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五章:少女情怀

炼化聚元草后发生的小插曲吓出浔仇一身冷汗,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但光着身子在林地里躲避少女的追杀,却是浔仇从未想过的,不过想起当时在那山洞中的场景,少女的娇羞与恼怒,却着实令人血脉喷张,香艳异常……

今日刚过了清晨,吃过早饭后何馥婉托着香腮,俏生生地坐在茅棚前的石椅上,眼神有些迷离,娇躯勾勒的动人曲线完美展现,似乎几天前发生了那暧昧的一幕后,她与浔仇的关系仿佛更加亲近友善了。

这已经是她在这里住下的第十三天了。现在想来,少女苦笑同时都还敬佩自己之前的勇气,居然会跟一个臭名昭彰的二世祖住在一起,尽管到现在为止,她认为,彼此之间尚未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时光也许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同样也能改变对另一个人的看法与态度,经历过头几天担忧色狼骚扰的日子,她心底对浔仇的警惕性已经淡了很多,甚至现在想起自己第一晚担忧色狼侵扰而整夜未睡的模样都觉得有些好笑。

也许是真的倦了四处流浪的日子了吧。想的多了,何馥婉在心头叹了一声,刚好被从后面走来的浔仇听到耳朵里。走到少女身边,他轻轻地问道:“怎么了,刚才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叹气?”

“嗯?”有人说话,何馥婉惊叫一声,急忙转过头来,就像是被别人发现了什么心事似的,有些手足无措,“你…你回来了?”

“美女,又在感慨些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浔仇轻笑着,很自然地走到石椅边上坐了下来。半个月的相处下来,发现少女虽然褪去了往日帝国公主的娇贵,但打心底里还是有许多伤痛与包袱,一般这种时候,他都会忍不住要关心一些,倒不是因为美色,毕竟何馥婉与浔秋打小在皇城一起长大,父辈君臣两相和睦,算是有些渊源。

“死性不改。”何馥婉听罢没好气地白了浔仇一眼,旋即转移开话题,“记得当初在皇城生活的时候,你总是利用一切可趁之机缠着我不放,现在想起来,应该也是你隐藏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没料到何馥婉会突然谈到这个问题,浔仇眼皮翻了翻,心中却是无奈。那些放浪轻浮的行为可不是装出来的,浔秋那小子典型色鬼一个,见到美女哪有不流口水地道理,更何况大王的女儿并不是一般的漂亮。不过心里这么想,浔仇可不敢嘴上这么说,眼前少女好不容易对这幅皮囊有了些许好感,可万万不能再添乱子。

浔仇有些心虚地说:“也算是吧。”

得到少年肯定的回答,何馥婉向这边挪了挪身子,接着说道:“身为卫国公的儿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似乎并没有韬光养晦的必要,你明明能成为一个众人标榜的成功少年,却何苦这般作践自己?”

“作践自己?没有啊,那时的生活真的很‘享受’。”浔仇故意装作不理解地样子,特地将享受两个字咬地特别重,眯着眼睛一副陶醉在往昔风花雪月的神情,大有往昔放浪之态再生的趋势。

明眼人自然都看的出来浔仇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这段时间同浔仇的相处,她开始享受少年的变化与成长。听到少年调笑的言语,何馥婉咯咯地笑起来,脸上的淡淡冰冷与忧伤霎时融化,像是百花盛开般艳丽温暖,看得浔仇不由一愣。

微微侧着头,少女的声音里带着娇俏的味道,“只是当时你总是缠着我,难道也是为了掩饰自己吗?”讲到这,何馥婉似乎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似乎有些露骨,俏脸不由一红。

“呃……是……是啊!”浔仇一脸鬼精地转着眼珠,支吾片刻后急忙用迅速利落的回答来掩饰内心中的恐慌,“其实你也应该清楚,卫国公家那不懂长进的二世祖,若是当朝公主他都敢调戏,那这人一定是没心没肺了,而且,万一占到便宜了,也是不错……”讲到这,浔仇早在心里将浔秋骂了个千百遍,这混蛋自己好色捅娄子,现在还得老子来当替死鬼。

“好了!”

