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三章 独闯龙潭

林嘉琴姐妹下午接待个大客户,没去看郭玉,趁着下班,让王利强送她们去医院,先去看郭玉。

郭玉下午的时候才回到医院,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廖飞三人过来的时候,她听到声音才醒来。

“郭玉姐,昨天做什么坏事去了?到现在还睡?”

“你问廖飞,就因为他,我忙到下午才睡觉。”

林嘉琪调皮地道:“你不是昨天火急火燎地和郭玉姐来约会吧?难道你们干菜烈火,一宿没睡?”

“你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郭玉跳起来,张牙舞爪地扑过去。

林嘉琪因为郭玉受伤,怕弄疼她,只能被动的防守,不一会,就衣衫不整,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肤。

廖飞的眼睛不禁偷偷瞟了过去。林嘉琴走到他的身边,柔嫩的小手放在他的腰间,用力一扭,差点让廖飞疼得尖叫出来。

转头一看,林嘉琴正怒目而视,廖飞连忙收回吃冰激凌的目光,缩缩脖子,变得一本正经。他每次想起她抡起菜刀砍向自己的时候都会不寒而栗,生怕哪再看下去,又给自己一刀。

正在廖飞尴尬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谢谢菩萨,感谢上帝。

廖飞赶紧接起电话,躲到一边,以免再被林嘉琴瞪。

“廖飞?”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市刑警队的卢俊峰。”

“卢队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郭玉和林嘉琪听到电话响的时候,就停止了笑闹。郭玉听到卢队长的名字,更是好奇地忘了过去。

“张华松、小鱼被押运去看守所的途中被劫走,赵亮被杀。他们都涉及到昨天的案子里,我通知你一下,最近要小心些。”

“你说赵亮被杀,张华松、小鱼被劫?卢队长,你不是开玩笑吧?他们只是参与迷奸,不但没成功,还是从犯,谁会劫警察,还杀人?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卢俊峰说完,就挂断电话。他因为小高的死,没有心情和廖飞多说,要不是廖飞认识郭玉,兴许他都不会打这个电话提醒。

当电话中传来嘟嘟的声音,廖飞才相信这不是个玩笑。而是真的。

“刑警队的卢俊峰给你打电话?张华松、小鱼被劫?赵亮被杀?”林嘉琴问道。

廖飞点点头。

郭玉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卢队长怎么没通知自己呢!她从床边翻出手机,才发现已经没有电。

她拿过廖飞的手机,拨通了卢俊峰的电话。

说了几句,电话从她耳边悄然滑落。

廖飞一把接住电话,问道:“还有什么坏消息?”

“队里的小高和两名同事牺牲了!”

廖飞和林嘉琴都瞪大双眼,这里可是天朝呀!杀警那是大罪,还一下杀三个,那都能惊动天庭了!

“我得赶回队里。”郭玉知道队里现在缺人手,马上开始换衣服。

她太过着急,都没管廖飞还在房间,就直接脱掉病号服,露出里面的文胸。廖飞没心情吃冰激凌,沉着脸思考。

郭玉换好衣服,道:“这次的事情,队里猜测是郭震宇因为郭得志而展开的报复,你要小心。”

“嗯!”

廖飞也认可是郭震宇老爹做的,除了他,没人会想劫警车杀人。不过就算是他和警方都怀疑是郭震宇让人做的,可现在没有丝毫证据,拿人家根本没招。就算是请到警局来配合调查,估计也问不出任何东西。

“糟了!”廖飞突然想到郭震宇丧心病狂,连张华松等帮助他儿子的人都杀,那赵冠男是不是也有危险。

想到这,他连忙拨赵冠男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

“冠男,你在哪?”

“我在家。”赵冠男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黑洞洞的枪口正盯着她的太阳穴。面前还坐着名漂亮的女子,用手中的刀子修理指甲。

廖飞感觉她的声音有些异常,并没多想,道:“听着,你现在开始在家不要动,哪都不要去,除了我去,谁叫都不要给开门。”

赵冠男一听他要过来,立刻大喊:“廖飞,你不要来,这里有……”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

廖飞听到赵冠男喊出的话,头皮都炸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就找上了赵冠男的头上。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廖飞急得大吼。

“呵呵!”一个阴冷的笑声传了过来,道:“廖飞,你要是想救她,摆脱保护你的军人,独自一人来南郊的预制板厂。要是我看到有军人或是警察,你就准备给她收尸吧!”

