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章 你怎么发现的?

贺佳玉和许乐麻利地将几名保镖的枪逃出来,并且将他们踹到一起,方便看守。

酒吧的人见反派全被制服,一个个都想赶紧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众人的身形刚动,没等跑到门口,贺佳玉和许乐就将枪口移了过去,厉声道:“全都坐回自己的位置,谁也不许离开。”

有名顾客因为她们是女人,威胁力小,大喊道:“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离开?我就要走,你能如何?”

许乐一撸手枪的套筒,将子弹上膛,瞪着他,冰冷地道:“你走个试试,就知道结果了!”

这名顾客看到子弹上膛,立刻就麻爪了!走,他不敢,不走,他还丢面子。在面子和生命之中选择,他当然是选择生命,可他还不想这么快就丢掉面子,站在那里,面色尴尬。幸好他的朋友拽了拽他的衣角,他还借着这个台阶,又重新坐了下来。

张岺到两女麻利地动作,冰冷的语气,忍不住小声问道:“她们是谁?怎么有枪?”

“军人。”廖飞确定的道。

贺佳玉和许乐听到廖飞的话,都忍不住转头看向他,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瞎猜的。”廖飞嘿嘿一笑。

“兄弟,说说,你怎么猜出来的?”霍英杰捅了捅廖飞的肩膀,也好奇地问道。他从两女掏枪时,才知道她们不是普通人,联想到自己接受的任务,才猜测她们可能也是军方派出来保护的,可他怎么也想不出廖飞是怎么看出来的。

廖飞在他们好奇的注视下,淡然说道:“你这个八卦男找我出来,竟然没问昨天的事情,这明显就是不正常,何况还是来你都不熟悉的酒吧!最可疑的是,就你这个衰样,怎么会有美女主动找上门。还在我们脑残一样‘嗯!啊!’的答复下不离开。这不可疑吗?”

霍英杰想了想,道:“不对,就算这样,你顶多是怀疑我和她们的目的,不可能猜出她们是军人。”

廖飞在张岺再次要揪耳朵之际,犹豫地说道:“你看她们的腿。”

霍英杰看向两女的丝袜美腿,惊讶地问道:“腿怎么了?很好看呀!修长笔直,看起来还很有力量,要是这两条美腿挟在……”说到这,他猛然止住,差点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要是他把后面的话补全,不知道两女会不会愤怒对他扣动扳机。

就是如此,两女也想到霍英杰要说什么,都略带薄怒地看着他,要不是还想听到廖飞的分析,她们真想现在就修理霍英杰。

“你都说了,她们的腿很有力量。比普通女人的腿粗,明显是长期高强度跑步造成的,如果一个人是这样,可以解释以前是练长跑,或是爱好运动,可两个人,就有些太凑巧了!”

“我都没发现你什么时候看她们大腿的。”霍英杰嘿嘿笑着,来到廖飞身旁,拱了拱他的肩膀,问道:“还有别的吗?”

“还有她们的手,看手背很白皙,皮肤很好,可当他们端酒杯时,会发现她们的手心有茧子。如果她们是民工,或是农民,还好说一点,可她们的打扮是白领,这就出现问题了,再仔细看,他们的食指,还有薄薄的茧子,与整个手心的肤色不符。”

霍英杰惊呆了,没想到廖飞只是短短的时间,竟然看出她们如此多的破绽,可还是问道:“就算她们有这么多破绽,也无法确定她们是警察还是军人,或是杀手呀!”

廖飞轻笑,“警察不会有这么大强度的枪支训练,手指起茧子的可能性不大。要是杀手的话,刚才就不会掏枪帮我们。最后就只剩下军人这一个选项了!很难选吗?”

至此,所有人才知道两女是怎么暴露的,贺佳玉还是有些不懂,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有枪。”

“我不知道呀!”廖飞又没有翻她们的手包,当然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枪。

“你不知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如此放心,不怕三名保镖掏枪?”两女不信地问道。

“我那是相信霍英杰。”廖飞笑着解释。

其实他不敢说,因为担心会有杀手袭击,他带了原来罗兰的那把枪。如果保镖敢掏枪,他一定会崩了掏枪人。就算之前霍英杰没掏枪,一旦邵公子有想要开火的打算,廖飞也会掏枪将其击毙,至于开枪后会出现什么情况,那就到时候再说。怎么都得保住命和菊花才行。