何馥婉听到这里顿时尖叫一声,旋即意识到自己的慌张,又急忙压低声音,低下的脸蛋上浮起两抹醉人的酡红,特别是调戏两个字落到耳中,顿时令她想起少年以前的无赖模样,嫩白的肌肤上浮出淡淡的红晕,感到脸蛋像是火烧一样,整个心房也没命地乱撞。

何馥婉的表现令浔仇不由一愣,记忆里这高贵的帝国公主可是从来没给过自己好脸色,“呵,没想到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馥婉公主,竟也会有害羞的一面啊。”

“你……”浔仇的调笑令她更不自在,刚欲装出一副发怒的样子,抬起头望到少年澄澈的眼睛却又语塞起来。

“看,这样子就更像了。”浔仇扯着嗓子叫唤,完全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何馥婉俏脸一板,顿时又是冷冰冰的,转过头来,首次面对浔仇,凤眼一瞪,只不过见浔仇那的孩子气模样,又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抽手敲了少年一拳后娇嗔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呀,还是改不掉油嘴滑舌的臭毛病。”

“这叫地痞改不掉耍流氓才对。”浔仇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只是脑袋撅的老高,似乎在享受别人崇拜的目光。

何馥婉又咯咯地笑了笑,漂亮的大眼睛完成两条弯弯的柳叶,应和道:“现在我倒觉得你以前不是在伪装,其实你的骨子里应该就刻着我是流氓四个字才对?”

“还有就是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每次说过的话都不作数。”奚落了浔仇一通之后,何馥婉又想到了什么事情,似乎是浔仇又做错了什么,惹她不满。

说完,她有些委屈地堵了嘟嘴,撅起的小红唇柔软滑腻,看上去令人生出一种一口吻上去的冲动。

眼前少女无形中释放的娇羞与美丽看得浔仇眼睛一直,少年有些躲闪地向后挪了挪屁股,一边解释道:“哪里有。”

“真的没有吗?!那三天前我教你练碎岩掌的时候你还说要送个惊喜,在哪?!”何馥婉伸出白皙的手掌,有些不满地嘟着嘴巴冷哼一身,清亮的眸子里跳耀着狡黠的光芒。

浔仇瘪着脸,无奈地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怎么还记得啊。”

“哼!就知道你是在骗人。”浔仇的马虎大意,何馥婉听在心中竟一瞬间升腾起一股莫名地愤怒,似乎是在责怪浔仇的随意应承,却忘记了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讨厌的马虎鬼,还说有惊喜,今天是人家的生日你都忘记了,以前不是都会借着机会献殷勤吗?怎么现在连句话都没有!”

“今天不理你了!哼!”

怒哼之后,何馥婉当即起身,心里却已将浔仇骂了不下几十遍。

“你这么想要吗?”浔仇眨了眨眼睛,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无辜模样,很享受少女有些失望的可爱表现。

“哪……哪有……才,才不会呐!懒得理你。”被人家当面戳破心事,何馥婉急忙回应,毫无用处的掩饰反而暴露了少女更多的心思。

“站住!”见何馥婉又是瞪眼又是跺脚的慌乱样子,浔仇从石椅上起身,将欲行还休的少女喊住,有些不容置疑地命令道:“转过来。”

“我不!为什么要听你的?!”何馥婉刚欲转身,转而想到这有些尴尬的场面原地倔着身子,手指有些紧张地揪着裙边,眼睛的余光却扫向身后渐渐靠过来的少年。

脸上挂着一抹苦笑,浔仇二话不说地抓住何馥婉的肩膀,稍一用力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翠绿色的簪子。

“啊!你干什么!”何馥婉尖叫一声,刚欲出手教训这动手动脚的小子,却看到浔仇将一柄翠绿色的簪子插到她高挽的秀发上,而少年随后的一句祝福,瞬间用温暖塞满了她的整个心房,“馥婉,生日快乐”。

少女扬起的手臂顿时无力地垂下,这些年来,这是浔仇第一次这么亲切又没有什么杂念地称呼她,虽然心里依稀有些怪怪地,但更多的则是被一种欣喜感动所充斥。

少年呼出的气体热热的,近距离感受下在心中泛起一丝涟漪,这一刻,何馥婉的眼眶红了,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彼此对视着,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靠上了浔仇的肩头……

未过多久,一声尖叫打破了安静又甜蜜的氛围。

“啊!你怎么抱着我,还不快松开你那脏手!”

“是你先靠上来的!”少年义正言辞地为自己伸冤。

“屁呀,你占女生便宜也不是第一次啦!”

“哪有?!哎呦,别打别打!”

两年来,莫山山脉第一次传来由衷地欢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