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五章 求救

赵冠男手刚刚摸上手机,还没拿出来,将包死死地抱在怀里,以免被张华松夺走。

张华松用力地拽住包,大骂道:“放手,臭婊子,马上放手。”

包是她最后的希望,保住清白之身最后的防线,当然死也不放。

郭得志享受着小鱼的服务,笑着看两人你争我夺,毫不在意。

小鱼没那么好的心理素质,她帮着两人给赵冠男下药。要是赵冠男拿到电话报警,那作为帮凶,她也得进去。小鱼还有大好的生活没有享受,不想进去吃牢饭,转头看去。

郭得志不满小鱼停止服务,把手放在她的头上,用力下压,让她继续服务。

“张华松,你不是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吧?”郭得志笑道。

张华松听到这话,更加卖力,手包一寸寸的从赵冠男的手中滑出,马上就要被抢走。赵冠男急了,张嘴咬在他的手上。

“啊!”张华松痛得大喊出来,硬生生将手从她的口中拽出。

赵冠男实在是太用力,将张华松的手咬下一块肉。她吐出口中的臭肉,死死地捂住包,缩在沙发的角落。

张华松看到自己的肉都没了一块,满手是血,甩手就是一巴掌,“臭婊子,敢咬我,我干死你。”

这一掌是含怒而发,五个鲜红的手印出现在她的脸上,唇角也流出血。

“张华松,我一会还玩呢!别把她打破相了!”

“知道。”张华松说完,扑上去一把拽住包。见她还是不放手,扬起巴掌就要再扇。

赵冠男低着头,就是不放手。

“妈的。”张华松怒骂一句,双手拽住包,抬腿踹在她的身上。

赵冠男只是女人,当即发出声惨叫,剧烈的疼痛让她再也握不住包,被抢了过去。

“你真不怜香惜玉。”郭得志笑道。

张华松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愤愤地骂道:“一会轮到我,我非得玩死她不可。臭婊子!”他打开手包,从*手机拿了出来。

他刚被将手机摔掉,就看到手机上显示着正在通话中。

是谁?难道她报警了?张华松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连忙摁下挂断键,将通话终止。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郭得志大大咧咧地问道。

“这个臭婊子竟然打了个电话。”张华松说话有些结巴。

郭得志眉头微皱,“看看是谁?”

张华松这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电话是拨到哪里,调出通话记录一看,照着上面的名字念了出来:“王八蛋。”

“你敢骂我?”郭得志阴森森地问道。

“不是,郭少,是名字上显示是王八蛋。”他怕郭得志误会,还特意将手机拿过去。

郭得志这才知道不是骂自己,不管这个王八蛋是谁,肯定不是警察。

“这个王八蛋是谁?”

面对郭得志的问话,赵冠男说道:“我的朋友,他很快就带着警察过来,你们要是不放了我,到时都将你们抓起来。”

虽然她还做最后的挣扎,希望能够吓唬住两人,可刚才她只是随手拨出最后电话,根本不知道拨给了谁。听到王八蛋三个字,才想起那是因为恨廖飞,才把电话本的名字给改成王八蛋。可她没有与廖飞通话,也不知道廖飞是否早已挂断电话,可能还不清楚自己的危机。就算知道自己有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她看来,自己恐怕是难逃厄运。

张华松脸色一变,眼神闪烁,明显已经恐惧。

郭得志则毫不在意,在小鱼惶恐,停止伺候的时候,还骂道:“别停,继续。”

小鱼不敢不从,只能继续。

“赵经理,你也太小瞧我的智商了,就算电话拨通了,你朋友知道你在哪里?等他找来的时候,恐怕我们已经享受完你动人的身体,还拍下无比激情的录像。到时候就是警察来了又能如何?我们只是金钱交易,有张华松和小鱼作证。你要是不怕警察和你朋友看到你的激情视频,你可以报警,更可以宣扬出去。”

郭得志这个人渣没少玩良家,用药或是用强都没少干,了解她们的心思。对于赵冠男的威吓,完全不信。

“你个畜生。”赵冠男恨恨地骂道。

郭得志笑道:“我一会让你知道被畜生上是什么滋味的。”

张华松毕竟是第一次干,心里发虚。担心接电话的人会报警,或是杀来,问道:“快说,你打给的谁?”

赵冠男不知道廖飞的厉害,他做的事情一直都是保密的,那天酒醉,也没看到他打那几个地痞的英姿。以为他只是小保安,就不想告诉张华松,怕他们他们找他的麻烦。

张华松见她不肯开口,拎起个酒瓶,骂道:“你说不说?”

