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五章 喻昕婷生日

吃饭的地方也不远,一群人走去。王蕊和刘思蔓对陶萌挺热情,一路和她说话。杨景行抱着蛋糕,走在最后面。

齐清诺问:“我帮你拿?”

杨景行摇头:“不用。”

齐清诺突然大声说:“哎,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在那!”

一群人回头。齐清诺很是无奈:“你们都回头干什么!”

杨景行很是鄙视:“这种当你们都上!”

王蕊谴责齐清诺:“你这么大声,路人甲乙丙丁都在看!”

好无聊,大家继续往前走。齐清诺小声问杨景行:“谁最紧张?”

杨景行说:“我!”

齐清诺咯咯乐,朝前赶两步,搂喻昕婷的肩膀去了。

到地后,喻昕婷问陶萌:“这里可以吗?”

陶萌说:“挺好的。”

一群人进去,要了个大包间。陶萌挨着喻昕婷坐下,杨景行再坐陶萌右边,齐清诺逮住了杨景行:“今天把星期天的补上!”

杨景行问喻昕婷:“先吃饭还是先吃蛋糕?”

喻昕婷有点犹豫。陶萌说:“先吃饭吧。”

喻昕婷就说:“那我少吃点,不然等会没肚子了。”

那就先点菜,感觉就陶萌是客人,让她先看菜单。陶萌让喻昕婷来,说:“我无所谓的,不挑。”

两本菜单转了一圈,点了十来个菜,女生们喝果汁或者可乐。等菜聊天,王蕊说喻昕婷双喜临门,又过生日又当副团长了,是得好好庆祝。说起来,喻昕婷虽然还没正式加入三零六,但是大家已经都当她是自己人了。

刘思蔓说:“四零二,三零六,两个团长对你都这么好,你等会得敬一杯啊!”

喻昕婷憨厚:“好。”

何沛媛说:“副团长,以后要多照顾哦。”

王蕊哈哈:“我也是!”

杨景行说:“给你们都升成副团长。”

陶萌感兴趣:“团长呢,是谁?”

杨景行哈哈:“我啊。”

陶萌皱眉:“什么团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介绍,四零二,就是音乐学院的天才杨景行刚成立的社团了,网络了一批精英演奏家和作曲家,前途无量哦。

而三零六呢,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相信以后如果和四零二展开合作,就会更上一层楼。而且两个社团之间有那么多的渊源,合作起来一定会如鱼得水的。

何沛媛还叫唤:“三零六我早就呆腻了,没有帅哥我哪来的激情,四零二就是我的新家。”

齐清诺气愤:“马上把你除名,两边都不要你!”

陶萌认真的问杨景行:“你们是不是有点重复?”

齐清诺说:“不会,他的视野比我宽,野心比我大。”

陶萌怀疑:“他才大一,刚进校有什么资格当社长!”

于菲菲说:“讲的是实力!”

杨景行解释:“其实我就是想要一间教室,他们帮我凑人数的,谁真把我当团长啊!”

陶萌又问杨景行要教室干什么,然后就说:“你可以去租房子,为什么要麻烦别人?”

王蕊说:“这哪有什么麻烦,省的钱请我们吃饭呗。”

杨景行说:“那好,这顿我请。”

喻昕婷连忙说:“不行!”

齐清诺对陶萌说:“他这团长昨天下午刚当上,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陶萌说:“起码准备很长时间了吧!”

喻昕婷信誓旦旦:“没有,昨天是临时通知的,之前都不知道,真的。”

杨景行问陶萌:“是不是准备祝贺我?”

陶萌说:“这不是今天的主题吧……好了,恭喜你!”

杨景行抱拳嘿嘿:“谢谢诸位,多亏你们的面子。”

王蕊说:“我们哪有什么面子,星期天你干什么去了?”

杨景行说:“去请客人了。”

陶萌不满:“我早就说要来好不好!”

杨景行说:“还是多亏你们的面子。”

陶萌瞪着着杨景行。

杨景行求情:“你起码给我留一点点面子吧?”

陶萌连忙换个表情,对其他人呵呵:“你们肯定都特别讨厌他,一张嘴就没好话。”

杨景行连忙用乞求的可怜眼神去博取众人同情,可齐清诺还是说:“是呀,特别讨厌,没人爱理。”

刘思蔓笑着附和:“看见都绕道走。”

王蕊也说:“全音乐学院都知道,尤其是女生。”

其他人也笑。杨景行厚脸皮:“怎么样,我的坚强超出你们想象吧。”

何沛媛拆穿:“是想你日子好过点,还不谢谢我们。”

陶萌说:“他高中的时候其实没什么朋友。”

齐清诺问:“你不是啊?”

陶萌说:“我们是后来同桌,之前关系比较远。”

杨景行打断:“就说这个话题,高中同桌,我先来,我高中同桌人漂亮学习又好,轮到你了。”叫齐清诺。

齐清诺叫陶萌:“你先来吧。”

陶萌说:“我同桌很烦人!”

