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六章 危机一刻

廖飞肩膀一抖,从保安的怀抱中挣出,闪开一名在前面拦截的保安,冲上二楼。

保安发现想要将廖飞拦住,和平地带出去解决已不可能,通过无线电大喊道:“有人闹事,所有人到二楼拦截。”

廖飞上到二楼,就听到走廊里传来阵阵难听之极的声音,有人五音不全,还唱得声嘶力竭,丝毫不知道那声音有要人性命的功效。

有人唱歌的包房,廖飞根本不动,沿着走廊快速行走,只有听到没人唱歌的包房,或是只放着音乐的包房,他才会推开看一下。

前两间包房都没人,推开第三间包房,只见几对男女正在放着舞曲跳去,一个个摇头尾巴晃,好像嗑了点药,嗨大了的样子。

市内灯光昏暗,一对对男女还挨得很近,无法看清楚全部的人的脸,廖飞打开灯。灯光让几个人扭头看了过去。

“你谁呀?”

有个小子刚问完,廖飞已经关上门。

妈的,敢不理我?这小子感觉丢了面子,开门冲了出来。其他人也都是小年轻,正是好勇斗狠的年纪,一个个也跟着出来。

刚打开门,就看到几名保安冲向廖飞,手中的警棍朝着廖飞的头上砸去。

虽然打倒他们不废多少时间,可廖飞最缺的就是时间,闪身让开。大吼道:“拦住他们。”

保安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冲出包房的几名男女。这一耽误,廖飞已跑出几米又推开了间包房。

“没你们事,回去唱歌。”保安厉喝道,朝廖飞追去。

几名男女是冲动,好勇斗狠,喜欢惹事,但他们不是二逼。已经看出保安是在追廖飞,他们可不想无故参与进来,要是和保安打起来,那不是脑袋进水了吗?不过呢!这群人虽然不会真因为保安的语气不好而动手,却跟着保安跑了出去,准备看热闹,不得不说,这帮人是真闲着了!

来KTV的人都是唱歌,屋内一声没有的基本都是空房间,放着音乐的大体都是刚来,或是跳舞的人。这些人毕竟是少数,廖飞很快就将二楼的包房看完,身后跟随者一大群的保安和那几名看热闹的男女。

他跑向三楼的时候,楼梯口出已经站满了保安,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见他过来,数名保安挥舞着警棍扑了上来。

廖飞躲过进攻最快那人的警棍,掐住他的脖子顶在身前,其他的警棍“嘭嘭嘭”地落在他的身上,将这人打得差点吐血。廖飞抢过他的警棍,将他身体扔出来,砸倒前面的人,

“我不想动手,全都让开。”廖飞低吼着。

廖飞干净利落地打倒几人,可保安们还是有心理优势,毕竟人多呀!何况KTV中很多的男服务员也都可以帮忙,有一百多号男人,在他们看来,打倒廖飞,那还不是玩一样。

“给我打死他。”随着保安队长的一声怒吼,保安进行合围,围殴开始了!

廖飞眼睛一眯,知道不战不行,战意勃发,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一瞬间,所有人仿佛看到的不是廖飞,而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凶猛无比的饿虎。这股气势让他们手脚冰凉,差点失去战斗的勇气。

“杀!”廖飞大吼一声,踏上通往三楼的楼梯。

这一声犹如虎啸龙吟,几名胆小的保安拿不住警棍,当啷啷地掉在地上。

廖飞趁着他们士气被夺的时候,一棍砸在面前的保安身上。

橡胶警棍别看外面是橡胶,就以为它的威力很小,其实它里面是铁芯或是钢芯,这样整体重量大,加大了警棍的冲击力量,用力过大时,极易让人内脏受伤。

警棍砸在保安的肩膀上,锁骨发出声悲鸣,断裂开来。

保安发出声惨叫,捂着肩膀躺在楼梯上。

廖飞再次挥舞警棍,打在另一名保安身上。

惨叫声将其他人惊醒,纷纷发出怒吼,朝着廖飞扑去。

廖飞一心向前,只打到面前拦路的人,而对身旁和身后的人基本不费时间打倒。

他警棍翻飞,状似疯魔,每当抽中一人,比惨叫到底。没前进一步,脚下就会至少躺下两人。他踩着保安的身体,坚定的向上走去。

嘭!嘭!嘭!

