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八章:头大

巨印武馆新一次的外堂弟子选拔赛,经过大半日才刚刚结束,只要明天将通过了的新弟子分配到各个阁内,任务便算完成。

“没想到事情做得如此顺利,看来下属们还真是用了心呢。”巨印武馆馆主会客用的雅间,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精壮老头听现任馆主风潇汇报了消息,也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道,随后又有些凄伤的叹了一声。

“浔秋这孩子,不容易啊。”老人目光有些迷离地抚摸着手掌上的独玉玉佩,眼中带着浓重的关切之情,讲到这里,苍老的眼角有些浑浊。

今天正午,馆主风潇从儿子风举那里得到了这块刻着浔字的玉佩,有些疑惑的他急忙找到父亲求证,却是得知这独玉之主,当真是自己已经五六年未曾蒙面的小外孙,浔秋。

“人经历一些苦难才会成长,根据莫山山脚的住户反映,浔秋两年前便来到了这里,同他呆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装扮行为有些怪异的老头子,好像是他的师父。”站在一旁的风潇,许久没有见到刚硬执拗的父亲展露出这样温情的一面,自己鼻头也是一酸,不过嘴上还是劝慰着。

不管那小混蛋之前如何调皮,如何不从管教,却也是他风潇唯一的一个外甥,自己亲妹妹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啊!

“浔秋这小混蛋还活着,想必玉瑶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两年压制在心底的情绪一经宣泄,顿时老泪纵横,老人抹了把泪水,随后冲儿子有些苦意地笑了笑,似乎是在嘲讽自己的感性。他是巨印武馆上一代馆主风天霸,风天霸育有一子一女,老大风潇,老二便是卫国公浔长风的妻子风玉瑶。

风潇有些惊疑地道:“听他们说,浔秋在莫山生活的这段日子里,几乎未曾离开过那片山脉,修炼也是相当刻苦,总之在当地人眼中,可是个上进又勤奋的孩子。”

风潇讲到这里,自己也是有些语塞,脑海中的那不务正业的混小子有一天不再吊儿郎,而是脚踏实地地做些实事,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可能。

无奈地叹了口气,风天霸道:“浔家遭逢剧变,也难怪他没了以前的少爷脾性。”得知自己外孙不再像从前那样蛮横张狂相反地勤奋努力,风天霸心里愕然的同时也着实有些高兴。

见父亲面色欣慰,风潇扯了扯嘴角故意打击道:“不过也别高兴的太早,今天早上举儿带着馨儿她们到莫山深处去抓妖兽,结果碰上了一头能狂化的嗜血狼,结果是浔秋那小子出手救了他们。”

“嗯,这件事你不是下午便跟我说了?”坐在椅子上的风天霸听后不解地反问。

风潇无奈地笑了笑,道:“关键是那时候,浔秋身边跟了一个穿一身白色长裙的漂亮女孩,听馨儿说,好像叫什么何馥婉,长相气质,可是要比您的宝贝徒弟绫络还强上三分吶。”

风潇说到这,语气有些古怪,之前他年轻时,同浔长风一起在巨印武馆修炼,当时那家伙长着一张俊脸,加上过人的天赋与超高的修炼成就,可是将整个柳湖镇的姑娘迷得个死去活来,现在看来,浔秋在这方面倒是完全继承了父辈的优良血统。

“哈哈,有其父必有其子,只是这小子能别像幼时那样任性乖张便好,其他我这做外公的,也管不了多少了。”得知外孙的消息,风天霸显然心情极好,也不愿多考虑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不过,我现在还真想见见他,那小家伙上次来巨印武馆的时候还不到十岁,当时还差点把我的卧室给拆了吶,哈哈哈……”风天霸回忆起浔秋幼时在这里留下的记忆,除了当时气恼,现在想起来,却是开怀良药。

一旁,风潇也是笑了笑,刚欲说话,面色却是陡然一变,门外一声声急促的脚步声已经逼近过来。

“师父!”

