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二章 不够买命钱

一到公司,门口的保安看廖飞从林总的车上下来,敬礼的时候,还偷偷地朝廖飞竖起大拇指。

林嘉琴感受到这些异样的目光,脚步加快,和廖飞拉开些距离。快到电梯之时,林嘉琪小声道:“晚上你直接到办公室,一起走。”

廖飞虽然同意住在她们那,可不敢和她们一起走,生怕杀手在路上再次袭击。说道:“我认识你们住的地方,晚上我自己去吧!要不被同事看到不好。”

林嘉琪想了想,点点头。

保安室内,众人依旧在聊天打屁,没有因为几名队友的死亡而沉浸在悲伤中。

他们不悲伤也可以理解,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何况胆子小的就直接辞职不干了!廖飞现在看到的人,都是胆子大,性情开朗的人,当然不会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

“廖飞来了!”众人笑着打招呼。

“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有些人害怕,辞职了!”李虎答道。

廖飞点点头,到更衣室换上制服,做在监控旁。

监控屏幕显示着正对大门的图像,廖飞突然看到两女穿着职业套装走了进来,还抬头看了眼摄像头的位置。

他走出监控室,快步朝电梯位置走去,拦截两女。

“你们怎么来了?”廖飞站在她们的面前问道。

“上班。”贺佳玉笑嘻嘻地道:“你拦着我们,不是因为昨天在酒吧没有得手,今天还想泡我们吧?”

廖飞一头的黑线,泡你们,你们都是女军人,我哪敢呀!谁泡谁还不一定呢!

两女看到电梯到了,扭动着诱人的身姿,走了进去。不知贺佳玉是怎么了!竟然还冲廖飞抛了个媚眼。

廖飞都傻了!呆呆地看着电梯,脑子像是被冻住一样。

“你干什么?住手。”一声女人的低吼传了过来,让廖飞惊醒。

听声音,女人在强行压抑着愤怒,好像有人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廖飞是保安副队长,不能让某些事情在公司内发生,循声走去。

一男一女躲在楼梯间,男人廖飞认识,是公司业务三部的经理张华松,那名女人就不认识了!此时,张华松正一手抓住女人的手,低声道:“赵冠男,你别给脸不要脸,这次进小偷,让公司保安队的人四死一伤。小偷用的门禁卡是你,你还想不想在公司继续干下去。”

“我的门禁卡丢失,警察已经调查过,我是清白的。”

原来这名女人是赵冠男,廖飞恍然,因为此事涉及到几位同事的死亡,他隐在门后,没有出来。

张华松鄙夷的笑道:“清白?你清白与否不是重点,重点是的门禁卡害死了四名同事。何况警方只是暂时排除你的嫌疑,你能不能在公司干下去,全在我一句话。”

赵冠男脸色阴晴不定,好像被张华松吓住。

张华松嘿嘿笑着,以为她已经怕了,伸手去摸她的俏脸。

啪!

赵冠男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我宁可不干,也不会答应你的,张华松你死了这条心吧!”

张华松捂着脸,双眼通红,愤怒得快失去理智:“婊子,敢打我?”

赵冠男被吓得不行,倒退一步,靠在墙上。要不是他拽着她的手,她早就跑了!

“你要干什么?”她颤抖着问道。

“干什么?我就让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张华松一边恶狠狠地说道,一边靠近。眼中放出淫邪的光芒。

赵冠男仿佛是个受惊的小白兔,脸上充满了惶恐,无力地威胁道:“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张华松看到她受惊的表情,表情更加淫邪。邪恶地道:“喊呀!我看看到时候谁丢人!”

咣当!

楼梯间的大门被打开,廖飞如神兵天降般站了出来。

张华松看到是廖飞,眼睛一缩,面带惊慌,身体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救命,他要强奸我。”赵冠男看到人,立刻大喊道。

廖飞早在第一次下班时,就看到张华松对郭得志谄媚的样子,对他早就不齿。郭得志是自己的敌人,敌人的走狗也是敌人。何况刚才张华松看到自己惊慌的样子,怎么都让廖飞感觉有些不对。

想得很多,可实际上却没用多久,廖飞一个箭步上前,抬腿就是个膝顶,正中张华松的下体。

喔!

他发出近乎于鸡叫的声音,双眼圆睁,脸色扭曲,捂着下体开始乱蹦。

廖飞打完人,若无其事地看着赵冠男,问道:“用报警吗?”

赵冠男摇了摇头,被人企图非礼和强奸,对我国的女性来说,始终还是个难以启齿的事情,她们一般都不会选择报警。

“廖飞,你敢打我,你死定了!”张华松阴狠地说道。

“哼!等你。”廖飞拉开门,和赵冠男走了出去。

“谢谢你。”赵冠男一出门就道谢。

“我的职责而已,不用谢。”

“如果不是你出现,张华松那个混蛋不知道要做什么呢!总之,我怎么都要谢谢你。我先去工作了!”

