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七章:危机时刻(求收藏)

茂密的森林中,浔仇隐藏在一棵大树上,居高临下的俯视林间,只见一大群人将一头妖兽包围,淡淡血腥味道从中传出。

“呵呵,原来是猎兽队,竟然敢跑到这里猎取,真是好胆子。”浔仇从树梢上探出脑袋,瞥向二十丈之外的战圈,不由轻笑一声。

“嗜血狼?!”浔仇扫视的目光一凝,刚欲转身离开,身体便是突然停了下来,面色有些变化的望着那林间中间的一头狰狞的野兽。那是一头通体呈现银白色的成年妖狼,猩红色眼睛里满是嗜血色彩,尖锐的犬齿透着锋利光泽。

嗜血狼是一种颇为凶残的七阶妖兽,毛发如铁,极难对付。它们拥有敏锐的嗅觉听觉,残忍而机警,极善奔跑,其战斗力在七阶妖兽中排在前列。

嘴角颇为玩味地扯了扯,浔仇四下打量一番,眼尖如他,果然在那嗜血狼身后的一棵两人合抱的油扇树下,瞧见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火红色果实,犹如滴血的果实上隐隐之间,一种狂暴的药品味道弥漫而开。

“那是……玄通高品灵药,赤炎果实?”

当视线望着那枚果实时,浔仇当下便是轻吸了一口冷气,这群人能在这里碰到一株成熟的赤炎果实,选择与嗜血狼恶斗的理由便很充分了。这赤炎果实同聚元草归属于同一级别,但售价却要比前者高出不少,用它炼制而成的狂元丹可以在短时间内倍数级吸收天地元气。

自己一直盯着的赤炎果实被这群猎兽人相中,众矢之下的嗜血狼已到了狂暴的边缘,赤炎果实含有爆发式的能量储存,若是能吸收炼化,它可以借此冲击下一关口,不过眼下形势,却是不乐观。

嗜血狼愤怒地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凶残,作为嗜杀的妖兽,它们族中只有战死的兽众。他毫不顾忌银白色毛皮上被撕开的几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粗壮的狼爪狠狠拍地,下一瞬便是飞快的对着与其交战的青衫少年飞扑而去。

手持长剑的青衫少年见状急忙后退,手腕急速一抖,一道凌厉的剑光刁钻地斩向嗜血狼的腰腹处。面前的一颗手臂粗的树杆,直接是被扑断而去,青年那袭去的一剑在矫健敏捷的嗜血狼面前,显然未起到太好的效果,仅仅在其脊背上又留下了一道小口子。

“吼!”

嗜血狼痛吼一声,一跃就是飞扑而起,趁青衫少年收剑之际,狼爪陡然抓取,下一瞬便重重地拍在前者手腕上,将那握在掌心的铁剑拍飞同时,嗜血狼张开血盆大口,冲他肩头咬去。

感受着那迎面而来的腥风,铁剑被击飞的青衫少年短暂的慌乱后迅速稳住阵脚。他不敢怠慢,宽阔的臂膀陡然向后一震,贯通的拳劲呼啸而出,一拳轰在了那嗜血狼头之上。

嘭!

拳首相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瞬间都是倒飞而出,青衫少年狼狈落地,一抹嘴角,竟然是有着一些鲜血流出,刚欲大怒,瞳孔却是骤然紧缩,浓浓的惊骇之色爬满脸庞。

“它能狂化?!”

躲在不远处树梢上观望的浔仇也察觉到异常,身体瞬间硬下来,少年张大着嘴,旋即身体有些惊骇地抖了抖,显然为曾料到这嗜血狼居然具备其族中百里挑一的狂化之能。

“狂化?!师兄小心!”

望着突如其来的变化,青衫少年四周围观的同伙起先也是目瞪口呆,待他们回过神来,无不大声提醒他小心战斗。

狂化是极少一部分妖兽种族拥有的变异血脉优势,就拿这嗜血狼来讲,正常情况下,一个百余头狼组成的群体中能有一个手掌之数的狂化血脉,便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听到周遭紧张的叫喊声,手腕还隐隐作痛的青衫少年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他活动了一下还有些刺痛的手腕,瞪圆的眼睛死死地锁定在那狂化的嗜血狼身体上不敢丝毫放松。

银白色的毛皮根根竖立,此刻,家犬大小的嗜血狼瞬间涨了一圈,低沉的咆哮声响起,妖异红瞳中的嗜血之色愈发浓郁。

正在这时,伴随着嗜血狼的再次长啸,一道道银光从狼躯上升腾而起,身为风系妖兽,拥有风刃技能,尽管它还只是七阶的存在,但狂化之后却已经具备了八阶妖兽的战斗力。

吼!

狼掌怒拍,丈宽的风刃冲天而起,下一瞬狠狠地朝青衫少年爆射而来,彪悍的气劲,将地面生生卷起三尺扬尘。青衫少年见状原地弯身陡然一翻,眼角余光捕捉到不远处斜插在地上的铁剑,躲开风刃后的手掌虚空一招,剑柄前后抖动,下一瞬破土而出。

“青锋斩!”

铁剑飞回,少年怒吼一声,反手一抖,紧握掌心的铁剑顿时发出一声锐利的剑鸣,一道淡青色剑光从剑身喷薄而起,下一瞬重重地砍在飞扑而上的嗜血狼头上。

铛!

金铁交击之声陡然响起,青衫少年双臂陡然一震,铁剑险些脱手飞出去,浓重的危机感充斥心头。青光覆满的这一剑除了令嗜血狼前冲的身躯稍稍一抖之外,竟然毫无建树,一小撮淡银色狼毫顺着锋利的剑刃飘落而下,青衫少年惊愕的目光中,狂化的嗜血狼一爪探出,毫无偏颇地轰在青衫少年暴露的右胸口上。

咔嚓!

胸骨错位的铿然声响立即传遍体内,剧痛的感觉令少年的整个神经都抽搐起来,他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撞在一株古树的粗壮树干上,腰身顿时弯成一抹惊心的弧度。

“好痛啊!”

青衫少年痛苦地咧了咧嘴巴,再接着,嗜血狼低吼一声,又一道凌厉的风刃再度斩过来。

铿!

青衫少年强忍剧痛,凌厉的风刃避无可避,手中剑芒舞动,生生的挥出一道淡青色剑光,将那风刃劈裂而开,但随之风刃爆炸,膨胀的空气炮轰来,强猛的气浪将青衫少年推拒而去,手中长剑再一次脱手飞去,而其本人,也是在踉跄后退间,终于是坐倒在地,一脸惨白之色的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血盆大口。

“不要!”

周围不少同行的人见到这一幕,皆是眼眶欲裂,一些人想要冲上去阻拦,但却已是无力回天。

“哥!”柔美可人的红裙女孩惊叫一声,白皙的手掌紧握裙摆,脚步一抬,直欲飞扑上去,拦在青衫少年身前。

“馨儿不可!”守在红裙女孩身旁的年轻女子急忙抓住前者纤细的胳膊,自己也是赶忙闭上眼睛,似乎不忍心看到这即将发生的血腥一幕……

“唉。”

藏在树梢上的向下望去的浔仇见到这一幕,也是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一掌拍在树干上,整个人陡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