“华松,再打她,我一会怎么玩?安心啦,没事的。就算那个王八蛋有通天的能耐,对上我都没用。”郭得志很自信。

“看我一会怎么玩你。”张华松扔下酒瓶,坐等她药效发作。

廖飞和林嘉琴姐妹吃了顿晚餐。三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现在林嘉琴已经不是那么排斥他,没事就和林嘉琪在楼下待着,和廖飞聊聊天,看看电视。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廖飞看到来电显示是赵冠男,立刻接了起来,以为她肯说出对自己哪里不满,听自己解释了!

谁知道电话里传来的竟然是一名男子的谩骂声,第二句就是另一名男子叫出张华松的名字。再继续听下去,廖飞的脸整个就黑了,布满寒霜,极度的愤怒让他的身上布满杀气,房间的温度仿佛一瞬间降了几十度。

“廖飞,除了什么事?”林嘉琴问道。

廖飞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跳,机壳发出吱吱嘎嘎,不堪重负的声音。

“嘉琴,我要出去,你的车借我下。”

林嘉琴将钥匙扔了过去,问道:“用不用叫王利强帮你?”

“不用。我能搞定。”廖飞说完,冲出房间。

廖飞一边听着电话,一边飞快地跑向车。没等他上车,那边的电话就被挂断。

这一瞬间,廖飞浑身发冷,他怕赵冠男被张华松和另一名男人侵犯。他调出赵冠男的电话,想要拨出。当手指放在拨出键的时候,他又放了下来。

他不敢打出这个电话,怕对方因此警觉,将赵冠男转移,或是干脆杀人灭口。他不能冒这种风险,更承担不了这种风险的后果。

她在哪?身在何处?廖飞急得直冒烟。

郭玉,对找她,她应该能定位到赵冠男。

廖飞拨通郭玉的电话,简单说了下事情,让她帮忙查找赵冠男的地址。

郭玉是刑警,更是个女人,知道有女人即将要被侵犯,当即给同事打电话,给手机进行定位。

手机定位分两种,一种GPS定位,另一种是基于移动运营网的基站的定位。基站定位则是利用基站对手机的距离的测算距离来确定手机位置的。在以前,随便一个移动公司的内部人员都可以看到其他手机号所在的大体位置。现在的管理严格,普通员工已经没有权利查看其他手机号的位置。

不过移动公司基于基站的定位和以前也先进了很多,通过三点定位发,在城市内通过手机基站来定位,最好的效果可以达到误差不超过20米的距离。

郭玉的同事为了最快地找出赵冠男的所在,通过公安系统的专用软件,用基站定位发将她的大体地址找出,迅速通报给郭玉。

郭玉也不耽误,将地址给了廖飞。让同事再通过卫星定位法,查看赵冠男的具体方位。

廖飞收到地址,将车子开得像是脱缰的野马,迅速朝赵冠男的所在开去。

半路上,郭玉再次传来消息,地址最终确定在今宵快乐KTV。

本来林嘉琴家距离KTV大概是30多分钟的车程,可在廖飞近乎赛车的速度下,只用了10分钟就开到。一路上超速、闯红灯的摄像头闪个不停,不知道被拍下多少张照片。恐怕等林嘉琴交罚单的时候,会有杀了廖飞的冲动吧!

廖飞将车子停在今宵快乐KTV的大门口,车也没锁,车门都没关,人就冲了下去。

“先生,这里不能停车,用我将你把车开到停车场吗?”泊车小弟的问话还没说完,廖飞已经如旋风般冲进KTV中。

泊车小弟傻了!这位哥们是马上出来呀?还是要进去唱歌呀?这车是挪还是不挪呢?

“欢迎光临,先生,几位?”迎宾小姐娇声问道。

廖飞根本不理,径自往里走。

几名保安看廖飞愤怒的神情根本不像是来唱歌,倒是一副找麻烦,捉奸的样子。立刻拦住他,“先生,你是要唱歌?还是来找人?”

“找人。”廖飞说完,拨开身前的保安,继续往里闯。

保安被推开后,面色一变,语气严厉地道:“先生,如果找人,请打电话,让你朋友出来接你。我们这里不能乱闯。”

廖飞急得冒烟,晚一秒赵冠男都可能被祸害,哪有心情和保安多说,一把推开那名保安,“闪开。”

保安这下怒了!他们就是看场子,之前那么客气已经不容易。见廖飞如此不识好歹,几个人当即冲过去抱住廖飞,打算将他拖到外边,好好让他知道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