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四十二章 真正的男人

第四十二章真正的男人

说实话张琦挺感谢王家勋帮自己解围,要不张琦怎么都得回答徐洁问的问题。

到底先救谁?

这一瓶啤酒砸在自己头上,张琦看着默默流泪的徐洁,相信他已经知道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自己没必要再说什么。

那么既然演戏结束,接下来就是要账的时候了。

张琦也觉得好气好笑,自己一个特种王牌竟然对着一个吃屎的孩子不停道歉,当然,他明白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让徐洁看,但不管怎么样也有些折了面子。

组织只让自己当一个学生别暴露自己,可没说当什么样的学生。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得不说别人一酒瓶下去肯定哗哗流血,可张琦一点事都没有,只是接触的地方有点疼。

“王家勋,这次你觉得怎么样?”张琦咧着嘴笑着问道,一口森白的牙齿突然让王家勋有种莫名其妙的胆寒。

不光是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看着张琦也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其实这几个人里边有不少都是混过不少时间的小痞子流氓。

就比如离着王家勋最近的两个人,都是第三职高的小混子,摸爬滚打甚至还认识了几个真正混黑社会的大哥,但饶是如此,几个人看见张琦的样子腿肚子也有点打软。

这根本就他妈不是一个正常人!

谁会因为道歉给自己开瓢?

说实话,如果张琦直接给王家勋开瓢,恐怕几个人一时之间还不敢乱上,毕竟还有一个酒瓶摆在那,谁也不想被眼前和狠人来一下,步了王家勋的后尘。

“张琦,既然你都道歉了,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大家在学校里还是朋友。”王家勋咧着嘴,目光在徐洁身上留恋了半天,随后眯着眼睛说道。

他还是舍不得这么个好机会。

“那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张琦冷笑了一下问道。

他看得出来这瘪犊子心里想着什么,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微笑着问道。

果不其然,听见张琦要带着徐洁走,王家勋脸色变了变,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张琦,我和徐洁住的近,你要信得过我,就让我送她回去,我保证第二天完璧归赵!”王家勋拍了拍胸脯说道。

不得不说,这家伙看上去多少是人模狗样,不懂人心的人十有八九就相信了他的鬼话,可惜张琦不信。

看着对方目光中的那份猥亵,张琦再次笑了。

“看来你还是觉得我诚意不够啊。”张琦叹了口气,再次拿起了另一个自己的酒瓶,将剩下的一点酒倒在了地上,苦笑着问道。

“我没那个意思,就是……”

“嘭!”

又是一声酒瓶和脑袋碰撞的巨响,所有注视着张琦和王家勋两人的看官都不约而同打了个激灵,不少女生脸色煞白。

依旧没有声音,但这一次张琦看着已经带着不少血花的酒瓶眯着眼睛笑了。

“还不赶紧带走呢?一会送到医院晚了,你们几个得陪我一起进公安局。”咧着嘴坐到椅子上,张琦把玩着带着血花的酒瓶嘴,翘着二郎腿说道。

几个小混混一张脸白的跟纸一样,看着躺在地上倒在血泊当中的王家勋谁都不敢动,还有几个嘴唇都有些哆嗦。

这一幕,实在是有些超过他们的承受范围。

所有人都以为张琦会把酒瓶砸在自己头上,即便是趴在桌子上的徐洁也是,在张琦扬起酒瓶的一瞬间她甚至不忍心去看,只是攥着拳头紧闭着眼睛。

但下一刻睁开眼睛,站着的只剩下一个张琦,而王家勋却已经躺在了地上。

没有惨叫,王家勋甚至来不得惨叫,就感觉脑袋被人闷了一记重锤,整个人直接失去了意识躺在了地上。

“你,你到底要干吗?”看着张琦咧着嘴嘿嘿笑,麻子脸多利哆嗦的朝着王家勋的方向走了两步,但又站住了。

天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不解气,直接拿着酒瓶嘴在自己脸上画画,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不干嘛,赶紧把他带走,顺便帮我把这的账结了。”张琦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咱们快把王家勋送医院去,快!”看着张琦把酒瓶嘴放在一边,麻子脸招呼了一声,随后七个人直接把王家勋抬了出去,在饭店门口拦了两辆出租车灰溜溜的离开。

没有一个人叫嚣,没有一个人去给王家勋报仇。

这就是社会,就是一帮高中生所谓的仗义。

张琦深谙这个人吃人的社会弱肉强食的到底,他完全可以直接把王家勋撂倒,但那样冲击力不够。

毕竟一个对自己狠的男人,才会对别人更狠。

所以当第二个酒瓶砸在王家勋头上,所有人都蔫儿了,他们已经相信张琦只是一个披着学生外衣的亡命徒。

弄不好真把自己捅死,一条小命就留给土地爷施肥了。

张琦结账,一共花了六十八,老板不敢说自己收了二百的好处费,找了三十二之后一直赔笑脸。

张琦也没在意,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看了看徐洁,忍不住乐了。

这丫头眼泪鼻涕一大把,长长的鼻涕都已经留到嘴边了都不知道擦一下,只是红着眼睛小声呜咽着。

“差不多得了,这么大的丫头了,没事哭什么。”张琦也不嫌脏,直接拿纸巾要徐洁擦,但被徐洁红着脸抢了过来。

晕头转向的擤了擤鼻涕,徐洁撅着嘴连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傻愣愣的坐着。

酒劲儿并没过去,她依旧难受想说胡话,但刚才的事情吓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着张琦一双大眼睛有些迷离,但还是倔强的眨着。

“今晚跟我回去吧,衣服都洗干净给你收起来了,明天正好也能穿。”张琦犹豫了一下,咧着嘴轻声问道。

“跟你回去吗?”低着头,徐洁一瞬间感觉酒劲儿醒了不少,随后轻轻咳嗽了一声红着脸低声问道。

“嗯,晚上我睡沙发,你睡床。”点了点头,张琦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一次他真的想睡沙发。

“你扶着我,我站不稳……”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徐洁轻声说道

目光悄然看向张琦,她知道这不是一个男孩,而是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