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五章 上下两个胃

郑先一脚将张强兀自颤抖抽搐的身子踹翻,抄起那把理发剪子来,毫不犹豫的狠狠地插进张强的背脊之中,随即猛地用力左右一晃,脊椎骨被生生撕裂的声响回荡在有些阴暗的狭小空间之中。

张强颤抖的身躯瞬间凝固住,继而缓缓柔软下去,最终好似一滩烂泥一般被浸泡在血泊之中。

郑先深吸口气,外面传来脚步声,时间拿捏的刚刚好,郑先连忙擦了了嘴角将唇边的鲜血抹干净,不过满手鲜血的郑先擦不干净自己的嘴,便随意往脸上图了些。

鬼子当真消瘦如鬼,王成则五大三粗相当的憨实,两人手*枯灭枪的枪口压得很低,腰间挂着流光锯齿刀,头上还带着漆黑的头盔,看上去就像是两个摩托手一样。

事实上业务六司处理城中事务的时候用的最多的就是电动自行车,一方面机动性强,堵车影响不大,另外头盔可以直接佩戴,不必摘下来,电动车还没有牌号,避免追踪,造价低廉用一次换一次都不成问题,既不会暴露身份同时也不算特别引人注目,还可以及时得到科研室指挥中心发出的种种命令,实在是杀人越货行走都市的必备交通工具。

当然,电动自行车这东西实在是有些寒碜,和人猎神者酷酷的身份有些不打协调,不过没办法,城市之中摩托车限行,骑摩托会将交通警察吸引过来,那样的话什么事情都别想做了!

虽然都是为国家效力,但一个走在阳光下,一个站在阴影中,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些!

“你们两个太慢了!”

大屏幕上定格的画面是郑先坐在一滩血水之中,脸上略微疲惫但嘴角却微微上翘的表情。

林副司长敲了敲郑先的资料,随即将郑先的资料丢进了抽屉里。

而远处一直关注林副司长的夏青不由得将目光转移到了大屏幕上,有些愣怔的看着那脸上身溅满了鲜血的面容,夏青的脸上神情有些艰难起来,看到林副司长将郑先的资料收起,似乎预示着什么,夏青越发的有些无措了,刀鱼的性格夏青太了解了,太自负了,他是一个绝对输不起的人,旁人也就罢了,要是他知道郑先被林副司长选中,而他没有被选中的话,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个人徒手杀死一名C级修仙者,这简直就像是传说之中的故事一样,一个猎神战士在装备齐全的状态下,杀死一个C级修仙者都相当困难,郑先做到的事情称得上是叫所有人震惊。

鬼子还有王成两个下意识的摘下面罩,似乎想要将眼前这个郑先看个清楚,并且一定要用自己的肉眼看一遍才能相信,隔着一层面罩,鬼子和王成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画面。

鬼子和王成脸上满是见鬼了的神情,郑先对此不太感兴趣,用脚踹了那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一脚,再次做出确认之后,才疲惫不堪的缓缓走出去,此时的郑先步伐凌乱,不完全是装的,张强血液里面的麻醉成分虽少但还是有的,此时开始在郑先的身躯之中发挥作用了。

刚刚走出发廊门口,便有十余辆警车呼啸而来,七八个警察掏出手枪猛地冲了进来,一脚踹开发廊大门,随后三下五除二的将郑先按到在地,包括无辜的鬼子还有王成在内,都被套上头套带出了发廊押进了警车之中。

随后有七八个警察走进发廊,开始在发廊之中不断拍照,将郑先的那三根生机镇痛针的针管小心收走,又有几名警察将发廊之中跑出去的小工老板还有理发师外带那中年妇女拉到发廊内仔细询问事情经过,甚至是反复询问事情经过连测谎仪都用上了,他们的陈述将决定他们自己的命运,不过这个和郑先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前前后后两个小时左右,警车才将封锁扯下收队走人。

带着头套的郑先直接被警车送入警局,天色黑透之后,郑先便换了一身衣衫清洗了一身血腥走了出来,鬼子还有王成跟在郑先后面,两人都以犹疑的目光盯着郑先,这也不怪他们,能够在徒手没有武器的情况下灭杀一个C级修仙者,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郑先虽然有过一次光彩的过去,但那都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除了那那件事来恶心郑先之外,谁还记得那么清楚?

