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六章:魂族秘术(求收藏红票!)

街角的黑雾依旧笼罩着半边天,不过这种情况尚未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便被一位不速之客扰乱。

“碧霄轻鸣,剖开混沌!”

一道清脆长鸣从京城正北传来,仿若一道从天际射来的青色匹练,成尖锥状轰到黑雾之上,兹啦一声,浓重的黑雾瞬间消散三分。

“给我开!”

一道紫金长袍的中年人踏空而来,一头黑发迎风飞舞,凌厉的双目泛着无匹威势。

来者竟是刚刚夺权上位的章敬尧!

一句吐出,章敬尧的眼神陡然阴寒,袖袍挥下,喝声泛着浓浓的杀意,青色风锥迅速回收,而后在天空扩散开来。

“碧霄吟,灵音之幕!”

唰!

声音落下,磅礴的鸣叫穿透云霄,犹如春雨降临,较之黑雾要大上一圈的青色光线自半空爆发开来,陡然射向下方黑雾团。

“所有人,速速退开!”

见黑雾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轻易对付,章敬尧眼中的阴沉之色愈发浓郁,而后冲着观战人群怒吼一声,一道道更加响亮的吟唱声震撼整个临京城。

一道道青白色的音符迎空而下,如同浇到火焰上的水球,每一个都将黑雾团吞噬出一个大洞。

轰轰!

青色能量幕帘在奇妙符文的支援下爆发出更大的力量,不堪重负的黑色雾气团一声哀鸣,再也支撑不住,旋即一声轰鸣划破天际,犹如惊雷落下,笼罩半边天地。

而在漫天轰鸣爆炸时,章敬尧降落到地面,眼神也是有些凝重的望着爆炸中心,他略作沉吟,低声喝道。

“小子,快出来!”

“碧霄灵音,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黑雾肆虐的同时,一道瘦小的模糊黑影渐渐清晰,血红色眼睛妖异异常。

“浔秋?”

立在不远处的灵惜望着熟悉的身影,凄伤地低声呢喃,绝望而伤痛的眼神中依旧带着浓浓关切。

冷哼一声,面色凝重的章敬尧瞥了迟天佑一眼,旋即望向恢复常态的街角,却是瞬间一惊。

“云峰?”

望着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的黑衣人,章敬尧显然有些错愕,身体上被扎了几百刀的他们早已命丧,而同样满身伤痕的叶云峰的情况却更是诡异,苍老的面容,憔悴的身体,仿佛经历了百年岁月。

“小子,你好大能耐!”

章敬尧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浔秋,心情却异常复杂,这个一直以来的二世祖,居然拥有这般水准的战斗力。

“哼!”

浔秋冷哼一声,瞥了叶云峰一眼,这家伙的实力,在阅魂幻境中,只会任人宰割而已。

“浔秋,寡人不清楚你从何处学来这诡异的幻术,但你不要以为这样便能活着出去。”章敬尧虎目一瞪,冷喝道。

“寡人?!哈哈!”浔秋听罢疯狂地笑起来,笑过之后,无比怨恨地咒骂道。

“卑鄙小人,你不过是一条自以为是的可怜虫而已!”

“混账!”章敬尧闻言,眼中杀意更加凌厉起来,只是愤恨过后嘴角一翘,换上一脸阴笑。

“自裁还是等寡人动手?”

“还是担心你的属下吧。”转过身子,浔秋头也不抬地冷冷回应,血红的双目牢牢锁定在不远处的叶云峰身上,少年五指一勾,五道凌厉的指锋凭空而现,嗖地一声撕裂空气,直接扫向叶云峰暴露在外的脖颈。

“住手!”章敬尧见状,眼中凶光一闪,怒吼一声,一连串残影闪过,立即跟身上去。

唰!

随着章敬尧喝声落下,已迫近叶云峰的浔秋骤然一转,瞬间朝一侧暴掠而出,放弃这触手可及的击杀机会。

脱离章敬尧能量束缚范围,浔秋仰天怒啸一声,全身一股邪恶而可怕的气息,立时充斥在整个天空。黑色光华一闪,得之于魂界的秘法终于施展出来。

一团剧烈翻腾的黑云出现在浔秋周身,无数道黑色气浪疯狂汇集而来,整个街角瞬间阴冷下来。

没有扑到浔秋,章敬尧的面色不由得有些难看,然而,就在他再准备动手时,却是猛的见到浔秋的身影已是如同鬼魅般的暴掠而来,而后一道冷冷地声音传入耳际,令其灵魂一瞬间不安起来。

“尸鬼幽冥!”

“找死!”

章敬尧怒哼一声,反身一掌拍出,掌风瞬间射出,空气在极短时间内被极力压缩,响起一声爆鸣。

面对章敬尧信心满满地一击,浔秋牙齿紧咬,极力催动下,身后居然出现了一道两丈高大的黑色骷髅。

黑色骷髅像是墨色的邪异气息组成,却带着一股吞噬万物的力量,周边空气瞬间被吸纳进去,整个骷髅周身的领域瞬间化为虚空,下一刻,骷髅手掌探出,一边顶上章敬尧回击地一掌,另一边狠狠地抓向萎靡地叶云峰。

“嗤啦!”

拳掌相接,黑色骷髅影包裹之下的手掌顿时化为一道乌光,一瞬间腐蚀掉章敬尧的护体罡元,而后毫无阻碍的钻想前者的身体。

“什么?!”

惊呼一声,章敬尧感受到自己的灵魂瞬间脱离身体的束缚,像是蓄满池水的大坝找到宣泄口,向那探出的黑色手掌疯狂涌去。

另一侧,被一掌印上的叶云峰没被瞬间弹飞,而是死死地贴上,原本泛黄的身躯竟然从接掌处迅速泛白,枯萎,随后延及全身……

“滚!”

危急关头,章敬尧一边极力收摄躁动的灵魂,另一只大手一握,磅礴的能量化为一道丈许手掌,夹着风雷奔涌之势,朝前一掌轰去。

砰!

再度力量告罄的浔秋没有闪过这迎面一击,黑色的骷髅影被瞬间打散,磅礴地掌劲钻入身躯,将其内脏瞬间绞碎,而那疲惫的身躯,同样被远远击飞,直直地撞到远处半塌的墙壁,这才轰然跌下。

“浔秋!”

一旁默默哭泣的灵惜再也忍受不住,反射性地哭喊一声,红肿的眸子圆圆瞪着。

这一边,远处倒在地上的叶云峰已化为干尸,褶皱的身躯几乎缩小一半,章敬尧意识扫过去,竟发现其灵魂消散的丁点不剩!

章敬尧惊骇地望向自己的手掌,手掌的表面皮肤,竟然泛着淡淡的黑色,而其灵魂,竟出现了轻微的损伤!

“是残魂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