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七章 五色鲜花

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但在这个地方是打不着车的,尤其是这个凌晨四五点时候,就算在城市里面打车都有些困难,四周的寒气越来越重,郑先不得不消耗生机之力来御寒,但片刻之后郑先就舍不得了,生机之力这东西来得辛苦去得却犹如大河流水一般简单。

郑先索性一路小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运气太过不好,郑先足足跑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打到车,等到四周逐渐繁华起来,街面上开始有行人还有机动车出现的时候,郑先反倒不需要打车了。

郑先放马游缰随意溜达,也不辨东西南北,沿着马路一路向这繁华之处行去,半路上吃了一屉包子一碗粥,一碗牛肉面,一分炸酱面,一碗刀削面,三个吊炉饼,两碗鸡蛋糕,十根油条外加两碗豆腐脑,总之,郑先只要看到有早餐店开门,就一定会走进去,不管卖的是什么都会吃上一份,这份食量绝对能叫那些天生吃货们的羡慕嫉妒恨。

就这么边走边吃,不久找到了几家门上贴着出兑的门脸房。这些门脸房无异例外全都写着店主近期出国急兑几个字。当今社会创业艰难,房租高企,员工薪水水涨船高,而利润却越来越微薄,有不少老板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未必有员工挣的多,是以这样出兑的店铺到处都有不少。

郑先一路走来,出兑的有超市,有饭店,也有洗浴中心,超市和洗浴中心不在考虑之中,郑先当即拨打了饭店门上贴着的电话。

“倒霉了,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了……”郑先微微皱眉,山寨机特有的宏大音量从门内传来。

“喂?谁啊?大清早的打个甚电话?”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对方显然还没有睡醒,说话含含糊糊的,透着一股起床气。

“饭店多少钱出兑?”

一听说是要兑店的,电话里瓮声瓮气带着一股怒火的声音立时一变,声音拿捏着火后问道:“兑店啊?你在哪啊?我跟你说啊,这店位置可好了,生意好的不得了,大清早的门口就开始排队了,简直就是一只下金蛋的鸡,我这是要出国,不然的话,我才舍不得出手呢!”

“你就说多少钱吧?”郑先不打算浪费时间。

对方略微越犹豫了一下道:“我这饭店里面的设备都是去年购入的……”

“多少钱?再不说我就不兑了!”郑先对于这声音瓮声瓮气办事却娘里娘气的家伙半点好感都没有。

听出了郑先的不耐烦,对方或许觉得对方不是个善茬,干咳一声道:“十五万,少一分免谈!”

“给你十五万,但你现在就得将店腾出来!店里的东西全都留下!”

对方闻言连忙道:“不行,不行,必须得十五万,少一分……呃?你说啥?”对方明显没有料到郑先这么干脆,显见这店铺也不是完全无人问津,只不过讨价还价的实在是太多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顺口说出这一番言语来。

“你先把门打开!”

穿着棉拖鞋披着棉睡衣的饭店老板是个大胖子,迷迷糊糊的跟着郑先去了银行,签好了合同手里的捏着银行卡还有新打出来的热乎乎的转账单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睡醒。

他这个小店倒不是不值十五万,但他天生没有经营的头脑,最开始雇了两个丫头一个后厨,都被他骂跑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就招不上人来了,后厨外带服务员老板一肩挑,生意能好才算见鬼了。

这老板在这里干一天赔一天,恨不得早点脱手,心中已经做好只要有人肯出十三万就兑了的念头,可惜兑店的告示贴出去三个月了,兑店的不是没有,但全都给不上价,饭店老板一万个不甘心,只能咬着牙硬挺,万万没有想到早上还没睡醒上天就派下来这么一个冤大头,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甩出十五万来,要说这小伙子看上去也不怎么像花钱不眨眼的官二代啊?

饭馆老板随即笑眯眯的捏了捏手中的银行卡,算了算了,不去管他,反正现在揣着钱一身轻松,直接去会会老姘头,甩她几百块,叫她给老子好好吹一管箫,然后回家用钱砸死那个瞧不起我的婆娘……

郑先对于开店什么的完全不懂,兑下这家饭馆完全没有想什么长远计划,就是想着先将那母女两个糊弄住,想办法从她们身*那厨子的秘密掏出来,当然不管这母女两个知不知道那个秘密,这店铺就算是郑先为这母女两个兑下来的,给她们一个安身之处,毕竟此时郑先对于厨子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刻骨恨意。

郑先将旅店之中的母女接了过来,女子双眼红肿,神情憔悴,昨晚定然是担惊受怕过得相当的不好!

