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三章 超贵的晚宴

军方最终还是没找到杀手,这让军方万分泄气。虽然已经暴露,可军方还是依旧决定继续设伏。

林栋来安慰两个宝贝女儿,并感谢廖飞救了她们。

廖飞受之有愧呀!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又偏偏不能说出来。

这下,林栋终于心甘情愿地让廖飞和两个女儿住在一起,甚至廖飞偷偷和林栋提出离开,都不行。

林栋不知道是被廖飞连累,还以为廖飞怕危险呢!许诺除了保安队长的工资,在给他开一份保镖的工资,让他继续留在这里住。

廖飞无法解释,只能继续留下。寄希望于尽快找到买凶杀人的家伙。

又一次的救命之恩下,林嘉琴对廖飞的态度再次变化,收起了她假装的坚强和满是刺的外壳。早上去公司,也不再让廖飞先下,而是一起走。

廖飞在众保安挤眉弄眼下,和林嘉琴姐妹一起走进公司。

本来他以为经过一天,赵冠男已经消气,就来到业务部。

业务部很大,赵冠男以为升任副经理,已经有了自己的办公室。

廖飞在业务部打听出她的办公室,过去敲了敲门。

“请进。”房间内传来赵冠男的声音。

“冠男。”廖飞轻轻地叫道。

“是你,你给我出去。”赵冠男冷声道。

“冠男,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已经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把我当成什么?一个猎物吗?还是猎艳后用来吹嘘的资本。”

“冠男,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那天只是李虎开玩笑而已。”

“廖飞,你不用说了!我在乎的根本不是李虎的那几句话。”

“那你到底为什么?”

“廖飞,我不想和你多说,请你离开。”

“冠男。”

“你再不出去,我就叫保安了!”

我就是保安,还叫保安,再叫也是我的弟兄。可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是不想再多说,廖飞只能先离开。

他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因为什么?既然不在意李虎的话,那我还有什么地方得罪她呢?

当当当!

赵冠男办公室的房门再次敲响,她不耐烦地喊道:“别再来烦我。”

“赵经理,我是小鱼。”门外的人愣了愣后,大声说道。

赵冠男脸色一红,“请进。”

小鱼走了进来,露出恭敬的笑容,“赵经理,我们业务三部的同事想请你吃饭,庆祝你高升。”

业务部是竞争非常激烈的地方,赵冠男和公司的同事关系都一般,没想到她们会想要请自己吃饭。道:“谢谢你们,我升职,怎么能让你们破费,还是我来请吧!”

“赵经理,这是我们全体人员的一份心意,您要是不接受,我们会失望的。”

赵冠男微笑,“好吧!那你们选地方。”

“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张华松不会去吧?”提起他,她的眉头皱起,一副很讨厌的样子。

“张经理要和客户谭声音,不会去的。”

“那就好,你先出去工作吧!”

业务部一共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去天天渔港吃饭。

天天渔港的海鲜在本市非常出名,消费高昂,业务部的人平时很少来这里。

他们一行人在迎宾的带领下进入包房。服务员拿来菜单,递给坐在主位上的赵冠男。

赵冠男虽然平时赚得不少,可都交给家里,给弟弟花了,自己没钱,更吃不起这种地方。看到菜单上的价格,计算不是她结账,也多少有些拘禁。

“小鱼,你来点。”

小鱼看到菜单的价格,同样迷糊,偷偷看了眼赵亮。

“我看看都有什么。”他说着从小鱼手中接过菜单。他随手翻了翻,道:“你们这美洲龙虾最大的多重?”

“大概5-8斤。”

“行,给我来只最大的。”

赵冠男和小鱼刚才都看到龙虾的价格,美洲龙虾是这里最贵的,一斤要800元,两人心中一算,一只龙虾就要6000左右,脸色都一白。

“大虾王,一人一只。帝王蟹一人一只,烧鳗鱼……”

随着赵亮点出一道道菜,不只是赵冠男和小鱼的脸色发白,其他人也是额头冒汗。照这么点下去,恐怕这顿饭最后得到10万元。这些人想到平均每人要话万把块请赵冠男吃饭,心肝脾肺肾哪都疼。

“小赵,吃太多海鲜不好,我看帝王蟹、大虾王、龙虾什么的就别要了!随便点些鱼、扇贝、普通螃蟹这类的就行。”一名女同事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出言阻止。

“是呀!来些普通的就行。”赵冠男也劝道,就是不是自己拿钱,也不能祸害钱不是。

“对,赵哥,点太多我们吃不了!”小鱼擦擦额头上的汗。

……

其他人也纷纷劝阻,这可不是吃大户,而是AA请吃饭呀!大家为了荷包,当然得劝劝。

赵亮笑道:“大家放心,我刚刚谈了个大单,这顿我请。”

“那怎么好意思!”

