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三章 逼仄角落【求收藏】

“进入发廊里面的是郑先,第七办公室的主任。”宗教事务局楼下负二层指挥室的无数大屏幕前,夏青站在那里一边对郑先咬牙切齿,一边尽量将自己的声线保持在最悦耳动听的状态报告着。

坐在屏幕前面的是一个斯文的男子,中法混血,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双手交叉拖着下巴,一双眼睛之中有着和斯文模样不符的阴鸠和邪魅,对于胸脯高挺的夏青,这男子毫无兴趣,夏青刻意保持的那优美悦耳的声线更是对这个男子毫无吸引力,男子听说在屏幕上独自一人走进目标发廊的是个主任,便不在说话,显然觉得一个主任既然敢于去面对敌人应该有自己的把握。

明月照沟渠的夏青丝毫不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反而更加殷勤的补充道:“二老板,您今天刚刚进入这负二层,所以对这个郑先并不了解,这个郑先没什么实力,之所以能够当上第七办公室的主任,完全因为第七办公室自从他去了之后,就全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个而已,,我们老板已经想要将他逐出业务司呢,所以,您还是应该做些准备,免得他弄出乱子来不好收拾,毕竟这是在市区之内,要是修仙者逃到街上的话,就太过骇人听闻了。”夏青觉得自己很清楚郑先为什么会单枪匹马不带装备的去挑战一个C级蝗虫,她觉得是郑先想要赢刀鱼,继而赢得自己的身躯,当然,夏青是不会将这样的事情告诉这位新上任的副司长的。

夏青此时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一副我在为你好的样子,那样子似乎只要这位新上任第一天的第二层副司长勾勾手指,她就会一丝不挂的躺上床一样,一个如此英俊帅气前途无量的副司长,当然要比那个只有蛮力粗鄙无比的刀鱼强上百倍。夏青见到这位新上任的副司长的一瞬间,就恨不得将自己的顶头上司对她频送秋波的臭虫捏死,都是副司长,但人比人就是得死!

不过这些秋波只是表面现象罢了,夏青其实还是在为将她当成是赌注的刀鱼谋算,夏青知道这个副司长这次来有一个任务,要做一件大事,需要用到猎神战士,酬劳不低,甚至有可能成为泯灭战士,刀鱼从夏青口中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撺掇夏青想办法为他争取这个机会,夏青对于刀鱼也算确实有些真感情在内,是以虽然不情愿还是应承下来。

可惜的是,这位新上任的副司长对她依旧是兴趣寥寥,甚至不愿意和她多说话的样子,弹了弹修长到可以弹钢琴的手指以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道:“将郑先的资料拿过来给我看看,还有,我现在还在熟悉环境,算不上真正的副司长,对于这业务司第二层乃至其他的楼层完全没有了解,等我将这些原本的机密熟悉之后,才算是你口中的老板,当然,我更喜欢别人叫我林副司长!”

业务六司的一切对外都是秘密,哪怕是如这位新上任的林副司长,在真正进入业务六司之前也不会知道业务六司的一丁点事务,甚至连业务六司的所在地都不知道,只有真正的踏足业务六司,占上了编制,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业务六司,才有资格翻阅他权限内能够翻阅的那部分文件。

业务六司地下四层之中,第四层神秘无比不去说他,第二层算是最重要的地方,是整个业务六司的头脑所在,相对于其他的负一层还有负三层来说,虽然在级别上是平等的,但在实际中,第一层还有第三层的副司长都要听从第二层副司长的安排,所以林副司长这个职位是重中之重,这样的职位,能够叫一个中法混血岁数不过三十的半个外国人占据,可以想见这个林副司长肯定是非常有一套,绝对不会是一个如臭虫般的庸才。要是光有一张脸皮或者光有一个身份,崇尚强者的夏青可未必能够看得上。不然夏青早就委身那只色迷迷的臭虫了。毕竟刀鱼再强也是那只方块般的臭虫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夏青连忙脆生生的应了一声,随即转身离去,片刻便回,将郑先的资料放在了林副司长的桌面上。随即夏青便转身离去,没皮没脸也得有个限度,示好一下就成了,夏青可不希望被林副司长看轻了她。欲拒还迎总是不如琵琶半遮面来的引人遐想连连。

林副司长扶了扶金边眼镜,将郑先的资料放在手中飞速的翻阅,速度分非常快,以至于叫人不敢相信他在认真观瞧,但若是有人走进观瞧这位林副司长的眼睛的话,就会看到林副司长的眼球在急速的左右移动着,每一行都没有落下。

