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五章:无休幻境(求收藏红票)

少女的悲痛令浔秋完全陷入疯狂之中,随着少年撕心裂肺的狂吼,潜藏在阴暗处的邪气魔力受到召唤,风起云涌地聚拢而来,一双血色眼睛的少年好似化为魔君,一切生灵,在那阴冷的眼神下,不过是即将被蚕食的生灵而已。

同浔秋的血色双眸对上的一瞬间,除了少年额头前乌光流转的黑色令牌,叶云峰只觉一股透骨魔气奔涌而来,竟然兴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

街角瞬间万变,汹涌的魔气急速收拢,一身紫衣的章灵惜被一下子弹出来,而叶云峰同黑衣人一行竟被包裹在内。

……

呜!

凄厉地鬼吼充斥在脑海中,叶云峰睁开眼睛后急忙向四周望去,却是惊叫出声。

“这里?!!!”

放眼尽是枯骨,整片世界满是暗红色彩,叶云峰发觉自己的双脚正踏在一道白骨铺成的长桥上,桥的两边是血色深渊,深渊中沸腾的血液冒着气泡,浓重的血腥气息充满鼻孔。

咔!

脚步一滑,一块白骨被踢下去,却发现那溅落的白骨跌落到滚滚血海中瞬间化为粉屑,叶云峰眼中一骇,一股凉气直冲脑门。

“啊!”

“啊!”

失神的瞬间,又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叶云峰急忙抬头,却见到十二支巨大的石柱凌空排满四周,石柱上绑着地十二人,皆是一身黑衣。

惨叫传来,十二道人影的身躯同时向外喷出鲜血,就像是被别人在用刀砍斧劈,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不断浮现出来,不一会,十二人便变成十二具血人,而那凄厉的惨叫,更加刺耳。

究竟是谁?为何他们明明被伤,却看不到任何施术者和攻击。

前后环视的叶云峰神经高度紧绷,这个世界诡异的可怕,除了撕心裂肺的尖叫,没有任何声音,却总是感受到一双眼睛正在某个角落盯着自己。

“你是谁???”

“出来!!!”

叶云峰脸色煞白,第一次尝到可怕的滋味,这种精神上的折磨简直要比千刀万剐还难以忍受。

不过这只是开始……

一天,两天。

一月,两月。

叶云峰不知自己为何会生存下来,但时间确实过了很久,耳边凄厉的叫声从未断绝,绑在石柱上忍受折磨的人,从十二个黑衣人,换为其他下属,朋友,长辈,子嗣,这一切这般真实,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每一次面对的都是生离死别的苦痛。

漫长岁月中,叶云峰可以感受到这种精神上的折磨真实可怕,而自己的生命力正一点点消散,他也尝试过顺着这条白骨桥走下去,但却依旧逃不出这一个个悲凄惨烈的场面。

这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他不止一次地惊叫,换来的却仍是血腥的场景同那入骨的寒意,直到一天……

他的意识仿佛到了消散边缘,步子却是被一道乌墨色黑影阻挡下来,黑影横亘于前,通体油量光华,表面覆着晦涩魔纹闪烁着邪异的光芒。

“这是?”

“呵呵”

冷冷地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意识飘忽的叶云峰抬眼望去,黑影上,那血红的眼睛再度浮现,而少年阴翳的面庞过了这‘几百年’,似乎一成未变。

“是你……”叶云峰的声音有些苍老,干涩的眼睛已经睁不完全。

“叶将军,这个世界你已待得太久。”少年一脸冷意,眼角诡异一眨,接着说道。

“换一个吧!”

浔秋手掌一挥,站立的乌墨色令牌发出一声欢呼,在整个血煞气息的渲染下,含着血腥之气的空气瞬间沸腾起来。

少年手掌一翻一转之间,一股淡灰色光华,立时弥漫上整个空间,形成数不尽的灰色雾团,其中最为庞大的一支逆袭而上,瞬间击中叶云峰。

一声低沉闷响与惨叫,从卷起的墨色气团中传出,已近乎油灯枯尽的叶云峰在那庞大的力量下渺小极了,来不及防御便被瞬间震飞,而后轰地一声撞到一支柱子上。

咔嚓!

剧烈撞击,全身骨骼仿佛瞬间错位,叶云峰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刚刚喷出,下一瞬便被一道道从石柱后伸出的黑色魔纹牢牢束缚。

一招出去,浔秋凌空而现,身影连连闪动,带着一身煞气,转眼间移动到叶云峰身前。

看着前者那惊骇的神色,浔秋邪恶一笑,阴森之极的道:“你不是一直仇恨浔家吗?之前在街角的折磨,换来的却是几百年的精神煎熬,这一切,只能怪你挑错了对手!”

阴笑声中,浔秋全身煞气收缩不定,身后的血色云带直通穹顶,而少年的手臂一举,一缕黑红色的血迹如同泉眼般从手掌上喷涌而出,下一刻便化为一柄暗红色匕首,匕锋寒芒吞吐,倒映出叶云峰惊骇的神情。

“阅魂幻境或许你没有听说过,但它的感觉却总是这般真实。”浔秋不屑的扫了叶云峰一眼,冲暗红的匕锋吹了口气,而后一把插入前者的肩头。

“啊!!!”

锋利的匕首轻易刺穿皮肉,钻心的苦楚竟是从来未曾体会,特别是那一声耸人听闻的惨叫,可以瞬间将听众的心脏吊起来。

“中了阅魂,会在时间与空间上同现实世界发生错乱,所以在你经历的百年苦痛,对我而言,不过一瞬时光而已。”

拔出匕首,浔秋一边说道,一边又扎过去,传到耳边的,又是一声惊魂哀嚎。

“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而已。”浔秋用手指挠了挠耳朵,似乎对于耳边的痛吼声很不耐,却依旧一刀一刀的扎下去。

“噗嗤!”

……

一声声扎刀的声音在炼狱般的世界不断响起,叶云峰的身躯鲜血如注,已经数不清楚究竟多少刀下去,但他未萌生出适应的感觉,而是一刀刀的苦痛逐步叠加,每一次仿佛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却又奇迹般的没有死去……

“或许,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浔秋抬起头,冷冷的说了一句,下一瞬便化为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