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同人:路小西的故事

作者:苏红虎

“哇撒!小西,快看,许唯!许唯!”

同桌拼命的压抑着声音,拍打着小花的瘦小肩膀。

小西人如其名,瘦瘦小小的,头发发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脸色苍白,闻声眼睛怯怯的探出去。

或许是一直喜欢低头的缘故,她的脖子有些修长。

教室外的走廊上,一群人嬉笑着走过。

“好帅!”同桌花痴不减。

“杨鸡毛!”人群中的胖子冲对面打招呼。

一个正靠着栏杆发呆的男生回头,迎着阳光,头发有些长,眯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小西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杨鸡毛。真是比我路小西还差的名字!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他。

突入人间的雷雨,轰隆隆倾盆而下。

小西用力蹬着自己的老自行车,往烟草局家属院赶。

雨水模糊了眼帘,快到门口,隐约几辆自行车呼啸奔了出来,她避让不及,哇一下摔倒在路边。

其中有一个人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她。“你没事吧?”

她坚强的站起身,摇了摇头。

前面那群人在叫,“杨鸡毛!快跟上!别是孬了吧!”一阵嘻嘻哈哈。

他顿了一下,又启动了自行车,往伙伴处汇去。

雨中,路小西磨了磨手,有些红肿,身上的校服脏了,鞋子也进了泥水,她挽起裤管来,脱了鞋子,露出一双洁白可爱的小脚,就这样赤足,扶着老自行车,穿过这雨,踩着青石板,一拐一拐的往里走。

地上的摔痕里飘落几片刚落下的嫩绿的叶子,弱弱的随雨跳着。

----西,这院子里的人家啊,都比你爸身份高,你爸这工作来之不易,别给你爸得罪人,有什么委屈就忍一忍,啊。

老路!

弯着背的中年男子手拿着气筒抬起了头,旁边是一辆歪歪斜斜的自行车。

眼睛迷茫了半分钟又一下亮了起来,他赶紧就着衣服擦了擦手。

萧大姐!您今天怎么来这了?这今天喜鹊叫,真是贵人登门啊!

萧舒夏看他一脸傻笑的样子,笑着拿手指点了点。你啊,还是要管好你的嘴。什么贵人不贵人的,都是一个公司的,别笑话。

哪能呢!路大有踮着脚走到她身旁,声音却小了下去:大姐,别人不知道,我不知道么,上回那奖金要不是您公正处理,就没我老路的份。我老路是粗人,但我心不糊涂。遇到大姐您,是我造化啊。

萧舒夏摆摆手:好啥啊,这不,我就是为了我家那惹事精上门来道歉的。

哎哟!这是怎么了?路大有眼睛瞪大了。

萧舒夏身后闪出来个半大小子来。叔!我今下午骑车出门太快,把小西给撞到了。

杨景行不管其他,态度端正的赶紧给路大有鞠躬。就这么大一个院子,人很好找。

路大有像被扎着了,急着往后躲。使不得!使不得!

叔!小西呢?杨景行继续不管不顾的继续小花小花亲热的叫。

她没事,她没事。大姐啊!没事!真没事!路大有真急了。

萧舒夏比年轻,已经进了门,十五平方的小偏房,靠着家属楼搭建的违章建筑,雨天有点漏雨,靠门的地上放着两搪瓷脸盆接着雨。

她再往里望,就看到了有点抖索又有点倔强的背影,低着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扶着一个剥了漆的小方桌,在看着书。

哟,这就是小西吧!快给阿姨看看。

她笑着摸起这个黄毛丫头的脸来,愣了。

两只眼睛攥着泪,脸颊明显肿了,但嘴唇硬咬着没声息。

路大有!!!

杨景行,有人找!女同学用力踢了踢他的桌脚,仿佛受了什么气。

杨景行抬头,于是看到了窗外躲躲闪闪的小黄毛。

他走过去。什么事?小西瓜!

路小西,有点恼火。这人怎么那么喜欢给人起外号?

