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四章 红血腐雾

张强疾奔,郑先却已经一把抓住张强的腰带,张强被扯得一个趔趄,修仙者胸中自有一股狠厉,身子骤然一顿,再想蓄力挣扎终究有些吃力,眼见自己逃走不成,张强心中的那股狞厉立时十倍放大开来。

想要吃我,老子先吃掉了你再说!

张强前冲的身躯猛地向后一仰,架起了一个铁板桥,从侧面看去,张强的腰简直要折断了一般,原本张强背对着郑先,现在则和郑先一下变成了面对面,只不过一张脸是倒着的一张脸是正着的。

张强一双眼睛之中绽放出妖异的红芒,朝着郑先一张口,喷出一股浓稠的猩红雾气,这雾气将空气烧灼得丝丝作响,朝着郑先扑面而去!

郑先在业务六司两年多的时间,对于修仙者的手段神通多少有些了解,眼见辛辣刺鼻的雾气喷来,郑先和张强的动作如出一辙,仰面便倒,后脑勺直接撞在了玻璃制成的柜子上,将厚重的柜子撞个稀烂,郑先后脑勺也立时鲜血横流,不过虽然狼狈了些,这一口雾气终究擦着郑先的脸皮喷到了郑先身后的巨大玻璃上。

浓雾碰到玻璃毫无作用,如蒸汽遇到玻璃一样,沿着镜面朝着四周散逸开去,但一触即玻璃旁边的木头框架就立时将木头框架腐蚀出一个个的窟窿,犹如蜂窝一般,框架腐烂成泥,整块玻璃瞬间从墙面上垮塌下去,摔个粉碎。

郑先的脸上虽然没有被那雾气直接接触,但擦了个边儿依旧受到腐蚀,上面冒起数个白色的大泡来,不过转瞬间这些大泡便平复下去,郑先得到的厨子的天地桥最大的优点就是肉身修复的速度非常快,是郑先两年来仅见的一例,而现在郑先似乎已经完全继承了这一神通。

张强一招不成,郑先依旧在死死的扯着张强的腰带,张强还是逃不走,当然这个时候的张强也未必还有要逃走的念头,因为刹那间的交手,他发现郑先的修为并不比他高明,甚至还不如他。若是如此的话,这个修仙者简直就是给张强送上门来的食物!

张强虽然担忧郑先之前灌注到体内的那三支针剂,但却并未感到有什么太大的不适,反倒是觉得那针剂之中充满了生机之力,汇聚进身躯之中后,叫张强的力气都大了几分,整个人充盈着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相当舒爽。

张强手掌猛地在空中一划,掌心之中溢出一道刀芒来,朝着郑先斩去,这刀芒虽然比不上真刀,一下斩中,不敢说将郑先斩为两半,但足以叫郑先肚破肠流。

郑先瞳孔猛地一缩不得不松开张强的腰带,平放的身子在空中猛地翻转,翻滚下椅子,那刀芒将椅子上包裹的皮革还有海绵一下斩成两半,在椅子的钢架上绽放出一溜火花。

张强一连两击落空,非但没有气馁,反倒越发激起了凶性,那个阳光少年此时看上去满面的森寒狞厉,张强再次张开嘴巴,朝着郑先猛地一呵,喷吐出一阵红雾,这一次郑先已经落在了地上,还是个墙角,面对这不断扩散的红雾袭来,完全的无可闪避。

郑先从地面上捡起一块镜子碎片挡在身上重要部位之前,身形向前急冲,借着冲劲将那猩红雾气一下撞破。

在这狭小|逼仄的空间之中,郑先和张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彼此之间也就是一步距离,郑先捧着镜子一冲便撞在了张强身上,张强和郑先伴着稀里哗啦的镜子碎片一骨碌就从死角之中滚出来。

