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八章 打成白痴

有了录像,笔录都可以省略了!

郭玉将现场留给同事,陪着廖飞将赵冠男送入医院。

催情的药物对医院来说好解决,何况赵冠男已经被廖飞弄晕过去,既不会反抗,也不会挣扎。医生给她打上点滴,就离开了!

郭玉见赵冠男没事,留下廖飞陪着,自己又会警局去处理案子。廖飞不但将数十名保安打成重伤,还一警棍将郭得志打晕过去,这些都需要郭玉去处理。

廖飞等赵冠男的点滴打完,看她的呼吸平稳下来,脸色也不再潮红,坐在床边开始打盹。

没等他睡多久,就听到赵冠男发出声尖叫,惊醒过来。

她一醒来,就抓着被子,缩在床边,浑身发抖。

“别怕,没事了!”廖飞知道她应该是想起刚才的事情,才突然惊醒的。

赵冠男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想不到廖飞竟然在身边,之前的事情让她产生巨大的恐惧,见到廖飞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扑到她的怀中,呜呜哭着。

“对不起,我去晚了!”廖飞的声音充满悲痛,他认为要不是自己晚到,说不定她就不会受到侮辱,根本没想到郭得志那下体的亮晶晶的液体根本就不是来自赵冠男,而是淫荡的小鱼。

赵冠男的记忆只停留在她药性上头,撕扯衣服的那段,后来张华松将她抱到郭得志的身边,和廖飞进入,她完全不知道。听到廖飞的话,她也以为自己被侮辱了,哭得更加大声。

廖飞没想到自己的话一说出来,她哭得更厉害,他又不会哄女孩子,只能抱住她,轻拍后背,给她安慰。

哭了一阵,赵冠男突然一口咬到廖飞的肩膀上,力量之大,将他咬得直吸冷气。关键她咬的位置太好了,正好咬到之前林嘉琴咬过的位置,那处伤口刚刚结痂,这下伤口撕裂,更加疼痛。

廖飞知道她伤心,只能咬牙硬挺,心里暗道:女人都是狗吗?怎么那么爱咬人呢?

赵冠男只是一时气愤,松开口,用小拳头打着廖飞,抽噎着道:“你那天为什么不要了我?为什么不要了我……”

她要是早知道有此一劫,情愿清白的身体被廖飞拿走。

其实她不是怪廖飞,她更怨的是自己,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小气,这几天不理廖飞,也许两人已经确定关系,她去参加同事的庆祝会,也就带着廖飞了,就算没带廖飞,她也不会因为伤心,在KTV里再喝酒。想到这,她再次哭泣起来。

廖飞只是傻傻地任她打骂,发泄心中的悲苦。却无言安慰,毕竟一个女人被讨厌的人夺走了第一次,伤心是难免的。

又哭了好一阵,她才逐渐平稳,眼中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问道:“廖飞,我怎么到了医院,郭得志和张华松那两个混蛋呢?”

“我送你过来的。他们被警察抓了,一定会被判处极刑的。”

“被抓了?”赵冠男本来很高兴,可想起他们手中有录像,到时候恐怕很难将他们定罪。

“他们给我下药,等我药性发作的时候开始录像,录像里的我是主动的。他们早就计划好,就算我告他们,他们也打算说我是出来卖的。”赵冠男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失望,不过很快她又坚定下来,“就算我因此身败名裂,我也要告他们,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你放心,当时我朋友在场,她是警察,一定会将两人定罪的。”廖飞安慰道。

“廖飞,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赵冠男已经打定主意,如果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她也会报复,不管因此付出任何的代价,哪怕是身体。也要让两人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不想住在医院,你送我回家,好吗?”

“你等等,我去问问医生。”廖飞去找医生。

她本来也没什么大事,药性去掉就好,至于在哪里休息,医生才不管呢!

既然她已经没事,可以出院,廖飞开车将她送回家中。

她下身还是围着廖飞的衣服回到家中,抚摸着床单,脑中想起前两天廖飞和她在床上的情景。

“先坐下休息,不要多想。”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扶着她的肩膀让其坐下。

赵冠男坐在床上,脑中思绪万千。良久,她的眼神慢慢坚定下来,扑到廖飞的身上,樱唇朝他的脸上吻去。

什么情况?难道药性没去净?廖飞当场就想将她打晕,再送到医院去。不过在打晕之前,廖飞得确定一下,他用力拉开她,问道:“冠男,药性又发作了吗?”

