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一章 无家可归

商量结束后四人分开,霍英杰驾车送廖飞回家,在他即将下车之时,霍英杰将手枪递给了他。

廖飞看着这冰冷乌黑、冰冷的手枪,知道它包含了霍英杰的兄弟情。军方知道廖飞最近发生的事,更知道他的身手和枪法,可这样都不给他配枪,就知道枪支管理的严格。而霍英杰将军方给他的配枪交给廖飞,这是严重违纪的行为,一旦发现,搞不好都会上军事法庭。廖飞不想霍英杰因此担上责任,何况他自己也有枪,推开手枪,下车离去。

林栋给廖飞两天休息日,第一天白天跟踪查理,第二天则是因为杀手事件,被警察盘问一宿,白天补觉,晚上又当诱饵,根本就闲不下来。当他第三天早上睁开眼睛时,还是难以消除疲惫,他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再眯一会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敲门声急促而暴力,将廖飞一下惊醒过来,抽出枕头下的手枪,瞬间将子弹上膛。光着脚慢慢地靠到门旁。

两个人的呼吸声透过门缝传来,一个急促,一个平缓,代表了门外两人截然不同的心情。

廖飞小心地将枪口抵在门上,头部一晃,在门镜前闪过。如果门外有杀手,枪口正抵着门镜,廖飞的动作可以让杀手无法抓住时机,保护自己的安全。

枪声没响,廖飞也看清楚门外之人,是房东和她的儿子。

廖飞将枪放在背后,拉开门,热情地打招呼:“赵婶。”。

赵婶冲廖飞尴尬地一笑,刚要张嘴,她的儿子张铁已经开口,咋咋呼呼地道:“房租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你什么时候给钱?”

“不好意思,我再过一阵就开资了,到时候马上给你。”

“我们是租房子,不是开善堂,谁知道你过一阵是开资,还是偷跑了,没钱就别住,马上滚!”

“小铁,你怎么说话。”赵婶埋怨地道。

“妈,你就是心太软,才会让人欠钱。你看哪个租房子的不是提前一个月付钱,有几个会像你这么傻,还别人多住几天的?这事你别管了!”

赵婶略带歉意看了眼廖飞,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己的儿子,她不能为了廖飞这个不熟悉的人,和自己儿子唱对台戏。

“我现在没钱,等晚上我下班给你,行吗?”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廖飞自己没钱,自然怪不得对方语气不好。

“我实话告诉你,昨天我已经将这个房子租了出去,要不是人家今天来入住,昨天我就将你的东西都撇外边去了!别废话,马上收拾东西滚蛋。就你这货,你有钱,我都不租给你。”张铁不知道今天是喝了什么假酒,还是吃了什么疯药,整个人犹如一条疯狗般乱吠。

廖飞的脸拉了下来,任谁被骂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人家都开撵了,难道廖飞还能赖着不走不成?

“我这就收拾东西,欠你们的钱,我开资会给你们送过来。”

张铁嗤笑一声,他才不认为有人会为了几十块的房费,特意来这里送呢!何况还是别撵出去的。

赵婶一脸歉意,嘴唇微动,想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廖飞关上门,换好衣服,收拾下自己的东西。他的东西很少,只有两套换洗的衣物,其他的一切都是房东提供的,否则廖飞没钱配齐那些东西。

廖飞提着个塑料袋,重新打开大门时,张铁还进屋扫了几眼,以免廖飞拿走点什么东西。

这个动作纯属多余,鄙视和不信任的意味反倒更强些。因为这个半地下室什么都没有,除了床和些锅碗瓢盆。

被撵出房子,无家可归的廖飞一路上有些垂头丧气。

当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一辆奔驰S600停在廖飞的身边,车窗降下,林嘉琪的俏脸露了出来,“廖飞,你打算走着上班?”

“嗯!”

“上车,带你一程。”

“不用,我锻炼身体,一会就走到了!”

“上车,你这么走什么时候能到。”

有车坐,谁乐意走呀!廖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林嘉琴看到廖飞坐进来,既没反对,也没打招呼,将他当成透明人。

汽车缓缓启动,林嘉琪看着他手中拎着一袋子衣服,好奇地问道:“你带衣服干什么?”

“没事。”

“看你的表情,和拎着的东西,可不像是没事。你有什么悲伤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快乐一下。”

“我被房东撵出来了!”

“被撵出来了?为什么?”林嘉琪惊讶地问道。

“有什么可为什么的,就他这个流氓,肯定是偷看房东老婆洗澡,或是偷看房东女儿洗澡被抓了呗!”林嘉琴随时都不忘了讽刺廖飞。

“没钱交房租,就被撵了!有什么可奇怪的。”

“你没钱?你要是没钱谁还能有钱,不但是个十足的守财奴,还那么会赚钱,哼!”林嘉琴想起廖飞当自己假男朋友时骗去的1500元钱。

廖飞沉默。

“你工资没领出来,我们知道,可你从我手里骗的钱呢?”林嘉琪问道。

“什么叫骗,那我是辛辛苦苦赚的好不好?你以为当她的假男朋友容易吗?”