鬼子和王成自然也知道郑先和刀鱼打赌的事情,但他们完全没有料到郑先竟然这么拼命,这样单枪匹马去挑战C级修仙者,简直就是玩命。换成是他们两个的话打死也绝对不去,赏金翻十倍才会考虑一下。

郑先没有理会身后的目光,一路朝着自己的家走去,不知在那个拐弯处,鬼子还有王成消失在郑先身后。

郑先此时的疲惫是装出来的,麻醉药的成分早就散掉了,独自一人不带攻击性装备灭杀掉一个C级蝗虫,郑先不表现的疲惫一些,未免太骇人听闻了些。此时身后没有了鬼子还有王成,郑先的腰背微微直起少许,脸上的疲态却依旧挂着,没办法这个城市之中处处都是摄像头,你很难知道这个时刻有没有那么一双甚至数十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四周的霓虹灯闪烁不休,一道道的牌匾林立在大街小巷,熙来攘往的人群犹如一道道浪头一般拍打在郑先身边,喧嚣热闹被郑先缓缓的丢在脑后,郑先觉得这一切的繁华忽然距离他有些远,他已经再也融不进这一片繁华之内了。这些原本和自己没什么分别的人们,此时在郑先眼中已经变了模样,说不清变成了怎么个样子。

淅沥沥的小雨莫名其妙的落了下来,使得繁华的街巷开始变得冷清起来,毕竟是十月份的天气,秋分已过去大半寒露即将到来,在这一层秋雨一层寒的时节,行人们带伞的自然撑开,没有伞的便躲藏在霓虹灯下避雨!

小雨之中郑先缓步而行,似乎整个街道是专门为他清空的一般。一眼望去,一条笔直的大道延伸出去,宽阔得叫郑先想要放肆的狂奔。

郑先终究没有奔跑起来,也没有独自继续淋雨,而是上了一辆出租车,将一切甩在身后。

郑先此时将手机从兜里取了出来,将手机开机,出乎郑先意料之外,那一条他以为是业务六司发来的短信其实并不存在,手机上显示的是另外一条,提醒郑先星期三有对话课的短信。

郑先花了大价钱给自己报了几个班,为的就是希望能够学点东西,改变自己,至少不会看到许多东西都不明所以,那样的人生,对于郑先来说未免缺憾太多了。

郑先熄灭了手机的光亮,静静地看着外面敲打着车窗的细小雨滴。

当郑先将主意力集中在某一滴雨滴上的时候,这雨滴下坠的速度立时变得缓慢起来,雨滴在空中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子郑先都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郑先还看到了雨滴之中倒影着的自己的身影,噗的一下雨滴携着郑先的影子撞得粉身碎骨,那声音犹如一道惊雷在郑先耳边炸开,郑先身子本能的一缩,随后才察觉自己竟然被一滴雨滴吓到了,郑先不由得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容有些落寞。

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上扫了一眼郑先,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古怪,脸色也不大好,有些像是神仙水喝多了的样子,不过司机什么客人没见过?最多也就是叹息一句,年纪轻轻的不学好罢了。

郑先回到家中,胡乱脱掉了衣服,在工具箱之中找了一把还算锋利的美工刀,划开手腕,鲜血淋漓之下,郑先将那枚玉片从手腕上取了出来。

冲掉上面的鲜血,郑先的手腕上的伤口也已经在逐渐恢复,片刻之后,郑先擦了擦便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郑先从未想过自己的皮肉有朝一日竟然能够变成储物口袋,想起来郑先笑了笑,有种苦中作乐的感觉,修仙这件事倒也非常有趣。

郑先已经有些适应了这种身体的修复能力。

时间紧迫,郑先来不及继续询问张强关于这玉片的运用法门就将张强脑袋砸碎,此时只能自己来猜测这玉片的应用办法。

按照张强之言,应该能够进入这玉片之中,玉片之内便有郑先所需要的东西,但怎么进入其中呢?这对于一个对修仙世界完全一无所知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郑先做了诸多手脚,这玉片薄脆易碎,郑先也不好下太大的力气,最终郑先做出了让步,将被玉片小心收好,暂时不再鼓捣了。

郑先觉得自己的气海之中依旧还处于饱满的状态之中,整个气海硬邦邦的就像是一块石头。

郑先这一次算得上是饱餐一顿,不知道能够挺多久才会再次感到气海空虚。

而气海之中被填满之后,郑先作为一个人的某些爱好便即重新走上心头。

郑先再次叫了八个菜式,大半个小时之后,郑先搓着手将将八个盘子吃个精光。

郑先好久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有胃口了,就像是他当初寒冬腊月饿了十几天肚子,一直都在用菜市场地上遗弃的生米粒还有冻得犹如冰块一样的烂菜叶充饥,却在垃圾堆里面翻到了一份被人丢弃的热腾腾的溜肉段一样。那一餐吃得是真美味啊!即便现在的郑先吃过了许多从未想过的美食,但却依旧找不到当初那肉段的感觉了。

过往的日子,对于郑先来说满是心酸苦涩,这些经历郑先已经好久没有回想起来了。

看来修仙之后也并非是脱离了五谷,只不过现在郑先由一个胃变成了两个胃,一个就是五谷杂粮禽畜肉蛋,这个胃是用来给身躯供应养分的,另外一个则要以生机之力来填满,这个胃则是给身躯提供超常力量的。

当气海这个胃饿了的时候,什么美食对于修仙者来说都味同嚼蜡,当气海被填满之后,修仙者就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所以这两个胃之中以气海为尊,只要气海之内充足修士就不会被饿死。

——————

新书榜名次直线下降啊,兄弟们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