外面的老板、理发师还有小工和那个看韩剧的中年妇女早就被惊动了,小工还有理发师正往这边赶过来,此时正好郑先将张强撞出去,四个人撞在一起滚成了一片。

郑先一只手死死的按在张强的脖颈上,另外一只手攥着一块玻璃碎片朝着张强的心脏便刺了进去,鲜血瞬间飙射出来,犹如一个小喷泉一样,灼烫的鲜血一下就喷了小工和理发师一脸。

那两个小工、老板外加理发师还有那个一直叽叽哈哈看韩剧的妇女当时就傻了,那中年妇女猛地发出一声惨叫,青着一张脸扭头就冲出了理发店,边跑边挥舞着猪蹄般的肉手高呼大喊:“杀人啦,杀人啦……”这个时候,那大嗓门确实没有那股韩剧范儿了,反倒多了一股子乡村的苞米碴味儿……

随后两个小工还有理发师老板也吓得屁滚尿流的冲出理发店,老板颤抖着手掏出手机报警。

修仙者被刺透心脏,并不会死,只要天地桥不断,那么就能够沟通天地间最强大的生机之力,来修补伤势,但这不代表着修仙者可以一直任由自己的心脏不断的喷血。

鲜血是精气之本,消耗过度,生机之力就会随着鲜血的溢出消散掉,虽然死不了,但不及时止血的话,鲜血流的越多,修仙者越无力,当生机之力随鲜血流逝到一定程度之后,修仙者身躯都会枯萎。

张强发出困兽般的怒吼,张口想要再次喷出一道雾气,至少将郑先逼走,但这口雾气才喷出一点便衰竭下去,只有丝丝袅袅从嘴中溢出,竟然没有喷出来,张强体内的生机之力已经不足以喷出一道雾气了,最重要的还是郑先注入张强体内的生机镇痛针开始发挥药效了。

生机镇痛针能够补充张强的生机之力,但同时也有麻醉镇痛的作用,对于普通人来说麻醉的作用也就是局部麻醉而已,但是对于修仙者来说,因为修仙者将生机之力汲取游走全身,最终汇入脑中气海,所以也将麻醉镇痛的成分带到了整个身躯之中,甚至脑海里面,当初郑先给自己注射了一针就睡了好久才醒。

这药力一发作,张强之前的那种汲取到了生机之力的舒爽感便潮水般退去,剩下的就是浑身肌肉酸麻无力,生机之力更是运转不畅,再加上胸口被郑先刺出来的那个大洞犹如堤坝决口一般,张强身躯之中的生机之力如洪水般急速的倾泻|出去。

郑先拽着张强的衣领猛地一扯,将其扯回了理发屋柱子后面的外面无法观瞧处,张强胸口不住喷出来的鲜血,对于郑先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那都是精纯的生机之气,郑先毫不犹豫的拔出刺进张强心脏的玻璃,一俯身咬在心脏上,开始狂吸张强的鲜血。

此时的郑先双目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红色,鲜血之中的生机之力使得郑先浑身上下生机之力充沛无比,张强此时鲜血里面还有生机镇痛针的麻痹药效,不过被张强的身躯过滤了一遍之后,药力已经非常微弱了,至少暂时对郑先来说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上一次汲取那老者的鲜血的时候,郑先几乎处于无意识之中,这一次,郑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生机之力对于他的用处。

随着咕咚咕咚的声响,滚烫的鲜血滚进郑先的喉咙里,进入郑先的肚子之中。而滚滚的生机之力在郑先的舌根位置便被分离出来,犹如一口口的辛辣芥末一般不住的冲入郑先的头顶,汇入郑先的脑海之中新开辟出来的那块气海内。

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瞬间侵袭郑先的精神世界,一切的味觉细胞都无法带给郑先这样的快感。

感觉到自己的气海快要膨胀爆炸了,郑先不得不停下来,此时张强已经奄奄一息了,枯瘦得犹如骸骨一般,头发都变成了枯草般的颜色,原本一笑就两颗小虎牙的阳光面颊,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棺材里面捞出来的干尸一样。

郑先都没有料到自己一瞬间的汲取,竟然能够将一个大活人变成这个样子,甚至郑先都被吓了一跳。

此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郑先的张强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来,似乎想不明白郑先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将自己吸干。

郑先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还有一分钟左右鬼子和王成就会到达,即便路上堵车,他们两个也应该有办法在三分钟之后到达此处。

时间对于郑先来说当真不多!