“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廖飞知道张华松是小人,最爱干些背地里偷鸡摸狗的事,保不齐就给赵冠男穿小鞋。既然现在和林嘉琪的关系比较好,要是张华松再做什么事,廖飞不介意打打小报告。

廖飞打通林栋的电话,将林嘉琪的建议说了一下。

林栋沉默了一会,脑中在衡量着风险,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冒一丁点的风险。但是让廖飞陪着两女,保护她们,也是之前的想法。如果告诉廖飞不同意,以后要是有情况,让他保护两女,那又会有难度。何况两个宝贝女儿和廖飞也算是熟悉,那个家一向都是不允许男人过夜的,现在竟然能同意廖飞进去住,就是对他能力和人品的认可。

他犹豫不决,迟迟无法决断,和他平时雷厉风行,处事果断大相径庭。

廖飞猜到林栋的担忧,换谁知道廖飞刚刚被狙击手狙击,都会非常担心。开口道:“林董事长,我去朋友那住,就不去她们那里,你帮我说一声。”

林栋终于下定决心,“廖飞,这是你和嘉琴她们的约定,你还去那里住,顺便帮我照看下她们。并尽力帮我保护她们,可以吗?”

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竟然将这个事情答应下来。

廖飞能够感觉出林栋下这个决定的艰难,更能听出一个父亲的重托,保护他可爱的女儿。

挂断电话的廖飞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不但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更要尽快将杀手抓住,将危险值降到最低。

正在思考的廖飞,突然接到林嘉琴秘书的通知,让他马上到办公室去一趟。

找我什么事?难道是反悔了!不想让我去住了?还是说张华松那个小人告了我一状?廖飞满脑子的问号,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几天没上来,林嘉琴的门前竟然放了张办公桌,性感妖娆的贺佳玉正坐在办公桌后,还带了个眼镜。而在她不远处,还有张办公桌,后面坐的是许乐。

两女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廖飞。许乐冲他点了下头。而贺佳玉则是略带暧昧地笑着。

“你是林嘉琴的秘书?”廖飞停在办公桌前,诧*问道。

“是不是很惊讶?”贺佳玉娇笑。

“是。你知道她找我什么事吗?”廖飞不想打无准备之仗,既然是熟人,当然得先问一问。

“具体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她很生气,你要小心哦!”贺佳玉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她敲敲门,进去通报后,才让廖飞进去,而她则是在外边把门带上。

办公室,林嘉琴坐在硕大的老板台后,手中拿着笔,正在看着桌上的报表,理也没理进来的廖飞。

廖飞静静地站着,双眼看向林嘉琴。

她今天穿着条纹小西服,内衣是白色的打底衫。由于廖飞居高临下,而她是身体前倾,透过打底衫的空隙,廖飞能看到她胸前白皙丰满的玉兔,和那一道给人致命诱惑力的沟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何况为了表示对林总的尊敬,他对着那对丰满之处行注目礼。

林嘉琴本来想晾一晾廖飞,可他那灼灼的眼神实在是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扔下笔,抬头看向廖飞。

廖飞看她那份报表还有好几页,根本想不到她会突然间抬头,一时来不见转移目光,被她抓个正着。

她顺着廖飞目光低头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抓起报表就砸了过去。

当报表飞过来时,廖飞一把接住,微笑着走上前,就爱那个报表放在她的桌子上。由于这个位置更好,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又瞥了眼她的丰满。

“廖飞,我要杀了你。”林嘉琴彻底火山爆发,一把就将笔筒又砸了出去,随即又将能看到的东西统统扔向廖飞。

笔筒里还有众多的笔,这下成了天女散花,再看到又有无线键盘和鼠标扔过来,他没有那么多手都接住,只能左躲右闪,避免被砸中。

林嘉琴见所有东西都没砸中,推开椅子,朝廖飞扑了过去。

廖飞灵巧地一躲。

林嘉琴一击不中,更加生气,丰满的玉兔不停地起伏。

“廖飞,我命令你站住。”

“凭什么呀?”

“就凭我是公司的总经理,你归我管。”她说完,又朝他扑去。

“我是归你管,可是工作方面的事,看你的架势,想要吃人一样,你给的工资不够买我命的。”廖飞依旧灵活地躲开。

“你给站住,否则我让财务部扣你的工资。”林嘉琴改为威胁,同时又朝他扑去。

“扣工资也不干。”廖飞刚躲开,就看到林嘉琴踩中笔筒,脚下一滑,人歪歪扭扭地栽了下来。

她摔倒的地方正对沙发前的茶几,这下要是碰到,肋骨都兴许能磕碎两根。无奈之下,廖飞又闪身回来,一把抱住摔倒的林嘉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