军方本来是想用廖飞引出查理等人,谁知道查理他们没出现,廖飞反倒是因为见义勇为,弄出邵公子和几名手下,还是带枪的案子。如果这个案子放在警方,那是大案,可放在军方,军方根本都不想管。

这次见义勇为导致霍英杰和两女掏枪暴露。军方只能寄希望于查理等人还没出现,没看到这个场景。

军方派出应急分队赶到现场,通知贺佳玉和许乐,马上带廖飞和霍英杰离开,他们会处理现场,并保证消息不外露。

贺佳玉贴在廖飞耳边道:“支援的人已经来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廖飞看到一群刚刚进入酒吧的人都很彪悍,与她们离开酒吧。

张岺也被四人带出酒吧,廖飞问道:“你先回去吧!我欠你的钱会在开资后还你的。”

“谢谢你们,不过……”张岺道谢后,站在原地没动。

“怎么?怕我不还你钱?还是不敢自己回去?”廖飞笑着问道。

“不是,我的那些钱压根就没想让你还,我只是想请你们吃饭,感谢你们救了我。”

“改天吧!我们还有事情要聊。”贺佳玉站出来拒绝道。

张岺见廖飞和霍英杰都没有表示,再次道谢,打车离开。

“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贺佳玉开口道。

“好。”

霍英杰在张岺离开,和廖飞跟在两女的后面,问道:“你还真欠她钱呀!”

“废话!”廖飞没好气地答道。

两人边聊天,边跟着贺佳玉,来到离这里不远的咖啡厅。

在咖啡厅刚刚坐下,廖飞就直接发问:“说吧,什么事?”他才不信两女闲着没事才又过来咖啡呢!

贺佳玉其实让廖飞来咖啡厅,用意就是继续引出杀手,可她又不能明说,只能装作没听见。

“廖飞,是这样的……”霍英杰估计廖飞已经猜出来,就直接说出用他吸引杀手的事情。并解释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是担心有杀手总惦记也不是个事,所以才答应他们拉你出来,吸引杀手的。”

廖飞呵呵一笑,“不用解释,你的意思我明白。”

“不是,我……”霍英杰怕廖飞误会自己,想要继续解释。

廖飞摆了摆手,“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何况你要真只想帮军方,用我当诱饵,就不会带着枪亲自过来接我,你故意和我在一起,不就是为了保护我吗!”

霍英杰的想法,廖飞都清楚,一个人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绝不会冒着被杀手袭击的风险,他只需要打个电话约好地方即可。到时不但杀手容易上钩,他还没有任何危险。所以霍英杰就算之前没说,廖飞也没怪他。

两女也总动介绍了身份,和想要暗中保护廖飞的想法。这说明军方并不是想要为了抓到查理等人而利用廖飞,是真心想要保护他。

廖飞想了想,问道:“今天出了这事,你们已经暴露,再想将杀手引出来,恐怕不容易了吧?”

贺佳玉说道:“你昨天刚被暗杀,今天杀手不一定回来,何况我们在外围布置的人手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廖飞明白贺佳玉的意思,军方和她们都认为杀手今天没有出动,如果布置得当,那么今天的事情就不会传出去。他说道:“我看今天就这样吧!”

“好的,不过明天我们还会保护你的。”

廖飞呵呵一笑,“就不麻烦两位美女保护了,我自己能够应付。”

“不行,我们知道你很厉害,可是你在明,杀手在暗。”

“可是你们要是在我的身边,会引起杀手怀疑的,到时候不但找不到杀手,还会打草惊蛇。”

霍英杰也说道:“对,有我就可以。”

“你也不能在我身边出现,否则杀手同样会怀疑的。”

“杀手会怀疑,总比被杀强吧!”霍英杰激动地道。

“我会小心的。”

霍英杰急了,瞪着眼睛道:“小心也不行。”

“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廖飞不容分说。

贺佳玉联系了领导,问是否同意廖飞的建议。在领导看来,廖飞一个人是最容易受到袭击的,既然廖飞自己提出,怎么可能会不同意?领导同意廖飞的建议,任何人都不会出现在他的身旁。

廖飞听到这个决定,轻松地笑了。他之前以为杀手是查理的人,可现在他有了新的疑惑,认为杀手可能是另有其人。

霍英杰听到命令,好像是被抽走了精气神,瘫软在凳子上。他认为是自己害了廖飞,让他做了诱饵,又无法保护他。

廖飞知道霍英杰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你不同意让我做饵,杀手不还是会杀我,所以不用自责,何况我一定会抓到杀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