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九章 有猫一只

当再次张开双目的时候,郑先知道,自己混过这一关了。

一些奇怪的纹路在围着郑先打转,就在郑先的眼前来回飞舞,这些纹路就像是蝌蚪一样,彼此聚散分合,倏忽在左倏忽在右,兜兜转转,十分欢快。

郑先记得这些蝌蚪是他在那些狼牙般的骨头上看到的文字,虽然只是一眼,但是对于郑先来说印象深刻到了几乎可以烙刻在脑袋之中的地步。

这些蝌蚪文字之中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韵律,不断的在和郑先的气海发生反应,和郑先的身躯发生反应。

但是这种反应究竟是什么,郑先却琢磨不透,也不知道如何向凌驾文字一样去驾驭这些蝌蚪。

咳咳,郑先猛地咳嗽数声,震散了围着他转来转去的蝌蚪文字,这一咳嗽身上数处创口发出撕裂般的痛楚,郑先闭上双眼养了养神后,重新虚弱的张开。

依旧是负二层的医疗室,郑先大腿上还有腹部已经被厚厚的绷带缠住,随着郑先苏醒过来,一名女护士也走了进来,依旧是冷冰冰的面容,扫了眼郑先身上关联的种种仪器上的数据后,扭头离开,继而那位面色更冷的医生走了进来,在病例上做了一些记录后简单直接的道:“伤口已经缝合,战甲抵消了大部分动能,没有伤及脏器骨骼,主要的问题是失血过多,已经完成输血,多吃多睡,修养半个月可以参加战斗。”说完合上病例,扭头就走。

对于这些医生的专业技术郑先是毫无怀疑的,这里的医生不敢说是整个世界最好的,但怎么也应该是整个世界之中中上等的那个层次,虽然冷冰冰的犹如对待机器的态度叫郑先不怎么舒服,但若是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反倒觉得自己和他们之间一清二楚,关系简单直白,不必有什么特殊的负担。

郑先连忙开口道:“大夫。”

那医生微微皱眉,扭头看向郑先,郑先虚弱的道:“大夫很痛,能不能帮我注射一支生机镇痛针?”

那医生随即摇头冰冷的道:“你不需要!”说完半个字都懒得再说,转身离开了。

计谋没有得逞的郑先此时饥饿无比,不是肚腹之中的饥饿,而是气海之中的饥饿,这种饥饿使得郑先感到自己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郑先知道自己流血太多,原本满满的生机之力耗去了八九成,若是再不进食的话,肉身就会开始衰竭,消瘦,所有器官开始丧失功能,想到这里,郑先便感到更加的饥饿起来,似乎自己的身躯在告诉他他想的完全没错一样。

郑先扫了这白墙病房一眼,没有任何能够给他提供生机之力的东西,并且,就算是有植物动物放在郑先面前,郑先也不知道运用什么办法才能够将其中的生机之力据为己有。

郑先从床上爬了起来,扯掉身上的诸多仪器贴片,肚子还有大腿上立时传来一阵阵的剧痛,显然丧失了生机之力的情况下,恢复的能力已经完全丧失了。

郑先依旧熟练的橱柜之*自己的衣服拿出来,艰难的穿上后走出了医疗室。

依旧是空空荡荡的走廊,沉寂的叫人感到呼吸的声音都被放大了十倍,每一步落在地上,都犹如雷鸣般响亮。

郑先缓慢的在一哥哥猎神战士的诧异复杂的目光下走出业务六司,一个人徒手灭杀一只C级蝗虫也就罢了,有些时候C级修仙者也有傻啦吧唧的,现在郑先割韭菜一般的杀了三十二个D级蝗虫,还是持枪械的蝗虫,这就实在不一般了,不怕你修为如天高,就怕你手中一条枪,这句话是整个猎神者之中公认的俗语,因为修仙者的目力手臂稳定程度都远超平常人,所以射击的准确度相当的高,即便受过专业训练的枪手有些时候都无法和除此拿枪射击了七八次的修仙者相比,郑先表现出来的未免太过恐怖了些,这使得一些猎神战士不得不将此时的郑先和当初那个刚刚进入业务六司的彗星般崛起的郑先重新联系在一起。似乎一个新的神话要被重新描绘,但这些猎神战士们随即想到了郑先和刀鱼打的那个赌,随即都摇了摇头,在他们看来,郑先还是死定了,即便这颗再次爆闪出光芒来的新星再怎么璀璨,终究也活不过年底!说出那样的赌注来,刀鱼是万万不会放过他的!

