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一章 十二生肖杀手

某市郊区,一个承包了数千亩土地的农场的正中央,有个巨大的庄园。庄严内装修简单,到处都用冷色调,显得庄园有些阴森。

这里就是国内最著名的杀手组织——死神的总部所在。庄园的地下,有个巨大的地下室,分割成无数的房间。地下室的西边角落,就是专门负责接生意的人员所在。距离它十多米的一个房间,罗兰此刻正在那里。

一名阴鸷的中年男人坐在她的对面,道:“你将所有廖飞资料和发现都转给孤狼。”

罗兰并没有问为什么明明都取消了对廖飞的暗杀,现在有又要出手,还要将任务交给孤狼这种王牌杀手,只是反问道:“凭什么?三首领,我还有一次机会,相信我,这次我一定能杀掉他。”

“这次对方出了大价钱,廖飞必须死。你去将资料交给孤狼。”

“三首领……”

中年男人面色一沉,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杀气,杀气之浓厚,竟然被廖飞的还可怕。

要是平时,罗兰看到三首领要发怒,会立刻离开,可现在她硬顶着那恐怖的气势,哀求道:“三首领,我不想有失败的记录,求你让我配合孤狼完成这次任务。”

三首领注视着罗兰,没有从她脸上发现什么异样,只以为这是一个杀手的骄傲。缓慢地道:“不行,这次行动会有子鼠、丑牛配合,你就不要插手了!”

罗兰听到这四个名字,震惊当场。表面上死神杀手组织分为金牌、银牌、铜牌、铁牌四级杀手。其实在金牌上面还有一级是王牌杀手,这些杀手都是从金牌杀手里升上去了,没人都是从无失败的记录,心狠手辣,阴险狡猾。孤狼,是组织里最出名的一名杀手,他凶狠无比,还既有耐性,曾经为了在国外杀死一名受到重重保护的富商,而趴在他家前面泥地了七天七夜,身体都开始腐烂。最主要的他绝不与人合作,每次都是自己一人出手。

在王牌杀手之上,就是组织里最神秘的十二生肖杀手,这十二个人就连罗兰也没见过,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这些人是组织里最神秘,最后的杀手锏。平时绝不出手,只负责清扫背叛组织的杀手,曾经有两名背叛组织的特级杀手一起逃离,组织也只是拍了戌狗一人就将两人杀死,完成清扫工作。而现在,为了对付廖飞一人,组织排出一名王牌杀手,和两名生肖杀手,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行动,怎能不令她震惊异常。

三首领见罗兰发呆,也不奇怪。说道:“去吧!”

罗兰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房间,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主意,她不认为廖飞能同时对付三大杀手,尤其是两名生肖杀手。就算有自己帮忙,她还是没有一丝胜算。她脑中飞速旋转,甚至都考虑是否要在基地里下毒,将孤狼给毒死。

再一想,毒死孤狼也没用,还是有生肖杀手呢!何况王牌杀手也不是只有孤狼一人,组织还可以派其他人。到时候自己还得给孤狼陪葬,廖飞还无法得到提醒,得不偿失。正当她冥思苦想之际,一道声音从接生意的房间里传出:“刚才打电话那个傻逼,就因为他儿子被廖飞打傻,竟然敢冲我吼。要不是看他出4000万买廖飞四人的姓名,我都打算去弄死他。”

这些专门负责接生意的人,并不是专业杀手,只是杀手训练中被淘汰下来的人。他们只能负责接生意,而不能离开农场,虽然不愁吃喝,可却没有任何娱乐,平时也只能一起聊聊天,说些话,排解寂寞。他说要去弄死郭震宇,完全就是吹吹牛逼,他都走不出去,还怎么杀人?

罗兰听到这话,眼前一亮。要救廖飞,其实不一定非得想办法弄死孤狼和子鼠、丑牛,还有最简单的方法,杀掉委托人。弄死了委托人,组织收不到尾款,自然就不会动手了。

刚刚那一句,虽然简单,可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了。只要顺着廖飞查找,看他最近将谁打傻,或是脑子打出问题,委托人自然就清楚了。

想到这,罗兰的脚步轻快起来,回房间将廖飞的资料统统拿出,去交给孤狼。

当然,罗兰一直都对组织有保留,既没有告诉过组织她被廖飞救过,还在一起住过。也没有提到廖飞身手的问题,将这些统统隐瞒下来,只是将她有军人保护,这种无法隐匿的信息暴露出来。

孤狼,32岁,正是黄金年龄,他有着又年纪不相符的深沉,整个人看起来根本不像是32,更像是52,皮肤黝黑,粗糙,要是穿上普通的衣服,带个草帽,扛个锄头,说是务农几十年的农民都有人信。

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男人,为组织创造了一个个奇迹,杀死了很多近乎不可能杀死的人。

罗兰来到他的房间门前,敲敲门,道:“廖飞的资料。”

咯吱!