片刻之后林副司长合上那一分三十多页的郑先的资料,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容,金边儿眼镜背后的那双微微泛着蓝色的双眼注视着已经坐在摄像头看不到的角落里面的位置,那里灯光不算太亮,尤其是在这种低分辨率的摄像头上更是有着无数的噪点,近乎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出个究竟来。

夏青虽然走开了,但还是远远的偷看了一眼林副司长的背影,叫夏青感到失望的是,林副司长似乎并没有如她所言要准备善后的意思。这使得夏青对于这个林副司长是不是真的有真才实学生出了一丝怀疑。

郑先进入发廊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分钟,按照郑先的估算,再过五六分钟,鬼子和王成就会赶到,一旦他们来了,郑先就没有什么戏可唱了。

此时郑先的五六厘米的头发已经变成了贴着头皮的短寸,郑先缓缓张开一直闭着的眼睛,朝着镜子之中的自己望去。

此时的自己,果然比之前的那个家伙精神不少,换了个人一般,郑先忽然有些喜欢上了张强给自己理的这个头型!

都说要想辨别真假帅哥最好的办法就是看寸头照,郑先自然算不上帅哥,但辛苦生活磨砺出来的那种气质使得此时的郑先看上去也称得上很有滋味,很有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滋味。

郑先此时笑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是那一滴鲜血,蕴含着生机之力的鲜血,这一滴鲜血使得郑先忽然找到了填饱肚子的办法,修仙者的鲜血蕴含着大量的生机之气,只要修仙者没死,生机之气便没有断绝,那么汲取修仙者的鲜血就是填饱肚子的最好的办法。

当然,郑先依旧没有放弃询问直接从活物身上汲取生机之力的办法,变成一只吸血鬼对于郑先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正精准的手持电推子打磨郑先的鬓角的阳光少年看到了郑先的笑容,脸上招牌一般的阳光笑容瞬间凝固住。

刹那之间的目光对视,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寒意杀机,无声的信息传递远比言语来得更加直接清楚。

郑先终究早有准备并且谋划半天,自然最先出手。

此时的张强正坐在郑先旁边的圆凳上给郑先整理鬓角,郑先选择这个时候出手也是因为这个时候是张强身子蜷缩在一起,最不舒服最不得伸展的时刻。

郑先白色的理发袍猛地剧烈一抖,犹如圆球般膨胀炸开,三根锋锐的针尖带起破空尖啸朝着张强的下体猛地刺了过去。

出乎郑先意料之外,此时的他觉得自己手臂上的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在剧烈的膨胀继而急速的收缩,在这膨胀和收缩之间郑先获取到了巨大的动能,这一刺之力郑先在思维之中孕养了十多分钟,此时骤然爆发比郑先从前的速度快上十倍不止,三根生机镇痛针在郑先脑袋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刻便已经刺在了张强的睾|丸上,郑先下意识的将三根生机镇痛针在一瞬间全部推入张强的睾|丸之中。

一切都在刹那之间爆发,张强一声哀嚎身形急退,他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更诧异与眼前这个家伙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

修仙者之间并不友善,彼此之间乃是竞争关系,毕竟大家都要汲取生机之力,如张强这样的坐地户彼此之间有着清晰而明确的地域划分,张强不会去别的修仙者的地头作案,而别的修仙者也不会跑到张强的地方撒野,毕竟一个地方若是接连出现不寻常的死亡事件,就非常容易引起猎神战士的注意。

但也有些修仙者并不习惯与去从凡人身上汲取生机之力,而是喜欢猎杀其他的修仙者,直接从修仙者身上抽取生机之力,这是一条捷径,抽吸掉一名修仙者身上的生机之力比吸食十来个人的生机之力还要强大,最重要的是,修仙者身上的生机之力是被提纯过的,当有些修仙者修炼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在想要继续向前,普通的动物植物甚至是人的生机之力都不够精纯,就必须在修仙者身上打主意,所以在这一瞬间,张强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专门猎杀修仙者的修仙者。毕竟一个凡人是不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速度的。

遇到专门狩猎修仙者的修仙者对于被狩猎的修仙者来说是比遇到猎神战士还要倒霉的事情。

张强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东西,张强的念头之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逃走。

修仙者之间的争斗唯一一条雷池规矩就是不能在世人面前展露手段神通,不然的话,猎神战士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并且会对他们进行不死不休的追逐。

张强强忍着睾|丸刺痛,还有从睾|丸之中传来的一股股的膨胀感,一脚蹬翻圆凳就要外面逃走,只要冲上街道,没有那个修仙者还敢放肆,街道就是他的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