但她还是低着头:这钱我不能要。她兜里有1000块钱,萧舒夏硬塞给她的。

杨景行头疼。

三天了,路小西就跟个幽灵似得,只要下课就钻出来,盯着他,没别的,就是要还钱,死活不要。

杨景行也气的说你找我妈去,她给的。明显路小西不敢去,但就敢死蹲着杨景行。

杨景行自觉还没掉份到用强的份上,只好叹息着看着她。

膝盖伤还没好吧,鞋子破了吧,摔了总要补点营养吧。

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

别让我内疚行不行?

你道过歉了。

杨景行胡乱的抓着头发,这时候真觉得头发长有点烦躁。

我带来了,她认真的拿出一个手帕包来,手帕有点旧,但很干净,可能没包过这么多的钱,没包紧,露出钱的一角。

杨景行看着她,她眼神清澈。

放学在校门口等我。

他转身回去了。

一群人出校门的时候,天色有点晚,杨景行没看到路小西。

往前走两步就听到了巷子里的尖叫声,杨景行胆大,走了过去听的更清楚了。

把钱拿出来!臭婊子,那么多钱,肯定是偷的!

于是看到了路小西,她被两个初三的男生堵在死角里,头发散乱的蹲着,黄布书包紧紧抱在身前,显然身上挨了不少下。

刘苗本来温温婉婉的跟着,看到这个情形不知道想起什么,一下子就跳过去踹,还抓男生的头发。

杨景行一把抱过来,顺势给了一个男生一脚,另一个直接书包飞过去砸了脸。

滚!

看着挨了打脸脏脏的路小西,默默仔细的整理了下衣服站了起来,仿佛一支小小的白杨。

她又拿出了那包着钱的手帕包,小手递了过来,依然倔强。

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杨景行摇着头接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路小西的笑容,像一朵尘埃中小花,在风中摇曳着开放。

她抿着唇,一边有个小酒窝慢慢变深。

她清楚的看到了长发间杨景行的眼睛,挺直的鼻梁间,很好看的眼睛,真挚而温暖。

家里。

萧舒夏在说着单位里职工的一些琐碎事情。

杨景行神秘的递给她一个盒子,说老路送来的。

哟!这玉镯子得要万把块吧?

萧舒夏沉吟着。

这路大有吧,肯吃苦,是个忠厚人,就是有点死脑筋。今天开窍了?

杨景行装大人好奇。

他送这个干吗?

萧舒夏似乎想通了什么。

该是想转正了。哎哟,我得去找下老总,正好这几天在家呢。

萧舒夏比年轻,出门一路带着风。

路小西还是那个低着头的路小西,不过她的微笑慢慢变多了。

爸爸转正了,不知道是被哪个领导青睐了,烧了高香,明年还有房子分了。

是敞亮的好房子。不再打小西了。

偶尔还是能看到校草许唯那一伙,偶尔还是能听到同桌的尖叫。

偶尔她还是会偷偷的扫过去一眼,那个头发有点长的杨景行。

小西,你等一下,这有你们老家来的包,嚯!好大一包,这是山货吧?

门房王爷爷在那分包呢,快递员在交接。

这件也是你们这儿的吧?

看了眼,王爷爷发麻了,全外国字。

小西,你帮爷爷看看。

哦,这是杨景行的。路小西好学生,汉语拼音景行杨么。

我顺路带过去把。

王爷爷好心:两件好拿吗?

小西显摆了摆自行车。其实还是原来那辆,不过零件都换新的了,充满活力。

她先把山货绷回家,然后跟家人说了一声就要出来。老路让她等等,拆了包,拿出最中间的红红的菌菇叫女儿带过去给萧阿姨。

门是萧舒夏开的:哟,小西啊,怎么来啦?让阿姨看看,变好看了啊!

小西羞红不堪的抵挡着萧阿姨的玩笑话,把包裹递的老高。阿姨,杨景行的包裹。

屋内是杨爸爸的嘲弄:多大人了!杨景行在房里呢,你进去找他吧。

谢谢叔叔。杨爸爸喜欢礼貌的孩子,就冲她点头。

小西又认真的把那包红菇递了过去。阿姨,我爸带了一点家里的土特产,您给尝尝。

萧阿姨微笑着摸摸丫头的头。你这孩子,还这么客气,快进来吧。杨景行!小西找你!

