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同人] 何沛媛(1-4)

作者:媛媛要上位

(一)

今天是星期五,一家人吃完晚饭后,何沛媛去洗了碗筷收拾好餐桌。餐桌的花瓶里插着十几支通体绿色的桔梗,何沛媛喜欢这种花,喜欢她们这种冷冷清清的气质。有时候何沛媛也会买绿色的康乃馨,同样是出自这种偏爱。何沛媛给桔梗仔细的修剪了花枝,换了水,把花摆成一个好看的造型。感觉完成了今天的家务后,何沛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也洗了头发。何沛媛喜欢自己的一头长发,浓密、乌黑、直顺,配合上夹子,很容易摆出一个新的造型。虽然说头发长了洗起来麻烦,但是她希望将来的心上人也会迷恋自己一头长发。不是都说男人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吗?揉着自己的头发,何沛媛心里涌出一阵伤感。

何沛媛仔细擦了头发,又给头发裹了一条毛巾后走|出浴室。进了自己的小卧室后,何沛媛来到书桌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桌子上是杨景行写的曲谱,是他打印好托齐清诺转给自己的,上面还写着:赠何沛媛。本来发个电子版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这个人总喜欢面面俱到。何沛媛随手拿起三弦,想练习一下,却不由得发起呆来。

今天齐清诺说杨景行下岗了,两个人突然分手了,何沛媛很吃惊。其实整整一天她一半的大脑都是懵懵的,但她极力的压制着,不露痕迹。直到现在何沛媛还是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她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一张全|家|福上。全|家|福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小女孩媛媛。这是她小时候拍的一张全|家|福,那时候爷爷还是区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奶奶也健在,爸爸是国企中层干部,妈妈是文工团一枝花,一家人不要太让人羡慕。何沛媛把照片拿近了看,仔细看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那是一个好神气的小姑娘,身穿崭新的芭蕾舞裙和芭蕾舞鞋。何沛媛小时候学过芭蕾舞,她不像同伴小朋友那样叫苦叫累,长辈和老师都夸她跳得好学得快。然而爷爷事发之后她就没再跳过了。何沛媛从来没跟现在的朋友提过自己曾经学过芭蕾舞的事情,至于爷爷的事情,也只是跟杨景行一个人说过。

何沛媛又想起爷爷来了,自己小时候爷爷总是很忙,但爷爷在家的时候最喜欢陪自己玩了。那时候爷爷教自己写毛笔字,何沛媛记得爷爷握着自己的小手在宣纸上写何沛媛三个字,爷爷写的是颜体,大气磅礴。爷爷也喜欢给自己讲故事,爷爷笑着讲:媛媛你知道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那就说来话长了。当年汉太祖高皇帝刘邦手下有个大臣叫萧何,那个萧何有本事啊,帮刘邦做了许多大事,也当了大官。然而富贵不能长久,萧何感觉到自己可能会有危险,于是他就把自己的一个儿子改名姓何,让他远走他乡,以防万一,为自己留下血脉。那个姓何的年轻人就是咱们家的祖先。因为萧何的家乡是沛县,于是我就给你取名字叫何沛媛,就是说你是沛县出来的名媛,将来要像萧何一样功成名就智谋无双。何沛媛至今不知道爷爷说的话是真是假,究竟是借题发挥给自己普及|历|史|知识呢,还是确有其事呢。爷爷最喜欢读史书,家里的二十四史被点评的密密麻麻的。虽然爷爷懂得那么多,但还是不能帮他在|政|治|斗|争|中取得胜利。何沛媛觉得今天可能没法练习了,想上|床睡觉了,明天是周末还要赶几个场。摸了摸头发还没干透,何沛媛插上吹风筒,按下开关,一头长发飞扬。

(二)

今天浦海天气很好,刚下过雨,空气很清新,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何沛媛并不喜欢这个天气,因为她一整天都要在户外做模特。头顶一个大大的太阳,又不能戴帽子,这对于所有爱美白的东方女孩来说都是糟糕的事情。不过想着今天或许能到手上千块吧,何沛媛嘴里哼着歌谣:“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保护我不被晒伤“,顺便在包包里找出防晒霜,对着镜子仔细地在脸和脖子上涂上厚厚一层。何沛媛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拍着脸蛋,头脑里突然涌现出杨景行雪山归来后晒伤的面庞。何沛媛呆住了,整个人好像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万千情绪同时迸发出来,想要冲破昨天被压抑了一天的脑壳。何沛媛看着镜子里的手背青筋迸发,拼命用最后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过了几分钟,感觉自己的身体能活动了,何沛媛狠狠的甩了甩头,试图把某个人从脑子里彻底地驱逐出去。跟妈妈问好之后,何沛媛出了家门,妆容精致,步履轻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今天是给岛国的某著名电子企业打工,智能手机是越来越火了,这几个月何沛媛接过好几个手机的活了。笑了一上午,终于盼到午餐的时间,何沛媛没有什么食欲,但确实站得有些累了。同伴小君已经在询问大家要什么外卖了,何沛媛跟这个小姑娘很熟。小君长了一个娃娃脸,但却是她们这伙人的大姐大,小姑娘消息灵通,认识的人也多。小君统计完其他姐妹想要的外卖,又转头问媛媛:“是不是还要鸡肉卷和可乐?”何沛媛愣了一下说:“今天不想吃这个呢,给我买个麦香鱼吧。”

