次有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宽敞的家,此时的小丫头已经完全恢复了童真本性,对什么都相当的感兴趣,而厨子媳妇此时正在收拾桌子上的包裹,内中零零碎碎的一件件的拿出来,看不清楚女子脸上的神情,但郑先能够感受到女子身上的那份安稳,丝毫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如此平凡的她。

一阵风吹过,将郑先身上的阴沉气息悄然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