“谢谢了!”

“这些菜就差不多了,够吃就行。”

……

其他人就将心放到肚子里,没在阻止他点菜。

赵冠男的眉头一皱,她不想欠他这么大的人情。“赵亮,赚钱不容易,不要点贵菜,我们大家就是随便吃点。”

“赵经理,今天庆祝你升职,你就别管了!”

“是呀,是呀!”

其他人怕吃不到这么贵的海鲜,又改劝赵冠男。

赵亮看着众人的表情,嘴角挂起一抹弧度。

不一会,一样样生猛海鲜摆上桌面,这帮家伙也顾不得含蓄,甩开腮帮子就吃。

赵亮举起酒杯,“赵经理,我敬你,祝贺你高升。先干为敬。”

他一仰脖,将酒喝干,然后倒置酒杯,证明自己全部喝空。

“谢谢。”赵冠男也喝了一杯。

赵亮见其他人都在那埋头苦吃,谁也不知道先敬酒,冲着小鱼使了个眼神。

“赵姐,我敬你。”她举起酒杯,一口喝干。

赵冠男知道同事都得敬自己,怕一会喝多,“我不能喝酒,喝一半吧!”

“赵姐,你和赵亮都干了,不是不给我面子吧?”小鱼挤兑道。

赵冠男也不好厚此薄彼,只能整杯喝掉。

有赵亮打头,小鱼跟进,其他人也不是傻子,纷纷向她敬酒。

她想少喝,可众人不干,只能咬牙喝了一轮。酒喝得急,她感觉头微微发晕。

赵亮见一轮喝完,又端起酒杯,“赵经理,以前我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你海涵,以后多照顾。”

“我真的喝不了!”

“赵经理,是不是你对我有意见,才不喝我敬的酒?”赵亮笑着问道。

“赵姐,他挑理了!看来你不喝,他以后工作都没法安心了!”小鱼在旁边帮腔。

看样子不喝不行,她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结果,这是又一轮冲锋的号角。小鱼再次跟上,其他人也不掉队,又敬了赵冠男一轮。

这下她真的有些多,感觉头重脚轻,虽然还没有像前两天那样神志不清,要是再喝下去,也就快了!

赵亮还想进行第三轮,可赵冠男这下是真的不喝了,再喝就得跑到桌子底下,那就丢人了!作为一个领导,是不能在手下面前丢面子的,否则手下要是不尊重领导,队伍就不好带了!

他见赵冠男不再喝,也不强劝,见大家吃得差不多,让服务员结账。

“老板,一共是八万九千六百二十三,老板说图个吉利,收您八万八。”

“好。”赵亮故作潇洒地拿出张卡,递了过去。

他将卡递给服务员那一瞬间,看到众人羡慕地看着自己,内心无比满足。

大家酒足饭饱,喝得晕晕乎乎,一群年轻人都爱玩闹,加上这顿饭是赵亮请的,众人都没有拿钱,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有人提议去唱K。

赵冠男感觉自己喝多了!不想去。

小鱼道:“赵姐,K歌大家凑份子请你,你这个主角不出场,我们还怎么去玩?”

其他人也帮着劝,毕竟今天是大家请赵冠男,饭已经是赵亮请了,要是再不去唱歌,大家不是都没有拿钱的机会了!不但不好意思,更怕她不高兴。

盛情难却,赵冠男只能跟着他们去附近的今宵快乐KTV。

今天的赵亮不知道是否磕了药,精神抖擞,一副大老板的样子,开了个大包房后,又在KTV的小超市里选了几十瓶啤酒。

赵冠男看到这些啤酒,眼睛都要直了!她没忘了前几天喝多后脑袋的疼痛,更没忘记那次酒后差点失身。

“已经在饭店喝了很多酒,这次就要饮料。以免大家喝多。”

“赵姐,来KTV哪有不喝酒的?不喝酒也不会唱歌呀!”小鱼一边说,一边将赵冠男拉离超市,走向包房。

进入包房,就看到部门里的麦霸已经开唱,抱着麦克风就不放手。

一群人此时早忘了赵冠男是领导,划拳喝酒,唱歌叫好,一片热闹的景象。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加上小鱼等几名女同事劝酒,她又喝了几小瓶。

“老朱,你不要总是拿着麦克,让我们领导唱首歌。”赵亮趁着歌曲间隙,大声喊道。

“我唱得不好。”赵冠男谦虚地道。

“来一个,来一个……”在一群人的起哄声中,赵冠男拿起麦克风。

赵亮躲在黑暗的角落,悄悄地拿出包药,倒入到她的酒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