好不容易捱完这一天,何沛媛感觉自己像熟透的大虾一样。有个经理找机会跟她说了好几次话了,还说可以打折卖给她最新款的手机,被何沛媛熟练的拒绝了。领了钱之后,何沛媛坐地铁回家,今天比较顺,不用换乘。何沛媛上了地铁后感觉不舒服,有个男的老是想挨着她,她都挪动了好几下了。何沛媛使劲咳嗽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瞪了那个男的一眼,这才消停。何沛媛又不由得想起那次跟朋友们一起乘地铁去ktv,一伙人吵吵闹闹的,现在物是人非。

回到家后,何沛媛发现妈妈已经开始在准备晚餐,她洗了手换了衣服就过来帮忙。才忙活了几分钟,妈妈就发现何沛媛有些闷,关心了几句。何沛媛一直视妈妈为榜样。妈妈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美丽,但她的温和和坚韧从未变过,为这个几次摇摇欲坠的家庭提供着最大的温暖。何沛媛早就立誓做个像妈妈一样完美的贤妻良母。

吃完饭何沛媛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合衣躺到床上,闭了眼睛。可能是一天太疲累了,整个身体和脑子突然放松下来,感觉挺舒服。过了几分钟,何沛媛好像睡着了,她梦到自己身穿芭蕾舞服,一圈又一圈的旋转。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自己马上就要飞起来了。何沛媛又加了一把劲,衣裙的破空声越来越响,终于她飞起来了。能飞的感觉太棒了!何沛媛飞离了都市,来到了田野。整个田野里都是盛开的薰衣草,色彩斑斓,一望无际。这里一定是普罗旺斯吧,何沛媛觉得自己好自由,好开心!她在花田上空忽左忽右的飞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鲜花都是为她盛开的。看过了很多花之后,何沛媛觉得有些厌倦,她又试着加了一把力气。她飞的越来越高了,离地面越来越远了,能看到的东西都变得越来越小。何沛媛觉得自己要冲出地球了,周围的景色却也没什么好看的。何沛媛有些担心起来,她不想飞的更高了,她想回去那片花海,飞回自己的领地。何沛媛试着慢慢把速度降下来,不过突然地她感到自己没有力气了,自己转的越来越慢,整个人在加速下坠。何沛媛害怕了,自己的手脚逐渐的不听使唤,她吓得快哭出来了。难道自己要葬身于此吗?谁能发现自己呢,她想到了自己的亲人,已经是泪流满面。何沛媛觉得自己像一个流星一样坠入地面,她知道自己死定了,于是紧紧的闭上眼睛。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预想的粉身碎骨没有到来,何沛媛诧异的睁开眼睛。居然是杨景行!这家伙给她发了条短信,肯定是短信声把自己吵醒了。

何沛媛突然变得无比愤怒,这个混蛋,我照镜子的时候你来烦我!我想吃鸡肉卷的时候你也来烦我!我坐地铁的时候你还来烦我!连我做个梦你都来烦我!!!何沛媛气呼呼的打开短信,上面写着:“我觉得整个曲子就像一个人在飞翔,……,最后的时候急速下坠,而又安然落地。”

(三)

星期天早晨何沛媛哼着歌在准备早餐,在煮蛋器里放三个鸡蛋,用电饭煲蒸上两支玉米,又给爸爸煮了一碗燕麦粥。然后她洗了两个苹果切成小块,又剥了两只香蕉掰成几段,一起放进料理机杯子里,倒一大盒牛奶没过。何沛媛听着料理机飞快旋转的声音,心里在想昨晚梦里飞起来的时候是不是转的更快呢。昨夜何沛媛睡眠不好,辗转反侧的思考一件事情。不过缺乏睡眠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状态,看她现在神清气爽的样子,比平日里精神头还足呢,或许是思考的那件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决定了吧。

