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二章:求您收下吧!(跪求收藏啊!)

林间陷入短暂寂静之中……

浔仇有些疲劳地喘了口气,意识一动,一层淡金佛光掠过手掌,破裂的虎口处,血迹被生生封锁住。

砸倒一排树木,赤血蟒翻过身躯,头颅向后一缩,飞一般向后退却,眨眼间隐藏在密林深处。

妖兽在达到九阶后具有灵性,浔仇心头微动,想起之前老头子的介绍,在心中将赤血蟒的讯息调出来。赤血蟒的脾性,典型睚眦必报,在九阶妖兽中算极其狡猾的存在,现在虽然不再露出身体,却一定在暗处注视自己,一旦发现机会必然飞扑而上。

当今情形,拔腿跑显非明智之举,再想到藏在暗处算计自己的一行人,浔仇也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于是便原地坐下,闭上眼睛安静地打坐起来。

同时,浔仇将意识扩散开来,覆在身体四周,察觉一切可疑的风吹草动,八重炼体境的罡元再一次沿着筋脉流遍全身,轻伤又有些疲劳的躯体顿时传来一股舒爽感触,疼痛感渐渐消失。

嘶嘶……

一声声带着仇恨的鸣叫环绕耳旁,这孽畜显然打着心理战打算,环着周边密林穿梭不停,内心不停打鼓的浔仇只有假装镇定,微眯的眼角满是警惕之色,整个后背被汗水浸的有些湿了。

沙沙!

半个时辰的光景好似半年一般长久,就在浔仇有些耐不住的时候,突然间耳根一抖,整个人顿时绷起来。右侧莫名的危机感立即放大,他想也未想地腾身而起,箭步跃向后方!

跃起的那一瞬,浔仇突地睁开双眼,一道隐晦的力量穿透空间束缚,重重地轰击在赤血蟒的头颅深处,而借机腾身的浔仇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手掌挥动,全身力气一瞬间凝聚到极点,随后排山倒海般的推出去!

身前袭来的黑影突然爆发出一声凄厉而又凶残的吼叫声,随后砰地一声,赤血蟒硕大的身躯被再度抛起来,在地上打了个滚后狼狈地摔倒。

砰!

又一声撞地巨响,折断的树木一片狼藉,一层血红色鳞片掉落下来,赤血蟒细密的躯体上几处破碎的部分不断向外溢出黑红色血迹。赤血蟒一落地,立即弹身而起,朝着与浔仇相反方向拼命逃窜。

浔仇见状的立即起步跟上去,另一边却有意无意地朝那三人躲避的树梢处望去。

他们应该要出手了吧?

一边做出一副拼命追击的样子,浔仇却暗暗放慢脚步,就在他因周遭依旧没有动静而暗暗皱眉的时候,终于有人动手了!

两道白色身影突然从赤血蟒两侧杀出,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位攻向其腰身,一心逃亡的赤血蟒厉吼一声,腰腹稍一用力,整后半个躯体顿时抬起,却没有料到一道更为凶悍的攻势已经迫近头顶。

身体骤然一抬,从两侧杀来的章凡师兄弟二人顿时扑了个空,而因此头部下沉的赤血蟒尚未将躯干调整好,一道淡黄色长衫便从侧前方斜杀而出,一柄淡白色长剑宛如雷霆天降,狠狠地扎下来!

噗嗤!

吼!!!

锋利的长剑瞬间噗嗤一声从蛇头没入,而后将其狠狠地钉在地面上,一声惊天厉吼立即传遍半个莫山山脚,栖息在林间的飞禽走兽似乎感受到了同类的凄惨声音,瞬间不安地躁动起来。而借着混乱机会的浔仇眼珠一转,一溜烟地躲到赤血蟒身下,令那桶粗的躯干无巧不巧地砸在自己身上。

“还是您师叔厉害!”一边稍长一些的白衫青年退到一边后冲黄衫男子摇了摇大拇指,不管虚情还是假意,面上文章倒是做得十足。

得意地点点头,黄衫男子一脸喜色,显然后一辈的马屁听起来受用非常。

“师叔,这野小子怎么处理?”另一边掸了掸长衫灰尘的章凡一脸鄙弃,指了指还被赤血蟒压在身下的浔仇,白了白眼睛,向为首的黄衫男子请示。

“是不是给?”不待师叔回答,章凡眼中冷意闪过,手掌成刀状狠狠一跺,那狠辣的杀意不加掩饰。

急忙摆摆手,较为理智的黄衫男子示意章凡不要冲动,向前望了望,见浔仇依旧被压在蛇身之下,他松了一口气。之前交战他在一旁看得清楚,这小子身手不弱,指不定有什么厉害师父,贸然杀人灭口并非上上之选。

朝两人招了招手,黄衫男子将他们叫道身边低声耳语几句,两人听罢点了点头……

“喂!醒一醒!”

‘昏迷’中的浔仇感到有人拍自己肩膀,顺势睁开眼睛,身体稍微一动,还假装出一幅重伤在身的样子,哎呦哎呦地直叫唤。

“真是个废物,竟然被一头死蛇给砸晕。”一旁使劲挺直身躯的章凡冷哼一声,表情十分不屑地轻声嘀咕了一句。

一旁稍长的青年扯了扯师弟衣角,立即换上一副十分友好的态度迎上去,“这位小兄弟,我是李尧,之前你被这赤血蟒打晕,是我师叔救了你,现在那孽畜已被斩杀。”

用手指向站在一旁的黄衫男子,李尧接着道:“这是我师叔王真人。”

一边倒背双手的黄衫男子板着脸,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听到后辈介绍自己,急忙整了整衣领,吭吭两声清了清嗓子。

浔仇看着自作聪明的三个师徒,不禁心中暗笑,却表现出一副十分崇敬的模样道:“方才多亏仙人出手搭救,小子得此福缘,实在是三生有幸。”说完这些,他还将身子竭力弯下去,如同拜佛请神一样虔诚。

见浔仇这样毕恭毕敬,黄衫男子心中暗自叫爽,特别是仙人二字,听起来简直是飘飘欲仙,随后急忙装出世外高人常用的语气措词说:“小友不必多礼,拔刀相助乃我修炼之人奉行宗旨,不足挂齿。”讲完这些,又自己先干笑两声,气氛着实有些古怪。

“这位是我师弟章凡。”李尧转向另一边介绍道。

浔仇同样拱手作揖,面带喜色地道:“这位师兄有礼了。”

“嗯。”章凡又一声没一声地应承,十足大爷模样。

“这位小友,赤血蟒已被斩杀,你可以把它带回去了。”见气氛被章凡弄得有些尴尬,黄衫男子伸手捋了捋下巴,却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多少胡子,急忙将手拿下来放在身后,清着嗓子,故作大方地讲道。

急忙摆手拒绝,仿佛生怕回答迟了这赤血蟒会属于自己,“不必了,这赤血蟒乃您所杀,小子岂能不劳而获,自然归您所有,权当答谢仙人便是。”

“这……”黄衫男子面色有些为难(呃,好能装……)。

“师叔,既然小兄弟有这般孝心,您拒绝也不太好吧?”一边的李尧深谙师叔心思,急忙劝解。

“只是……”黄衫男子还是拿不定主意,一脸纠结神情(接着装……)。

“前辈您就别客气了。”礼尚往来,浔仇表现出一副今天非送不可的倔强模样。

“唉,好吧。”感觉时候差不多了,黄衫男子最终还是‘勉为其难’地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