大门打开,老农一样的孤狼看了眼罗兰,低头走回房间。仿佛对她没有丝毫防备。

这一瞬间,罗兰真想杀了他,然后逃出农场,去给廖飞报警。可她念头刚一动,孤狼就停下脚步,猛然回头,眼中凶光闪烁,咄咄逼人地看向罗兰。

“你想杀我?”他沉声问道。

“没有。只是送资料。”罗兰哪敢承认,单打独斗,她恐怕过不了几招就会被孤狼杀死。

“放下吧!”孤狼冷声道。

看她放下资料,孤狼注视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罗兰根本就不知道,她刹那间闪过的杀意,让孤狼起了警觉。

走出孤狼的房间,罗兰立刻又去三首领的房间。

“你来做什么?”三首领问道。

“我想接任务。”

三首领眯着眼睛,注视着她,道:“不行,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等恢复了再接任务。”

“我没事。”

“没事的话,你就不会两次失手了,腹部的伤口会让无法精准射击,并严重影响你的身体灵活性。你这段时间哪也不许去,就留在这里养伤。”

“是。”罗兰离开房间,心急的要死。她不能离开,还怎么通知廖飞?

市刑警队,正在对张华松和小鱼进行审讯。这两人都只是想攀高枝的普通人,不是惯犯,在审讯中,两人扛不住压力纷纷招供。小鱼的口供很简单,不但说张华松让她做的事情,还把赵亮也供了出来。在深挖中,也顶多是交代些和客户的肉体交易,没什么大事。可张华松的口中,警方得到了惊人的消息。

上次华仪集团被盗案件,有个进入林嘉琴办公室的小偷,那个小偷就是郭得志找的,专门为了害廖飞。想要通过被盗,来让当上副队长的廖飞负责人,被踢出华仪集团,和林嘉琴断绝关系。

不得不说,郭得志做的事情很小家子气,很幼稚。和他老爹的心狠手辣比起来,那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张华松也是小人,本来郭得志让他配合,让小偷方便进入公司。他则是看重赵冠男的美色,想要借力,就让小偷偷走了她的门禁卡。这样被盗的时候,赵冠男就牵扯进来,他就可以借机威胁。

不但如此,张华松还故意找上保安队的人和廖飞换班,确保他那天一定上班。就连摄像头的分布,都是他画给小偷的。

这一下,警方乐了!大案子呀!华仪集团是什么公司,上次的被盗案可是有四条人命的大案子。这下他们以为找到了突破口,那还能不兴奋。为了深挖,警察立刻开始去抓其他的涉案人员,还有迷奸案中的赵亮。

当赵亮打开房门,看到面前的警察时,就知道东窗事发,老老实实地伸出双手。

警察最喜欢这样的犯人,不反抗,还会老实认罪。

事实确实如此,刚进审讯室,他就来个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其实赵亮很聪明,警察一找上来,就知道这事郭得志没扛住,还有人将自己供出来了!他老实交代也是为了能够坦白从宽。

审讯没有进行多久,就将赵亮知道的一切都统统掏空。

原来华仪集团保安队的老董,也就是和廖飞调班的保安也被抓了回来。他收了张华松点钱,和廖飞换班。在换班之前,对所有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在发生被盗事情后,才猜出一些东西,吓得连忙辞职。

警方考虑他自身并没有触犯什么法律,家里有还有生病的女儿,并没有对其羁押,而是暂时释放,保证随叫随到。

从半夜开始审讯,一直到白天,刑警队的警察都已经很累,案子也基本清楚。卢俊峰揉揉了额头,道:“大家都辛苦了,下班。小高,你多辛苦一下,带几个人就将小鱼、张华松、赵亮送到看守所。”

“好嘞!”小高爽朗地答应。他是警校刚毕业的,年纪轻,精力充沛。何况昨天半夜的时候,并没有通知他,是白天才来上班的。而其他人都是从半夜开始审讯,已经很疲惫。

“小玉,你的伤还没好,案子也破了,你回医院休息去,没好之前不准跑出来。”

郭玉伤势未好,忙了这么久,确实很累,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跑回医院休息。

小高叫上两名普通警察,将三人压到一辆警用面包车里,开出市局大门,直奔市郊位置的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