郑先需要的是生机之力,要么随便找一个人将他的鲜血吸光,要么找到类似于生机镇痛针之类的东西,生机镇痛针郑先已经没有存储了,战器舱现在是完全封闭的,郑先也绝对进不去。

郑先虚弱的在大街上不断游走,身上的数处伤口的痛楚越来越强烈,应该是麻药的作用越来越小。

一个个的行人在他的身边擦肩而过,每一个行人身上都散发出一种浓郁的香气,使得郑先脑袋之中的气海在不断的痉挛着。

就像是在深山里面呆了一百年,猛然走出来见到个女人都貌若天仙一般,每一个人在郑先身边走过,郑先都有一种将其按到在地的强烈冲动。郑先忽然明白那些吸血鬼是什么东西了,就是那些莫名其妙的拥有了天地桥,却不知道如何驾驭天地桥汲取生机之力的家伙,所以才将鲜血当成是不可或缺的生存资源,这些家伙还真是悲惨至极,没有更上一层的办法,就将永远停留在嗜血而生的状态之中,久而久之,脑子都会变得不清楚。

郑先艰难的走动,不知不觉经过了本斋牛肉面馆,可惜此时的饥饿不同往日,再香的牛肉面对于郑先来说都毫无兴趣。

走到了自己家楼下,郑先不由得摇头苦笑,这个时候上楼,只会叫他死在家中,变成一具孤独的干尸,或许郑先还有着对于家的渴望吧,不然在这个时候,郑先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回到家中,应该走得远远的,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择人而噬。

郑先咬了咬牙,脸色变得阴郁几分,转过身去,他现在的目标,是一个活人,吸光了他的鲜血,这样应该就能够补充一定的生机之力,摆脱此时的这种虚弱的状态,至于吸的是谁的血,郑先此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能够进入业务六司,首要的条件就是求生欲望强烈,拥有强大的生存意念,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自己走上绝路,而当其被逼迫上绝路的时候,总是会选择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郑先就是这样的人,两年前的他一直都处于这样的世界之中。

此时郑先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哪怕是正午骤烈的阳光都无法刺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泼墨般的阴沉气息,更无法将他的面容从阴郁的黑暗之中拉扯出来。

郑先刚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略微有些生硬的叫声:“郑先生,等一下,等我一下!”

郑先双目微微一闪,这略微有些蹩脚的中文郑先记忆深刻,是他曾经的一对一英语老师张可儿的声音,这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向上的阳光味道。这种味道,对于郑先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力!当初郑先站在张可儿身边口水不断,现在就简直犹如决堤的河水一般了!

“谢谢上帝,郑先生,我来找过你两次了,你都不在家,能和我说说为什么不上我的课么?是不是我哪里教的不对?耽误你一点点的时间,我们探讨一下可以么?”

张可儿肩膀上斜挎着一个相当大的帆布包,纯白色的长袖运动衫,下面是蓝白色的牛仔裤,挽着裤腿,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在这个秋日里看上去干净清透,犹如邻家女孩一样,就那样一路小跑过来,脸上依旧洋溢着那种真诚阳光的笑容,似乎并未因郑先莫名其妙的停课而受到太多的打击,依旧充满自信,此时的她完全是为了弄懂自己究竟错在哪里,看看能否挽回,不能挽回的话,以后也要想办法避免。这样的女孩有着一种浑身努力向上的气息,失败在她眼中或许只是人生之中的一道特殊的风景而已。郑先觉得张可儿的父母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不然,怎么能够雕琢出这样的一件艺术品?不过艺术品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她非常的易碎容易消逝!

郑先此时想起来当初在联系英语对话的时候,曾经不经意的说出过自己的居处,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记下来了,还真的找了过来,当然,他的档案上也有地址,张可儿想找他还真就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

郑先腰背微微挺直,扭转过头来,脸上挂起一丝些微冰冷的笑容,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郑先的目光微微有些迷离,看了眼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这一次,郑先脸上那略微的冰寒已经消逝掉了:“害你跑了两次,我请你喝杯咖啡慢慢说吧!”

张可儿喘了口气,她很想和郑先谈谈,所以并不介意找个地方坐下来,对于一个小红帽而言,大灰狼是很遥远的世界之中的存在,便笑了下道:“好啊,不过我不喜欢咖啡,我喜欢柠檬水。”说着张可儿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太阳,心中不免有些奇怪,怎么忽然之间觉得有点冷呐?看来今天穿得还是有点少了。

喵呜!

张可儿的帆布包中猛地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接着整个帆布包都开始抖动挣扎起来,从侧面的口袋中钻出一个黑乎乎的脑袋来,这脑袋上一对大耳朵耳端微尖,一双深蓝色的猫瞳,虽然是在阳光下却已经完全扩张成为圆形,瞪着郑先发出凄厉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