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七章 狼牙吊坠

多谢默默投红票月票的诸位,多谢捧场的诸位。今天开始红票过一千张加更一章!两千加更两章,三千加更三章!以此类推!月票每十张加更一章!直到三生受不了为止!来吧,叫三生受不了吧!

——————

他们这一次一起来了三十三个修仙者,原本以为是一次饕餮盛宴,却没有料到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下场。

出乎这些修仙者的意料之外,他们刚刚往后一退,一直沉寂如镜的水面猛地激荡起来,一个身影骤然从水中冲出来,那个一直藏头露尾的猎神战士竟然在这个最不应该出现的时刻朝着他们猛地袭来。

五道极光闪过,两名修仙者坠地成灰,好在此时的枯灭枪在水中浸冷了,不然还真就不可能这么快的发出连发来!

依旧是高压喷气战甲喷出的蓝色火焰骤然一闪那个猎神者已经在这刹那之间冲到了他们身前。

流光锯齿刀挥舞起来,直接腰斩两名D级修仙者,那些原本急速遁逃的修仙者此时被激起了凶性,一边逃走一边举起枪械朝郑先射击不休。

散弹枪嘭的一声喷出数不清的集束球形弹丸,这种散弹枪射程在一百五十米左右,在这射程之内杀伤力惊人,足以将一个人打得稀烂,此时的郑先就在一百五十米内,一面子弹墙壁狠狠地朝着他拍了过去。

此时散弹枪的射手甚至已经看到了这个该死的猎神战士犹如一只被苍蝇拍狠狠拍中的苍蝇一般粉身碎骨了。

不过这一次郑先前冲的身形在散弹枪开枪之前便猛地向上拔升,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在散弹枪的子弹轰中郑先原来所在的位置的时候,郑先的流光锯齿刀已经摘掉了散弹枪射手的脑袋,对于郑先来说,这个射手实在是太危险了,无论如何都要率先除掉。

随后流光锯齿刀飞舞旋转,短暂的刹那再次收割三条性命,当然郑先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肚腹上中了一枪,甚至连头盔上都被射中,好在只是擦过。

原本算上云重还剩下九个修仙者,此时被郑先一口气收割掉五个修仙者,就只剩下四个修仙者了。

这四个修仙者以云重心机最是深沉,他是第一个撤退的,无形之中后面的八个修仙者就成了他的垫背盾牌,所以虽然郑先一口气灭杀五个修仙者,但云重却已经逃出去很远,一头扎进树林之中消失不见,郑先只能望而兴叹。

略微费了一番手脚,三名修仙者躺在了郑先脚下。

郑先此时中了四枪,最严重的是肚腹上的一枪,问题不是这枪伤会要命,而是郑先不知道怎么能够使得自己维持受伤的状态。难道还得往自己肚子上塞一块石头?郑先现在心中苦闷,以前受伤都希望立时就好,现在可好,受了伤最希望的就是伤势不要那么快的恢复过来。

郑先觉得自己对于生机之力的控制能力还是太薄弱了,不然肯定能够操控生机之力,需要修复的时候修复伤口,不需要的时候则叫伤口维持原样。

郑先略作喘息,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星空,郑先知道业务六司的指挥室正在关注着他,虽然夜晚之中卫星得到的图案相当的不清晰,但依旧能够看出他郑先在往肚子里面塞东西,所以郑先现在还不是处理伤口的时候。

郑先咬了咬牙,随后深入密林之中,寻找云重的下落,郑先做事,一个不留是常态。

在密林之中沿着地面上的践踏痕迹追出去不到千米距离,便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郑先微微皱眉,拨开眼前的枝蔓,眼前的景象叫杀场阅历和年龄完全不成正比的郑先不由得微微皱眉,在他眼前陈列着的是一具被撕得四分五裂的尸体,看起来就像是被最凶残的狗熊撕碎嚼烂了一般。

这可不是流光锯齿刀这样的利器切割的痕迹,因为那碎裂的伤口分明就是被大力生生撕开的,这样的伤口,郑先从未见过!若不是云重那颗脑袋乖乖的躺在那里死不瞑目的话,郑先还真就无法相信这些鲜血尚冒着滚滚热气的碎块就是他的尸体。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的将一名D级修仙者撕成这个样子,对方的强大毋庸置疑。简直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郑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猎神办公室之中以徒手生撕修仙者著称的刀鱼,但随即郑先便抛弃了这个念头,毕竟以郑先对于刀鱼的了解,刀鱼是不会作这种事情的!刀鱼的性子阴鸠之中带着一丝爽快,偷偷摸摸的事情倒不是不会做,但眼前这样的事情,刀鱼没有必要藏头露尾的。

另有其人?

