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七章:最不缺的是时间(求收藏!!)

原本凌厉的指尖,此刻却泛着淡淡的灰白色,灰白色覆盖下的手指皮肉已经失去生机,章敬尧怔怔地望着远处已经倒下的少年,内心却剧烈地沸腾起来。

这种蚕食神魂的诡异法门,分明不是这个世界所能具备的!

邪异的气息,滔天的冷意,跨级蚕食神魂的狠辣技巧,这一切的一切,完全符合魂族的特色,难道说?

章敬尧猛吸一口凉气,思绪有些混乱,根据书籍上记载,浔秋所施展的秘法与魂族攻击如出一辙,而这种神奇法门,又是怎样落到这个十余岁的孩子身上?万年前六界大战落幕,魂族便从这世上彻底消失,又怎么会有传人活着,难道说?

黄袍赫连?!!

这时,章敬尧心中突然浮现出这个神秘的名字,而在这四个字出现的那一刻,他眼中的忌惮迅速放大,而后便被浓重的杀意取代。

若浔秋所学得于那人,那这少年的未来太可怕了,甚至完全有可能颠覆整个新帝国!

更甚者,之前少年施展的黑色雾团,居然能在半柱香的时间内衰老叶云峰百余年的生命力,若是所料非虚,那应该是取材于魔族的攻击手段。

呼!

倒吸一口凉气,想到这里,章敬尧便愈发忧虑,所以现在,浔秋更得死!

咔!

抬起步子,金边紫衫无风而动,杀心更坚的章敬尧向前迈出步子,落脚处青石顿时爆出道道裂痕,一股滔天杀伐之气冲天而起,而起锋芒所指,正是那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少年。

一步,两步,章敬尧向前慢慢逼近,手掌一翻,一道犀利金光透体而出,下一瞬化为凌厉指剑,遥遥指向两丈前的少年。

砰!

然而,就在章敬尧手指即将点出时,一道娇弱的身影猛地挡在自己身前,一股浓浓地执念扑面而来,令其心脏猛地堵了一下。

章敬尧眼瞳猛地一缩,旋即缓缓抬眼,便是见到一身紫裙的灵惜张开双臂,决绝地站在前面,少女一头黑亮的秀发微微扬着,正面阻着自己外放的气劲,少女显得有些吃不消,却仍旧咬牙坚持着。

“让开!”

章敬尧稍稍收回点气势,冲女儿严厉地吼道。

“不可能!”

少女毫不犹豫地回应,原本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写满执拗于倔强,却又带着淡淡的迷茫。

“就为了这小子?!”章敬尧额头青筋挑起,质问道。

坚定地点点头,旋即少女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双膝跪地。

咚!

一声重重地磕头声,旋即满脸泪水的少女抬起头,用几乎沙哑的声音乞求道。

“放过他吧,算是女儿求您了!”

讲完这些,少女便执拗地盯着章敬尧,倔强的身躯犹如山岳般分毫不退,只是那贝齿紧咬的嘴唇,有着殷红的血迹渗透出来,凄艳而令人心伤。

“唉。”

一道轻叹,终是在章敬尧的心中响起,街角也因此陷入短时间的僵持,指剑蓄势待发的章敬尧了解女儿的个性,眼下总不能在种场合之下逼死她吧。

……

“这次是真的死了吗?”

黑暗中,浔秋感到自己的身体沉重无比,随后眼前浮现出一片亮光,自己的灵魂仿佛见到了渴盼的诱惑,穿过身躯便要向前飘去,而随着灵魂与身体的渐渐分离,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袭来,令他完全沉迷其中。

渐渐地,他的整个灵魂几乎就要脱体而出,而这时,一道不知来路的金色手掌猛地从身后黑暗中伸出,紧紧地抓住自己脚腕,不让灵魂与身体最后地分离。

“孩子,醒来吧……”

苍老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令少年恍惚的脑袋瞬间恢复三分清明,浔秋只觉身体一震,旋即便有千万道淡黄色光线照射下来,周身一股奇异的气流在流动,身体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觉醒,而随着这神秘气息的流动,身体内碎裂的脏腑,竟迅速愈合起来。

这一刻,少年心里惊骇之极,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未过多久,眼前突然发出一道极为刺目的金色光华,要比阳光还要温暖,比之火光还要强盛,却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感觉。

眼睛开合的时间短暂,再度恢复清明,浔秋顿时对眼前景色有些呆了。自己竟然莫名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这里不着边际,根本没有界限的概念。环视四周,他发现自己正踩在一朵炫彩的云朵上,旁边满是各种奇形怪状的星云,五光十色而分外美丽。他定下心,稍稍舒展拳脚,竟发现自己的身体毫无负重,可以随意移动,不受丝毫约束。

仔细的看着四周,浔秋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摸不出头脑,心里在想着这里是究竟是什么地方?可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他心底响起:“看来你已经进去了。”

少年心里一惊,但很快就平静,这声音那般熟悉,细细思索,而后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这奇怪的声音竟然是那晚在城外乱石岗上碰见的古怪和尚!

看了看四周,浔秋接着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我为什么看不见你?我为何会来到呢?”

闻道和尚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带着笑意地问道:“你还记得那块金玺吧?”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落在浔秋耳中,却令他大吃一惊。

“这些记忆,你可以从这具身体的上一任主人的记忆中找到,魔将迟天佑。”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浔秋心中不免一惊。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仍旧听得有些迷惑,浔秋对着半空茫然问到:“难道你早已算到我会穿过空间,降临到这具身躯之上?”

“一切皆是因果。”闻道和尚接着打禅语,但语气却是轻快。

“那听来是件好事吧。”

“好事?”闻道和尚语气一扬,旋即干笑两声,继续讲道:“或许吧?”

“什么意思?”

“之前的交战,从内部彻底摧毁了这具身躯,而那神秘令牌的出现,也已完全消耗掉你残存的精神力,所以现在的你,拥有的是一个完全没有修炼根基的肉体,和一个没有战斗力的精神力。”

“哦。”

浔秋听罢出奇地冷静,倒令闻道和尚有些诧异,干笑道。

“难道这便是魔族天才的定力?”

没有理会闻道和尚的调侃,迟天佑现在急需最现实的信息:“说了这么多,想必你有办法帮我躲过这一劫吧?”

这一劫自然是指虎视眈眈的章敬尧,他相信闻道和尚能够听得明白,故而没有多费唇舌。

“当然有办法,不过从头修炼可会相当困难,修炼之途,分为炼体,聚气,阴阳,凝魂,元神,归真,飞升,一般人从炼体到聚气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至于分化阴阳,更是要一个多甲子的年景,你等待的了吗?”

“没关系,虽然急需的是时间,但我最不担忧的,恰恰也是它,你不要忘记了我现在是魔将迟天佑,而不是浔家那个百无一用的二世祖。”

少年拳头紧握,言语中信心满满,做了十多年的魔族天才,自信与高傲,早已铭刻到他的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