“你说什么?”林嘉琴的双眼已经冒出火光,要是有把菜刀,她会毫不犹豫地砍死他。

林嘉琪没在骗和赚上面纠结,再次问道:“1500元,你这么快就花完了?”

廖飞万分无辜地道:“我一分钱也没花到,都给别人交了住院押金了!”

他也不知道霍英杰是忘了给他垫付的钱,还是不把他当外人,才没给的,反正那1500元霍英杰没还给廖飞。廖飞估计霍英杰应该是忘记。现在霍家对自己那么好,他怎么可能再去让霍英杰还钱,何况因为这钱,他都不好意思真管霍英杰借钱,否则有要钱的嫌疑。

林嘉琴大笑,“该!”

廖飞冲她翻了翻白眼。

“你打算住哪里?”林嘉琪关心地问道。

“桥下,天桥,到时候再说吧!”廖飞很无奈。华仪集团的管理很严格,保安室内根本没有床,不提供让人睡觉的地方,所以廖飞无法在公司住。他就算是天天替别人上夜班也没用,因为他白天同样无处可去,没地方睡觉。

林嘉琪的眼珠转了转,偷偷看了眼姐姐,又看了眼廖飞,说道:“要不你暂时先住到我们家吧!”

“什么?”廖飞和林嘉琴都睁大双眼,诧*问道。廖飞的声音比林嘉琴的声音还大。住到她们家,廖飞的脑海中浮现出当日的场景,林嘉琪那绝美白皙的身体再次映入眼帘。

林嘉琴看了眼还在失神中廖飞,道:“擦擦你的口水。”

“啊!”廖飞惊醒,连忙抹了抹嘴,才发现林嘉琴是在骗自己。

林嘉琪看到廖飞如此动作,俏脸通红。

“妹妹,你刚才说什么?”林嘉琪明明听到,还是不确定的再问一句。

“我说他没地方住,先住到我们家。”林嘉琪又小声地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怎么能让这么个大色狼到我们家住呢!那不是引狼入室吗?”林嘉琴大声的反对。

廖飞是男人,对漂亮女性当然感兴趣,更像再看到林嘉琪动人的身体,可他现在被人暗杀,不知道杀手何时会出现,就想要张嘴反对。可听了林嘉琴的话,他咂了咂嘴,没有出声。

“姐,你忍心看廖飞流落街头吗?他可是舍命救过我们的。”

林嘉琴不是无情之人,她感激廖飞的救命之恩,可却不想将这头色狼放入家中,以免吃了自己妹妹这只小白兔。

“那也不行,我可以给他钱,让他租房子住。”

“租房子也要时间找呀!这段时间难道要让他睡马路?”

“我可以给他钱住酒店,等找到房子再搬出去,总之他住到家里来太危险了!”

“姐,他来我们家不但不危险,还能保护我们,这样我们就不会再被绑架了!”

林嘉琴想到绑架,脑海中自然就想起黑洞洞的枪口,大量喷射的热血,忍不住浑身一激灵。就算到今天她还是经常从梦中吓醒。

她有些迟疑,廖飞怎么说也是救过她们,虽然在她看来他有些好色,可是人品没有问题。他要是住进来,确实可以保护她们的安全。

“我不去。”廖飞突然提出反对意见。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多看了两眼林嘉琴,仿佛视她为洪水猛兽一样。

“什么?不去,去不去你说了不算,由我决定。”林嘉琴像是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就炸毛了!

本来他要是流露出想去的意思,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廖飞去的。可现在他将她视为鬼魅,认为她们家是森罗地狱,那她还非得让他住进来不可。

廖飞的脸耷拉下来,没有多说,希望林嘉琴不要同意。他可知道有人要杀自己,不想把麻烦和危险带给两女。

“我决定了!为了拯救你邪恶的灵魂,避免你流离失所,给广大女同胞带来的安全隐患,我决定让你住到家里。”林嘉琴下了最后的决定。

听到她最后的决定,廖飞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别开玩笑,我不去。”

“我让你去,你就得去。”林嘉琴展现出她菜刀女霸气的一面。

“廖飞,你也不想我们姐妹有危险吧!上次绑架我们的那伙人还没有抓住,我好怕!”林嘉琪楚楚可怜地道。

廖飞挠挠头,看着开车的王利强,道:“不是还有他吗?”

“我们不习惯陌生人住在我家。何况他是我父亲的保镖,只是临时接送我们的。”林嘉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廖飞,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要哭的表情。

“可现在有人要杀我,我怕连累你们。”

“没事,这段时间,王哥也会保护我们,你们两人一起,不是更安全?”

“你个男人啰唆什么,我们都不怕,不知道你怕什么?”林嘉琴出声道。

既然两女都这么说,廖飞也就不坚持,毕竟他也不想睡在大马路上。不过就算如此,廖飞也打算先和林栋打声招呼,问问他的意见。毕竟廖飞知道林栋万分担心他一对宝贝女儿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