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六十章 杀手组织

赶到郭得志的病房,就看到郭得志的头上长出个巨大的犄角,那是被廖飞打出的大包。郭得志此时坐在床上,流着口水,看着电视傻笑。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了?”郭震宇晃动着郭得志的肩膀,满眼都是关切。

“呵呵!”郭得志已经认不出他的老爸,只是傻笑。

“我儿子怎么了?为什么不认识我了?”郭震宇冲过去拽住医生的脖领子,怒声问道。

主治医生也倒霉,知道郭氏集团董事长郭震宇过来,立刻跑过来,打算趁机结识下大老板。他也是傻,郭得志都这样了,作为主治医生主动跑出来,那不是厕所里扔砖头——找死吗!

医生被郭震宇拽住的衣领勒住脖子,喘不上气来,不停地拍打他的手,以免自己被勒死。

郭震宇只是情急,又不是想杀他,松开手,瞪着双眼,“说。”

咳!咳!

医生拼命的呼吸,开口道:“郭少他被打成重度脑震荡。”

“那他为什么不认识我,还这个样子?”

“他……他因为重度脑震荡变成了Idiot。”

“给我说中文。”郭震宇听不懂英语。

“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快说。”

“白痴。”

“你敢骂我!”郭震宇勃然大怒,一拳打在医生的眼眶上,抬起大脚,对着他猛踹。

“住手。你在干什么?”门外看守郭得志的两名警察听到房内的声音,冲了进来。

“给我滚出去。”郭震宇才不管警察呢,继续踹医生。

医生趁此机会,连忙解释道:“别打,别打,我是说郭少被打成白痴了!”

郭震宇抬起的脚停在半空,人整个傻掉了!“你说他变成白痴了?”

医生爬起来,站到郭震宇三米远的地方,“郭少的脑子被打坏,现在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痴。”

“能治好吗?”

医生摇摇头。

“啊!”郭震宇发狂,大吼道:“是谁将我儿子打伤的,是谁,我要扒了你的皮!”

郭震宇带来的一众手下站得远远的,任凭他发狂,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医生这次知道,妈的,就不应该过来,甚至都不应该出现,随便找个小护士告诉他病情就好。自己主动出现,这不是主动找打吗!

郭得志对于老爹的狂吼没有任何反应,专心地看着电视,傻傻地笑着。

发泄了一通心中的愤怒,郭震宇来到郭得志的身边,轻声道:“儿子,我一定会找最优秀的医生给你看病,你会好起来的。打你的人,我也会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郭律师,到底是谁将我儿子,你查出来吗?”

身穿笔挺西装,拿着公文包的男子站出来,先将警察请出房间,才低声道:“董事长,已经查出来了,打伤郭少的是名叫做廖飞的人,华仪集团保安队的副队长。”

“廖飞,又是你。”郭得志双眼冒火,差点将房间点燃。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打伤小志的。那个勾引小志的女人是谁?”

律师心里暗骂,勾引你麻痹,是你儿子要迷奸、轮奸人家好不好。端人家饭碗,律师自然不能骂出来,就算再不齿他们父子的所作所为和人品,为了钱,律师也选择将良心暂时藏起来,等有了钱,再把良心拿出来晒晒。

“那个女人叫做赵冠男,是华仪集团业务部的副经理。郭少是被华仪集团业务部经理张华松引诱,才……”律师将知道的案情全部说出来。

“廖飞、赵冠男、张华松、小鱼,你们都得为我儿子的受伤陪葬。”郭震宇丝毫不顾及手下和医生在,恶狠狠地道。

律师的脸抽搐,选择性耳聋,就当自己没听到。其他手下更是像是鹌鹑,躲在一边。医生也不敢得罪郭震宇,何况他们治不好郭得志,还怕郭震宇迁怒的。

郭震宇让手下联系最好的医院,全球最知名的专家,一定要将郭得志治好,怎么也不能让他一辈子当个傻子。处理好这些,他气冲冲地回到家中,登上个神秘的网站,找到上面公布的一个电话号码,用手机打了过去。

电话经过美国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转接到日本北海道,随后又转接到印度的孟买,最后才转接回国内的某个城市。

电话刚一接通,郭震宇就大声大骂:“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杀个廖飞都杀不死?让他还将我儿子打傻,你们都是猪吗?”

