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六章:诛杀

两年的修炼时光里闻道和尚将佛门真诀倾囊相授,不过要全然领悟尚需时日,况且有些秘技的使用需要强大的修为为基,现在掐指算来,能够拿上台面的招数并不算多。

天罗真功乃佛门无上炼体秘诀,身即聚集之义,聚集诸法而成身,故理法之聚集称为法身,智法之聚集称为报身,功德法之聚集称为应身。

三重境界即为内修三佛,先后为清净法身佛,圆满报身佛,自性化身佛三尊,三佛内敛,功法圆满,修炼者可弹指兴风,掌托山河,拥有无可匹敌的肉体力量与本体防御力。

第一尊清净法身佛,谓吾人之身即是如来法身,故吾人之自性本即清净,并能生出一切诸法。

这是天罗真功的起旨要义,佛门功法众多,但大多为佛力衍生而出,修成清净法身佛即可领悟万千佛技。只不过,现在的浔仇距离修成第一尊佛还差得远。

与天罗真功相对应,另一套基础性的佛技为心禅卍字诀,它将体内佛门真力凝成卍字印,并以此方式将其打出,凝聚的卍字印越多,攻击力也就越大。闻道和尚凭借仙境修炼者的实力可以凝聚几千道卍字印,可以做到单手开山,便足以体现出这套功法的霸气。

“吼!”

那被浔仇一拳轰退的鳞虎,兽瞳狰狞的盯着浔仇,突然间全身涌动起淡淡的灰,在这种灰芒之下,它的身体原本紧密覆盖的鳞片,竟然也是开始齐齐直立起来,迎着日光,宛如一柄柄锋利的倒刺。

现在的鳞虎,无疑涨了一圈,周身密密麻麻的鳞片倒刺,活脱脱一头冲杀机器!

身躯一抖,那鳞虎唰的一声,便是再度以一种更为凶悍的冲势冲向浔仇,腥风扑面,极具压迫。

望着那再度暴冲而来的鳞虎,浔仇却是一声冷哼,脚尖一点地面,身形便是掠出,手掌虚空一招,何馥婉腰间的佩剑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飞出,浔仇手掌向前一探,牢牢地将长剑握在掌心。

身处半空,浔仇接剑的那一瞬,手臂陡然舞动,耀银色剑锋斗转之间光华涌动,带起雄浑的罡元波动,银色剑光周边,神秘的金色佛门真力隐隐而现,威严而神秘。

铛!

璀璨的光华自长剑中爆发开来,而后化为一道道凌厉剑影,剑影环环相扣,结成一张气息凌厉的剑网,重重地罩在那鳞虎坚硬如铁的身体之上,爆发出阵阵火花。

任那鳞虎身体极端的坚硬,却也是应付的不算轻松,着凝聚着佛门真力的剑网,在继承了剑招凌厉高伤害的特点同时,拥有十足韧性,虽然依旧是难以完全破开它的防御,但在划起层层火花的同时,却也是将一些鳞片生生挂下。直接接触的地方,劈出一道半寸深的痕迹,浅浅的伤口之中,都是有着猩红的血液流出。

被浔仇打伤,那鳞虎显然也是极为愤怒,只见得其身体突然一阵剧烈摆动,暗灰色光暴涌而出,十数支尖细的长鳞片陡然间暴射而出,那等劲风,极端的凌厉,丝毫不弱于长剑之威,显然,这鳞虎,也是在开始拼命的反击。

“幻指镇魔!”

然而,面对着鳞虎的反击,浔仇却是暗自冷笑,手掌虚空一划,

两条手臂顿时幻化出十余道掌影,掌影齐齐探指,几十只泛金色的指尖一瞬间凌厉无比地射出,精巧无比地点在长鳞片中间,直接是生生轰下,将其震断而去。

旋即浔仇手掌一合,幻影消失,一道磅礴的金色佛光从合并的两掌中冲天而起,下一刻,浔仇右臂前推,一道金色掌影悍然出击,如同一座推出小山般,狠狠地砸在鳞虎身体之上。

轰轰轰!

在慕云逸与何馥婉有些呆滞的目光中,金掌轰然落下,那可怕的佛门刚猛之力,顿时将鳞虎那庞大的身体轰飞开去,周身长鳞片倒竖的体表宛如刺球,狠狠地滚到林间,擦出一道半丈深,十余丈远的沟壑后滚入丛林,将一棵甲树生生撞断。

“唔!”

那鳞虎有些痛苦地扭动身子,显然也是被这一阵当头猛轰砸得有些迷糊,疯狂的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咆哮之声。

凝丹境妖兽的咆哮,显然是对于妖兽有着极大的刺激与震撼,当下整个后侧林地,都是有一声声兽吼从四面八方响彻而起。

“让你给我叫唤!”

面色苍白的浔仇恶狠狠地啐了一声,强忍住因余力不足而胸中翻滚的血气,手掌开合之间再度向前推出,只见金光呼啸,由佛门真力所凝聚而成又一张金掌再度轰出,死命的追着鳞虎轰击而下,吃过一次亏的鳞虎竟然学乖了,被撵得四处逃窜,有些狼狈。

“吼!”

眼看便要再度被狠狠砸中,就算是以鳞虎的强悍防御也是经不住这样连番轰击,当下它终于是发出一阵愤怒而无奈的咆哮声,然后一个掉头,竟冲不远处的慕云逸扑过去。

“云逸小心!”见状,浔仇眉头顿时一皱,放声喝道,显然未曾料到这畜生这般狡猾。

“金罗佛印!”

狰狞的鳞虎暴冲而下,带着满身凌厉的刺芒,转瞬间已经逼近慕云逸身前,危急之时浔仇来不及思考,手指一捏法印,一道旋转的金光顿时化为一道金光流转的金色佛印,横拦于慕云逸身前,金色佛印一出,冲势威猛的鳞虎一头撞上。

“噗嗤!”

几百斤的鳞虎带着极致快速的冲势狠狠地撞在金印之上,后者顿时向后剧烈凹陷,呈现出一抹异常惊心的凹陷弧度,连带之下的浔仇脚步踉跄地向后暴退,嘴角一张,被竭力压制的一口鲜血顿时喷出,整个人的气势都萎靡下来。

接连暴退之后,浔仇竭力稳住身子,紧咬牙齿,胸中一声怒吼,那发出哀鸣的金印再度绽放出光芒,力量爆发,鳞虎被骤然弹飞。

这一刻,从后侧追来的金掌悍然而下,狠狠地拍在弹飞的鳞虎之上,伴着它不甘的哀鸣声,其一半身躯都是砸进了泥土之中,面对着这等凶悍攻击,鳞虎身体上的一些坚硬鳞片,都是裂开了道道裂缝,鲜血直流。

“云逸,快些后退!”

有些失神之间,慕云逸又听到浔仇一声大吼,有些恍惚地抬起头来,之间一道有些朦胧的金色剑气从眼前划过,这道金色剑气没有多么耀眼的光芒,也没有多么夸张庞大的攻击范围,就紧紧地贴在长剑之上,但在慕云逸的眼中,却是危机而不可阻挡。

它就像是一柄尖锐无匹的利矛,能破除一切防御,锐利而无可阻挡!

佛门惩戒心剑,将罡元完全专注于攻击之上,号称破开一切,无视任何防御存在。

惩戒心剑一处,浔仇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坚持着站立,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晃动两下,整个人向后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