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九章 发疯的郭震宇

“你知道吗?昨天我将自己交给你,是想用身体报答你,然后就和你断绝关系,自己报复那两个禽兽。刚刚听到你朋友的电话,我没有被侵犯,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我终于还将清白的身体交给你,终于可以不用去报仇。廖飞,我既然将自己交给你,以后就会做你的女人,哪怕你以后娶了老婆,只要不离开我,我也会继续跟着你,我不求名分,不求地位,我什么都不要求,只要你心里有我。不要骗我,难道你这也做不到吗?”

“可我真没有别的女人。”

“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敢做不敢当。”赵冠男失望地道。

“我没做,你让当什么?我总不能乱说吧!”廖飞急了,自己怎么说都不信,能不急吗?

赵冠男走下床,将廖飞吓一跳,以为她生气了,连忙拉住她,“冠男,我真没骗你,你要相信我。”

“我给你拿样东西。”

廖飞见她不是生气,松开手。

很快赵冠男用手指挑着个粉红色的蕾丝小内内走了回来,仿佛这个漂亮的小内内有什么病毒一般。

咦!这个小内内怎么有些眼熟呢?难道是她前两天穿的?可拿出这个做什么?

“认识吗?”

“有些眼熟。”廖飞依旧诚实。

“仔细想想?”

“难道是你那天穿的?”廖飞不确定地问道。

赵冠男将小内内扔到廖飞的身前,“仔细看,然后告诉我答案。我不希望你骗我。”

廖飞将丝滑的小内内拿到手中,思想陷入死胡同,怎么都以为是赵冠男的,只能摇摇头。

“给你提个醒,你那天留在我家后,衣服落在这里,我帮你洗的时候,从口袋中翻出来的,现在有印象了吗?”赵冠男语气不善地问道。

啊!是她的呀!廖飞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这个内裤是那天廖飞和林嘉琴在办公室里激情的时候脱掉的,后来林嘉琪进来,内裤无处可扔,就被交给廖飞去扔。谁知道竟然给忘了。

赵冠男是女人,当翻到廖飞衣服中竟然有女人的性感内裤,可想而知她会有什么反应。最关键点的内裤上的痕迹,女人冲动流出的液体在内裤上会形成什么痕迹,留下什么气息,她当然清楚。发现这是条女人动情后的内裤,还在廖飞的口袋中,她要是再想不出点什么,也就不是女人了!

要知道在我们的国家,好人做一辈子的好事,偶尔做一件坏事,会遭到所有人的口诛笔伐,仿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相反,坏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偶尔做了间好事,就会有无数人的称赞。这是因为好人用极其严格的道德标准去衡量,而坏人只是用最下限的标准的衡量。何况好人一直做好事,大家习以为常,根本感觉不出来。而坏人做好事,这种巨大的反差,倒是会令众人惊讶,感慨。

赵冠男就是如此,在公司走廊,廖飞仗义帮忙。在外边,又赶跑地痞流氓。回到家里,就算是自己宿醉,也没有趁机占便宜。她早就将廖飞当成个大好人,道德楷模,模范标兵。可从廖飞身上突然翻出女性内裤,那一瞬间,廖飞良好的形象轰然崩塌,她一时间难以接受,更怕廖飞是个花花公子,对自己是以进为退,骗人骗感情,才会出现前两天对廖飞的激烈态度。

就算是没有这件事,再过一阵子,赵冠男想清楚,也会给廖飞解释的机会的。

“这个……这个是别人的,可我和她真没有关系。”廖飞尴尬地道,仿佛被人捉奸在床。

“她是不是林嘉琴?”

“你怎么知道?”

“你和她的事情在公司里都传遍了,我本来不信,可这条内裤是维多利亚的秘密,没有多少人能穿得起。既然你和她有绯闻,我当然往她身上猜了!”赵冠男问道:“她的动情后的内裤都在你的身上,还说你和她没关系,当我好骗吗?”