对方明显沉寂下来,过了一会,才传来低沉的声音:“我们组织做事不用你指点,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否则就要付出代价……”

一道冰冷的杀意仿佛透过电话线传来,只是声音就让郭震宇一抖,他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国内最大的杀手组织说话,如果还是用这种语气,将他们激怒的话,恐怕会将自己给干掉。

出了身冷汗的郭震宇终于安静下来,道:“对不起,我刚才惊动了,我委托贵组织杀掉廖飞,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他还活着,我要让他死,碎尸万段。”

那边传来击打键盘的声音,几秒后,声音传来:“单子有人在做,已经失败两次,他身边有大量军人保护,与你当初提供的资料严重不符,差点害我们损失名金牌杀手,你之前付的钱已经当成了补偿。”

“什么?他身边有军人保护?”郭震宇用极其怀疑的语气。

“哼!你敢不相信我的话?”

听到对方不满的声音,郭震宇连忙道:“不是,我要他死,一定要他死。不管用多少钱都可以。你只要告诉我用多少钱才能杀死他?”

“一千万。”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他三天之内就死。”郭震宇恨恨地说:“要将他折磨致死,将他千刀万剜,碎尸万段”

“可以,不过这样风险性会加大,需要三千万。”

三千万,就是再多,郭震宇也不会眨眼,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灵,“好,我给你,我要他的死前的录像,还要你们再杀三个人。”

“姓名,资料。”

“张华松,华仪集团业务经理,赵冠男,……”

“每人一百万,录像200万,一共3500万。”

“女人要先奸后杀,男人千刀万剐,都要视频。”

对方都懒得给他分项了,道:“4000万。”

郭震宇也不还价,只要杀死廖飞,就是天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谈妥一切,郭震宇立刻转账付款,生怕杀手组织反悔。

廖飞一来到公司,就被林嘉琴叫到办公室。在门口时,贺佳玉还对廖飞竖起大拇指,示意他昨天做得好。

女人吗!对于强奸这类是最深恶痛绝,每个了解事情的女人,都会对廖飞的做法极度赞同。

廖飞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林嘉琴看到廖飞进来,不自觉地挺直腰板,整理下衣服,以免再走光,被他看到。

“昨天去哪了?”

“一个朋友出了点事,去帮忙,谢谢你借我车。”廖飞将钥匙放在桌上,顺势坐在她面前。

“赵冠男吗?”

“对。”

“什么事,能让你这么急?”林嘉琴好奇地问道。

“张华松伙同郭得志要迷奸她。”

“上次我看他在公司多年,为公司增加很多业绩,才网开一面,没有立刻将他开除,他竟然敢这么做。”林嘉琴万分愤怒。

她将赵冠男提成副经理,就是打算逐渐将张华松踢出公司,以免他在公司乱来。本来想逐步进行,最后在给他个好的处理方式,谁知道张华松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早知道这样,她早把他开除了!这种人渣留在公司。

“……”

“赵冠男没事吧?”

“没事,幸亏我赶去得及时,才没被他们得逞。”

“你报警了吗?这两个人渣一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时还多亏了郭玉帮忙,否则我还找不到她的所在。现在他们已经被抓起来。”

“郭玉姐帮忙,她竟然不告诉我,看我不找她算账。”林嘉琴罕见地露出娇憨的一面。

廖飞笑笑。

“她被下药后,你昨天留在赵冠男家里?”林嘉琴突然问了一句,脸上浮现一朵红晕。

这是个套呀,要是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那廖飞和赵冠男的事情就全都暴露出来了。

如果是平时,廖飞是实话实说,讲出先去医院解毒的事情,可他和赵冠男确实发生了关系,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廖飞当然不会隐瞒,直接承认下来。这样,只要林嘉琴不傻,就知道那种春药是如何解的,廖飞和赵冠男的关系也就顺利的点出来。

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会让人追求,美人更是男人的追求。廖飞是男人,林嘉琴和林嘉琪也是美女,要说心中一丁点的想法都没有,那肯定是假的。林嘉琪对他如何,他也心知肚明,就算是林嘉琴,自从办公室暧昧、超市停车场奋力相救,她对他的态度也大为改变。何况以后要长时间住在一起,要是发生点什么也是正常。可廖飞是个负责的男人,不想有女朋友后,还拈花惹草,故意隐瞒。

果然,听到廖飞承认,林嘉琴眼底闪过黯然。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林嘉琴不想多说,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