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四章 张华松的阴谋

赵冠男唱了首《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没人看到赵亮的小动作。

一曲唱罢,众人纷纷叫好。赵亮捅了捅身边的小鱼,一指酒杯。

小鱼立刻拿起酒杯站起来,“赵姐,你也渴了,喝一杯。”

情歌最是摧人心肝,赵冠男唱歌的时候想起廖飞,有些伤心,需要酒来麻痹。何况她也没多想,接过酒杯和小鱼碰了下,一饮而尽。

角落处的赵亮看到她将酒都喝尽,脸带喜色,拿出手机,偷偷地发了条短信。

今宵快乐KTV的经理室,郭得志和张华松正在里面吞云吐雾,郭得志有些急躁地问道:“华松,还没有安排好吗?”

“郭少,很快就有消息,公司里的这个女同事很漂亮,应该还是处女。”

“处女?有这么好的事,你会不先上,反而让给我?”

“郭少,郭少您受伤,当然得用好货色让您泄泻火,我哪敢和郭少抢。希望郭少尝过后,给兄弟口汤喝就好。”

郭得志大笑,戏谑地看着张华松,眼中露出不信的神色。

张华松也不尴尬,也没打算骗过郭得志,“郭少,说老实话,是这支玫瑰带刺,我搞不定,只能是郭少这种高富帅才能降服。”

郭得志早就猜到张华松自己没能拿下,才会献给自己。否则怎么会在自己一说最近躺在医院,有些憋闷,他就立刻提出为自己安排呢!肯定是张华松自己吃不到口,心痒痒,想让自己先上,然后再吃剩下的,借此尝一尝那尤物。

他并不在意张华松的想法,对于女人,他一向认为只是玩物,丝毫不介意与人分享。

“华松,只要你把事情办好,我爽过之后,会让你喝汤的。”

“谢谢郭少,谢谢郭少。”张华松感激地说道,眼底闪过不易发现的鄙夷。

郭得志想到一会能上个处女,心中一片火热,掏了掏下体,问道:“还没有准备好吗?”

张华松拿过手机,正好看到短信,兴奋地道:“郭少,已经好了!”

郭得志拿起一片蓝色小药丸,吃了进去,笑道:“我们过去。”

小鱼不停与赵冠男喝酒,很快,赵冠男就感觉自己头晕得厉害,身体里还有一股火在四处乱窜,有种欲望在燃烧。

这种感觉和那天廖飞的大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时的感觉相仿,她认为自己喝多了!摇晃着起身,打算先离开。

这时,包房的门被人推开,郭得志和张华松站在门口。

一看到张华松,赵冠男的脸色就变了,眉头皱起,厌恶地看着他。

张华松用猫戏老鼠的笑容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饰地放出贪婪好色的目光。

郭得志进来,一眼就看到赵冠男,顿时被她的美丽所惊艳,恨不得一口将她吃到肚子里,那目光仿佛能穿透她的衣服,注视到她的身体上。

她讨厌两人赤裸裸的眼神,拎起手包,“我醉了,先离开,大家玩得开心些。”她不等其他人回应,来到门口,道:“让开,我要出去。”

“呵呵!赵经理,别着急走吗!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张华松奸笑道。

她板着脸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让开。”

赵亮对小鱼使了个眼神,小鱼立刻起身扶住赵冠男,“赵姐,你都喝多了,休息下再走。”

“不用,我没事。”赵冠男才不愿意和张华松待在一起。

张华松和郭得志站在大门处,不让赵冠男离开。张华松道:“我有事要和赵经理谈,你们先回去吧!”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犹豫不决。他们知道赵冠男和张华松有仇,现在他带着个男的,要和赵冠男一个女人单独谈谈,都不知道是应该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以免出什么事。

“张经理,那我先走了!”赵亮第一个起身,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

张华松是部门经理,赵冠男只是副经理,谁轻谁重,大家都能分得清。何况既然有人带头,其他人再走,也不会很突兀。

并不是所有人都放心赵冠男,还有两个人没动。

张华松看还有人没动,眼睛一瞪,厉声道:“怎么,不给我面子?”