吃完早饭收拾完,何沛媛打算练习新曲子。她拿出自己的三弦,这可是她的宝贝。一般的三弦鼓框大多是蟒皮包裹,花纹各异,而这一把三弦所用的蟒皮却是洁白如玉,看上去就非同一般。说起三弦的来历,也是有传奇色彩。何沛媛满周岁的时候,一家人给她热热闹闹的庆祝生日,抓周自然是少不了的。各种玩具积木、娃娃衣服、纸笔珠玉摆了一地。面对琳琅满目的物件,还是小宝宝的何沛媛一眼就看中了这把三弦,抓在手里不放,让一家人惊奇。爷爷说,这把三弦是祖上传下来的,要求子孙后代永不能丢。虽然这三弦看起来古朴雅致,不过这都多少代过去了,谁也没在它身上发现有什么更多的名堂,也只当它是某个祖宗的心爱之物,作为纪念品这么传下来了。都说苏州评弹七根弦,其中四根指的是琵琶,剩下的三根就是三弦。而何沛媛妈妈所在的文工团里,恰巧有这么一个苏州评弹的班子,琵琶三弦俱是精通。何沛媛打小就跟了一个师傅学三弦,一开始只当是兴趣,后来越弹越好,更是凭着这乐器考上了浦海音乐学院。

打开曲谱,轻拨琴弦,甫一上手,何沛媛就感觉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弹了一遍,曲谱就记得七七八八了。继续练习几遍,每次都是突飞猛进。何沛媛全身心都沉浸到曲子中去了,她就像武侠小说里刚打通任督二脉的高手一样,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突然就提高了一个层次,往日拉琴的迟滞之处消失不见,只觉三弦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何沛媛闭上了眼睛,实际上她的视觉听觉触觉都已经消失了,她感觉到声音是从自己心中发出来的。何沛媛保持着这种人琴合一,把曲子推向|高|潮,她觉得自己如有神助,心里流动的是从未听过的天籁之音。终于,随着曲子进入|高|潮,嗖的一下,何沛媛觉得自己的意识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何沛媛觉得自己好像失重了,仿佛踩在云朵里,周围是白茫茫的雾气。突然一条大蛇飞入眼前,把她吓了一大跳。还不等她仔细观察,大蛇居然口吐人言,问道:“可是萧氏后人?”这一下更是让何沛媛心里忐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深呼吸了几口气后,何沛媛稳下心来仔细的打量着对方。这大蛇看着气势凶恶,身形庞大,但稳如泰山,好像一副秋毫不犯的样子,让何沛媛稍微有些安心。何沛媛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大蛇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个问题:“你说的是萧何先生吗?”大蛇答道:“正是。”何沛媛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祖父告诉我,我是萧氏后人,为避祸,改姓何。”何沛媛发现大蛇对她微微点头,更是放下心来。一人一蛇慢慢交谈起来,何沛媛也弄清了来龙去脉。原来《史记》中记载的当年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斩的就是面前的这条大蛇。这条大蛇,名为白颐,乃是白帝之子,在秦末已修道千年,马上就能化身为龙了。不过刘邦却是赤帝之子,他在一次酒醉后,斩了路边睡眠的白蛇,揭竿起义,最终得了天下。好在那时候萧何已经开始辅佐刘邦了,萧何听说刘邦斩蛇的事情后就去现场查看。毕竟是修道千年的白帝之子,蛇尸死而不僵,魂灵聚而不散。白颐看萧何心地纯良,就把自己的后事都托付给萧何,教萧何如何处置。萧何剥下蛇皮,抽|离蛟筋,又远去终南山找到一颗千年的桐木。这样以桐木为杆,蛇皮包裹,蛟筋为弦,就做出来一把古朴典雅的三弦。白颐告诉萧何,自己会附身在这把三弦里,保持魂灵不散,日后若有转机,必报萧氏大恩大德。萧何看白颐修行不易,只得答应下来。不知道后来刘邦怎么听说了白颐未死的事情,来找萧何的麻烦。萧何只好让自己的一个儿子隐姓埋名,带着三弦琴远走他乡。最终萧何凭借自己的机智,把刘邦糊弄过去,不过却也不敢把自己的儿子找回来。就这样一代代的,这把三弦琴就在何家流|传下来。直到今天,何沛媛如有神助,人琴合一,弹出天籁之声,才激发了蛇灵苏醒。

听了白颐的一番话,何沛媛满脸兴奋的问:“那你是神仙喽,可否教我法术神通?”白颐摇摇头道:“我虽答应汝祖来日必有厚报,但我乃天赋神通,你却是不能学习。”何沛媛听到回答却也不灰心,而是问道:“你恢复完好了吗?可以重见天日了吧。”白颐仍是摇头:“我被刘邦夺了龙气,已伤及根本,得道无望,只是苟延残喘罢了。”何沛媛为白颐命运唏嘘不已,不过她并没有出言劝慰,而是耐心地讲它沉睡之后的那段时光发生了什么事情。白颐静静的听何沛媛讲话,整个身子都温柔了下来,缩成一团,下巴点地,眼睛跟何沛媛的视线齐平。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去了很久,一人一蛇像一对老友一样相处融洽。白颐告诉何沛媛只要能把心思沉浸琴中,就能重新进入这个空间。然后何沛媛跟白颐告别,约好明日再见。白颐送何沛媛离开了这个空间,并告诉她自己会仔细考虑怎么报答何沛媛的事情。

