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六章 到货

路上,陶萌给杨景行说了一些自己在学校做的事和见闻。她们学校也有个民乐团,还出国演出了,学生会宣传部做过表扬。陶萌现在和班上两个女生关系不错,期中一个人交了大二的男朋友。这个周末,陶萌准备和她们去逛街。

杨景行怀疑:“你们能逛到一块去吗?还有,以后别拿这个牌子的包包了,被抢了怎么办?我赔不起。”

陶萌不担心:“又没多少人认识。”

杨景行说:“那你拿着更没意义了,和衣服一点都不搭配嘛。”

陶萌烦:“我总不能背书包吧!”

杨景行嘿嘿:“书包还可爱啊。”

陶萌犹豫了一会说:“这个我听你的……其实在学校我都没拿过。”

杨景行气愤:“你针对我是不是?”

陶萌冤枉:“我又不知道会见些什么人,你也不说清楚!”

杨景行说:“我就认识你一个有钱人。”

陶萌想起来:“爸爸的朋友办了一个成人礼聚会,下个月,想叫我去参加,你说我去吗?”

杨景行说:“当然要去啊,多认识些朋友。”

陶萌说:“我不太想去,可是爸爸要带我去。”

杨景行说:“多认识几个漂亮女生,有机会介绍给我。”

陶萌不屑:“你以为你是谁!”

杨景行说:“来,我们分析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陶萌还得意了:“我不分析,我就要说你!”

一路小吵着,时间过得也快,转眼就到陶萌家了。这次陶萌也没要杨景行音乐停车了,一直到小区大门口,也没马上下车,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多联系一点,你说呢?”

杨景行说:“我当然求之不得。”

陶萌民主:“那你说个方案。”

杨景行斗胆:“每个星期都打电话!”

陶萌气:“这叫多联系?我觉得不是非要什么时候打个电话,但是如果有什么事情,比如你组社团了,或者我做什么活动了,就可以告诉对方,或者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好的事,也可以分享或者分担嘛。”

杨景行同意:“嗯,这样好。”

陶萌又说:“但是也不要太俗气,没话找话,那样不好。”

杨景行失望:“那我只能每天去寻不开心了。”

陶萌横一眼:“那就这样,我走了。”

“拜拜。”

“你路上小心。”

杨景行回学校,开了几分钟后就给陶萌打电话:“到家了吗?”

“到了……什么事?”陶萌挺警觉的。

杨景行说:“我就是想问,我这样算不算没话找话?”

陶萌气得短气:“当然应该算……你可以到学校了给我报平安啊!”

杨景行说:“那你批评我吧。”

陶萌大度:“第一次就算了,你别开车打电话,危险,快挂了吧。”

到学校后,杨景行真的又给陶萌打电话:“终于到了,这次你不批评我了吧。”

陶萌咯咯笑两声:“不了,你别开快了……我在泡澡。”

杨景行说:“那不耽误你了。”

陶萌说:“没关系,你等会上网吗?”

杨景行上进:“不了,我还要学习。”

陶萌说:“那你加油,我支持你专心于音乐。”

杨景行就去四零二拉二胡了,关上门杀鸡宰鸭,也不怕被告扰民了。他今天没有尝试技巧的创新了,而是拉名曲《二泉映月》。拉了好多遍,只能感叹,这小小一弦一弓也不比那八十八个键简单啊。

或许是那种悲和怨不适合杨景行,他真的怎么努力也不能让自己有点稍微的满意。难怪小泽征尔说这种音乐应该跪下来听呢。

仔细分析的话,会发现《二泉映月》有多层主题,而且内涵很深。反正杨景行听的几个版本都各有不同,有些太悠扬,有些过于伤痛,只有华彦均先生自己能拉出那丰富的意境。可就那个年代糟糕的录音,都能让人听得心中一阵一阵的泪意涌动。

可惜的是教学楼十二点就断电了,杨景行总不能黑灯瞎火的拉二胡吓人,只好回家。

星期四,杨景行一大早就去把二胡还了,又借了一把琵琶,抱去去四零二捣鼓了两个小时后才去上体育课。他本来还想借台古筝的,因为这两样乐器不应该分家,可是管理处的老师不肯,一个人同时只能借一件乐器,那怕是杨景行也不能破例。

中午,还是和喻昕婷一起吃饭。喻昕婷说:“要是三零六再办一场演奏会就好了。”

杨景行问:“你想上台啊?”

