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五章:雷劈

(亲爱的,给个收藏吧,求您啦!!)

找了山顶最高点盘腿坐下,面部肌肉有些抖动的浔仇朝一边吐了口唾沫,冲半空中肆虐的雷云恶狠狠地说:“尽情劈吧!老子今天都接了!”

望着少年咬牙切齿的模样,老头子笑呵呵地点点头,装作看不见少年猪肝脸色,冲他摆摆手,神情格外狡诈。

“孩子,自求多福吧。”讲完这些,在浔仇翻着的白眼中,眼看天边雷声愈发密集,老家伙非但没有嘱咐小心之类的,反而没心没肺地冷嘲热讽一通后,哼着小曲离开了!

下了峰顶,闻道和尚脚步一转,贴着陡峭的山崖绕到少年背后,远远地跺在一块巨石下。轻叹一声,他竟毫无负罪感地自言自语道:“其实祖师爷生下来的时候,开门便已经打开,可怜我还得欺骗孩子,真是用心良苦啊。”

轰隆隆!

另一边,盘坐在山巅的浔仇,面色有些僵硬地仰头望去,天边雷蛇愈发疯狂,密布雷云下的自己宛如蝼蚁般渺小,仅仅置身于雷电光芒之下,身体细胞都会由衷地战栗起来。

未过半柱香时间,天边墨云翻腾地更为剧烈,一道道雷霆划破长空,稀稀落落地砸在地面上,爆炸平地而起。眼前顿时黑烟四起,烧焦的土地一片狼藉,浔仇有些揪心地咽了口唾沫,看在眼中,心惊肉跳!

呼……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浔仇努力坐正身子,缓缓地闭上眼睛,两手却是紧握成拳,随着一股透心凉意直冲脑门儿来,整个人都绷成一根弦,既然无从躲避,那唯有一拼!

咔嚓!

这一刻,天边数丈厚的云层陡然破裂,一道道雷霆伴随着炸雷声倾泻而下,犹如展露出恶面獠牙的毒蛇,才一探出脑袋便直奔浔仇而去。银光过处,如同银色羽箭,带着破空异啸,疯狂斩去。雷芒射速极为迅猛,几乎刹那间轰杀而至,从浔仇脑门疯狂注入,狠狠地劈到身体之上。

耀眼的雷芒在身体中扩散开来,经过少年身体后威势依旧不减,狠狠地导入地下,一声爆炸平地而起!

一股压缩后的爆炸冲击疯狂地轰在屁股上,浔仇被砰地一声弹飞,划起一道倾斜的轨迹,重重地摔在十丈之外。浔仇只觉喉咙一紧,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瞬间萎靡下来。

璀璨的雷光,此刻在山巅上彻底狂暴起来,身处雷龙之下的浔仇感到双眼刺痛,尖锐的银光近乎亮瞎双眼,特别是雷芒迎头劈上的时候,整个身躯瞬间剧烈抖动起来,体内骨骼,都在此刻发出一声声不堪重负的哀鸣声。

长期锤炼的体质在此刻显现出应有的作用,每一次雷龙贯体,少年的皮肤都会像吹起的球一样瞬间鼓胀,却总是被韧性十足的骨骼肌肤顽强的支撑下来。

啊!

愈发凌厉的雷光呼啸而下,浔仇痛苦地低吼一声,溢出鲜血的唇角剧烈地抽搐着。他极力压制着身体最内部的剧痛,回想起最近在瀑布下顶着大水冲刷的经验,少年稳住身躯,竭力不使自己在雷暴中翻腾飘荡。

兹兹!