(四)

白颐送何沛媛离开后,便沉思起来,其实它的状况比告之何沛媛的还要糟糕。现代人类真是了不起,科学和技术的进步把这个星球变得面目全非,工业文明的强大令它这个修炼千年的蛇精也只能惊叹不已。更加恐怖的是,天地元气已经混乱不堪,白颐自从觉醒后便全身运转法力,无时无刻不在抵抗混浊的元气对自己的通灵之躯的侵袭。别说修炼了,白颐觉得恐怕过不了几年,自己灵气就得耗光,到时候便真个魂飞魄散了。白颐又想到自己以前的生活,那时与山间精灵为伴,吞食日月精华,时而嬉闹云雾,时而畅游大海,好不逍遥自在。然而一朝不慎,顽皮贪睡,竟然被一个卑鄙的家伙一剑斩杀身躯。幸而得遇恩人,才免得当即身死道消。但恩人并非得道高人,无法帮自己重铸身躯,只得采摘千年桐木,用其阳气滋养神魂,才使得自己能够沉睡千年,神灵不散。如今机缘巧合被人唤醒,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谁又能想到小小的人类居然搅动的天地元气混乱百年,再难给神灵精怪留下生存的条件。自己的那些同类应该都已经魂归神海了吧,想到那些熟悉的伙伴,白颐感到格外的寂寞索然,突然间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这几天何沛媛过得异常的开心,妈妈还怀疑她是不是中彩票了。自从发现了三弦里的秘密,何沛媛就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期待。尽管每天还是各种忙不完的事,上班,练琴,打工,不过到了晚上闲暇起来,何沛媛就去找千年蛇精聊聊天,看似普通的生活真是一点都不普通。何沛媛觉得白颐真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自己那些忧虑困扰、情感纠葛都愿意说给它听。不过白颐最愿意听的还是杨景行的事,一说起杨景行它就两眼放光的问个不停。白颐可以断定这个杨景行绝非凡人。难道杨景行是修道之人吗,不过现在天地元气如此混乱怎么会有人修炼成功。白颐对如何报恩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计划,只要解决了这件羁绊,自己就可以安心的回归神海了。

在何沛媛唤醒白颐之后的第七天,白颐果断的跟她告别了。白颐向何沛媛坦白了无可修复的伤势,对同类灭绝的悲痛以及回归神海的决心。何沛媛也悲伤极了,不舍这段友情。白颐教何沛媛如何用各种草药熬制蛟筋成汁,人服下之后,可以益寿延年。然后白颐又从嘴里吐出一颗珠子,郑重其事的交给了何沛媛。这颗珠子是他一身法力凝结而成,白颐说在上面刻满了对何沛媛的祝福,希望她能一直带在身边。随后白颐身死道消,何沛媛泣不成声。最终何沛媛把三弦上的三根蛟筋熬制成汤,分别给了父母和爷爷喝了。那个珠子她找人做成耳钉,一直带着,从不取下。

一转眼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何沛媛觉得自己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以前自己美则美矣,但并非毫无瑕疵,自己的腿上就有些角质。如今自己的皮肤已然白皙透亮,光洁如瓷,哪还有一点瑕疵。还不仅仅是皮肤,她觉得自己的头脑也变灵活了,记忆力惊人。以前还略微有些近视呢,现在却是耳聪目明。整个人忙一天也不觉疲累,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甚至力气都大了不少。近些日子王蕊见了自己就大呼小叫,说自己逆生长了,还说自己作弊了,肯定是ps之后才来上班的。邵芳洁也说以前不相信书里说的有人能容光冶盛、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吐气如兰,让天下男人一见倾心,现在也服气了。如今何沛媛上班都不安全了,突然之间就会蹦出一个小伙伴来非礼自己。面对小伙伴们时不时的严刑拷打,追问变美的秘诀,何沛媛只能以二次发育的理由搪塞过去,好像自己的胸部真的大了一些哦,唉,真是难为情。同时变好的还有自己父母的身体,母亲就不用说了,就连父亲现在都一点也看不出是生过大病的样子,去医院检查之后,医生也说各项指标比普通人都好。何沛媛心里知道该感谢谁,白颐的这份馈赠,她铭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