郑先盯着张强那张枯干毫无血色的面容道:“我不要你的性命,我只要你的修炼之法!”

张强一愣,虽然他此时肌体抽|缩到了极致,双目视力下降很大,耳朵听力也不是很清楚,听声音空空洞洞的,但听清楚郑先这么近的言语还不是问题!

张强诧异的望向郑先,对于郑先的话他是一万个不理解,他的修炼之法是祖传的,叫做《红血腐雾》虽然在修仙者之中只是寻常手段,但敝帚自珍之下,张强对于这一份传承还是很放在心上的,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将祖传的修仙手段拱手相让之后,这个修仙者会将手无缚鸡之力的他给吸光,灭杀掉,是以张强脸上露出一丝你骗鬼去吧的笑容,随即闭上双眼等死!他不明白的是,一个修仙者怎么敢在城市之中众目睽睽之下猎取另外一个修仙者。一般互相猎食应该是在无人之处才对啊?

但张强随即就感到嘴唇处一阵湿润,继而香气弥漫,张强下意识的舔了舔干硬的嘴唇,一阵生机之力随着一股腥热灌进了张强的嘴中,随着这生机之力的灌注,他干瘪下去的皮肉立时开始逐渐鼓起,张强诧异的张开双目,看着眼前这个将自己的手腕割开一道口子,鲜血正顺着胳膊流淌进他的嘴中的家伙。

张强双目迷茫了片刻,随即猛地抱住郑先的手臂,张嘴就要汲取郑先的鲜血,却被郑先一拳狠狠砸在脸颊上,咚的一声,张强的脑袋将坚硬的地砖都给砸出蛛网般的裂痕。

张强忽然明白过来了,顾不上满头的鲜血淋漓,嘿嘿怪笑道:“原来你不知道怎么修炼,原来你还是个雏儿!你的生机之力哪里来的?你的天地桥那里来的?怪不得你敢在城市之中狩猎修仙者,原来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张强眼珠转动几下,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深究这个问题,随即很光棍的道:“好,我就告诉你修炼之法!”说着一张嘴,从舌底吐出一块刀片大小米粒薄厚的玉片来。

“我的修仙法门都在上面了。”

郑先心中一热一伸手,却微微凝住,从张强腰间抽出一把剪子,在张强满是嘲讽的冷笑下,用剪子将玉片夹起,在张强身上擦了擦后,才放在手中观瞧。

玉片上没有半个文字,根本看不出上面记载了什么。

张强此时脸上恢复了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道:“将我的生机之力还给我,等我身上的麻药药效过去之后,我就告诉你如何进入这玉片之中观摩内种记载的修仙大道!咱们两个大可以一起修炼,追求天道。我来做你的引导人,告诉你修仙的一切知识。”

张强心思通透,将玉片交给郑先不过是稳住郑先罢了,他不认为郑先会放过他,但他现在就算汲取到了原本属于他的生机之力,也依旧是浑身酥麻,无力对抗郑先,在这种情况下每拖延一分钟,对张强来说都是好的!

郑先看了看手中的玉片,又看了看一脸真诚笑意的张强。

张强喘息一下道:“你搞得动静太大了,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不然的话那些该死的猎神战士就要来了,你这个雏儿该不会连猎神战士都没有听说过吧……”

噗叽一声,张强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见到理发店份量十足的钢制椅子底座在眼前骤然放大,狠狠地砸了下来,直接将张强的脑袋砸得犹如一脚踩烂的柿子一样。

——————

打滚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