喻昕婷摇头:“你就可以请陶萌来看了,她答应要来的。”

杨景行无奈:“你喜欢她?”

喻昕婷鼓励:“你别担心,你肯定能追到她,我保证!”

杨景行气愤,戳喻昕婷的眼睛:“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在追她?”

喻昕婷嘿嘿:“我当然知道,女生要矜持嘛,你要加油!”

杨景行都有点伤心了:“你不会以为给你过生日就是为了追她吧?”

喻昕婷连忙严肃:“我没这么想!真的,但是我真心祝福你们。”

杨景行说:“我和她跟我和你一样,是好朋友!你再啰嗦!再啰嗦我就追你了!”

喻昕婷很认真:“齐清诺都看出来了,你对陶萌很温柔。”

杨景行问:“我对你很粗鲁吗?”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喻昕婷撅嘴:“就是不一样!你肯定喜欢她。”

杨景行不厌其烦:“我喜欢她和喜欢你一样,你要说我追她,那就是也在追你,快住口!”

喻昕婷不高兴的样子,拿饭菜发泄。

下午下课,杨景行就找王蕊去讨教琵琶演奏了。琵琶和二胡完全是两个套路,对手指的灵活度要求很高,演奏技巧很高深,但好在并不繁杂。

王蕊上次音乐会的SOLO在尝试创新上效果一般,但是她弹起传统来还是不损音乐学院的名声,虽然称不上大师,但也是个演奏家了。一曲《霸王卸甲》听得杨景行连连感叹,恨不得拜师了。

杨景行还学琵琶,连义甲都没有。好在王蕊大方,把自己的给了杨景行一套。两人在四零二呆了一下午,杨景行请客吃过晚饭了又继续。

起初王蕊还不停的笑,总觉得杨景行弹琵琶的样子太滑稽了,后来就不笑了,改警告杨景行:“我们这一行,最讨厌的就是天才!”

杨景行并没打算继续天才下去,他的计划是用尽量短的时间对这些民乐乐器有个大概的了解。

星期六是夏雪的生日,杨景行打电话过去,用琵琶弹了一首《生日快乐》。刘苗大呼小叫:“肯定不是他,是别人,你快承认!”

夏雪帮忙说好话:“不会骗我们。”

刘苗怀疑:“谁知道,有本事视频给我们看。”

杨景行的电脑还真有个摄像头,于是满足两个姑娘,视频弹琵琶。这下可把两个姑娘乐坏了,杨景行弹琵琶,怎么看怎么奇怪!感觉上,不是只有女生才玩这个吗?

刘苗又怀疑:“你跟谁学的?”

杨景行就说大学里尽是人才,各种有才华的帅哥一大堆,鼓励两个姑娘好好加油,迎接只有半年的高考。

杨景行的周末基本全是在四零二度过的,从早到半夜。除了喻昕婷和安馨,三零六还有几个人也来探班了。

王蕊觉得自己功劳大,还折腾起杨景行的电脑来。翻来翻去也没发现什么把柄,就问:“你不会吧?一点少儿不宜都没有,不正常。”

杨景行说:“我记忆力好,看过就删。”

王蕊谴责:“别啊,借我欣赏欣赏。”

杨景行笑:“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王蕊说:“有剧情的,上次齐清诺给了我一部,好看,精彩。”

杨景行说:“三零六爱好广泛啊,别跟她们学。”

这些话喻昕婷都只当没听见,但是有点脸红。

星期天晚上,杨景行接到陶萌的电话,两人互相汇报。陶萌说和同学逛一天的街,没买到什么喜欢的衣服,倒是吃了不少小吃。杨景行就说自己学了一星期的琵琶,略有收获。

陶萌问:“你想去逛街吗?”

杨景行说:“没兴趣。”

陶萌说:“马上冬天了,你不买衣服?”

“够穿了。”

陶萌气:“你就穿一辈子吧!”

杨景行说:“不过可以陪你去逛。”

陶萌哼笑:“真的?”

于是两人约好下个星期六。

学校停电后,杨景行回家,路上去吃个宵夜。烧烤姑娘付飞蓉不在,杨景行就问老板。老板说:“她今天休息……你好久没来了,今天吃点什么?”

