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六章:猎兽队

莫山山脚,下午的阳光已然褪去温热,加之近秋季节的影响,迅速清凉下来的河岸上,凉风习习,带着嗖嗖冷意,澎湃河水激起的水花,将河岸旁散满水汽,清凉之感,沁人心脾。

不觉间,已过了清晨时分。依旧盘坐在河边的浔仇嘴角有些慵懒地翘了翘,随后却是感受到一道隐晦的目光在时不时地盯着自己。他将眼角余光向一侧扫去,却看到何馥婉立即弯下头,坐在石椅上的娇躯急忙转向一边。

少女的动作变化自然未能逃过浔仇敏锐的眼睛,他在心里笑了笑,却是有些嗟叹。

机遇总是奇妙,若不是帝国政坛发生了这么多变化,想必眼前这高贵冷艳的帝国公主,永远不会用这么单纯又可爱的眼神盯着这具身躯吧?

“呵,不过这丫头还真是有祸国殃民的潜质。”浔仇在心里轻笑一声,望着何馥婉曲线错落的曼妙背影,再联想到那一张颠倒众生的绝美脸蛋,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后闭上眼睛,将意识沉浸于丹田之内……

刚才没有被他看到吧?

何馥婉转过身子背对少年,暗中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蛋,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不自主地抬起手,何馥婉将扎在秀发上的翠绿色簪子拿下来,晶莹的簪体上,仿佛留存着少年那一天相赠时的阳光面庞。被人关切与记忆的幸福感袭向心头,少女回想到这两年孤身飘零的日子,一股浓重的酸涩感涌上心头,整个眼眶也有些红肿起来。

馥婉,生日快乐!浔仇讲出的这六个字,对他来说或许并没有什么多么特殊的含义浸在里面,也不需要费多少力气,但却将少女的一些记忆从角落里翻了出来……

两年前一夜间家破人亡,她便以为这辈子,自己再也不会感受到祝福与关心的味道了,直到两年后的今天她再一次遇到他。

想起从前在临京城生活时自己对那小子可是非打即骂,从来没有给过他什么好脸色,而这韬光养晦的少年却一直选择默默忍受着,何馥婉的心中不由泛起一丝莫名的酸楚感。

雪腻玉手轻轻地拂过簪子晶莹地躯体,何馥婉幸福地笑了笑,心里感到一丝温暖,亲切而放松,仿佛突然间找到了自己多年走散的亲人,心里填充的一切仇恨与压力都在一瞬间如释重负,不再像是大石头一样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不过这家伙认真起来,倒也算挺有魅力的。”

将簪子叉在黑发上,何馥婉转过身子,看着盘坐修炼的浔仇一本正经的样子,俏脸上带着一抹羞涩,不过这种难得的赞许与认可之后又滋生了一股难以察觉的怒意,因为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少年究竟有多么善于伪装,而之前在临京城她对自己的纠缠,竟不过是他为了掩饰自己身份的逢场作戏而已。

从前的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现在夙兴夜寐的魔鬼修炼;从前的放浪轻浮,现在的幽默沉稳;从前的伪装掩饰,现在的真实写照……这一切的一切,都肆意撕破自己对他的固有评价,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后,朝着另一个极端的方向发展。

现在她越来越相信浔仇之前所讲的话,他对自己真的没有窥伺之心!立场急速转变,甚至一瞬间令少女产生一种其实是自己配不上他的念头。

何馥婉的心头突然酸酸的,脸上挂着自嘲的神情,两人年纪相仿,但浔仇经历的事情无疑要比自己艰难困苦的多,单单那十几年的唾弃与白眼便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刹那间,浔仇的形象变得更加光芒万丈起来,而她似乎也一瞬间敬佩起章灵惜的明智,竟然能在这么些年前看透少年那纨绔外衣下掩藏的真正潜质。

不提起章灵惜她还不气,回想到最近一次在浔仇面前提起章灵惜那三个字,少年脸上的柔情与眷恋,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犹豫,说不出的心疼,竟令她有些羡慕嫉妒起来。

“难道我便这样普通而没有吸引力?章灵惜究竟又比我强在哪里?”

