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四章:去你那里住?(求收藏!)

柔声细语宛如春燕呢喃,听到耳中如沐春风,浔仇心中生疑同时,当下转头看去。淡淡香风传入鼻孔,一身白衣的少女几乎是飘过来,浔仇眼皮跳了跳,在心里叹一声,“真是个美丽至极的人儿。”

少女一身淑女衣装打扮,蒙着白纱巾看不清面容,但裸露在外的肌肤却软滑胜雪,如削香肩配上如瀑黑发,美丽中更增三分神秘。

“姑娘也是来用餐吗?这边请。”一边有些看愣的店小二听到浔仇咳了一声,抬起头,发现少女已来到近前,赶忙换上一副友善的面孔朝另一边示意。

白衣少女似乎是专程为浔仇而来,没多说什么便靠着他坐下,而后向一边店小二吩咐,“你先下去吧,有什么吩咐,我会通知你。”

少女的声音依旧这般轻柔悦耳,只是带有一丝淡淡的忧伤,隔着半透明纱巾,小二仿佛能看到那俏丽的面容在冲自己微微一笑,当即心花怒放,整个人飘飘欲仙起来,至于是如何点头回应,又是如何不舍离开,或许他自己都没了意识。

小二离开后,浔仇给少女沏了一杯茶,一脸平静地望着前方,似乎已分辨出来者的真实身份,“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

“你的意思是我今天很走霉运吗?”白衣少女出言讽刺,声音里竟带着薄怒。

“呵呵,你还是这样靠着先入为主的方式生活。”浔仇端起茶杯,用手掌微举着,像是举杯邀月,也不同少女斗嘴,干笑两声,带着难以掩饰的苦涩。

浔仇的表现令白衣少女为之一愣,记忆里浔家的二世祖可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方才自己出言挑衅,他岂会这样善罢甘休?

少女呆滞的模样令人无奈,耸了耸肩,浔仇补充道,“我叫浔仇,看来小姐找错人了。”

白衣少女无视浔仇的解释,自言自语地道:“这就是你真实的模样?”

讲这话的时候,白衣少女凑得浔仇很近,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与这个讨人厌的二世祖靠的如此之近,看少年冷峭的脸色,早已没有了记忆中的放浪轻浮,反而带着一股高手独有的超然姿态,少女不由心中一动,竟在心底最深处浮出一丝安全感来。

这种带着温暖的安全感已消失了两年,为何我会在他身上感受到,难道仅仅是因为两人有相同的经历吗?白衣少女默默地坐在一边,心脏砰砰地跳起来,联想到两年前临京城内所发生的一切,她望向浔仇的眼神更加惊疑不定起来。

记忆,传闻同眼前所见带来的冲击令少女一瞬间语塞,有些疑问在嘴里来回转了几圈,还是被她咽进肚子里。

浔仇侧过脑袋,望着少女沉思的模样,那白色面巾下的脸庞她还有着清晰的记忆。几缕阳光透过窗缝进来,白衣女子精致的脸庞这样侧对自己,琼鼻泛着一抹莹光,滑腻的肌肤吹弹可破,鬓间清扬的发丝为她增添了不少自然美感。

长睫毛安静地垂着,随着少女地沉思偶尔眨动,这份动静结合的美感着实赏心悦目,浔仇静静地看着,旋即有些憾意地转过头来,心里头竟涌起患得患失的情绪。

呵,浔秋,又是你在作怪吗?

浔仇在内心里嘲讽自己,似乎在责备自己的定力,可这份淡淡地欣赏越是掩饰便越发明显。特别是联想到少女的身世后,同感一并将内心中掩藏的怜爱之意引发出来,他第一次赞同了浔秋之前的想法,“眼前的少女,确实有着一副令人为之上刀山下油锅的美丽,即便是比起自己两世为人见过的所有女子,单纯在相貌气质上也毫不逊色。”

一瞬间,酒家的这个角落寂静无声,只有两人平静地呼吸彼此起伏,大千世界在两人眼中似乎早已模糊不清。

感受到其他几个地方传来一些疑惑又贪婪的目光,白衣少女当先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才一抬头便碰上浔仇有些呆滞的目光。

少女掩藏在白巾下的俏脸顿时浮起一抹酡红,微微颔首展现出女儿家的娇羞,而后又猛地意识到自己古怪举动,声音有些气恼地道:“你的眼神还是一样无耻。”

不过话虽如此,但少年眼中写着的究竟是欣赏还是贪婪,聪明的她还是分得清楚,之所以故意讽刺,不过是找不到要说什么,因为她的手心浮起一层细汗,竟只是为这个一直讨厌的二世祖。

发觉自己的失态,浔仇身体一颤急忙坐正,将心神收回后长长地缓了一口气,这才有些尴尬地引开话题道:“馥婉,这两年过得怎样?”

讲到这少女的身份才算解开,作为帝国上一任公主,两年的逃亡生涯她实在吃了太多苦头,更没有料到今天会在异国遇到故人。

“一言难尽。”浔仇听得出,少女的话里究竟包含着多少艰辛与沧桑。

会意地点点头,“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很坚强,我想陛下最成功的地方不是将帝国治理地井井有条,而是有你这么个好女儿。”

“陛…下?”白衣少女听罢猛地一震,这两个仿佛勾起了内心中最痛楚又清晰的记忆,但她却又打心眼地为之高兴,因为尽管世事变迁,却还有人承认父皇对这片土地所留下的足迹。

“谢谢你。”馥婉一脸感激,那满是晶莹的眸子昭示着少女的真心实意。

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似乎少女这般友善地对待自己让他有些不适应。“以后都有什么打算?”

“流浪!”少女回答不多,表情也相当平静,但这随口说出的两个字却令浔仇心头一痛,这对于一个一生下来便是娇生惯养的帝国公主来讲,究竟要经受多少苦难与折磨,才能这样平静地讲出这两个字。

摇了摇头,浔仇并不赞同少女的说法,“这样茫无头绪地走下去,何时又是转机呢?”

“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少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绝望。

浔仇转过头给了少女一个坚定的眼神,“这两年你的实力进步很大,竟然已达聚气境,想必吃了不少苦头,可是……”

“可是什么……”少女急忙问道,异地遇故的欣喜似乎消除了她之前对少年的戒心。

“冒进严重,根基不稳。”浔仇锐利的眼光已经察觉到少女的变化。

“那你有什么办法?”馥婉疑惑地问了一句,眼睛死死地锁定在少年脸上,想要发现更多讯息,因为她感觉得出,浔仇说这些话是有什么目的地。

平静地摊了摊手,“我现在一个人住在莫山山脚,你可以先到我那里停留一段时间,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稳定根基的方法。”

“去你那里住?!!!”少女顿时一惊,整个身躯条件反射地立即后撤,似乎要同浔仇保持距离。

无奈一笑,浔仇摆摆手,面容满是苦涩,责备忘记了自己的‘臭名声’,“算了,反正你也不会相信我。”

“浔仇!”

第一次喊出这个新名字,少女感到自己心里的芥蒂反而弱了,“看着我!”

“好!我答应你!”

在浔仇转过头的那一刻,却听到少女坚定地声音。因为她见到少年眼中的澄澈,只有单纯与干净,而这对于无家无亲的自己来讲,她愿意拼一次!

推荐好友《天缘仙途》,精彩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