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七章:奇葩人物

眼看浔仇便要跌倒,一道月白色的娇躯便已出现在少年身后,如玉的手掌搭上浔仇肩头,将他牢牢扶住,随后一道悦耳的声音便从耳边传来,少年耳根温热的同时,甚至可以闻到身边传来的阵阵诱人体香。

“叫你逞能。”何馥婉红唇一撅,嗔怪中却是透着浓浓关切。

浔仇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苍白的脸色已经极度虚弱。不过他还有些不放心地向前瞥了一眼,那借助长剑而发的惩戒心剑,直直地插入鳞虎脑门,红白两色的液体顺着剑创向外流出,瞪眼而亡的鳞虎被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鳞虎一死,三人压力顿时尽数消散而去,慕云逸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显然先前那番激战惊险刺激,消耗了太多精力。

当然,在喘着粗气的同时,他的目光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不远处靠在何馥婉怀里的浔仇,眼中有着极为浓郁的火热之色蔓延开来,这难缠的凝丹境妖兽,竟是被他打死了!

这种近乎神武般的形象,再与之前那沉稳微笑的面容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佩服!”这些年,慕云逸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同辈这般打心底地拜服。

望着郑重其事的慕云逸,浔仇也只好笑着点了点头,再欲说些什么,却是面色一紧,赶忙出声道。

“有人来了,好像是武馆内的高手!”

……

“绫络小姐快来看,太令人吃惊了。”

“居然是一头凝丹境鳞虎!”

浔仇三人快速离开之后,风绫络三人便抵达之前几人同鳞虎交战的地方,身材壮硕的风雄错愕地扫了一片狼藉的场地之后,目光便是直挺挺地锁定在横死的鳞虎身上,眼中充满震惊。

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妖兽,而是凝丹境的大家伙,而眼下更奇怪的是,它居然横尸于此,看周边尚未凝固的血迹,显然这畜生死去不久。

“看来这次的参选弟子中,倒是有一个极为厉害的角色存在呢。”

风绫络也是牵着馨儿的小手凑了过来,她看着那坑坑洼洼的地面,旋即有些惊愕地点了点头。这鳞虎躯体上有不少硬伤,而致命一击,却是由这柄银色佩剑发出,它生生穿透鳞虎堪比钢甲的身体,从脑部向下贯穿开去,其冲势之猛,剑尖都是没入岩土之内。

说话之间,她将目光投向了那鳞虎脑袋之上,带着耀银色的长剑穿透鳞虎坚实的脑袋,依旧稳稳地定在上面。

突然,风绫络手掌一探,便是一把将长剑拔了出来。

“你说这鳞虎是被参选弟子杀死的?不可能吧?!”

风绫络的推测,显然是引起了风雄的注意力,他将脑袋伸了过来,拼命摇了摇,倍感吃惊。

“我也认为不可能,但事实摆在面前,不容我不相信。”

风绫络面色也是有些凝重,话语里有些迟疑,要说对付一个凝丹境鳞虎,即便是二重聚气境的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这群参与外堂选拔的弟子们,当真有这样的本事吗?

风雄还是有些没听明白,疑问道:“什么事实?”

风绫络分析道:“这头突然出现的鳞虎,想必是咱们的老对手阳武会做的手脚,成颂那老狐狸做出这等事情,也算是符合他阴森狡诈的性情。”

“又是成颂那狡诈狡猾的老混蛋从中作梗,老子恨不得活活撕了他!”

提起成颂二字,风雄顿时气得直跺脚,憨厚的面色也在一瞬间阴暗下来。他恶狠狠地咒了一声,对于阳武会现在的这个当家龙头,其实不仅他,整个巨印武馆上下对成颂恨意,都堪比一江春水来的泛滥汹涌。

风绫络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这些仇恨与敌视,她也不算少,不过是隐忍一些罢了,“不过看这模样,那老狐狸的算盘似乎被一个新人给破坏了。”

讲到这里,少女的话里又多了一丝庆幸,这次选拔队伍中能出现这么个奇葩人物倒是一件十足的意外之喜,否则任由这鳞虎冲入后山外围,指不定会有多少参与选拔的人亡于虎口,这对于巨印武馆来说,无疑将会是一件致命性的打击。

“你确信此事是选拔弟子所为?”

风雄还以一脸疑惑不解,杀死一头凝丹妖兽,非得有聚气境的实力不可,整个巨印武馆的年轻一辈中,有可能会做到这一点的,也没有三人之数,那些初窥修炼之门的年轻后辈,当真能有这样的本事吗?

