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二章 截杀

作为刑警,经常把审讯完的犯人送到看守所,早就习以为常。这三人还不是重犯,都判不了几年,更没有任何危险。小高开着车,随意的和另外两名警察闲聊。

警察看着有几分姿色的小鱼,问道:“小高,她犯了什么事?”

“参与迷奸。”

“她长得挺漂亮,不应该缺男人,还做这种事!”

“迷奸女的。。”小高得意地道。刑警是很多警察都想进入的,他作为刑警,能够在其他人面前谈论案子,感觉很骄傲。

两名警察打量着小鱼,嘴角挂起一是嘲笑。

车子很快开到沈营线,在快到看守所一公里的铁路位置正在施工,所有车辆都会在旁边的一条破烂土道绕行。这里施工已经大半年了,小高基本上天天走,早就习以为常,减慢车速,开到凹凸不平的土道上。

汽车用时速20公里的速度往前开,前面有名骑着电动车的女人。

这女人可能是刚刚骑电动车不久,又或者是对着种土道不适应,骑得很慢。将小高的车速都压低到5公里。小高是年轻人,性子有些急,一带方向爬,给了脚油门,就要从她身边超过。

这时,女人不小心骑到个坑里,车子一颠,车把剧烈晃动,女人慌张之下,猛转车把,一下跑到警车的前面,小高见状,猛踩刹车。可是在在“咣当”一声后,将电动车和女人撞倒。

不好,肇事了!

小高慌忙解开安全带,从车里跳下去。“小姐,你没事吧?”

女人发出疼痛的呻吟,揉着小腿,抬起头。

一眼,只是一眼,小高就被这漂亮的女人吸引。脑中突然想起登徒子好色赋的几句话: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一张俏脸似嗔还喜。

女人见小高直直地盯着自己看,露出不悦的表情。

小高反应过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扶你起来。”

正当他要去扶她时,警车后面上来一辆面包车,经过警车的时候,速度慢了下来,将车窗打开。两支黑洞洞的枪口探出来,对着警车内的两名警察开火。

咻!咻!咻……

子弹经过消音器,发出轻微的声音,穿透玻璃,轻易地射入他们的身体。

鲜血溅射得四处都是,车窗上到处都是一片血红。

张华松三人都没有胆子,就连迷奸还得考虑好久才同意,见到杀人,全都吓傻了,小鱼发出尖利的声音,仿佛要将嗓子喊破。

小高到车玻璃碎裂的声音和小鱼的尖叫,立刻转身,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不是枪支泛滥的国家,新入职的刑警更没有立刻摸枪的习惯。他只是单纯地看看车子出了什么事。

真一转头,入目就是满车窗的鲜血。小高知道不好,手刚刚摸到怀里的枪柄,就感觉胸部刺痛,低头一看,锋利的刀尖从胸部捅出。

他强撑着一口气,回头看看是谁杀了自己。其实在他已经猜到是那名令他心动的美女,可心里还抱着一丝的幻想,希望不是她动的手,可他转过头,看到美女冷酷的面容,彻底死了心,头一歪,倒了下去。

孤狼跳下车,对着警车后备箱的门锁就是两枪,拉开门,喊道:“下车。”

张华松他们哪见过这个,吓得紧靠车体,死活都不不出来。

孤狼看了眼三人,也不废话,举枪对着赵亮的头部就扣动扳机。

一声轻微的枪响,刚才活生生的赵亮头部出现一个枪眼,两腿一蹬,呼吸停止。

张华松和小鱼当场就吓尿了,手脚发软,连动都动不了。

孤狼厌恶地看着两人,进入警车,像是抓小鸡一样,一手抓一个拎了出来,扔到自己的车上。

美女将刀子拔出来,在小高的衣服上擦了擦,也跟着上车,离开现场。

孤狼和子鼠丑牛绕了大半个城市,来到一处院子里长满杂草的废旧公司。

“下车。”孤狼厉喝道。

“求求你,别杀我。我把全部的财产都给你。”张华松祈求道。

“下车或是死。”孤狼举起手枪。

张华松颤巍巍地走下车,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小鱼也不敢反抗,跟了下来。

孤狼推了张华松一下,“进去。”

“大哥,我……”

孤狼一脚踹在他的腰上,将他蹬了进去。随后邪意地看着小鱼。

小鱼连滚带爬地跑进厂房。

张华松和小鱼进入厂房,抱成一团,恐惧地看着面前的两男一女。

女人冲着张华松露出个魅惑的笑容,迈动莲步走了过去,将小鱼从张华松的身边拉走。

“不要,不要。”小鱼不想离开张华松身边,死死地拽着张华松的胳膊。

“松手。”女人淡笑着道。

小鱼害怕,死活不松手。

可当女人望向张华松时,他立刻将小鱼拉着自己的手掰开,躲到远处。

“你很乖,一会我们好好玩玩。”她说完,拿出条绳子,将小鱼绑了起来。

这女人有点恶趣味,绳子绑出日本片里最常见的那种,胸前的丰满被绳子更显雄伟。

“你们的了!”女人不知在哪里找出个凳子,随意擦了擦,架起一台DV录制,坐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孤狼露出一丝厌恶,看向身旁身高1米九五的壮汉。

壮汉对小鱼也膈应,都吓尿了,也太影响兴趣了!可DV都架上了,这是给委托人看的,不做也得做。

他从车内拿出个水桶,找水龙头接满,一桶水浇在小鱼的身上。

小鱼见他们是这个动作,胆气恢复了一些,对她来说,失身不可怕,要命才可怕呢!