万千雷芒宛如根根利刃,勾画着一道道歪歪扭扭地银色电弧,疯狂地倾泻而下,而后又如跗骨之蛆一般沿着皮肤毛孔疯狂涌入。雷之力在体内肆虐,全身内脏肌肤疯狂收缩,雷电刺激下,周身经脉都被包上了一层细密的弧光,其内流淌的血液,也呈现出沸腾的迹象。

致密的汗水从额间滑下,浔仇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雷电贯体几乎瞬间蒸发掉体内可以流动的水分,有些干枯的内脏,竟渐渐泛黄,掩藏在皮膜下的血管根根凸起,显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混蛋!这种痛苦真是不愿承受第二次。”浔仇咬着牙咒了一声,认识凭他的意志力都产生了无力感。仰起脑袋,浔仇恨恨地瞪着天际张牙舞爪的雷电拼图,心中的不屈与傲气愈发执拗起来,这种痛苦比之钝刀割肉还要残忍,而是从内到外的折磨。

“坚持!”裸露在外的肌肤被割开道道血痕,血迹沿着开裂的身躯缓缓流下,在雷电的炙烤下很快凝成血痂,一块块地覆盖在浔仇身上,而那干枯地近乎破碎的内脏数次呈现出分离的迹象,却仍旧被少年咬牙坚持下来。

一年来的体质修炼,从经脉到血肉骨骼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耐受力同以往相比无疑发生了质的飞跃,竭力维持稳定的浔仇在苦苦支撑了半个时辰之后,一道清脆的轰鸣声终于从身体内部爆发开来。

随着雷电的不断挤压,束缚丹田的壁障轰然消散,一股全新的力量从小腹丹田处滋生,而后迅速发展壮大,一缕全新的力量顺着周身经脉迅速蔓延开来。

浔仇早在半个月之前便已经达到了八重炼体境,之所以没有主动晋级小成,不过是想寻一处更为自然的提升契机。厚积薄发之下,今日借助着雷电煅体的机会,终于晋级。

瞌睡碰到好枕头,感受到身体意外之变的浔仇面色一喜,一声带着血腥气味的咆哮,终于是忍不住的从喉咙中传去,呼出的气体,都带着淡淡的弧光。新力量的注入无疑瞬间扭转危局,浔仇急忙将意识沉入身体之中,从丹田处调集全部罡元,将那疯狂入侵的狂暴雷电之力抵御下来。

淡红色的罡元沿着经脉川流不息,那是炼体境罡元的独有色彩,而盘踞在周身各处的雷光自然不愿意将领地拱手相让,浔仇身体中,红银两色疯狂对峙起来。

整个身躯完全处于麻木状态,不断接受雷电的洗礼,浔仇渐渐适应下来,而化为一道光茧的雷之力犹如一件厚厚地长衫,将他周身包在其中,道道细小雷蛇,沿着光茧穿梭移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盘坐在累点之下的少年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肆虐的雷光再连续八次爆发均被少年抵挡下来之后,漫天雷云竟像被意识操控一般,朝一处疯狂汇集,整片云层在疯狂压缩之下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特别是那乌溜溜的色彩,浓重的仿佛能滴下墨汁。

老人从崖边微微探出脑袋,望着眼前一幕,急忙又缩回身体,略微有些惧意。熬过了这第九波雷电洗礼,这遭罪而近乎变态的雷光煅体便圆满结束!

感受到头顶上空传来一股隐隐威压,浔仇明白这次炼体过程已经到了最重要的阶段,意念一动,周身罡元迅速向着头顶百会穴聚集,将百会穴通往周身各处的穴口完全封堵。

“来了!”

准备刚刚做足,下一刻一条雷光从云层伸出破空而降,如同一道亮银色风柱,一直延伸到浔仇头顶,而后狠狠地轰上去,而其落下的点,恰巧是百会穴。

嗡……

被急剧凝聚的雷之力宛如针尖刺来,顺着百会穴疯狂注入,浔仇脑海中瞬间传来一声嗡鸣,险些当场晕厥过去。强行镇定住恍惚的精神,堵在百会穴入口的罡元在雷电的冲击下迅速崩溃,而咬牙强撑的浔仇则不断催动着后续罡元拥上前去,将雷之力完全堵在穴口处。

渐渐的,百会穴处累积的雷电之力越来越多,那本来十分不起眼的百会穴却在雷光中缓慢膨胀,而随着穴位的愈发壮大,那直通百会穴的经脉竟渐渐地同雷光融合起来……

“起作用了!”

浔仇兴奋地痛吼一声,脑部瞬间传来一声清脆的长鸣,在百会穴处与雷之力融合后的罡元江河决堤般的扩散到周身各处,罡元流淌之处,经脉齐齐暴涨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