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八章 断我生机

一间只有十三四个平方的昏暗密室之中,氤氲着潮湿发霉的气味,一个一身宽松的白色丝绸唐装的老者正坐在蒲团上打坐,洁白的长发胡须顺条条的垂在肩膀上和胸前,老者的面容看上去苍老无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入土朽木的气息,在老者身前摆放着三具被汲取成为干尸的尸体,依稀能够辨认出来是两女一男,更远一点的地方,则点燃着三盏长明灯。

这三盏长明灯是三个跪在地上的青铜人俑,看上去满是古盎之意,不是造假功力非同一般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先秦时期的古物了!

这三个跪地的青铜人俑造型简洁古朴,双手托起过头,双掌捧着一汪翡翠色的灯油,灯油之中一根棉绒伸展出来,上面一朵黄橙色的火苗在缓缓摇摆舒展着身躯,密室中的昏暗光源便是由此而来。

老者深吸口气随后缓缓吐出一股浓郁的漆黑浊气,随着这口浊气吐出,老者的面容逐渐轻松一些,苍老犹如松树枝干般的皮肤稍微平展了不少,老者身上的那股死气也随之消散了些,那股漆黑浊气在空中犹如棉絮一般的久久不散。

老者身后的阴影之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男子来,一样的宽松唐装,只不过是黑色的棉麻面料,看上去深沉内敛,这男子胸背宽阔壮实,左边脸颊上有一块青色的胎记,从额头到嘴角犹如一道瀑布般宣泄而下,整整占据了小半张脸,在这昏暗的灯火之下显得格外的瘆人!

男子手中抓着一个明黄色的袋子,这口袋看上去似乎是新的,但若是行家仔细咂摸的话,就会发现这是这是前朝专供皇家御用的江宁织造府所出的精品之中的极品,尤其是那明黄口袋上面的五爪金龙暗纹,更是彰显了这个袋子的不同寻常之处。这件东西若是面世的话,价值连城!

精壮男子小心谨慎的将袋口一张,从那明黄袋子里面竟然钻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来,那舌头鲜红无比,上面生满了锋利的肉胎倒刺,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剑山刀林一般。

就见那舌头在空中一卷一舔,便将那悬浮在空中的棉絮般的漆黑浊气给卷走,随后舌头便收回到了明黄色遍布暗色龙纹的口袋之中。

精壮男子连忙将口袋扎起,随后手指在口袋封口之处写画了数个蝌蚪文字,这数个蝌蚪文字立时烙刻在封口的绳索上,犹如盛放了一条大鱼般摆动不休的口袋逐渐安静下来,片刻之后传来轻微的酣睡之声,继而便再无声息,袋子看上去空空如也。

老者苍老满是皱纹的眼皮缓缓张开一线,内中氤氲着一种琉璃光色,浓郁的要从眼中流淌出来一般。

“师父,您的修为又上涨了一线,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踏入分形境界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将那件事提前准备出来了?”那手持口袋的精壮中年男子小心谨慎的询问道。

老者并未立即回答,而是缓缓的呼吸,一呼一吸被拉长到了极限,两者之间竟然有七八分钟的间隙,直到三呼三吸之后,老者双目之中那几乎要流溢出来的琉璃光色彻底消失,显露出来一双苍老无神的眼睛后,老者才站起身来,略有些怅然的开口道:“分形,分形,葛洪的《抱朴子·地真》之中曾有言道:‘欲得通神,当金水分形,形分则自见其身中之三魂七魄。’为师现在也不过能够内视己身的血肉躯壳罢了,金水分形,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对于咱们这些修仙者来说,有三道难关无法逾越。”

“第一道无上因缘,没有因缘就得不到修仙之法,不闻大法不见大道,谈何修行?”