进了杨景行的屋,她就看到了正面好大一副拼图,街天连地的塞满了一面墙,图案中一辆红黑相间的漂亮跑车似在风驰电骋,给人以巨大的震撼。拼图

门另一侧的墙是打了隔断的柜子,外面堆满了漂亮的汽车模型。

小西惊讶的要叫出来,又忍住了。

杨景行过来谢谢了她送包裹,接触中碰到了手,她的手有些微凉,像朵小花,他的手温暖,像火光,让她发烫。

杨景行没注意,边拆边炫耀:法拉利。好看吧。

竟然是墙上那车的比例模型,流线造型,精美绝伦。

你好喜欢车哦.确实好看,有点目不转睛。

恩,我喜欢赛车,尤其是法拉利。

我梦想着有一天开着炫酷吊炸天的法拉利驰骋赛场!

小西瓜,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望着杨景行神采奕奕的眼睛。

我。。我。。路小西结巴了。

你也喜欢行哥哥吧!

路小西吓了一跳,从花坛上蹦起来,水堵在嗓子眼,让她咳个不停。怎么可能!

旁边是刘苗,那个会好打不平的小女孩,自从上次那件事情后就有了一些来往。

刘苗却没有了往日的爽朗。根本没注意她的回答。眼睛怔怔的。

我是问傻了,行哥哥这么好,会有人不喜欢嘛。

路小西偷偷的拍拍心口扑通扑通的心跳,加速的不合常理。

一边的夏雪似乎也一样沉闷,散漫的望着远方。

那里有阳光散落在林荫道上,刘莎和杨景行彼此默契的走着小碎步,时不时私语着什么。

刘苗也看着,杨景行身上还背着三个书包,他的,刘苗的,夏雪的。

刘苗突然站了起来,抓着夏雪:走!

让我们代表月亮消灭她。哈哈!

那天起,小西也发现刘莎是个可恶的女孩。

这发现让她不安,让她难过。

但她不明白为什么。

她只是提醒自己,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只是小小的小西。

你只是不漂亮的小西,你只是尘埃中的小西。

爱慕杨景行的有多少人?刘莎,那是校花。刘苗和夏雪哪个相貌和气质不比自己胜百倍。

你只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丫头而已。

我一定魔怔了。她肯定的自己想着。

杨家要搬家了。路大有专门去帮忙。用他的话说,萧大姐,咱别的没用,但有一身的力气,这活不能少了我。

路小西也跟过去了。个子小,搬大东西不行,但帮打个包。拎些瓶瓶罐罐还是可以的。

还有一些书本什么的,她都仔仔细细一遍一遍的弄好。

最后还是搬完了,萧阿姨谢谢她,还给她买了好吃的冰激凌。

杨景行没来,他在另一边新家那里,听说是自家新盖的楼房,好几层高呢,那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去想的地方。

路爸爸喊她走,她说歇一会,就坐在杨景行空荡荡的房间里,一口一口的吃着冰激凌。

不知道什么滋味。

她还会在学校遇到杨景行,他还会嘲弄这个小西瓜,但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心知肚明的他不在意。

她还会跟刘苗在一起,静静的听着刘莎和鸡毛的故事,但好像一切都不再跟她有关。

她的院子和他的院子不再是一个院子。

她学会了藏起心事。她知道,终有一天,他会不在她的视线里,他会忘记一个叫路小西的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于是关于喜欢这件小事,她用她的方法。

不去打扰,妥善安放。把这样一个男人留在她的生命里。

她喜欢他,但她知道去表白一定很傻,一定会被拒绝。只是自己的单相思而已。

但爱情这个东西,不就是她爱他,他也爱她吗?

不去表白,没有失败。至少她还保留着她爱他这个事实。

至少她还拥有着一半的爱。

她为此欢喜。

偶尔打开一个大盒子,那里有好多拼图碎片,她会拼上几个,然后想:

杨景行,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了吗?

PS:沫子大大的美女赢家最新几章里,夏雪说看你幸福,我就是赢家。作为杨党,我还是奢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哪怕有情人多一些。因为,一个人,终究是孤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