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八章:灵惜之死(求收藏红票)

短暂时间的沉寂,街角围观者无不屏住呼吸,他们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这些恩怨纠纷,随着时间的推移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渐渐呈现出复杂化的趋向。

执拗的少女依旧跪在地上,她了解爹爹的脾气,若是她先松懈,浔秋便指定丢掉性命。

僵持的氛围,没有谁轻易打破,面色狰狞的章敬尧望着身前倔强的女儿,神情煞是不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章敬尧感到自己的耐心就要用尽了,而正在他打算进一步行动时,躺在地上少年的胳膊竟然动了起来。

这小混蛋果然没死,还真是个命硬的家伙!

在心头暗暗叹息,之前浔秋所施展的招数虽然威力不凡,却是消耗了自身极其庞大的能量,随后正面中了自己一掌,本来气息已相当微弱,没想到经过这短暂的时间,居然有了复原的迹象。

慢慢地睁开眼睛,浔秋撑起双臂,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虽然这具身躯已经奇妙地得到修复,却在修为上完全归零,他苦笑一声,似乎现在的处境更加艰难。

“父皇,这是女儿第一次这般称呼您,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这样称呼您了。”

少女似乎感受到身后少年的复苏,担忧爹爹再度出手,她只有再度重申立场,一边凄伤地讲道,一边重重地磕了个头。

眼下的形势,想要单纯地乞求爹爹放过浔秋已不可能,既然他会死,那自己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浔秋,或许这是现在我唯一能为爹爹赎罪的做法了。

“你应该了解父皇的脾性,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这一边,章敬尧没有多做考虑,而是一口回绝女儿,至于少女眼中带着忧伤的决定,更没有过多关注。

“难道女儿求您还不够吗?”

“你若再执迷不悟,便不是寡人的女儿!”

想到向来乖巧听话的女儿竟然为了眼前这小子这般违逆自己,章敬尧心中的杀意反而愈发凌厉,拿出划清界限的话来迫使女儿让步,只不过,向来工于心术的他失算了。

听到章敬尧愤怒的话语,灵惜抽泣一声,痛苦地点点头,又重重地叩头,卯足最后的力气一字一句地说道。

“女儿不孝,只愿与他同生共死,您的养育之恩,来生再报!”

讲完这些,少女猛地举起手臂,手中暗红色匕首似乎准备多时,下一瞬,便眼也不眨地冲胸口刺去。

“灵惜!”章敬尧没有料到女儿这次如此刚烈,眼睛骤然一缩,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祥感涌上心头,当即急喝道,同时两脚一抬,化为一道残影冲上前去。

“不要!”

另一边刚刚睁开眼睛的浔秋尚未完全辨清形势,便感到心脏深处剧烈一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将要失去,下一刻双眼陡然暴睁,瞬间吼出来。

就在浔秋喊出那两个字的时候,那暗红色的匕锋,已是狠狠地扎在少女的左胸口上!

噗嗤!

锋利的匕首轻易破开胸膛,尽数没入少女娇弱的身躯,被刺穿的心脏处,鲜血喷涌而出,将周遭街面瞬间染成血红,而那道柔美又纤细的身躯,在喷洒的血雨中如同凋零的花朵,无力地倒下来。

浔秋呆呆地望着那即将逝去的身影,目眦欲裂,下一瞬便飞扑上去,以肉体垫在少女身下,随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颤抖的双手却牢牢抓住,丝毫不愿放手。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浔秋望着怀中那眼中生机迅速褪去的少女,愤怒的吼道,旋即痛苦地闭上眼睛,再度睁开来,目光万分怜惜地望着怀中气若游丝的少女,眼角竟溢出细细的血迹。

对于灵惜,他更多的是停留在浔秋残存的记忆中,但仅仅是这一天的时光,少女的行动,却在默默地改变着他,而这具身躯原始主人所残存的灵性与意念,也在不知不觉中触动浔秋的精神中心,令两者慢慢地融合起来……

“我…别无选择,因为我…不能和你活在两个世界里。”

灵惜表情轻松地靠在少年怀中,望着浔秋痛心疾首的模样,反而欣慰地笑起来,这样终归说明少年的心中还是有她的,只是那苍白的脸蛋在笑起的一瞬间,满是迷离与凄婉。

“可我不值得你这么去做啊。”浔秋用手掌托起少女的脑袋,贴紧她的侧脸,感受着那即将消散的温热,疯狂地吼叫道。

“有你这句话…便值得了。”

浔秋呆住了,脸庞上所有神情在此刻凝固,他望着怀中那冲着他笑的美丽少女,身体轻轻颤抖着。

脑海中的记忆一瞬间涌上来,芳华艳丽,绝世姿容未减一分,黛眉弯弯,秋眸若水,娇艳的红唇精致诱人,美丽中仍旧带着三分俏皮的可爱。

可眼下,她竟不断咳血,清扬的裙摆,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逝。

泪水无声无息的在浔秋脸颊滚落而下,水雾渐渐模糊了彵的双眼,纵使他心如铁石,也承受不住这样揪心的场景,特别是想到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就更不能原谅自己。

“可是这一切都是我的罪过,你不应该承受这么多。”

灵惜听到少年的话,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旋即挣扎着抓住浔秋的手掌说道:“你听我说,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若……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会死不瞑目的。”

“你说……我会牢牢记得。”

讲出这些后,浔秋嘴角颤抖起来,他下意识地抱紧怀中少女,指甲狠狠地扎进掌心,整个心房犹如摔碎的琼玉。

灵惜重重的咳了一声,嘴角外溢的鲜血已经止不住,可她仍旧强绷着意识,努力做出微笑的表情,望着少年心痛的神情,忍着泪水道。

“岁月白驹过隙,权利……功名又有什么意义,这些年……这些年,你或许在伪装成一个二世祖,真的……真的辛苦了。”

少女断断续续地讲道,这其中她一直盯着浔秋的脸庞看着,因为她生怕闭上眼睛,便再也望不到对方。

“没有,一直都是你在为我付出……苦了的是你……”浔秋狠狠地点着头,生怕少女看不到自己的表态。

“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让我……让我先行一步,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会在那个世界等……等你。”

“咳!”

坚持着将这些讲完,少女又向外吐了一大口鲜血,无力地喘了一口气,已然气若游丝,特别是到了现在,她可以感觉到眼前的世界竟便的渐渐灰暗……

“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别……别傻了。”嫣然一笑,灵惜缓缓闭上眼睛,慢慢地靠在浔秋的肩膀上,喃喃道。

“浔秋,你还记得我十二岁生日时的理想吗?”

浔秋哽咽道:“记得,你说要长大了嫁给我,给我做饭洗衣,一起看日出日落。”

灵惜听罢开心的笑道:“好……好……你还记得,不过我没法陪你了,希望有一天……能有人替我陪在你……。”

“陪在你……”

最后的声音愈来愈弱,灵惜咬紧牙齿,却还是没有讲完整,手臂便无力地垂下去,脑袋同时无力地歪向一边!

“灵惜!!!”

这一刻,浔秋抱着少女的尸体,昂头悲吼起来,疯狂的声音仿佛能穿透云霄,扩散到每一个两人相处过的点滴空间……

推荐好友力作《掌神灭魔》,热血爽文,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