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七章 自讨苦吃

张华松见郭得志放开小鱼,再也忍不住,扑到她的身上……

郭得志看张华松激动的动作,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正当他打算动赵冠男的时候,包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他被这巨大的声响吓了一跳,停止进攻,扭头一看,只见最痛恨的廖飞一手掐着中年人的脖子,另一手拿着警棍,满身是血,双眼通红地站在门口。

“滚出去!”他大吼一声。虽然万分恨廖飞,可他不想现在教训他,影响自己吃掉赵冠男的计划。

廖飞看到赵冠男衣衫不整。心中的怒火立即冲上脑子,手中的警棍直接甩了出去。

警棍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奔郭得志的脑袋飞去,就听“咣”一声,警棍重重地砸在他的头上,将他的脑袋砸出大包,仿佛长出个犄角。

张华松见廖飞出现,眼底还闪过一丝兴奋,谁知道形势急转直下,他的靠山郭得志被廖飞一警棍给砸倒,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他当即吓得浑身一抖。

“嗯!”赵冠男呻吟着,身体的渴求让她失去了理智,竟然想去亲躺在地上的郭得志。

廖飞不想其他人看到赵冠男此刻的模样,掐着中年人走进来,一脚将门踹上。

“廖飞,这不关我的事,和我没关系。”张华松恐惧地说道。

廖飞一甩中年人,将他砸在张华松的身上。

这名中年人就是刚才拦住廖飞的人,从他的两名保镖身上带枪可以看出,是个有来头的狠角色。

他是这家KTV的老板,见手下都打不过廖飞,带着保镖出手。本来他想牛逼哄哄地说段话,廖飞看到保镖的枪后磕头认错。谁知道他的出场很拉风,可廖飞看到枪柄,不但没磕头认错,反而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瞬间就冲到自己身前,掐住了脖子。

这下中年人傻了!愣了!懵圈了!虽然保镖已经掏出手枪,直指廖飞。可他不敢赌在保镖杀了廖飞的时候,廖飞会不会捏断他的喉骨。

于是,作为瓷器的他果断萎了,都没用廖飞说话,就让保镖放下枪。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廖飞知道他是KTV的老板,就问起张华松和赵冠男的下落。

他认识郭得志,刚刚也在经理办公室认识了张华松,对他们要做什么事情一清二楚。否则郭得志怎么可能在这家KTV里上赵冠男呢!要知道正规的KTV的包房门上都是有一小块玻璃的,KTV的服务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透过玻璃查看,以免有什么事情。当然,服务员主要看的是里面是否有人吸毒或是其他影响到KTV的事情。

郭得志要在KTV包房里上赵冠男,那就是给KTV找麻烦,要是不认识老板,他们怎么可能在这搞。

廖飞一问,他立刻明白廖飞来着这里就是找即将被郭得志和张华松祸害的女人,可他见廖飞凶神恶煞,只是找人就将手下几十人打出重伤,要是告诉廖飞地方,看到郭得志和张华松正祸害那女的,不得将KTV给拆了呀!恐怕搞不好郭得志和张华松都得被杀。

他是生意人,不想店里有命案发生,更关键的是他不敢让郭得志死在他的店里,否则郭得志的老爹非得杀了自己不可。

短时间想明白一切的他,回答自然是不知道。可他想不到,他考虑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廖飞急得冒烟,见他眼神闪烁,一棍子捅在他的肋骨处。

肋部有大量的人体神经,遭到重击后会疼痛异常。中年人以前也混过黑道,和上岸好久,现在都已生意人自居,早就不做打打杀杀的事情,身体抵抗疼痛的能力也变弱。

这一下,他疼得眼泪、鼻涕统统流了出来。

“妈的,别乱来。”两名保镖向前一步,大吼道。

廖飞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厉声问道:“说,他们在哪?”

