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同人】苗雪

作者:苏红虎

一这是我的妹妹

站起来的时候,

他一只眼睛肿起来了,成了杨独目,头发纷乱,嘴角还破了,走路一拐一拐的,但还紧紧握着拳头,胸口起伏着,一点也不压抑自己的愤怒。

地上躺着两个高年级学生在喘气,其中一个脸被抓破了,额头乌青,那是他硬用头砸的,还有一个鼻梁被打断,捂着哀嚎。周围撒着一地的零食,还有破损的纸袋。

夏雪紧紧抱着他,眼泪打湿了他的后背。

刘苗的裙子一角被撕坏了,但她似乎现在顾不上,红着眼睛,一脚就踢在了破头的那个男孩肚子上,男孩再次惨叫。

刘苗还不解恨,一脚就要冲胯下踢去,周围围观的男生不禁心头一紧。

苗苗!

他大喊。刘苗恨恨的停下。

他拉着她的手,又把夏雪牵到面前来。

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打回去!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冲我来!

他冲周围咆哮着,像狂怒的狮子。

我叫杨景行!!!

二那一夜的后悔

他跟刘莎分手了,听说事情闹的很大。大人们议论纷纷,但都没跟刘苗和夏雪说。

刘苗对夏雪说,刘莎是个贱女人,我们去打她一顿,替行哥哥出气。

夏雪不同意,但怕刘苗晚上一个人出事,还是跟着去了。

然后便看到了刘莎家楼下的杨景行。

他在楼下大叫:刘莎!刘莎!刘莎!

一声比一声用力。

但对面的楼道依然漆黑一片。

后来他依然没等到他要等的人。

那是个没有月光的夜晚。

她们看到杨景行哭了,看到他在喃喃低语,我错了,刘莎。在黑暗中,心疼。

三那些事(1)

三根冰棒,一人一根。

他吃的好好,夏雪却吃一半肚子疼的弯下了腰。

刘苗和夏雪嘀咕了一会,才告诉他,夏雪大姨妈来了。

杨景行哪里懂这个?背着夏雪带回家休息,也不管她面红耳热的羞涩模样。

又去问他妈妈,他妈妈噗嗤乐了。说他别瞎打听,把他踢到一边,继续打牌。

杨景行只好打电话去问奶奶,奶奶宠孙子,不追究反而帮忙,奶奶说,要喝红糖水,最好再来点营养的东西。

杨景行屁颠颠跑到他爸那屋,翻箱倒柜,找了不少好东西,红参,银耳,莲子一大锅。

红糖水好煮,烧开了倒在碗里,他吹了又吹,才端到夏雪面前一口口喂下去,夏雪还说难吃死了,连哄带骗总算消灭大半。

杨氏八宝大补汤却出了问题,杨景行和刘苗两睁眼瞎,好材料一锅煮又不知道搭配,又不知道时间,结果弄成一锅浆糊。

还好夏雪不追究,杨景行偷偷都倒在下水道里。

忙了一身汗,杨景行洗了个澡,眯了一觉,起来后发现两个妹妹没在客厅,走到阳台,那两个小姑娘,正一脸认真的晾着刚洗的衣裳,皱巴巴的有点不好看。

那是杨景行的,她们在他睡着的时候,踮着脚尖轻轻的从卧室出来,把门慢慢的关上,然后去给他洗衣服了。

四那些事(2)

杨景行高一第一个寒假回来的时候,出发前打电话给家里,火车到站的时间是晚上10点。

那一天,遇到了降雪,前面火车头出事,铁路局紧急抢修,回到九纯足足延误了4个钟头,外面还下着雪,杨景行只身走出车站的时候就被来接他的父亲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让多少人担心!

杨景行还发愣的时候,前面跑出两个人来,丢开伞,不管不顾泪眼婆娑的扑到怀里。

杨景行你个混蛋!

一个是刘苗,一个是夏雪。

杨景行傻笑着笔直的站着,任由刘苗红着眼睛掐他的膀子。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

夏雪只是抱着他的另一边哭。

新闻说你这一辆出事了!我们好怕见不到你!

杨景行轻轻转动着双臂把两哭花脸的姑娘都抱在怀里,她们的手好冰凉,像按在了他的心上。

五那些事(3)

两个姑娘拿着礼物下车,并排站在杨景行面前。院子里的灯光昏暗,可两个姑娘的眼睛闪亮。

“上去吧。”杨景行准备上车。

刘苗伸手,拉住杨景行的衣袖提醒:“你说要吻我们的!”

杨景行对夏雪澄清:“苗苗冤枉我!”

夏雪轻笑,扭扭身子。

刘苗催:“快点!”

杨景行深呼吸,看周围一眼,说:“你们闭眼。”

刘苗和夏雪互相看一眼,刘苗先面对杨景行闭上眼睛,下巴微抬,夏雪抿抿嘴后也合上眼,可微微低头。

杨景行抬右手,先从侧面轻轻搂刘苗的后背,嘴唇在她香香的头顶上碰一下头发,然后对夏雪也是这样。

“好了。”杨景行松口气,“我走了,晚安。”

两个姑娘睁眼,对对视线,然后看着杨景行上车,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掉头出去。

再互相看看,刘苗问:“亲你没?”

夏雪轻轻摇头:“没有啊。”

刘苗摸摸头顶:“恨死他!”

(中间省略无数字,太多温馨了,各位书友大大自行摸索吧,嘿嘿)

-------------------------------------------------------------------

刘苗看杨景行,审问:“是不是你出轨了?”

杨景行摇头:“不是……性格不合。”

刘苗仔细观察,威胁:“我给她打电话……什么时候分的?”

杨景行说:“两个月了。”

刘苗呵呵冷笑:“狗屁,那天我给她发短信她还不得了的样子,就四个字,谢谢,没忘……”

杨景行恼火:“还说呢,害我被她狠狠嘲笑。”

刘苗怒火渐起:“我当时问你,你怎么说的!?”

夏雪好像信了,神色有些尴尬或者沉重起来,至少是没笑了。

杨景行依然平静:“来当面告诉你们,你们才肯请我吃饭安慰我啊,早说了就过时了……别站着,走……现在可不可以带我去寝室了?”

夏雪挤出点僵硬的微笑:“不行,你还有我们。”

六未完成

九纯离蒲海多远?

只是几个小时的距离。

蒲海离北京多远?

也只是几个小时的距离。

为什么,这么久你不来看我们。

看了,就不想了。

但不看到你们的时候,就特别的想。

尤其是在一个人的时候。

你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