郑先在云重的残骸面前略作观瞧,云重逃跑的时候都一直抱在胸口丝毫不舍离身的那面圆盘此时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郑先悚然一惊的刹那,身形急退,一直退出了枝杈摇曳的密林,都没有任何异动尾随,郑先这才停住脚步。从指挥中心悄无声息的反应来看,那个家伙应该是自己人,不然的话指挥中心早就给出这样那样的命令或者资料了。

不过说起来,今天的指挥者也和以往不大一样,原本那唠唠叨叨犹如老妈子一样的指挥员们今天沉默的就像是被堵住嘴巴按在床上慢慢舒爽起来的小媳妇一样,总有种想叫又不好意思的感觉。

密林之中遮挡太多,郑先很容易变成猎物,离开了密林,郑先便踏实不少。

警惕了片刻,无人出现,郑先才开始收拾战利品。

从那些修仙者身上寻找他最需要的修仙典籍之类的东西。

整整三十二具修仙者的尸体,一具不少,云重那具尸体一目了然,因为云重是光着屁股逃走的,就抱着那一面圆镜而已,什么都没有,所以就不必一块块的拣出来了,那是善后小组应该做的事情。

这些尸体被流光锯齿刀杀掉的还好些,至少还有形象在,被枯灭枪灭杀的,一个个身如焦炭碎成几大块甚至化为粉末,好在他们的衣服并不受影响,在他们的身上,帐篷还有背包之中搜寻,当然郑先依旧不忘动作踉跄,气喘吁吁,显示出受伤严重的模样。郑先心中感叹不已,有时候假装受伤实在是辛苦得很。

至于那个不曾出现却将云重给生撕了的家伙,在郑先眼中有数种可能,其中之一,就是另外一个猎神战士,这使得郑先背后冒出丝丝冷汗来,这说明郑先的背后一直都有一双眼睛存在,仔细回想自己有没有什么举动不小心暴露了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好在将今晚的举动回想一遍后,还不至于有什么纰漏,不管怎么样,郑先现在都必须做戏做全套,并且得非常认真的来做!

其实搜寻秘籍之类的东西只是郑先的一个目的,另外一个目的则是拖延时间,郑先在急速思索,要是在回归业务六司之前,找不到保持伤口状态的办法的话,郑先就只有亡命天涯了,毕竟郑先无法解释自己身上的伤口为何会自行复原!

郑先发现这些修仙者身上都带着一个骨质项链,上面有一个犹如狼牙般的吊坠,郑先观瞧了一下未曾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觉得应该只是他们的某种信物或者标识!

此时郑先的头盔之中却传来那个比一般狗杂种好很多的家伙的声音,“将那狼牙吊坠放大!”

郑先闻言心下好奇,调动头盔之中的放大功能,不住的将项链放大,终于,郑先在吊坠上看到一串犹如蝌蚪般的文字,这些文字一进入郑先的眼睛之中,郑先立时感到气海之中一阵灼烫,生出呼吸一般的感觉来,郑先就觉得心脏开始加速跳动,毛孔开始分泌汗水,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要沸腾起来,郑先心中一惊,知道这是修仙者才能够生出感应的文字,身体继续有反应的话,就要露出破绽来了。

郑先连忙移开目光,若不是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话,郑先现在已经开始以纽扣摄像头将其摄录下来了,但知道了有可能存在的另外一个猎神者,郑先可不敢轻举妄动,将其摄录下来。

郑先虽然不看但头盔上的放大装置依旧不段的扫描着狼牙上的蝌蚪文,传送回指挥间。

“好了,归队吧!”那声音响起,郑先这才将放大装置关闭掉,这样一来郑先看不到那些比蚊子嘴巴大不了多少的蝌蚪文了,气海也就无从生出感应。

这样一折腾郑先反倒一拍脑袋,猛地想到了一个保持身上创口的好办法,只不过这个方法实在是太过浪费,使得郑先有些心疼!

心疼也比被揭穿强!

郑先将项链收集起来的同时,不住的以一个个动作遮掩自己的一只手将伤口不住扩大,使得鲜血不住的泉涌而出。

翻过了最后一名D级修仙者的背包,郑先身上的鲜血已经流淌出了三分之一了,鲜血之中凝聚着生机之力,鲜血消耗,就等于将生机之力排出体外。

指挥中心传来郑先熟悉的狗杂种们的嘈杂声音:“郑先,你身上的鲜血流失过多,快用凝胶止血,别在那里捡东西了,你要钱不要命了么。”

郑先装作气喘吁吁的虚弱样子道:“生物凝胶我已经没有了。”郑先原本还有一支生物凝胶,不过郑先将其喷在大腿上的时候稍微浪费了一点,全部耗用光了,这倒不是郑先作假,实在是他的装备本身就是最差的,一罐生物凝胶要用好几次,谁叫第七办公室的业绩那么差?

指挥中心的林副司长淡蓝色的瞳子微微一沉,扭头看向身后专管战器舱的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并未否认郑先的言语。

而站在林副司长背后的夏青,此时的脸色当真是相当有趣,薄薄的镜片后面的那一双眼睛之中的神情即莫名又震惊然后则是茫然,现在听说郑先身上没有生物凝胶失血过多,又变成了快意和期待。

郑先随后摇摇晃晃的飞起,一路上鲜血滴滴答答的流淌,在飞过一片大河的时候,手指在胸口处轻轻一捏,将那颗纽扣摄像机捏成粉碎,等到郑先飞回业务六司在城市边缘山林之中的通道的时候一头从空中栽下,这一次可不是郑先作假,实在是他的鲜血已经流出了一大半,整个人苍白若纸一般,这样的郑先,脑海之中的生机之力宣泄出去八成多,勉强维持郑先生机不断,想要修补郑先身躯上的枪伤却再也没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