“不信你看这里。”风绫络也懒得再同风雄解释,将手中长剑向一侧推了推,刻在剑柄上的三个隽秀工整的字体清晰地浮现在风雄眼前。

“何…馥…婉…就是这个名字吗?”风雄将所见的内容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

“是与不是,咱们去查探一番不就知道了。”

“怎么查?”风雄疑惑道。

“一切听我安排。”风绫络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计上心头。

……

“新进弟子的情况都统计的怎么样了?”选拔赛结束之后,风绫络来到负责统计工作的弟子旁,询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最后整理一下便能交到四阁阁主那里了。”负责统计上交妖兽的白衫弟子一边收拾桌椅,一边懒洋洋地回答,仔细听来又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抬起头却是不由一惊,急忙站起身来,表情诚惶诚恐。

“小…小姐,您怎么来了……”

“阁主好。”白衫弟子望着站在风绫络一旁的风雄,也是跟着打招呼。

将花名册从桌子上拿起来,风绫络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旋即便在名单上仔仔细细地搜寻起来。

“报告小姐,这一次上交妖兽的一共有二十四支队伍,共计七十二名弟子通过新进弟子考核。”以为大小姐是来检查自己的工作,青年值班人员赶忙在一旁解释,额头上大汗涔涔。

自然看出了值班青年的担忧,风绫络微微抬头展颜一笑,“放心吧,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而后她又埋下头,认真搜寻起来。

“小姐……”

值班青年与大小姐春风和煦的目光对视了一眼,仿佛感到整个人瞬间幸福了起来,欲言又止地再欲讲些什么,便是看到一旁的风雄朝这里做出了摇头的动作。青年有些痴迷的目光再次在少女惹火的娇躯上下扫了一圈,这才极为不舍地退出去。

“九百六十位参赛者,七十二名通过的弟子,这成绩倒也算是正常。”青年离开之后,风绫络顺着椅子坐下来。

“现在的四阁弟子算是够多的了,但真正能在三年之内进入聚气境的弟子却太少。修炼一途,天赋也是阻挡了不少勤勉的脚步啊。”风雄叹了一声,也是满脸无奈,似乎也想到自己少年时,迎着日光在修炼中挥洒汗水的日子。

“算了,不谈这些了,还是尽快查清她们的底细吧,阳武会一直暗中算计咱们,我们这些人可是要小心防备,不仅是这叫何馥婉的神秘少女,凡是通过外堂选拔的每一个弟子,底细都要差个清楚。”风绫络说道。

“也好。”

风雄毫不犹豫的应下,对于这位年轻的首席,他有着充足的信任与钦佩,少女的天赋与聪明才智不仅在年轻一辈中独占鳌头,即便是武馆中的老一辈人物,想法也没有她来的周全,所以老馆主才会放心地将馆内事物分一些给她打理。

房间内再度陷入沉寂之中,只有少女翻看花名册的声音隐约可闻……

巨印武馆东侧是一片宽广的宅基地,一座座带着小院的房子布置地十分规整,当夜色降下的不久后,一道夸张的大笑声从某一处传出来。

此人乃是杨宏宇,但此刻的他与进入后山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的发丝有些凌乱,满头大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同发疯一般一脸得意的笑。

“哈哈,第一终究是我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有了三脚猫的功夫,便想和我争?”

“你当老子八重炼体境的修为,是他妈开玩笑的吗?!”

杨宏宇一边冲一旁的伙伴炫耀,一边欢呼,如同着了魔一般,眼睛向外放光,从那里他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明天从工作人员那里领取的冠军奖励,一部玄通中品武技。

一头七阶妖兽,两头六阶妖兽,这是杨宏宇一队上交的最终成绩,这般战果放在新进弟子选拔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存在。特别是当他发现,慕云逸浔仇一伙上交的不过是三头五阶妖兽的时候,他便认定这次初试的冠军非自己一伙莫属了。

明天,巨印武馆高层会面见这一些通过了选拔的新进弟子,到时不但会给他们提供选择阁种的机会,也会为冠军队伍颁发奖励,一部玄通中品的武技,或是一株玄通中品的灵草。

“看来,接下来将会是个大出风头的日子呢。”杨宏宇在心里狂喜地想着,对第二日的来临极为期待。

只是,这冠军归属,当真同他想的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