“第二道难关,固执迷障,无上因缘倒也并非是凤毛麟角,但太多的人即便接触到了无上因缘又不自知,将大法当成是狗屎,视大道为荒诞,这样的人被迷障遮住双眼,不见真天真地,一辈子浑浑噩噩,犹如浑水之中游荡,无论贫穷富贵哪怕权势滔天最多也不过七八十年便要灰飞烟灭。”

“第三道就是这金水分形的大关口了,能够内视自己的三魂七魄,天地灵袛皆可接见,山川之神皆可御使,辟谷以求长生,到了金水分形的后期甚至能够御风而上九霄,逍遥来去,快哉快哉,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境界。”

“当初我不过是个渔夫,入泥河而得至宝,算是无上因缘,拣宝而见宝没有卖了换钱,算是破了固执迷障,但那宝物终究没有告诉我如何能够金水分形,我的气运估计也就到这里了!”

“从古至今,没有哪本书能够将这道大关口阐述清楚,全要修士自行摸索,或许灵光一绽便一步迈入那风光无限的金水分形境界,或许穷其一生直到化为朽骨白土都摸不着门径。大道难,难于上青天啊!”老者蹉叹一声。

“我估计是没有指望了,不过我的儿子云重还有鬼马你,都是修仙之路上的好苗子,或许有机会能够窥探到那个境界,说到底你们都年轻,只要年轻总也是有机会的,我这老头子已经活了一百三十多岁了,迈不过这金水分形的门槛的话,估计最多也就只剩下三两年好活,多少人的生机之力都无法拯救我这也以朽烂的身躯……”

鬼马连忙举起手中的明黄色的口袋道:“师父,咱们手中有这前朝遗物,您不是一直说要见识见识这前朝真龙么?您可一定要……”

老者一摆手制止了鬼马之后的言语,淡淡的道:“云重这孩子修行上悟性不错,但却总是喜欢牵三勾四的,搞什么聚众修行,成立什么狼牙教,虽然我知道那些修仙者就是他的过墙梯登天石,只要云重步入踏海境界就会将其当成是大补的丹药全都吞下去,到时候云重就能够直入踏海后期追上我的境界,但今时不同往日,修仙者犹如飞虎落地金龙坠井这般聚集在一起,那些猎神战士都不是好惹的,早晚要出事,云重现在应该马上就要一步跨进踏海境界修出气海了,你最近这段时间约束着他,叫他不要到处乱走……”

老者正说着,屋中的三盏青铜人俑灯其中的一盏火苗猛地晃动起来,继而噗的一下,陡然熄灭。

老者言语说到一半,原本无神而苍老的双目陡然间变得狞厉起来,愣怔片刻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云重,云重,我儿云重死了?”

鬼马双目光芒爆闪一下,身上燃起层层血气,随后逐渐平复下来,对着老者躬身道:“师父,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者浑身发抖,洁白的胡须白发抖抖索索,一双苍老的手紧紧的攥着,压抑着心中的无限悲苦,用力的摆了摆手,鬼马直起腰背,疾步退出密室。

鬼马刚刚关上这座能够屏蔽全球生机扫描仪的地下密室大门,就听到内中隐隐传来痛哭之声。

鬼马眼中闪过一丝冰寒,内中怒火中烧,云重是他看着长大的,修仙的手法都是他一手传授的,在鬼马看来,云重就是他的儿子一般,云重被杀,他心中的痛苦恼怒和老者完全没有半点差距,脸上乌青的胎记此时鲜艳得犹如烧红的铁条一般,随着呼吸突突跳跃,粗壮的五指紧攥,每一步迈出身上的骨头节都发出轻微的爆响,一路走去,犹如摆在地上蛇形的鞭炮不断爆裂一般。

十几步的距离,鬼马便步入电梯之中,直上五十米,随即恢复常态的鬼马从一座占地足足有十公顷的豪宅庄园之中沿着盘山道路驾车离开。

地室之中,老者双目猩红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浑身颤抖如龙,嘴中喷出一股股的猩红雾气,背脊上的丝绸唐装被一根根的粗大骨刺支起,从颈椎一直延伸到了尾椎,看上去犹如剑龙的背脊,苍老的双手深深地嵌入地上的厚实地砖之中,地砖在不断的犹如蛛网般的朝着四周龟裂开去,发出一声声的脆响。

“没有指望了,没有指望了,断我生机,毁我寿元,血债血偿,血债血偿……”一声声压抑至极的痛哭嘶吼在地下不断的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