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四十一章 再遇王家勋

第四十一章再遇王家勋

看着徐洁娇嫩可爱的模样,张琦很矫情的在对方小鼻子上捏了一下,随后咧着嘴把手收了回来。

徐洁哼了一声,将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俏脸有些发红。

现在的她看得见听得懂,可就是感觉身体有点不听使唤,那种似乎是灵魂出窍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安,可看着眼前的张琦又觉得特别安全。

当然,她感觉自己快要醉了,但也一定要听到张琦的回答后再醉。

“喝了这杯酒我告诉你……”张琦沉吟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给徐洁的酒倒满说道。

他估计这丫头喝完直接吐了,自己自然就能逃避这个话题。

其实回答也不难,两个一起救。

“你真无赖,我喝完就醉了,到时候什么事都不记得,你告诉我有什么用?”徐洁哼了一声没同意。

“肯定不会忘,放心吧。”张琦咧嘴笑着说道。

他知道这丫头喝过一次之后恐怕再也不会喝第二次,所幸的第一次是跟自己而不是别人,否则这两杯酒的酒量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喝了,如果我醉过去了,你得负责我的安全,别把我扔这。”徐洁在给自己找退路,这丫头很清楚自己已经濒临酒醉。

说实话,她喜欢张琦,虽然不敢跨出那一步,但也隐约觉得如果两个人真的有什么发生,那张琦一定属于自己。

只是她不敢越雷池半步。

“怎么可能把你扔这,我还不舍得呢!”张琦翻了个白眼说道。

“谁说不可能,你今天还就必须把她留下……”还没等徐洁拿起杯子,门口处,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王家勋?

张琦一张脸第一时间黑了下来。

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他自己绝对不是被跟踪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家伙收到了别人的消息才过来。

徐洁也听见了阴阳怪气的声音,愣了愣,目光中带着几分慌乱,下意识的想站起来,但却发现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力气。

一张脸从潮红变成煞白,徐洁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千算万算,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地方遇到王家勋,而且看着他身后跟着的七八个男生,自己这边只有张琦两个人,心里更是害怕。

“真是冤家路窄啊……”看着王家勋几个人走了过来,张琦下意识的朝着前台看了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前台的老板已经不在了。

“是么?我怎么不这么觉得啊?”王家勋咧嘴笑着问道,同时对着身边几个兄弟招了招手。

张琦扫了一眼几个人,只有一个在一高上课的,就是麻子脸,其他几个人都不认识。

“你今天想干什么?”看着王家勋一脸得意的表情,张琦稍微向后退了两步,走到了徐洁身边低声问道。

他并不怕这几个人,但他只有一种方法在第一时间同时让七个人失去行动能力,那就是杀了他们。

特种兵学格斗,但刀锋营的战士只学杀人。

“干什么?我现在让你离开,徐洁我来照顾,以后她还是你的女人,怎么样?”王家勋咧着嘴笑着问道。

“你来照顾?我一会送她回家。”张琦眯了眯眼睛,压着火说道。

“我可以送她回家,放心吧。”王家勋继续咧嘴说道,而他身后几个青年的目光则带着几分欲望。

很显然,王家勋肯定是要把徐洁送回自己家。

“王家勋,咱们有什么矛盾是咱们的事,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在这向你道歉。”眯了眯眼睛,张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道歉?你跟我道歉?”王家勋咧嘴笑了笑,随后对着身后几个朋友摆了摆手,再次转了回来。

“对不起,我觉得你的道歉不够真诚。”王家勋哈哈大笑。

他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

事实上,他每天晚上都特地找几个不错的朋友轮班盯着徐洁,他知道找张琦麻烦的突破口只有徐洁,而今天恰好找到了这个机会。

就在刚才,王家勋自掏腰包给了老板二百块钱,告诉他自己要在这处理点事情让他回避一下,看着来了七八个半大小伙子,老板只能装着钱到后厨回避一下。

徐洁喝醉,张琦就算在能打,只要自己控制住徐洁,这家伙也不得不低头。

“那这样呢?”张琦拿起徐洁喝了一半的酒瓶子,咕咚咕咚全部喝了下去,一张脸从平常变得有些发红。

不少人都看着这一幕,暗赞张琦好酒量。

多半瓶啤酒全部喝下去,张琦打了个嗝,对着王家勋鞠了个躬。

“王家勋,对不起,我张琦错了,我赔礼道歉。”张琦咧着嘴,一边笑一边说道。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此时此刻的王家勋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琦能做出这种让步,作为一个高中生谁不是目中无人,张琦的做法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但这并不是他原谅这家伙的原因,如果没有张琦捣乱,自己恐怕早就得到徐洁了,甚至现在都已经换了下一个目标。

“对不起,我张琦错了,给你赔礼道歉。”张琦又鞠了一躬,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嗯,这次听到了,可是我觉得还是不够啊……”耸了耸肩,王家勋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轻声说道。

这一幕让周围不少人都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不得不说张琦已经像个男人一样道歉了,换做是谁都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做人留一线的道理,可这家伙似乎就是不给面子。

“还是不够么?”叹了口气,张琦看着已经空了的酒瓶有些为难,随后勉强笑了一下,拿着酒瓶轻轻把玩了一会,目光似乎有点纠结。

“王家勋,我错了!”

轻声说了六个字,张琦拿起手里的空酒瓶,直接砸在了自己头上。

“嘭!”一声巨响,酒瓶破碎的声音瞬间响起,而原本议论纷纷的房间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啤酒的碎渣散落一地,张琦将手里攥着的一部分扔在了桌子上,并没有看王家勋的脸色,而是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捂着嘴默默流泪的徐洁,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