一连串的警棍击打声响在廖飞的身后,将廖飞打得一个趔趄,忍不住喷出口鲜血。几名偷袭的保安见一击成功,再次举起警棍,打算乘胜追击。

他转过头,瞪视着后面偷袭的保安。几名保安本来偷袭得挺爽,当看到廖飞充满杀气的血红双眼时,手中高举着的警棍竟然迟迟不敢再落下。

这口血让他变成了受伤的动物,猛兽在受伤的时候,都会比平时更加危险。廖飞也是一样,他抡起警棍,横着扫向几名保安。

警棍抽打在偷袭保安的脸上,将他们所有人的牙统统打飞,血水乱喷,让空中下起来牙齿雨。

打倒身后几名偷袭的人,廖飞继续向上。

鲜血、混着他狰狞的表情,仿佛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魔,保安别看人多,但却丧失了进攻的勇气,一步步退却,给廖飞让开道路。

有的保安想往后退,可因为身后有人,挤不过去,只能拼命地挤到旁边,给他让出条路,生怕自己因为挡路,而被打进医院。

保安不动手,还没什么,毕竟这份工作好找,就算被开除,去别的地方依旧当保安。但是保安队长不行,好不容易在这当上了头,要是被开除,去了别的地方要是当普通保安,也不能接受呀!

何况作为队长,宁可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否则就算不被开除,还怎么带领手下?

他大吼着:“全都给我上,他就一个人,你们怕个毛?打倒他,我让老板一人给你们找个小姐,再多发奖金。”

自古钱是英雄胆,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还有美人刺激,在队长的带领下,一些利欲熏心,色胆包天的家伙再次哇哇乱叫地冲了上来。

楼梯虽然能并肩走下来五个人,但还是不够宽,被人包围住,要是乱棍齐发,就是神仙都得被拍倒。廖飞身形如电向上窜去,再也不给前面人躲闪的机会,警棍犹如毒蛇,或捅,或砸,每每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袭出,打倒面前的人。

前方的人多打倒一个,倒是围攻的人就少一个,也更能起到震慑的作用。

这种方法虽然震慑到其他人,但是也引起了周围保安的反击,他们不想挨打,只能还击。

一时间警棍纷飞,警棍击打在人体沉闷的声音和惨叫声在KTV中响起,仿佛是场盛大无比的交响乐。鲜血四溅,牙齿乱飞,倒地的人在地上滚动,一片混乱。

廖飞是人,不是神,还是心有牵挂,争分夺秒的人。对于打过来的警棍,很多不重要的部位,他都选择了硬抗。

当冲上三楼的时候,他的前面没有一名站着的保安,而他也又被击中了十几棍。

保安队长退伍兵出身,退伍后依旧锻炼身体,不让身手退步,他紧跟着廖飞冲了上来,抡起警棍就向廖飞脑袋砸去,丝毫不怕将廖飞打死。

廖飞受够了保安的攻击,更恨保安队长组织进攻,侧身躲开警棍,靠近他的身体,对着他的腹部连击三拳。

保安队长的胃部剧痛,忍不住弯下腰,张口欲吐。

廖飞一个高抬腿,踢在他的下巴上,又将他踢得支起身体。然后以左脚为轴,转身一个后旋踢。保安队长就像是脱膛的炮弹,“嗖”地飞了出去,将身后的人统统砸倒,摔在二楼上。趴在地上吐血不停。

有钱是好事,有女人也是好事,可得有命享受不是。保安看到廖飞这非人类的战斗力,内心最后的战斗欲望也消失殆尽。

廖飞见他们不再进攻,继续去找赵冠男的下落。

“站住。”一名沉稳的男声响起。

只见一名中年人带着两个气度沉稳的保镖从四楼走了下来,盯盯地看着廖飞。

廖飞又不是认识他,还心急找人,根本不理他,扭头就走。

两名保镖见状,从楼梯上跳下来,拦在廖飞的身前。微微拉开西服,显露出腰间的枪柄。

位于4楼的包房内,药性已将赵冠男刺激得快要失去理智。皮肤烧得发红,由内及外的发热让她忍不住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张华松看着她衣服下露出的肉,死死地盯着,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郭得志已经和小鱼战斗在一起,让张华松恨不得立刻扑到赵冠男的身上。

可他知道,这第一口汤,必须是郭得志来,否则他今天做的一切不但白做,还交恶了郭得志。他只能将手深入裤子,自己先安抚自己。

郭得志见时机已到,说道:“将她抱过来,到时间给她开苞了!”

张华松喘着粗气,来到赵冠男的身前。

赵冠男已经快要失控,闻到男性的味道就激动的缠了上去。

张华松看到诱人的樱唇就在眼前,恨不得不顾一切就亲下去,将这美人拿下。可最后一丝理智让他知道,现在他不但不能上,就连亲一口,碰一下都不行。强忍着内心的悸动,将她放在郭得志的身边。

郭得志扔下小鱼,来到赵冠男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