老板娘给杨景行上菜的时候说:“慢慢吃,慢慢吃,盼盼一会就来了,不远。”

杨景行只吃了十分钟不到,付飞蓉就气喘吁吁的来了,今天没上班,还穿戴得蛮整齐。白色的裤子,要是干起活来,多容易脏啊。

杨景行问:“吃了吗?”

付飞蓉笑笑:“我不吃……你好久没来了。”

杨景行说:“没多久吧……书在看吗?”

付飞蓉在杨景行对面坐下,说:“在看,可是好多地方好难,记不住。”

杨景行问:“和弦看了吗?”

付飞蓉没什么自信的点点头。

杨景行就说:“随便写个大三和弦看看,由哆向上吧。”

付飞蓉问:“哆是根音?”

杨景行点头笑。

付飞蓉连忙把点菜的本子拿来,画了个高音五线谱,算了半天,画得很小心,检查好久,然后给杨景行看。

杨景行表扬:“对的,再写个第一转位。”

付飞蓉皱眉,画了几分钟才确认给杨景行看。杨景行又说没错,再叫她写个第二转位。

付飞蓉埋怨:“就是这个,我头大!”不过还是要硬着头皮去画。

这次终于错了,不过杨景行还是表扬:“这么短时间能学成这样很不错了。”

可付飞蓉还是门外汉:“学这个有用吗?”

杨景行笑:“起码说明你认真嘛。”

付飞蓉抱怨:“每天半夜才收工,好累的,白天又要准备!你吃的虾仁,是我一个个剥出来的!”

杨景行笑:“谢谢,好吃……你要是有时间,可以买一台简单的电子琴,慢慢学读谱。”

“多少钱?”

“一两千吧。”

付飞蓉问:“学了又能怎么样?”

杨景行说:“这是你的爱好啊。”

付飞蓉有点泄气:“再爱好,比你们还是差远了。”

杨景行说:“你错了,爱好又不比高低,自己开心就行。”

付飞蓉说:“也是,嘿嘿,我还想去参加选秀呢,可惜要整容。”

杨景行不同意:“唱歌和整容有什么关系!”

付飞蓉说:“总之还是谢谢你,以前也有音乐学院的学生来,我和他们说话,理都不理我,还没你这么帅!”

杨景行不在意,给付飞蓉说唱歌的事。问付飞蓉喜欢什么类型的,擅长唱那种的?付飞蓉显然是纯爱好,对自己没一个定位,好听的歌她都喜欢唱。

杨景行就建议了一下,说有个国外的女歌手唱腔婉转温柔,但是又不乏爆发力,付飞蓉可以借鉴一下。

付飞蓉初中毕业,听鸟语肯定还吃力。但是她还是盲目相信了杨景行这个音乐学院的专家,记下了歌手的名字,说去网上找来听听看。

杨景行走得时候,老板娘居然想不收他的钱,杨景行没让她如意。

接下来的的一个星期,杨景行都在学琵琶,然后是古筝。可是高翩翩扫了杨景行的面子,说没时间单独辅导他。也是,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人。杨景行只好自学,然后试图找教古筝的老师讨教讨教。学校都传开了,说天才膨胀了,想眉毛胡子一把抓当个古今第一奇人了。

倒是贺宏垂表扬了杨景行,说他最新尝试写的一首钢琴曲旋律不错,西方的作曲技法尽然体现出了名族的味道,五声调式结合古典乐的理论,也不是完全行不通嘛。

星期四下午,杨景行的设备到了。齐清诺的陈叔亲自送到学校来,好些个大大小小的箱子,装着电子琴,电钢琴,电吉他,架子鼓。

齐清诺帮忙搬运,然后还帮忙组装拉线,搞了两三个小时,四零二就充实了,像个专业的样子了。

齐清诺现场试用了杨景行的双排键,感叹一分钱一分货,音色比她的是要好一点点。杨景行就试了试电钢琴和电吉他。电钢琴弹起来比斯坦威还简单,但是声音肯定是差老远的。

齐清诺调试了一下效果器和音响后,给杨景行来了一段电吉他SOLO。她还真没吹牛,确实有两手。而杨景行根本还没入门,纯粹是准备着的。

陈叔就是个人才了,什么都能来两下。架子鼓都能打好几种风格的,还自卖自夸:“这声音,没得说!”

去银行付清余款后,陈叔极力要请杨景行吃晚饭,当然,齐清诺也要一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