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四十章 喝酒

第四十章喝酒

徐洁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不再逃避。

她之前找王鹏帮过忙,想打探一下自己在张琦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但到最后也没问出个结果,索性豁出去了。

这丫头不是想证明什么,事实上她相信张琦的为人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生。

徐洁从张琦眼中看到的没有那种同龄人的浮夸和跋扈,有的只是沉稳和坦然,她觉得这个男人不去面对自己肯定有自己的难处。

两个人不醉不归,徐洁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问出个结果。

不得不说,能把徐洁逼到这一步,三年来张琦算是第一人。

有些诧异的看着徐洁倔强的眼神,张琦咧嘴一乐并没说话,随后当先朝着外面走去。

再次路过麻辣烫店,张琦特地留心了一下,并没看见王家勋几个人,否则保不齐又要一顿不爽,两个人从学校大门步行了五分钟,走到了一家门脸不大的小饭馆。

三个菜,两瓶啤酒!

看着两个大啤酒瓶摆在自己面前,徐洁脸色有些发红,目光中带着几分闪躲。

她没喝过酒,也不知道自己酒量如何,更不知道自己喝完了会是什么状态,但至少她明白酒壮胆的道理,喝完之后自己怎么也能说出点什么。

“你喝过酒么?”张琦看着徐洁摇了摇头轻声问道。

和徐洁在一起他感觉有些压力。

杨雪还好,至少大大咧咧,很多事不会往心里去,而徐洁恰恰相反,王家勋一句话,让这丫头一个星期没和自己说话。

“喝过。”徐洁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那我替你倒上。”张琦没拆穿这丫头的谎话,这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张琦总是纠结到底怎么分辨,和自己打对手戏的女人口中的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说谎是女人的天性,张琦反感说谎的女孩,可对于徐洁或者杨雪那种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谎话,他却很喜欢。

不拆穿,不深究,似乎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杯啤酒直接倒满,因为刚刚放学的关系,张琦和徐洁两个人都穿着校服,旁边几桌吃饭的人都忍不住撇了两眼。

“我干了,你随意。”张琦直接一仰头,将一杯啤酒直接喝了下去,随后咂了咂嘴,夹了口菜吃。

他没有喝酒润胃的习惯,直接大杯大杯的喝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这家伙唯一一次喝多,还是之前在部队的时候,被车轮战术灌了二斤白酒才不省人事,不过第二天张琦让灌自己的这帮犊子每个人跑了三十公里。

徐洁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琦,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杯酒脸色有些发苦,心里有些莫名其弥的后悔,但还是一咬牙,喝了一大口。

不经常喝酒的人总觉得啤酒是苦的,感觉到冰凉的液体进入自己口腔后,徐洁第一反应就是吐掉。

那种酸涩和苦味严重刺激到了她的味蕾,整个人汗毛都有些立起来,但终究没吐掉,咬着牙喝了半杯。

把啤酒放下,徐洁连忙夹了两口菜吃,脸色有些难看,眼眶都有些发红。

倒不是哭,而是被那种味道呛得有些难受。

“我干了,你随意。”张琦忍不住有些想笑,拿起啤酒把自己的杯子再次倒满,然后和徐洁碰了碰杯,再次说道。

再次喝掉一杯,张琦有些玩味的看着徐洁,脸上带着几分怪异的笑容。

徐洁气的撅了撅嘴,准备把手里的半杯喝掉,但实在没有勇气。

这次还不如第一次,只喝了四分之一,杯子里还剩下四分之一。

“张琦,你别喝了,咱们聊会天。”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徐洁看着张琦第三次将酒杯倒满,有点着急,直接把酒杯抢了过来。

“嗯,聊会天也行。”点了点头,张琦笑着说道。

“这次考试没发挥好吧?按照你的实力,至少也是第一第二的。”徐洁犹豫了一下,啤酒的味道让她有些想吐,吃了好多菜才好受一点。

翻了个白眼,张琦撇了撇嘴。

这丫头肯定还是没喝好,说话瞻前顾后。

“这不是刚来这边么?状态不是很好,没关系,下次在努力吧。”张琦并没说自己没好好看云云,徐洁排在第十五名,自己这么说人家怎么好意思接话。

“嗯,一起努力,不过上课讲的还是有点跟不上。”徐洁点了点头,随后苦笑了一下说道。

张琦张了张嘴没接话,这丫头的内衣还在自己柜子里放着,多少有点不合适。

拿过杯子,张琦把啤酒喝了下去,脸上忍不住有些潮红。

一连三杯啤酒,几个月不喝酒的张琦感觉心里活络了不少,之前不少堵着的话都敢说了。

“徐洁,我知道你想跟我聊关于王家勋说的那件事,有什么就问,没必要藏着掖着的。”张琦当先打开了话题。

徐洁愣了一下,看着三杯酒下肚的张琦说话这么利落不带一点拐弯抹角,自己也把剩下的一点喝了下去,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张琦,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王家勋怎么说我不在乎,但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到底谁最重要。”徐洁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从剧本来讲,张琦肯定应该狗血的拦住徐洁的手,不让这丫头再喝,可张琦没有,看着徐洁把一杯酒喝下去不少,摆在桌子上咧嘴一笑。

“在我心里谁最重要,你这问题问的,真是不好回答。”张琦摸了摸下巴,目光有些飘忽。

显而易见,在张琦心中最重要的是组织,这是军人的天职,也是刀锋营每一个战士的荣耀。

“那我就问问,如果秦舞儿和我同时掉河里,你先救谁?”

徐洁一杯半的酒,脑袋已经晕晕乎乎,感受着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她半撒酒疯的撅着嘴问道。

柔滑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双杏眼努力睁着但有些想要闭上的感觉,小鼻子一皱一皱的吸着气。

整个人倚在桌子上,将重心稍稍靠前,虽然隔着校服但依旧能看见胸前的柔软。

葱葱玉指伸出指着自己的鼻子,徐洁眨了眨眼。

一个女人什么时候最美,张琦对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有时候觉得含苞待放,有时候觉得娇艳怒放,但这一刻这家伙终于有了肯定的答案。

半醉微醺的女人最美,宛如徐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