“我真不知道……在418,在418。”

本来他是不想说的,可愤怒的廖飞已经握住的他的一根手指,向上掰去。很明显,他要是不回答,那根手指就会被掰断。他对廖飞是否能做出这种事情,毫不怀疑,所以飞快说出房间。

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廖飞踹开门,在关键时刻打倒郭得志。

廖飞扔出中年人,快步跑到赵冠男的身边,阻止她去亲该死的郭得志。

赵冠男已经完全迷失,感觉有男人过来,立刻纠缠上来,主动索吻。

廖飞一把摁住她,将衣服脱下,围在腰间,以免她暴露。

可她心底的热让她根本不喜欢有衣物,抬手要拉开衣服。廖飞见她完全失控,皱着眉头摁中她的脖颈,让她暂时昏睡过去。

中年人的保镖捡回手枪,冲进包房,看到老板爬在下半身赤裸的男人身上,立刻过去将其扶起。

“妈的,你死定了!”中年人被扶起后,抹掉嘴巴上沾着的张华松下体的黏液,恶狠狠地说道。

廖飞看着他们,冷冷地道:“你们最好求神拜佛希望她没事,否则你们都死定了!”

这句话,让中年如堕冰窟,他不知道为什么,廖飞只是说句狠话,竟然让他感觉心底发寒,仿佛对方真得会杀了自己。

两名保镖别看手中拿枪,其实也哆嗦。他们没杀过人,不过他们的教官却杀过人,身上有种冰寒的杀气。可廖飞这时的气势,比他们的教官强大无数倍,很明显手里的人命要比教官多很多。

“我讨厌被人用枪指着,要是不想死,就把枪收起来。”

两人眼角直跳,犹豫不决。

“老板,不好了,有军人的人来了。”一名服务员从外边跑进来,慌张地道。

“军人?”他想不明白军人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唱歌?可唱歌的话,手下的人慌什么?

不管军人来干什么,都不能让他们上四楼,看到包房里的一幕,以免节外生枝。

“让人招待好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上四楼。”中年人刚说完,就见到包房门再次被踹开,几名保安像是鹌鹑一样被撵了进来。门口站着十几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

尼玛!坑爹呀!手下刚才说是军人,但没说是带着钢盔,穿着防弹衣,子弹上膛的军人呀!

军人看到保镖有枪,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们的脑袋,大吼道:“把枪放下。”

保镖看着枪口,当场就傻了,非常熟练地将手枪扔掉,双手抱头,跪在地上。

从他们熟练的姿势可以看出,这哥俩绝对经常被抓。

廖飞看到军人,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霍英杰,露出苦笑。他一着急,竟然忘了军方一直暗暗保护自己。自己的动作,很明显让军方紧张,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这么大动干戈。

霍英杰见廖飞浑身是血,问道:“没事吧?”

“没事,都是别人的。”

“看得出来,地下躺了几十号人,够狠。”霍英杰竖起大拇指,问道:“你直接冲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霍英杰的问话,KTV的老板差点一头摔倒在地。尼玛,不带这么凶残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带荷枪实弹的大兵冲进来,要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得用炮将这里炸平呀!

“这两个孙子要迷奸我的同事,我过来救她。”

霍英杰的嘴角一抽,这是什么事呀!他也知道是自己心急,担心廖飞的安全,才会带着大兵直接冲进来。虽然这不是军队该管的事情,可他不后悔,毕竟兄弟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宁可错误一千次,绝不能大意一次。否则那一次可能就是永远的后悔。

这时,KTV再次来了群人,穿着病号服的郭玉带着几名身穿警服的同事冲了上来,当看到全副武装的军人,他们以为发生了多大的事情的。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郭玉问道。

当兵的才不会私自回答问题,“首长在房内。”

廖飞看到郭玉进来,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里有犯罪,我能不来吗?”郭玉说道。

郭玉疾恶如仇,还是女人。当听到有女人要被强奸,她那还坐得住,立刻让同事支援,自己也从医院直接赶了过来。

“她是?”霍英杰问道。

“我朋友,郭玉。这是霍英杰。”廖飞为两人介绍。

“你是警察?”霍英杰问道。

“是。门口的士兵都是你带来的吧?”郭玉见霍英杰手中拿着枪,就知道他应该是那些当兵的头。

“嗯!你来了正好,这里不适合我们军队参与,我带人先撤,你来处理。”霍英杰说完,和廖飞打了个招呼就直接收队。

当军人都走后,郭玉松了口气。她之前生怕军人对方拉来的帮手,要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幸好,军人都是廖飞这边的。

办案还是简单的,关键是张华松那个二逼录像了。他本来想将录下来保存,以后万一出事,可以拿来威胁郭得志,当做最后的手段,谁知道现在竟然成了现成的证据。

虽然里面没有下药的过程,可殴打赵冠男和威胁的话全都录在里面,定罪是很轻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