在他转过头去的时候,房间门已被推开,有些焦急的风绫络急匆匆地跑进来,先是叫了一声师父,随后看到风潇后,也是急忙招呼道。

“见过馆主。”

风潇冲她点了点头,随后自己找了个一边的座位坐下来。

风天霸抬起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得意弟子,笑道:“绫络怎么了?这样心急火燎的。”

“抬上来!”

风绫络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门外招了招手,两个穿着装扮弟子模样的青年便将一头死去的妖兽抬了上来,先前还一脸淡然的风天霸与风潇见状,顿时不约而同地从座位上弹起身来,惊呼道。

“鳞虎!”

风绫络显然提前料到了他们会有这般反应,嘴角有些气愤地扯了扯,抛出一枚更具破坏力的消息。

“这头鳞虎是今天下午在后山发现的。”

“后山?!”风天霸听后再也平静不下,上前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臂,惊呼道:“那里怎么可能会有凝丹境妖兽?!”显然他接受不了这样突兀的讯息,为了方便选拔赛以及馆中弟子修炼,巨印武馆严格规整后山妖兽林,其中阶位最高的是五头七阶妖兽,何时会有凝丹妖兽存在!

轻轻地点了点头,风绫络理解师父现在的心情,“所以说这应该是咱们的死对头阳武会他们暗中做的手脚。”

“阳武会?!”

房间内,风天霸暴怒到极致的咆哮一声,大手一拍,桌子已是化为了满地碎片,一旁的风潇也是面色阴寒,眼中涌动着疯狂的杀意,这阳武会居然又耍阴谋使绊子,即便这些参与选拔的后辈也都算计在内。

“父亲,此事的确不能轻易放过,不过先暂时息怒,我们应该先安抚伤亡,免得事情闹大于我武馆声誉不利啊。”风潇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风天霸膛剧烈的起伏了一阵,这才缓缓坐下身子,暴怒的情绪略微减缓,接着问道。

“伤亡多少?”

“没有。”风绫络极为利索的回答。

“那怎么可能?”风天霸不明白自己徒儿的意思,难道说这鳞虎放入后山之后,面对整山参与选拔赛的弟子,都没有咬上一口?!

听得风天霸错愕的话语,风绫络却是苦笑了一声,突然指着那鳞虎,道:“我赶到之前,这畜生便被一个参加选拔的新进弟子给杀了。”

“被参加外堂选拔赛的弟子杀了?”闻言,风天霸与风潇二人都是怔了怔,似是没有听明白。

“师父,恭喜您了,我们巨印武馆从今天起又多一位聚气境的弟子。”风绫络微微一笑,道。

几个呼吸时间的寂静与沉默。

刚刚还因为涌动的暴怒而压抑的气氛,仿佛是在此刻突然凝固了下来,整个大厅,霎那间鸦雀无声。

“你…再说一遍?”风天霸脸庞上的表情此刻极为的滑稽,他看着自己徒儿,嘴巴动了动,道。

“那个杀死鳞虎的新弟子叫何馥婉,想必已经踏足聚气境了。”望着那两张呆滞的脸庞,风绫络也是有点无奈,只能再度道。

“嘶!”

大厅中的两人,几乎是同时间吸了一口冷气,然后风天霸却是陡然一惊,立即将脸转过去,冲着风潇惊呼道。

“是那个同浔秋一起的女孩?!”

“什么浔秋?”风绫络有些摸不着头脑,眼前这两家伙,今晚有些古怪啊!

“就是花名册上的那个浔仇。”风潇解释道,经过一下午打探,他便得知浔仇离开了莫山山脚,而且来到武馆参加选拔。

风绫络精致美丽的脸蛋,在此刻爆发出难以遏制的吃惊之色,到得后来,她甚至是忍不住用一百分贝的嗓门吼道。

“你是说着名单上的浔仇,就是玉瑶阿姨的儿子,浔秋?!”

风天霸给了她一个令人心碎的点头,少女感到自己的脑袋顿时大了一圈,胸中一口闷气险些没有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