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三章 混乱

林嘉琴的胸口正砸在廖飞的胸前,宝贝玉兔砸在他结实的胸膛,让她感觉一阵疼痛。

廖飞也呲了下牙,不是疼的,是爽的。

林嘉琴怕摔倒,紧紧抱住廖飞,像是亲密恋人。可嘴上的动作就不那么友善了!

人家紧紧地相拥都是接吻,可她不是,一张嘴,洁白的贝齿就咬在他的肩膀上。

“啊!”

廖飞一声惨叫。

贺佳玉听到房间内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又听到廖飞的惨叫,忍不住将门开了条小缝,正好看到廖飞被咬的一幕。

“救命呀!快拉开她。”廖飞透过门缝看到贺佳玉,赶忙求助。

可贺佳玉冲他做了个鬼脸,又将门给带上了!

廖飞不是挣脱不了,更不是制止不了。可他不敢用力挣开她的双臂,怕将她弄伤。就连肌肉都不敢收紧,怕将她的牙崩坏。本来想让贺佳玉进来拉开她,谁知道那家伙竟然见死不救,还幸灾乐祸。无奈之下,廖飞只能默默忍受,让她咬到累为止。

林嘉琴咬住就是不放,用力的程度堪比对待仇人。廖飞疼得脸直抽抽,感觉那块肉就要离自己而去了!大喊道:“停,快停下来,肉要掉了!”

可她依旧不松口,直到鲜血透过保安服,进入她的口中。林嘉琴感觉口中有股咸腥的味道,才停止下来。

廖飞龇牙咧嘴地问道:“你疯了?”

“你才疯了!流氓,你干过什么事,你自己不知道吗?”林嘉琴余怒未消。

我干什么?难道就因为刚才偷看了她两眼,可这至于吗?

“我不知道。”

“你在公司里到处宣传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敢说你没干过?”林嘉琴咬牙切齿。

她是答应做廖飞的女友,可那是个名义,她根本就没当回事,也不打算履行任何做女友的责任和衣物,更不想宣传出去,让别人知道。谁知道今天她偶然听到公司员工议论,说自己是廖飞的女友,还和他一起坐车来公司。当即气得七窍生烟,认为是廖飞在到处胡说。

廖飞冤呀!比窦娥都冤。这事明明就不是他说的,而是其他保安同僚看到的。

“不是我说的,是上次林嘉琪在电梯口说了句姐夫,让别人听见的。”廖飞哭笑不得地解释。

“那为什么之前没传,今天就传的到处都是?”

“我之前听到这个谣言,已经让他们别四处说。估计是那帮家伙又看到我和你一起来,以为我们光明正大了吧!”还别说,廖飞猜得很准。本来碍于廖飞不让说,大家是小范围传,可当其他保安看到廖飞和林嘉琴一起坐车前来,以为恋情大曝光,当即开始四处传播。

保安们都为他们副队长拿下公司老总而感觉倍有面子,而完全没想到廖飞竟然因此被咬了一口,差点掉下块肉来。

林嘉琴看着廖飞的眼睛,发现他没有丝毫的闪躲,估计他说的是实话。

既然不是廖飞说的,虽然她还是有些郁闷,可已经不再愤怒。

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和廖飞是贴得如此之近,近到她甚至可以闻到廖飞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是那么的好闻,让人沉醉。

从来没有与别的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的她,不知道为何,感觉廖飞放在自己腰部的手仿佛有种魔力,向她的身体里散发出一股热量,让她的身子有些发软。

她怕自己会沉醉在廖飞的怀中,猛一推他,打算坐到沙发上去。

“哎呀!”

她的脚由于踩到笔筒,扭了一下。刚才由于愤怒,没感觉到疼痛,这一动弹,立刻钻心地痛。忍不住惨叫一声,摔倒下去。

廖飞无奈,只得再次抱住她,以免摔倒。

“别动,我扶你到沙发。”廖飞将她安排在沙发上,将她的玉腿抬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林嘉琴有些惊慌,缩了缩腿。

廖飞一把摁住,“你看看你的脚踝,都肿了,我帮你揉一下。”

“你会吗?”林嘉琴有些怀疑地问道。

“你当我们保安不训练吗?平时要是有跌打伤,都会互相帮忙按摩的。不是吹,所有接受我按摩的人,都说我的水平高,甚至可以去当老中医给人按摩了!”