最近一些日子,何馥婉常常在心里这样反问自己,现在再度想来,一股无名的挫败感立即涌上,其瞥向少年的眼神竟在一瞬间带上了一丝怒意。

身为帝国公主,何馥婉拥有属于自己的傲气与自信,虽然章灵惜作为大国师的女儿,自然生的千娇百媚,不过从前所谓的帝都四美,排在榜首的人,似乎还不是她章灵惜吧?

只不过,即便她赢了自己,又能代表什么呐?曾经她以为章灵惜的死是一种遗憾,因为她不能看到自己覆灭章家的那一幕,同样贴身感受到家破人亡的痛苦与绝望,只不过现在想来,似乎非但不是遗憾,反而隐隐有些让她窃喜起来……

“章灵惜,究竟要说你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何馥婉盯着少年磐石般的身影,就这么看着,嘴角微微抽了抽,自言自语地轻声讲道。

之前她打骨子里恨这个自己曾经最要好的姐妹,恨她的父亲背叛了整个皇室与帝国,而且是使用那般狠辣的手段谋取政权,甚至有一段时间在她了解了当时在临京城,少女为这个‘二世祖’同章敬尧撕破脸皮,甚至不惜自刎明志,她只是在嘲笑少女的愚蠢与无知。

可是现在她却有些明白,为什么少女当时会选择这般激烈的方式去维护他,因为换做自己的话,或许她也会选择这样做。

何馥婉恬静的坐在石椅上,沉浸在属于自己的思绪当中,绝美的脸上一会甜美的轻笑,一会又不甘的撅起嘴角……

而此刻将全部思绪沉浸在修炼中的浔仇可没有少女想的那么凌乱复杂,不过这却并不妨碍他那过人的感知力。

耳际轻轻地抖动了一下,浔仇缓缓地睁开眼睛,而后脚尖潇洒地踮地,几个起落便来到少女身边。

“那边好像有什么人,我过去看看,你先呆在这里,不要离开。”浔仇的突然出现令何馥婉为之一愣,见少年一脸严肃的模样,她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选择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小心一点。”

“嗯,放宽心吧。”点了点头,浔仇给了何馥婉一个放心的微笑,随后一脸冷笑的向后扫了一眼,旋即转过身子朝着东侧的林地走去,他尽量放缓脚步,眼睛地余光与配合而出的意识将周遭的一切风吹草动纳入观察之中。

穿过外围树丛接着向前走,浔仇顺着心中泛起的古怪感觉,朝着右边的方向快步而去。

莫山山脉层峦叠嶂,过了最外围山层向内深入,地貌更加自然原始,只有极少数艺高胆大的猎兽人会深入进去。

砰!

一片薄雾笼罩的空地中,一行十余人正合拢成一圈,在场地中心,一个年轻男子手持铁剑,正对面一头狰狞妖兽带着浑身煞气,低声怒吼。

“畜生,再来啊!”

手持铁剑的青衫少年抹去溅在脸上的猩红血迹,年轻的面庞上书写着疯狂的战意。再他身前,那暴怒的狼形妖兽,一身灰白色皮毛根根直立,犹如鲜血凝成的眼睛里满是兽族好战斗狠之色。

这里的交战已经持续了半个钟头,交战中的青衫少年右肩头轻微撕裂,淡淡的血迹浸透两寸青衫。对面咆哮的狼形妖兽同样不怎么好受,两道颇深的伤口横在脊背上,周遭皮毛被血迹凝成一绺。

“哥哥,一定要加油啊!”

在那围观人群之中,一名年龄约莫十二三岁,身着淡红衣裙的可爱少女见到青衫少年的神勇孔武,不由得拍着手掌娇声叫好,这少女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出落的娇媚动人,如画的眉角带着三分俏皮可爱。

“馨儿,小心一点!”红裙女孩身旁,一名年龄约么二十出头的青年女子见红裙女孩有些不安分,连忙伸手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将她向后拉去。

“不碍事,洛师姐你就放心吧。”叫做馨儿的女孩摆了摆手,不怎么愿意领情,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仍旧死死地瞪着战圈深处……

“嗐!”

这段时间内,处于焦点位置的青衫少年飞扑上去,泛着淡淡罡元的剑身陡然掠起,划过一抹凌厉的弧度后狠狠地斩向那狼形妖兽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