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九章:还不快帮我!(求收藏红票)

(第一集马上结束,新篇章即将隆重开启!!!)

“不要!!!”

紧紧地搂着怀里少女,浔秋仰天长吼,被泪水浸满的红色双眼,仿佛能滴出血来。

“浔秋,你真的喜欢我吗?”

“你已经问过不下一百遍了,我的大小姐。”

“可是人家还想听呀。”

“……”

搂着怀里安静的少女,少年眼中多了从未有过的温情与爱恋,这具身躯原来不止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也赋予自己另一段记忆……

浔秋,这些年,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

少年在内心里狠狠地骂原本的这身体的原本主人,却又像是在骂自己一样,渐渐的,他茫然了,眼神越来越散乱,耳畔不断浮现的是少女倔强的言语,从记忆初始的那一刻起……

浔秋,今天陪我晨练。

浔秋,生日快乐,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浔秋,这是先生今早要你上交的文章,我昨天晚上帮你加班做好了。

浔秋,感觉好点了没有,我去煮些姜汤回来。

浔秋……

“灵惜!”浔秋将整个脑袋塞在少女柔软的秀发里,心中疯狂地呼唤,声音亦随着颤抖的身躯开始哽咽起来。

这是一个从不嫌弃一个人人唾弃二世祖的少女……

这是一个从不知追求功名利禄,只是期盼着能够平淡生活的少女……

这是一个总是让着心中那个他,迁就着那个他,甚至有些过于温柔的少女……

这是一个甘愿为了自己的爱情而不惜与父亲撕破脸皮,甚至自尽明志的少女……

这而一切,只是因为她爱他!

浔秋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少女,声音沙哑的道:“不管何时,我都会记得一个叫做章灵惜的女孩。”

此刻浔秋心中思绪翻涌,修炼的苦痛,原以为只为逍遥世外,到头来即便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不管是亡于魔界的父母,还是眼下化为落红的少女。

微微偏头,浔秋那冰冷的脸颊上,突然有着一抹微笑浮现出来,只是泛着苦涩,深邃的双眸望着怀中少女,伸出手掌轻轻拂过那娇嫩的脸颊,她那样恬静,像是睡着一样。

灵惜的一生,便像是那寒山之月,纯净无暇,总不愿与阳光下的一切争抢什么,伴风而来,悄然而去,那一缕芳魂,即便没有感动上苍,却也撼动了少年的心灵。

身为魔族千年一遇的天才少年,迟天佑一直在别人的谄媚与讨好中长大,即便是爱上了魔皇的女儿,他也从未有过落差感,在那个极端崇尚实力的国度,他的逆天潜力足以撼动一切。

而那道俏丽的身影,又何尝不是一直关心着自己,只是那时的自己呐?

难道说真的要在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而这样生离死别的场景,究竟要折磨自己多少次;这样的折磨,要经历多少次,才能让他真正排除一切阻力,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

魔亦有情,而自己的情又在哪里?盲目地追求无上实力,又给自己带来了些什么?

向来都是锋芒毕露的少年在这一瞬间,心境悄然变化,而随着他同浔秋遗留下意识的慢慢融合,迟天佑与浔秋渐渐模糊,一个崭新的人将生根发芽,从临京城走向一片全新的世界。

轻轻地在少女唇角留下一吻,浔秋缓缓地站起身子,散乱的双眸瞬间清明起来。

灵惜,虽然我不是真正那个你爱的人,但你却是我见过的,最值得去爱的一个人。

浔秋望着躺在地上的少女,表情有些晦涩,旋即他瞥向前方,却仍旧望不到转机的方向。

握紧手掌,他自嘲一笑,现在的自己,真的变成了蝼蚁般的存在,或是说随便一个修炼者,便可以将自己逼到死亡的边缘。

“真是好孱弱的力量啊!”浔秋手掌紧握,旋即自嘲的一笑,但那漆黑双目深处,却是有着许些狂意燃烧。

时间!给我时间!我不会让每一个要守护的人再受一点伤害!

少年眼中烈焰升腾,直视前方的目光,满是一往无前的气势。

“章敬尧,费尽心思的你,注定会变成孤家寡人。”浔秋抬起头,瞪着神情落寞的章敬尧道。

而章敬尧的眼中同样满是痛苦,小女儿的死,着实给他带来不小的打击,这五年来,妻子同两个女儿相继离世,而自己最为疼爱的灵惜,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变了,或许说一旦沉迷,便注定会深陷泥淖,永远迷失在权利的欲海中无可自拔。

嘎吱!

章敬尧紧握的拳头发出骨骼摩擦的声响,面色凌厉如刀,犹如魔鬼般狰狞,他盯着浔秋那平淡无惧的脸庞,低声冷笑道:“你害死灵惜,难道以为会安然离开吗?”

“今天你,必死无疑!”

章敬尧面色冰冷,猛然踏出一步,归真境强者那恐怖气息直接爆

而开,然后宛如山洪海啸般狠狠地作用在浔秋身上。

这一次出手,便是全力而为!

咔嚓!

在那等极端强横的气息压迫下,浔秋只觉身体陡然一弯,重重地跪在地上,全身骨骼在重大压迫下瞬间断裂无数,那山岳迎头压上的感觉,仿佛能碾碎灵魂。

嘭嘭嘭!

力量疯狂积蓄,坚硬的石板再也承受不住这般汹涌的力量,沿着浔秋落脚的地方向四周疯狂崩裂,眨眼间化为粉屑的砂石冲天而起!

风暴当中,首当其冲的浔仇瞬间化为血人,才被修复好的经脉骨骼再度报废,略瘦的身躯,竟被生生压缩三寸!

瞪大赤红的眼睛,眼角耳际鼻孔不断溢出鲜血,全身关节在重压之下,纷纷发出嘎吱声响。

“啊!”

痛到极致,浔秋嘴角闪开一道细缝,低低地吼道,却仍旧不屈地昂着头颅。

“哼!寡人倒要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见浔秋竟然能够在这般气息压迫下咬牙坚持,章敬尧眼中寒光更甚,手掌举起,面色狰狞地虚空一抓。

砰!

一声空气剧烈压缩的爆响,前方地面,瞬间炸开三寸,半跪的少年身躯剧烈颤抖,仍旧咚的一声跌在地上,旋即重压而下的气息死死地将他钉在地面。

血红的身体仿佛要渗出血来,浔秋的身躯在那一道目光的注视下,疯狂地扭动着,却再也直立不起,这般力量,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够抵御。

“说!求寡人饶了你!!!”

浔仇一边承受着巨大的痛楚,一边冷冷地瞪着自己,令章敬尧感到极其躁动的不快。

“不…可…能…”

“那就去死吧!”

砰!砰!

重重的爆炸声,在街角不断响起,而在那愈发凝聚的气息压迫下,浔秋身体上各处毛孔,竟也伸出血滴,将少年身下的土地都染成刺眼的血红色。

“该死的老和尚,还不快点帮我!”

大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浔秋在心中狠狠地咒骂,眼下这样危机,老家伙究竟在忙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