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三章:少年的阴谋(要收藏!!!)

莫山山脉南侧,这里的山面成九十度陡然直降,仿佛从天际垂下来的悬崖宛如被巨斧生生劈开一般。每年的这个时节,该地将会迎来降水旺季,从崖上挂下的瀑布犹如翻腾怒龙,澎湃地水流尤为猖獗。

轰隆隆!

“坚持!”

刚过了清晨,经日前暴雨,山崖上呼啸而下的瀑布狠狠地拍在水面上,几十丈远的地方便能听到隆隆声响,夹在其中的清朗男声,倒显得模糊。

视线移向崖下,瀑布最下端连着河面,激起的水花连成五丈多高的水幕,氤氲水汽弥漫在附近十余丈方圆。顺着河面向中心望去,水龙最直接轰击的地方,从河面里斜探出一截巴掌粗细的石柱,长期冲刷之下,石柱顶端被打磨地如鹅卵石般光滑。

赤着上身的少年一只脚点在石柱顶,用并不算宽阔的后背顶着从十余丈高的崖上冲下的水流,整个身躯紧紧绷着,特别是支住身躯的右腿臂,必须要承受住整个瀑布的冲击!

这不但是对平衡性的考校,更是对身体素质的考验,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少年即便一炷香的时间都坚持不了,不过在被击昏无数次之后,他总算咬牙坚持下来。

又两个钟头的时光悄然流逝,冰凉的河水仿佛穿透肌肤渗入骨骼深处,浔仇甩了下脑袋,脚尖骤然一点,身体高高跃起后在水面上猛然一蹬,居然如履平地一般,只有少数水花飞溅散开。

身体一瞬间轻松下来,少年现在已经能完美地控制着身体在河面上自由滑动,只用一个呼吸的时间便窜到十丈外的岸边。将上衣迅速套在身上,他麻利地将四包铁砂袋套在手腕脚腕上,随后背起岸边一人高的巨石,二话不说地朝山顶奔去。

莫山山脉连绵不绝,主峰五千余米,而在装备四包各四十公斤重铁砂袋的前提下背石头爬上峰顶,不过是少年每天都必须完成的惯例任务而已。自从一个月前增加了这个修行后,少年不但每天凌晨前没有休息过,甚至刚开始的时候,整个后背撕得血肉模糊,那种剧痛折磨,令他在夜晚难以入眠。

这一日,浔仇未到晌午便完成瀑布冲刷任务,没有得到休息间歇,背上千斤巨石,直奔峰顶。

“呼,呼……”从一脚踏上山道的那一瞬,浔仇飞快的奔跑起来,直到一口气奔出四五里路程,这才张口喘息。

“嘿!体质锻炼虽然苦楚,却能带来不错的效力,我现在都可以在这般负重之下脸不红气不喘的一口气狂奔四五里路。”山道崎岖,空气也闷热的紧,少年抬起头望了望还在云端之上的峰顶,咬紧牙关不要自己停下来,只有达到极限之后的压榨才能真正提升实力。

“加油!冲!”不间歇的攀爬消耗了大量力气,两个时辰之后,少年的冲势明显降了下来。艰难向上跑去,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落下来,他的衣服早已湿透,少年努力睁大眼睛,狠狠地甩甩脑袋,为自己打气。

一步踩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浮现出来,越过山峰中部,少年的身躯还是颤抖起来,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近乎偏执的脚步,到最后即便迈出每一步都要大吼一声,他也硬着头皮坚持着。

浔仇记得自己第一天参与训练的时候,背着二百斤巨石,才爬了不到五百米便累的倒下来。

第二天,九百米!

第三天,一千三百米!

……

第九天,他终于爬上峰顶,不过当晚却只能在山顶上过夜,因为那时已经到了凌晨。

随后负重不断增加,浔仇背上的巨石从两百斤增长到现在的三千斤,上山时间却从一整天缩短到现在的四个时辰。一个月的光景下来,少年上山的地方被踩出一排排密密麻麻地脚印坑,而道路两旁留下的,全是少年的汗水与顽强坚持的身影,为了使身体产生更多力气,他坚持每天只用最原始的力气去完成这些修炼任务。

非人般的修炼生活,残酷得近乎变态,却也激发了少年内心中潜藏的不服输,有了之前累积,他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下去。这一年来,浔仇已摆脱了二世祖的娇弱,身体强壮了不少,肌肉线条也愈发明显,十五岁的他长高了许多,原本白皙的肌肤有些小麦色,虽少了华贵,却多了几分刚毅健康……

莫山主峰顶部,少年背着巨石有些艰难地跃上最后一道台阶,绷直的双腿已经开始左右打颤。咚地一声将巨石扔在地上,浔仇抹了把汗水,一脸喜悦地说道:“负重三千斤,四个时辰内爬上峰顶,看来我已经完成了这段时间的修炼任务。”

浔仇靠着巨石坐下来,先是夸张地喘息了几声,随后从腰间解下包裹,掏出干粮解饿,狼吞虎咽的模样像个投胎转世的饿死鬼。

“恩,这三十二天的负重修炼,虽然仍旧没有开启‘开门’,但是骨脉却发达壮实了很多。”浔仇咬了一口干粮,忍不住开口嘀咕。拳头攥紧,一股澎湃的力量在周身流淌,少年满意一笑,果然是越变态的修炼,效果便越显著。

“完成了这项修炼任务,真的这么值得高兴吗?”突然之间,少年身后传来一个质疑的声音。浔仇冷不丁地打了个颤,几乎不用思考便能分辨出来者是谁。

“师父……”浔仇急忙站起身,有些惊讶,记忆里老头子可很少在自己修炼时过来探班。今天闻道和尚穿着一身灰白色长袍,看上去并不怎么合身,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正常,老家伙放浪形骸,向来不修边幅。

峰顶山风正紧,老人向上拉了拉领子,上下打量少年一圈,表面上的语气却依旧平淡:“看来体力又上了个台阶。”

“是师父教导地好。”浔仇淡然笑道。

老人漠然,过了片刻后说道:“马屁便不用拍了,你对着我全力轰出一拳,若是能达到要求,这段修炼任务便算完成。”

浔仇点点头,直接应声:“好!”说罢拉开架势,面色瞬间严肃起来。另一边,老人双脚叉开,身子稍微前倾,一只手掌平直地伸向前方,眼神古井无波,这意思显然是不打算用两只胳膊。

“师父小心,徒儿上了!”

浔仇站在老人对面,提示性地吼了一声,下一瞬脚步猛然发力,腰部骤然一扭,全身力道顺着周身骨骼流畅而动,节节汇入手臂当中,旋即便一拳挥出,一声淡淡的音爆传来。

“好!”老人见少年满是爆炸性的拳风,宛如满弓射箭带起一道残影,转眼间便已杀到自己近前,不由满意地道了一声好。

手掌向后一个不易察觉的后撤,啊咯人五指骤然一弯,一声关节蠕动的脆响瞬间爆发,淡银色光华立即覆上手掌,随即一声低沉轰鸣,毫不含糊地向前推去。

砰!

宛如流星砸落的凌厉拳劲凶猛地撞向师父探出的手掌,浔仇低吼一声,嘴角悄然翘起,一抹阴险的笑意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