“你要是敢动她,我一定杀你全家。”廖飞凶狠地喊道。

“我是孤儿,没有家人。不用威胁我。反倒是你,要是我看到其他人,我会给你看到什么是先奸后杀。”

“王八蛋!”廖飞恨不得立刻去预制板厂,将刚玉绑架赵冠男的人统统干死。

“赵冠男被绑架了?”郭玉问道。

廖飞深吸口气,点点头。

林嘉琪脸色一变,低声道:“对不起。”

她后悔了!要不是自己任性,廖飞陪在赵冠男的身边,赵冠男就不会被人绑架。

廖飞看她一脸自责,道:“这不怪你。他们要想绑架,避无可避的。”

“郭玉,我要去救赵冠男,麻烦你保护她们回家。”廖飞担心王利强一个人不够,想让郭玉也帮忙。

“绑匪说让你去哪?我立刻给卢队长打电话,让人支援。”

“不行,对方说就让我一人去,如果看到其他人,就会对她不利。”

“那你也不能自己去,要知道他们这是故意的,你到了那里会死的。”

“死我也得去。”他说完,就跑出病房。

郭玉想去追廖飞,可看到林嘉琴姐妹在这,停住脚步。

“郭玉姐,你去帮廖飞,我们没事。”林嘉琴开口道。

郭玉很为难,作为警察,她是需要帮廖飞,可作为她们的姐妹,也不好离开。毕竟自从上次绑架她们的事情发生后,她们的安全也是大事。

这一犹豫,廖飞从走廊里消失。她只能将此事汇报给卢队长,让他们给廖飞的手机定位,然后跟着去。

廖飞跑出医院,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

军方的保护,是好事,可现在也是坏事。廖飞担心军方保护自己的人出现,会令对方铤而走险,杀掉赵冠男,他不敢冒险。

出租车在市里不停地游走,专门找车多,复杂的路况走。林嘉琴担心廖飞的安全,已经给霍英杰打电话,说了赵冠男被绑架的事情。军方也知情,死死地咬住出租车,保护廖飞。

出租车经过市府广场的大转盘。直奔东郊。

军方的车子跟在出租车的后面,可几分钟后,他们发现不对了!之前出租车乱串,不停的瞎转,而现在竟然沿着一条笔直的线跑,肯定有鬼。

两辆军方的车子超过出租车,将车子别停,一看,车内的廖飞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美女靠在墙边,一脚踩在椅子上,随意用刀子修理着指甲,毫不在意自己已经走光,露出里面性感的小内内。

“丑牛,你说廖飞会来吗?”壮汉擦拭着手枪,闷声问道。

孤狼和子鼠、丑牛合作,一直以为壮汉是丑牛,美女是子鼠呢!谁知道情况竟然是颠倒的,美丽苗条的女人竟然是丑牛。

“小老鼠,廖飞上次既然会不顾一切救她,这次同样会出现的。”

“我就怕他不出现,反而打草惊蛇。”

“那就要看她的魅力够不够大了!”丑牛嬉笑道。

孤狼知道自己的地位和十二生肖杀手无法相比,并不多话,只是目露淫光地看着赵冠男。

赵冠男本来就漂亮,长相清纯,穿着一身OL装的她还显得很知性,而恐惧又令她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会让人有种好好呵护她的想法。可那只是普通男人的想法,孤狼却想着狠狠地蹂躏她,让她不停的惨叫哀求。

他很变态,可子鼠、丑牛都没有说话,他也不敢动手,只能像是大灰狼一样看着。

丑牛看了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提起身边的狙击枪走了出去。

孤狼见她离开,色欲熏心地问道:“子鼠,我们要不要先上了她?”

子鼠厌恶地看了眼他,没有吱声。

孤狼越看赵冠男,越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可子鼠没有明确同意,他还是不敢动手。

他支起DV,找出凌辱小鱼的画面,放在赵冠男的面前播放。

赵冠男看到小鱼并凌辱,更加恐惧,闭上眼睛不敢看。

孤狼发出阵阵得意地笑声。

子鼠懒得理他,拿起手枪,道:“我出去埋伏,没干掉廖飞之前,不许你碰她。”

“子鼠,反正她都要死,早上晚上也没差别。”

“要是廖飞看到她被你玩了,直接逃跑怎么办?”

“有我在,他跑不了。”孤狼自信满满。

子鼠发出冷哼,大步走了出去。

廖飞又换了几辆出租车,彻底将军方甩开后,打车直奔预制板厂。

来的期间,霍英杰和郭玉等人都打来电话,让廖飞不要冲动,等大队人马一起过来。

廖飞不敢让他们过来,怕对方在路上有埋伏,看到警察和军人,会直接杀了赵冠男。为了她的安全,廖飞只得冒险孤身前来。

为了防止军方和警方找到自己,快到预制板厂的时候,还将手机扔在路边。

这样即使定位到手机,也不会那么快找到预制板厂,给他留出充足的时间,又能让军方和警方最终找到自己,提供有力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