进了饭店,一直都在做饭馆生意的女子对于郑先兑下来的这家店铺立时喜欢的不得了,原本她一直都在担心郑先是不是如郑狗子那样对她有什么企图,经过昨晚发生的事情,再加上郑先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她已经三十出头了,这年轻后生甚至连店铺都有这么大一间,城里的小姑娘恐怕都想哭着喊着往他怀里钻,怎么可能对她有些什么想法?自己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女子戒备心虽然依旧强烈,但见到这个饭店之后总归是稍微安心了一点,毕竟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回到乡下去遭罪。那里的乡村小学还在烧柴禾,连煤都舍不得烧,冬天一到娃娃们小手小脚冻得全都是口子,有些坐下病根一辈子都好不了,叫自家丁香去受这个苦,女子是一万个不愿意!

这个饭店和她们之前的那个违建房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地面是一水儿的瓷砖,虽然现在看上去非常的脏,但拾掇拾掇一样干干净净规规整整的,甚至连墙面上都贴了瓷砖,那一张张的实木桌椅相当结实,浓郁的中式装修风格,看着就舒服。

在郑先眼中就是一个不上档次的小饭店,但在女子眼中就完全不一样了。

女子又跑到后厨看了看,终于第一次大大的皱眉,这后厨搞得比猪圈还脏,那里是做饭的地方?不过家伙事一看就都是好东西!

小丫头知道自己有可能住在这里的时候,更是双眼放光,但是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踩坏了地砖叫她赔,更不敢到处乱摸,万一摸花了椅子咋办?

郑先看在眼中,心中此时对于那厨子不由腹诽起来,一个堂堂的C级修仙者,只要想的话,随便做点什么就能够叫这一对母女过上相当富足的生活,但这厨子似乎完全没有这些想法,以至于这一对母女过得这般窘迫。郑先知道厨子也是没有办法,作为一个修仙者无论如何都要隐蔽自己,将自己变成芸芸众生之中最平凡的一个,但混成这样未免太对不起老婆孩子了!

郑先摸了摸小丫头的脸蛋笑道:“还没问你叫啥呢。”

小丫头在郑先伸手的一瞬间往后退了一下,一脸的戒备紧张,但最终还是被郑先捏了捏脸蛋,“我叫丁香,王丁香!”

郑先笑道:“丁香,我叫郑先,你叫我郑大哥吧!”

听到郑先叫丁香管他叫哥,厨子媳妇儿的心不由得又安稳下来不少。

郑先带着女子在这个饭店里转了一圈,这饭店也就是一个小买卖,一楼六十个平方,楼上还有一个房间能够住人,厕所楼上楼下都有,经营的品种非常简单,一种对女性有着非常吸引力的快餐-麻辣烫。

麻辣烫这东西其实不需要后厨,就是一口大锅,平时将青菜还有种种配料洗干净摆放整齐客人来了自己挑选装盆就成了,一般这样的店面有个三个人就能支撑起来。

后厨之所以那么脏就是因为那个后厨根本就是没用的,饭馆老板当初可是雄心壮志,麻辣烫这种小买卖根本不放在眼中,要不然也不会装修成这种纯中式的风格,自从骂跑了厨子还有服务员后,苦逼的老板再也招不上人来,就只能做这种不需要后厨不需要服务员的生意了。

郑先对于这些完全不懂,也没有吃过什么麻辣烫,在旁边听着女子头头是道的说着做麻辣烫的种种学问,一头雾水着……

这厨子媳妇儿早就有过开麻辣烫店的念头,只不过在那建筑工地到处都是健壮小伙子,一天天累个半死,你弄一盆子涮菜吃多少都添不饱肚子。再加上那死厨子一直不愿意动地方,所以一直没能成功。

“嫂子,家中还有什么重要的物件没有,我去帮你拿回来,虽然那房子塌了,但说不定还能找回来。”

厨子媳妇儿原本兴致勃勃的,听到郑先的言语,整个人一下就沉默下来,眼圈又开始发红,郑先倒不是非要在这个时候撒盐,实在是需要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遗落在那间小平房内,厨子是修仙者,这母女两个郑先已经试探过了,绝非修仙者,既然不是修仙者,那么厨子未必就会将自己的秘密告知她们,所以这个时候,郑先便得知道厨子平时最喜爱什么,最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