“几位爷,放开我,我一定伺候好你们。”小鱼尽力用娇媚的声音说道。

壮汉没理她,露出要上刑场的表情,开始按照雇主要求工作。

小鱼故意发出舒爽的声音,希望能让壮汉高兴,不杀自己。

可她的声音,让壮汉、孤狼等人很郁闷,委托人说是先奸后杀,主要是折磨,要是看到小鱼爽的哇哇叫,不得被气死呀!

孤狼也狠,上去一脚踢在小鱼的脸上。巨大的力量将她的牙都踢断好几颗。

这下小鱼不在假装舒爽,改为发出惨叫。

她一惨叫,壮汉高兴了。过了一会,换上孤狼,等两人都结束。女人对张华松笑道:“你也去。”

张华松二话不说,只要能活命,就是让他动老母猪都行。

不一会,他就从小鱼身上下来。女人娇笑道:“该我们了!”

张华松表面惶恐,内心暗乐,以为只要陪这个女人上床就好。这名女人如此美丽,就是不绑架他,他也愿意陪她上床。

当女人绑他的时候,他不但没躲,还很配合地被绑住。只是当他被绑在在一根柱子上时,心里有些疑惑,这么绑着,一会怎么和美女做呀?难道他们都只喜欢虐待?

很快,女子拿出个渔网,将张华松罩住,紧紧勒住。张华松的肉从渔网中探出来,一块一块的。

女人拿出刚才杀死小高的刀子,用性感的小舌头舔了舔。

张华松看到刀子,吓得都要疯了!这玩的太大了吧?

女子用刀子贴着渔网滑了下来,将他的一片肉削掉。

张华松发出巨大的惨叫声,眼泪都流了下来。

小鱼本来以为自己被轮,就没事了!看到张华松的惨状,才知道没这么简单,发出无比恐惧的喊声。

孤狼笑了笑,一刀划破她的喉咙。

张华松见小鱼被杀,恐惧地问道:“你们到底谁?到底要干什么?”

“你下去问阎王吧!”孤狼说完,拿起DV开始专心地拍张华松。

女人对张华松嫣颜一笑,手中的刀子还是翻飞的蝴蝶,片片削下他的肉。

张华松发出凄厉的惨叫,直到最后毫无声息。

在他呼吸停止的时候,正是华仪集团下班的时间。廖飞已经和赵冠男发生关系,不想再住在林嘉琴姐妹家中。毕竟是初尝滋味,他也想夜夜笙歌。

廖飞平时都会去林嘉琴办公室,和她们一起走。现在他打算去和林嘉琴说一声,以后就不去住了。

来到办公室,林嘉琴姐妹正坐在沙发上聊天。看到廖飞出现,林嘉琴刚要说什么,林嘉琪从沙发上蹦起来,说道:“我们走吧!”

“这个……我想以后就不住在你们那里了,不太方便。”廖飞艰难地说着。

林嘉琪疑惑地看着廖飞,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是不方便你约会吧?”林嘉琴没好气地道。

“嘿嘿!”廖飞不好意思地搓搓手。

“廖飞,之前是怎么说的,你住在我们家保护我们,你就打算这么保护我们?还是上次在超市之后胆怯了!你怕死?”林嘉琴愤怒地问道。

本来林嘉琴看到廖飞,就想让他搬出去。可他先说出,林嘉琴就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你和赵冠男在一起,就把我们姐妹甩开。

“我……”

“你什么你,总之你要是搬出去,我不同意。”

廖飞也理亏,他搬出去,一个是食髓知味,另一个也是一位上次的暗杀是罗兰做的。他知道她们没有危险,才会这么说。可林嘉琴不让,他也不好硬搬出,毕竟林嘉琴给赵冠男升职,还给30万,更在自己无处可住的时候,让自己住到她家,要是硬要搬出去,那不是狼心狗肺了吗!

“廖哥,是不是又和姐姐闹矛盾了?你不要搬出去,姐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林嘉琪也劝道。

廖飞只能举手投降,“我不搬出去,就保护你们姐妹,谁让我搬都不行。”

“稀罕。”林嘉琴说完,抬步走出办公室,经过廖飞身边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