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章:老家伙公报私仇(求收藏!)

(求收藏啊!!!)

一拳轰上,下一瞬浔仇眼中多了一丝喜色,这种出拳的感觉像是力量在急剧压缩后的宣泄,节节贯穿而无丝毫阻滞感。

四千斤拳力!闻道和尚在心里暗自叫好,一个月的辛勤修炼,少年单纯的出拳力道,竟增长近一千斤之多!

浔仇的表现引起他的兴致,手臂上青筋涌动,力气如大江决堤般涌向右掌,硬生生将少年拳头阻挡,而他的双腿除了微微颤了一下,竟未曾移动半分。老人的声音依旧平淡,从中却多了一种满意:“四千斤拳力,还算不错。”

短暂僵持,老人盯着少年涨红的脸,眼角中划过一丝欣慰,不过令他未曾意料的是,浔仇并没有按照惯例般的松开拳头,而是邪异地笑起来。

“这混小子想搞什么花样?!”老人心头一骇,少年的古怪表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来了!”

低吼一声,少年轰出的拳头在手腕的带动下,向后有一个微妙的后撤,而隐藏在皮肉之下的右臂骨骼竟在一瞬间向胸膛处急剧收缩,手臂上根根肌肉如同筋条般狰狞,随后又立刻弹出。

砰地一声从拳掌击撞处传来,这意外的一击发生在老人未曾意料的时间段,两股拳劲之间间隔如此短暂,竟隐隐产生叠加之势,闻道和尚情急之下右脚一记后撤,却是仍旧没有稳住身形。

兹!

背身微弯,将全身重心调到胸前,老人急忙收缩防御,两脚却不住地后滑,直接在地面上划起两道五丈远的浅沟。扭了扭腰,这具年迈的身躯总时不时地罢工,方才接拳时猛地一用力,腰部又痛了一下。

轻轻地锤了锤后背脊梁骨,干瘪的骨骼传来哗啦哗啦的轻响,立在一旁的浔仇赶忙收住拳脚,上前扶住老人。少年悄悄地扯了扯嘴角,面色有些尴尬。

向前挪了两步,老人扶着放在地上的巨石,痛地抽了一口冷气。古怪地看了浔仇一眼,令他惊讶的是,少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学成这道佛门真诀,未动用分毫罡元的前提下将自己打退,特别是两道拳劲叠加的那一瞬间,他仿佛可以感到自己的气血都被震退了。

这一拳的力量,至少过了六千斤!

六千斤的拳力,这能说明什么?

多年修炼,闻道和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天界以术式修炼为本,魔族以精神幻术奠基,魂族凭灵魂攻击扬名,而唯一对体质有过高要求的佛界规定,炼体境内单纯拳力需达到三千斤,而这规定,还只是对于九重炼体境(小聚气境)的修炼者而定的。可现在才七重炼体境的少年,一拳却打出了六千斤巨力!!

“这似乎还不是他最强的力量……”老人暗暗惊叹,却也心中大悦。

“玄门八十代沉寂之后,终于又出了个好苗子啊!”闻道和尚暗暗窃喜,旋即又赶忙装出一副淡然而视的神情抬头讲道:“看来分骨归一术已经练成了呢。”

“嗯!”有些不自然地挠挠头,浔仇对自己起先的莽撞有些过意不去,听到师父的话后急忙点头,旋即又有些遗憾地讲道:“不过第一重开门仍旧没有办法开启。”

摆了摆手,示意少年不必对此耿耿于怀,“八门遁甲乃玄门第一奇术,若修习一个月时间便能打开第一道门,那岂不人人都成玄天外祖师了。”

“是不是每一玄门传人都会研习八门遁甲?”

老人点了点头,少年有些急切地接着问道:“那前辈们开启第一道开门都用了多少时间?”

“除了祖师爷,其余最快的是一年零九个月。”老人嘴角动了动,旋即望着少年疑惑又期待的神情,接着摇摇头说道:“祖师爷用了一个月,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你已经不可能超越他了。”

浔仇听罢身体微僵,旋即忍不住的点点头:“霸气!”紧接着却猛地打了个激灵,一把攥住老人的手掌,有些兴奋地尖叫道:“师父,我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刚好一个月,若是今天能够成功,岂不同祖师一样。”

轻笑一声,老人装出宽慰的模样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没必要拿祖师相比来刺激自己,你的底子弱于他老人家,何必强求。”说完这些,他又暗中瞥了少年一眼,见浔仇一脸沉思,不由垂下眼皮,嘴角上挂着一丝隐晦的笑意。

“可不去尝试又怎知道自己做不到呢?”少年咧了咧嘴,但其眼中却没丝毫的挫败之色,抬起头望着老人,漆黑双目中,却是有着浓浓火热翻涌起来。

“我想您有法帮我吧?”

听罢一怔,老人急忙压下心中得逞的笑意,却又装出一副十分为难的神情,一停一始地讲道:“这……唉!太困难,你受不了的,不可以不可以。”

“我可以!”少年回答地毫不含糊。

“真的想好了?”老人向前探了探脑袋,半信半疑地问道,只是那语气中带着隐藏的期盼,分不清楚到底是怂恿还是劝阻。

少年狠狠地点了点头,眼中的坚定之色一瞬间变得更加坚固。

“好!”

这次换上少年一惊,老人立即叫好,满是褶皱的脸上尽是奸笑,就在少年为此不解的时候,他举起食指,示意少年向上看去。

“怎么?”浔仇一怔,旋即顺着他的手指向上望去,层层墨云蜂拥而来,突然阴沉下来的天空中,隐隐间雷鸣声想起来。

“打雷?”

少年再度愣了愣,嘀咕一声,旋即面色剧变,猛地抬头惊骇的说道:“不会说得雷劈吧?!!!”

下一刻,令人心碎的点头彻底颠覆了少年继续生存的信念。

“雷火淬炼是提升身体素质的上佳手段,若你能成功熬过,借助最纯正的雷电之力打通筋脉,相信今晚定能打通开门。”

劈~啪!

老人话音刚落,一道桶粗雷芒划过长空,下一瞬银光闪过,十丈外碎石纷飞,一道直径过三丈的大坑赫然映入眼帘。

“这……”望着不远处依旧冒着黑烟的焦土,少年眼皮挑了挑,咽了口唾沫后,不情愿地笑道:“师父,我看这……”

“唉!”长叹一声,老人慵懒地掏了掏耳朵,‘痛心疾首’地说道:“年轻人,总是雄心有余,斗志不足。”

“好!我来!”犹疑不决的少年见老人鄙弃的神情顿时心中好胜心大气,压着牙齿狠狠地说道,旋即便感到心脏竟瞬间不安地颤抖起来。狠狠地剐了老人一眼,少年面色泛起狠意,大步朝山顶最中心走去,到了现在才明白自己中了老头子的奸计。

这老家伙分明算准了今天有落雷,方才还装出一副推推搡搡的样子。

“该死的老家伙,公报私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