“臭屁!”林嘉琴不再拒绝,伸出修长的玉腿。

“你得脱掉丝袜。”廖飞有些尴尬地道。

林嘉琴的脸腾地就红了,本来她平时是不会当着男人面退丝袜的,可今天可能是因为误会廖飞,将他咬伤,或是因为他男性的气息让她有些沉醉。竟然在犹豫后,慢慢抬起腿,用白嫩修长的手退下肉色丝袜。

美人退丝袜,总是给人一种极强的诱惑力,廖飞是男人,忍不住咽下口水,双眼扫向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林嘉琴很害羞,并没有注意到廖飞的目光,否则她恐怕又会怒火大爆发,到时候说什么都不会让廖飞帮助了!

当她那条修长光滑的玉腿放在沙发上时,廖飞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他从来没想过林嘉琴这个菜刀女如此吸引人,玉腿好像能发出洁白的光芒,无比的吸引眼球,让廖飞有种忍不住要去细细把玩的冲动。

他强忍着内心的躁动,手颤抖着放在她的脚踝处。

嘶!

脚踝处的疼痛让林嘉琴倒吸一口凉气,眉头微皱,给人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廖飞深吸口气,先摸索下,发现骨头并没有错位,才用力地按了下去。

“啊!疼,不要用力啊!”林嘉琴忍不住呼出声来。

“忍一下,必须把淤血化开。”

林嘉琴咬住嘴唇,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专注的廖飞。看那犹如刀削斧凿般的脸,她才发现,原来专注的他不但不讨厌,还散发出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初期的疼痛过后,脚踝处传来酸酸胀胀的感觉,让她有些难受,又有些舒服。

这种感觉很奇妙,为了抵抗,她的身体开始扭动,两条腿也摩擦在一起,仿佛用这种方法可以抵抗那种感觉一样。

扭动让她的衣服有些乱,套裙也向上卷起,露出里面的风景。

廖飞看到这个,鼻血差点没窜出来。呼吸加重的他为了避免再看到更刺激的东西,微抬起头。

结果却看到她的打底衫也因为过于向下,那对饱满的玉兔简直呼之欲出。

阿弥陀佛!

廖飞在心里念叨着,想要压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可根本没用。此时林嘉琴的样子,就是佛看了也会动心。

这可菜刀女,是菜刀女,会要人命的!廖飞这么想着,才勉强压下心中的绮念。

时间不久,那种酸酸胀胀的感觉也彻底消失,脚踝处也不再疼痛,只能感觉到那双大手的热力不断地皮肤里渗透,无比舒服。

“嗯!”林嘉琴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本来廖飞忍得就痛苦,听到这一声,差点没化身为狼,直扑上去。就算是强行忍住变身,可手还是微微向上,摸向了光滑的小腿。

林嘉琴能感觉到那双大手已经改变了目的地,开始在她的小腿处游走。她知道自己应该起身,怒斥廖飞耍流氓,可她实在舍不得那双充满热力的大手,反正脚踝已经让他碰了,再碰碰小腿也没什么。自欺欺人地想,也许这也是为了治疗扭伤。带着这种心情,她紧紧地闭上眼,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令人害羞的娇吟。

威严霸道的林嘉琴,此时像是只乖巧的小猫,毫不反抗地任凭廖飞施为,这怎能不让廖飞有种超强的征服感。

推倒,推倒,廖飞的脑海中传来“推倒”的声音。

失忆之前有没有过女人,廖飞不知道,可失忆之后,这可是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他心脏狂跳,手微微颤抖,在如玉般的腿上尽情抚摸。

在他的按摩下,林嘉琴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娇吟,像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廖飞此刻上的话,是禽兽,而不上,就是禽兽不如。

被人骂禽兽,可以吃到肉。而被人骂禽兽不如,不但吃不到肉,还白挨骂!这种简单的选择题难选吗?

他不想做禽兽,于是身体慢慢爬到她的身边。对着那檀香小口吻了下去。

这一下,林嘉琴如遭雷击,身体紧绷,一时间难以反映,就在这时,他灵活的舌头缠住了她丁香小舌。

她忘记了反抗,忘记了推拒,脑子中一片空白,只能遵循人的本能,小舌也开始回应。

激动得忘乎所以的廖飞退下她的小内内,正打算提枪上马,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林嘉琴被声音惊醒,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一把将他推开。

“等等!”她语带颤抖地说道。

廖飞无奈地笑了笑,飞快地开始穿戴。

林嘉琴站起身,想要穿上蕾丝小内内,却发现已经完全湿透。不但如此,筒裙后面和沙发上还有一片水迹。

她羞恼地瞪了眼廖飞,用小内内将沙发上的水迹擦干,转头四顾,看能扔到哪里。

廖飞知道她的心意,伸手接过。

她本来不愿给他,不过门前再次传来敲门声,和林嘉琪的声音:“姐,我进来了!”终于在慌乱之下,咬牙将小内内交给了廖飞。

廖飞也没地方扔,随手揣在口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