她摇摇头,再次抱住廖飞,吻向他的嘴唇。

这下廖飞更晕了!药性没发作,哪是什么意思?他再次推开她,疑惑地望着她。

“你嫌弃我?”赵冠男伤心地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廖飞慌忙摆手。

“那你为什么拒绝?”

“我……我不想乘人之危。”

“要了我。”她说完,又紧紧抱住廖飞。

这一下,廖飞怎么也不能拒绝,要是再拒绝,就会伤害到她的心。

其实赵冠男想得很简单,廖飞帮了她很多次,这次依旧是他救了自己。不管是作为补偿,还是报答,她都无以为报,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何况她认为廖飞是个花花公子,这次上床后,她就打算和廖飞断绝关系,以后只身报仇。报仇的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个女人。她不敢想自己报仇后,是会进监狱,还是会有其他的悲惨遭遇,都不想在连累到他。所以,就用这一次来报答。

廖飞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她的想法,以为用这种方式能安慰她。虽然他以为郭得志刚刚占有了她,心里有些膈应,可为了安慰她吗!廖飞也只能咬牙进行。

两人深吻,一件件的衣服很快就散落一地。当两人结合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撕裂感传来,让她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疼,眼泪都流了下来。

什么叫初哥?就是说廖飞这样的。他完全不知道她怎么那么疼,心疼地问道:“很疼吗?”

疼!当然疼了!毕竟是第一次呀!

她咬牙道:“没事。”刚想让廖飞继续,偶然地一低头,看到下面有血迹

这一下,廖飞和赵冠男一样,两人都傻了!

就再是雏,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还是处女。

赵冠男喜极而泣,自己没被别人祸害,廖飞则是手足无措,自己竟然让她处女变大嫂了!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廖飞则想不明白,

“对不起,我不知道,要不我们不做了?”

这句话将她气乐了,“已经这样了,不做就能改变吗?”

廖飞摇头。

“冤家,便宜你了!”赵冠男笑道。

两人都是雏,廖飞还精力旺盛,折腾了好几次,才在凌晨睡去。

廖飞还没睡多久,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

他眼睛还没有睁开,迷糊地问道:“谁呀?”

“我,郭玉,被你打伤的郭得志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重度脑震荡,已经成为痴呆了!”

“痴呆!好呀!以后不用祸害人了!他这种强奸犯,死了都不可惜。”

“强奸个屁,他还没来得及碰她,就被你一棍子打成了傻子。”

虽然廖飞拿了赵冠男的一血,可要是真被郭得志那孙子得逞,心中也像是扎了根刺。听到赵冠男没被郭得志碰,廖飞差点没乐得跳起来。

赵冠男在廖飞接电话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听到女人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她好奇地贴过去偷听。

她已经打算好,今天过后就不在和廖飞有任何关系,以免报仇会连累到廖飞。可女人好奇的天性和嫉妒,才会让她做出这种动作。谁知道竟然听到自己没被郭得志和张华松祸害,顿时高兴的流出眼泪。

报仇!报仇那是被逼的,要是没有失去贞洁,哪个女的会愿意不择手段的报仇?

郭玉打电话来就是告知一下廖飞,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虽然算是见义勇为,可将郭得志打成傻子,绝对是防卫过当,估计郭家不会善罢甘休,搞不好会将廖飞告上法庭。

廖飞才不在乎这事,就算坐牢也认了,那个人渣变成傻子,会拯救多少无辜少女。如果让廖飞再选一次,他依旧会将他打傻。

两人又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他刚把电话放下,赵冠男就爬到他的身上,热情地送上香吻。将内心的喜悦和兴奋尽情地通过热吻来表达出来。

兴奋褪去,赵冠男像是只小猫,趴在廖飞的怀中,小手在廖飞的胸前画着圆圈。

“廖飞,你除了我,还有几个女人?”

“傻丫头,我只有你一个女人。”廖飞搂了搂她,笑道。

“不要骗我,好吗?我之前因为你有别的女人生气,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跟着你也不图名分,只求你不要骗我。”

“我真没骗你,真没有别的女人。”

“那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难道我一口能咬出两个牙印?”赵冠男的小手移到他的肩膀处,轻轻的抚摸。

廖飞苦笑道:“这只是个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