那两人见他发怒,也不敢硬抗,用蜗牛的速度穿衣服,尽量拖延时间。

“张华松,你让开,我和你没有要谈的。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明天你来我的办公室。”赵冠男厉喝道。

“赵经理,莫非你怕了?”张华松戏谑地道。

“你……我懒得理你。”赵冠男说着,就打算从他身边挤出去。

她身形刚动,就被小鱼拉住。

“嗯?”她扭头不悦地看向小鱼。

“赵姐,我留下来陪你,看看他们到底要说什么?我们女人不怕他们。”小鱼一副向着她的样子。

剩下的两人见有小鱼陪着赵冠男,也就放下心,不再拖拉,立刻离开。

张华松侧开身子,让同事一个个离开。赵亮离开的时候,张华松对他露出赞赏的目光。让赵亮舒服得浑身发抖,他知道一会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更知道一会张华松和郭得志会享受赵冠男的身体,可他不能留下,知道这不是他可以参与进来的。只要攀上郭得志这棵大树,女人以后就不会缺。

赵冠男不是傻子,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对劲,小鱼还死死地拉住自己,张华松莫名其妙地出现,都令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既然不能离开,她大方地坐回沙发上,问道:“张华松,你现在可以说了!”

“不急,我给你介绍个人,这位是郭得志,郭少。郭氏集团的太子,身家过百亿。”

赵冠男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张华松淫笑道:“郭少想要认识你。”

“我不认识他,也不想认识他。”说着,她拎起手包又要离开。

“赵冠男是吧!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郭得志叼着根烟问道。

她皱眉看着他,没有答话。

“你做我的女人,我一个月给你三十万,怎么样?”

“做梦。”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郭得志脸色一沉。

“赵冠男,这可是郭少,你要是惹火他,哼哼!”张华松也威胁道。

赵冠男根本不理两人的威胁,起身就走。

张华松站起来,一把拉住她,将她使劲摔在沙发上。

“贱人,现在还装清高,难道你没感觉身体不对劲,很想要男人吗?告诉你,一会郭少就会好好满足你的。”

“你……”赵冠男着急离开,就是因为越来越压不住内心的悸动和渴望。“你混蛋,竟然给我下药。小鱼,报警。”

小鱼没动。

“哈哈!你以为你在公司真那么受欢迎吗?大家会想着请你。报警,你想都不要想。”张华松打击她道。

“小鱼,你竟然帮他。”赵冠男瞪大双眼,虽然早有预感,可真的知道,还是难以接受。

“赵姐,你还真以为你是姐呢?呸!”小鱼原形毕露,来到张华松身边,依偎在他的怀中。

张华松低头亲了下小鱼,手重重地捏了下她的丰满,引起她一阵娇嗔。

郭得志看得一片火热,“你的这个同事也不错呀!”

张华松笑了笑,一推小鱼,“去,伺候下郭少,让赵冠男开开眼,知道知道一会怎么伺候郭少。”

小鱼脸色涌起一片羞红,不依地扭动身体,将张华松蹭得心里冒火。可他知道自己要靠着谁,再次推了下她的背,“宝贝,快去。”

“冤家。”小鱼不是贞洁烈女,为了业务早就出卖过无数次身体,就算和张华松搞在一起后,也数次和别的男人上床。可现在是当着他的面,去伺候别的男人,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既然张华松真心让她去,她也不在扭捏,摆动着柔软的身姿,款款来到郭得志的面前,蹲下,拉开他的裤链……

“哦!”郭得志发出舒爽的叫声。

赵冠男是个雏,哪见过这个,起身就要逃出包房。可她的身体已近被药性侵蚀,浑身无力,刚跑两步,就摔倒在地。但她坚持着朝门外爬去。

张华松笑着走过去,将她又扔回沙发,然后不知从哪里发出个三脚架和DV,立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赵冠男畏缩地问道。

郭得志也板着脸,露出一丝不快。他不怕和别人开无遮大会,可不想被不熟悉的人拍摄。

“郭少,我打算将她药性发作后的样子拍下来,记录下她对你百般求欢,你奋力大战淫荡娇娃的画面。既能让你以后欣赏回味,又能防止她事后报警。”

不得不说,张华松很毒,他只要录下赵冠男药性发作的样子,之后就算是报警,他也可以说赵冠男是出来卖的,否则怎么会这么主动。当然,张华松还有别的小心思。

郭得志一听,感觉也挺好的,记录下他拿下处女的英勇身姿,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以后也可以拿出来助兴。也就没有多少,任由张华松摆弄。

赵冠男心里一片冰凉,难道几天就要在这里失身给两个禽兽?她不甘心,绝不甘心。要是这样,还不如交给廖飞呢!

她身体里的火越烧越旺,忍不住扭动起来。她偷偷将手伸入包内,去摸出手机。

张华松在摆弄着DV,正好看到她的动作,一个箭步冲过来,劈手就去夺她的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