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三章:好听的声音(求收藏!)

“小二,来桌上好的酒菜,快一点。”

刚过正午,酒家门前的人流稍稍稀松下来,在柳湖镇逛地有些乏了的浔仇找了家规格卖相还算不错的酒家,进了门后在靠近角落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冲站在柜台边候着的店小二招手。

在镇子上忙了好一会,基本错过了午间用餐高峰期。浔仇坐定后打量一周,酒店里食客并不多,古香古色的布置看起来还算舒爽。他将头顶上遮住脸的黒幔斗笠摘下来放在桌角,向周边望去。

两年来,少年的相貌身段有了不小的变化,相对于之前虚浮瘦弱的二世祖,少了分孱弱白皙,多了分高大硬朗。

“嘿,这位小哥您稍后,饭菜马上送到。”浔仇打量四周的这一小段时间,眼疾手快的店小二一路小跑过来,客气的打了招呼,手脚麻利地擦拭桌子,而后将白巾往肩上一搭,很快便将茶水先端上来。

“您先喝着。”将茶杯放在桌上后,店小二先给浔仇倒上一杯,淡青色的水样泛着一股莫名的淡淡清香,随后冲后者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而跑向厨房。至于眼前这个小心翼翼地少年来客,店小二却是没有怎么关注。

酒店招揽四方友人,不管是刀尖舔血的江湖游侠,还是亡命天涯的国家钦犯,给钱吃饭便是经营之道。再说了,这么个乱套的世道,能在柳湖镇上开一家酒店,黑白两道自然也少不了朋友。

店小二离开后,浔仇端起桌面上的茶杯放在嘴里轻抿了一口,淡淡的清香顺着喉咙而入,伴着一股暖意迅速延及肺腑周身,令人由衷称道。

“倒真是好茶!看来今天算是选对了地方。”浔仇放下杯子,口中轻声赞叹,这个世界同魔界相比,可称作是美食天堂,琼浆玉露层出不穷,即便当时贵为魔帅之子,又何尝得享此间美妙。

悠闲地喝茶,浔仇忍不住地将手掌伸入怀中,碰了碰硬鼓鼓的钱袋,心里乐滋滋地近乎血脉喷张,之前碰到的三个傻蛋师徒,现在想必已经气得脖子粗了吧?

心中暗暗窃喜,好久没有这般开心的浔仇险些笑出声来,第一次出来历练,结果碰到的三个傻家伙,一个是自以为是的愣头青,另两个是自作聪明的冤大头,这件事任谁碰见,想必也会乐地嘴抽筋。

两年来,浔秋残留的思想其实在无形中影响着他,所以他偶尔也会乐得整一下这些冤大头,但少年的特点有了全新的发展轨迹,既不是浔秋那种无赖品行,也不是浔仇那种冰冷倨傲,至于究竟如何,或许他自己也讲不明白,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唉,不知这么有趣的笨蛋,以后还会不会遇到?”

浔仇轻叹一声,面容似乎因玩的不够而有些惆怅,之前莫山山脚所发生的事情,章凡三人用自身的实际行动告诉他,其实出来闯荡江湖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艰难……

“小友慷慨大方,本仙颇为欣赏,不如随我修行,他日授你一套神功秘法,保你御剑天地,纵横寰宇,成为人人敬仰的大侠,如何?”似乎被浔仇那诚恳天真的模样打动,黄衫男子‘当仁不让’地以大仙自居。

“不用了不用了。”浔仇连连摆手,两拨人这样互相做作,他自己都感到反胃,只想找个借口尽快脱身,免得一会恶心地将内脏都一股脑儿吐出来。

“真的不用吗?”黄衫男子见浔仇直欲转身离开,先是一喜而后又试探性地问道。

见对方依旧装的起劲,浔仇也想逗他一逗,转过身来若有所思地讲道:“既然前辈这般热情,要不小子便拜在贵派门下?”

“啊?!”黄衫男子听罢大惊,整张脸瞬间有些绿了,心中不住地暗骂自己方才为何多说话,这……这不是成心给自己找麻烦嘛!

“完了完了!这小子若当真赖上我岂不露馅,方才这般吹嘘若是传扬出去,岂不坏我一世英名?妈呀!坏大事了坏大事了!”黄衫男子局促不安,心里头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收场。

眼前傻帽心急火燎的模样令浔仇险些笑喷,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将内体泛滥的笑意竭力压制住,半抿着嘴的他一边痛的直哆嗦,一边咧着嘴巴说道:“小辈只是开个玩笑,若当真这样,师父会打死我的。”浔仇讲到这稍稍顿了顿,接着道。

“后会有期。”讲完这些他向前拱了拱手,随后头也不回地钻进密林深处。

呼……

黄衫男子长舒一口气,这才放下心里悬着的大石头,苍白的面色稍稍缓和下来。

旁边一脸浅笑的李尧见少年走远了,面色中潜藏的凌厉狰狞之色亦逐渐泛起,冷冷的笑了一声:“这小子当真是傻得厉害!”

赞同地点点头,黄衫男子一脸同情之色,“这小子四肢倒是发达,不过这脑子却……唉!”

“把那赤血蟒卸了,抬到柳湖镇上换钱去。”叹过气后,黄衫男子转过头冲身边两人吆喝一声,倒背双手在一边站着,心里却是乐极了。一条完整地赤血蟒,在镇子上可以兑换三四百块罡元石,而这些钱币,足以拍下一部中品的玄通武技了。

越想越兴奋,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黄衫男子几乎要幸福地吼出来,乃至都没有注意听李尧尖锐的吼叫声。

“师叔快看,赤血蟒的晶石被拿走了!”李尧尖叫一声,仿佛见到鬼一般惊怒。

“师叔快来啊!”

“叫唤什么!吵死了!”声音颇为刺耳,黄衫男子有些恼怒地瞪了李尧一眼后瞥了瞥被切开的赤血蟒,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一道惊破苍穹的声音刺穿整个莫山山脉!

“啊!!!这个狡猾的小混蛋!!!”

……

“嘿嘿!”

浔仇止不住地笑道,伏在桌子上的身子弯成弓,一旦想起黄衫男子那撕心裂肺的叫唤,他就乐得肚子痛。

“这位小哥,您……您的饭菜。”

正在浔仇笑得瘫在桌子上的时候,店小二将酒菜端了上来,少年的古怪摸样让他有些诧异,放下几个碟子便欲跑开,谁料被浔仇一把拉住,小二一惊,从喉咙里吐出的惊疑有些破音。

“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店小二的古怪表现,浔仇自然明白原因所在,坐正身子,再度恢复‘衣冠禽兽’的模样,如同没有任何事发生一样问道,“对了,镇上的斗师会在什么地方?”

“斗师会?”

“嗯。”

小二问过一句后刚欲解释,忽然被一个靠近的声音打断,“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浔仇心里一凝,却感到三分熟悉,说实在地,听在耳中竟如同空谷足音般美妙。

这声音,悦耳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