“这……那天……我们……”廖飞也是老实,一五一十地将经过讲给赵冠男。

她这才知道,两人确实还没有真正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可她清楚,如果不是林嘉琴相信廖飞,怎会让他按摩,如果不是对他有好感,怎么会那么容易动情,还让他步步得逞。相信要不是林嘉琪的突然出现,恐怕两人早就生米做成熟饭。

不管怎样,廖飞说两人没关系也是正确的,说没有其他女人也没有骗她,让她心里舒服很多。

当然,要说她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想到廖飞竟然和林嘉琴做出那种事情,不禁直扭他的腰间嫩肉。

这也就是廖飞太老实,不知道女人的心里。要是别的男人,谁会和自己上床不久的女人交代这事,还详细说出,不是找别人不乐意吗!随便编个理由就骗过去了!就算不想骗,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内裤的事情,说可能是朋友闹,故意放进去的,女人一般也都没招,不会再深究。

还好,赵冠男经历了昨天那可怕的一幕,再加上那啥地方是通往心灵的窗户,廖飞都在窗户里进去好几圈了,已经完全占领了她的心灵。也就不多计较。何况她多少有些自卑。就算没有被那两个禽兽玷污,可自己也是丑态百出。她怕廖飞看不起,也认为自己竞争不过林嘉琴。还有个最重要的理由,廖飞和她在意,她的家庭和弟弟会拖累廖飞,而廖飞和林嘉琴在一起,则会少奋斗一百年。她的心里已经满满都是里廖飞,她爱他,也愿意为他着想。所以现在甘心情愿做他的女人,不计较名分。

赵冠男突然想到廖飞和林嘉琴的关系那么好,几乎都好到要上床。那自己突然升职和发奖金,难道是廖飞帮忙的?

她之前一直以为是自己工作努力,才会得到林建琴的赏识,想到这种可能,立刻问道:“廖飞,是你让林总给我升职,发奖金的吗?这钱是你管她借的?”

“别多想,升职是她看你有能力。发奖金更是她看重你,对你为公司带来的成绩而做出的表彰。”

“那她为什么不给别人发奖金,我在公司业绩不是最好。也不圆滑,为什么只给我升职,发奖金?”

“她看好你,想培养你吧!”

赵冠男一脸的不相信,盯着廖飞的眼睛看。

“我是和她提过你的工作,也说过张华松对你的威逼,可我只是想保住你的工作。我也向她结了三十万,可她没借我。不过林嘉琪倒是借给我了,当我想给你的时候,林嘉琴已近给你发了奖金。至于她怎么想的,我不太清楚。估计是她看不惯张华松的所作所为吧!”

听到廖飞的分析,赵冠男更加失望。如果之前她让出廖飞,是为了廖飞有更好的发展,可现在,她还拿什么去竞争,林嘉琴可是帮了她的。她怎么好意思再和林嘉琴争男人。

郭震宇光着身体,大张四肢躺在张两米的大床上,身旁还有两名体型瘦小、浑身赤裸的女孩,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两名女孩都在熟睡,可脸上的泪痕和蜷缩的身体,床单上两朵鲜艳的梅花都表示之前在这张床上做过什么。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郭震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电话在床头,一脚踹在身边的女孩身上,骂道:“猪呀!把电话给我。”

女孩本来昨天被折腾一夜,还是初次破瓜,加上年纪幼小,心灵脆弱,已经疲惫不堪,才睡没多久,就被郭震宇一脚踹醒。

她强忍着痛苦,眼角含泪,畏缩地将响个不停地电话递过去。

郭震宇接过电话,就大声骂道:“谁呀?大清早的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里是市刑警队,你是郭得志的父亲郭震宇吗?”

“刑警队?我是,那臭小子又闹出什么事了?”郭震宇对刑警队来电话并不在乎,反正他儿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闹出些事情。

“郭得志涉嫌迷奸、轮奸。”

“涉嫌?哼!嫌疑而已,我会让律师去的。”郭震宇轻松地说道。

在他看来,轮奸、迷奸那都是小事,只要给钱,基本就能摆平。就算钱摆不平,也能通过威逼让对方撤诉。谁都是爹妈生的,郭得志也不是第一次被抓,有骨气、不收钱的也不是只有一个两个,可把对方的父母一绑架,或是利用拖延开庭时间,将对方全家逼得无法容身,再有骨气的人,为了亲人也会撤诉。

“你最好到市脑科医院来一下,你儿子在实施犯罪的时候,被见义勇为的人打成重度脑震荡。”

“重度脑震荡?”郭震宇慌了,大吼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话筒中已经变成忙音,警察只负责通知,才不管解释。

“妈的!敢打我儿子,不管你是谁,都死定了!”郭震宇气愤地大骂,看到床上早已惊醒,蜷缩在一起的两名女孩,上去就是几脚,大吼道:“滚,马上给我滚!”

女孩从地上捡起衣服,不敢在卧室里穿,抱着跑了出去。

郭震宇就像是发疯的公牛,在屋里转来转去。许久,才平静下来,赶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