杨景行威胁:“我要告诉曹绫蓝。”

陶萌直接:“我说的是你。”

刘思蔓呵呵同情:“杨景行,你好可怜。”

杨景行还讨好陶萌:“夸你呢。”

众人一阵笑。陶萌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解释:“我们平时爱开玩笑。”

喻昕婷说:“也没什么不好。”

陶萌又关心一下:“你们社团准备怎么发展?”

聊着聊着,菜上得差不多了,开吃。当然是大家先举杯,祝喻昕婷生日快乐。陶萌比较正式:“祝你学业有成。”

王蕊说:“祝一堆男生来追,可以精挑细选。”

齐清诺说:“祝你们四零二蓬勃发展。”

……

杨景行说:“谢谢大家代表我。”

喻昕婷呵呵:“谢谢你们……开吃吧,好饿呀。”

杨景行还关心一下陶萌:“味道怎么样?这个鱼不错,没刺。”

陶萌点点头:“挺好的。”

杨景行又提醒喻昕婷:“多吃点,蛋糕没多少的。”

喻昕婷嗯嗯。

看见杨景行的杯子空了,陶萌就叫:“麻烦果汁给我一下。”

杨景行手长,一伸就拿出来了,可陶萌杯子还是半满的。

陶萌说:“你给自己倒……这个菜是什么?挺好吃的。”

齐清诺说:“是豆腐和馒头做的,还有蛋清,馒头用水泡了再裹蛋清泡炸,要技术。”

陶萌呵呵:“你挺有研究的。”

齐清诺说:“三零六还有个名头,叫食字会,邵芳洁没来,她是专家。”

陶萌笑:“你们有多少人?”

“十一个。”

“全是女生吗?”

齐清诺笑:“她们偶尔把我当男人。”

刘思蔓来劲:“我们都是她老婆,争风吃醋啊,没完没了!”

陶萌乐,又问:“四零二呢?”

齐清诺说:“五男五女,算我是六男四女。”

陶萌看杨景行:“你好歹是团长,总要做出点成绩吧?”

杨景行点头:“大家努力啊!”

陶萌看了一眼,说:“今天在座的有六个,我以茶代酒,祝你们社团发展顺利。”

几个人都配合一下,举杯。陶萌又说:“也祝三零六……何沛媛,不好意思,下次我就不会记错你是拉三弦的了。”

这下好,一桌人都要感谢陶萌。

陶萌又说:“音乐学院的氛围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你们都很亲近。”

王蕊说:“你是只看到我们,上次铜管系还打架呢,都住院了。”

刘思蔓说:“三零六的人也是来来走走好几个了。”

陶萌就怀疑起杨景行来:“你能处理好吗?”

杨景行得意:“所以我有两个得力的副团长啊。”

陶萌就看喻昕婷和齐清诺:“麻烦你们了。”

喻昕婷说:“没有,什么事都没做。”

齐清诺呵呵笑:“你可以当外聘管理嘛。”

陶萌说:“我没时间,学校也挺忙的。”

吃完了饭,又聊一会天,然后就是蛋糕了。杨景行拆开盒子放在桌子上,插上十九根蜡烛,都点上,然后问大家意见:“唱生日歌吗?”

喻昕婷摇头:“不用了。”

齐清诺不同意:“看我一展歌喉!”

陶萌也说:“唱吧,挺开心的。”

杨景行对齐清诺说:“你带头吧。”

齐清诺装腔作势,挺胸收腹了才开始唱,其他人跟着,才唱了几句,喻昕婷都脸红得泪光盈盈了,也不敢抬头看人,只盯着蛋糕。

杨景行带头鼓掌:“许愿吹蜡烛吧。”

等喻昕婷吹了蜡烛,杨景行就开始切,每人一份,也不少。大家纷纷说好吃,没浪费。

喻昕婷说:“好多草莓哦。”

杨景行说:“中间的最多,给你了。”

陶萌表扬:“是挺不错的,慕思味道很正。”

吃完蛋糕看时间,都快八点了,得撤了。喻昕婷结账后对杨景行说:“蛋糕盒子好看,我想拿回去。”

杨景行不准:“你都没请寝室里的人,还有几根蜡烛,拿着作纪念吧。”

喻昕婷嘿嘿:“也好。”

一群人走回学校,齐清诺和喻昕婷都邀陶萌常来玩。喻昕婷还说:“她们都好厉害,上次演奏会好热闹好热闹!”

陶萌说:“我有时间一定来。”

杨景行还得送陶萌回家,分手前,喻昕婷又谢谢了陶萌的礼物。杨景行邀请齐清诺:“顺路,一起吧?”

齐清诺说:“我不急,你们先走。”

上车后,陶萌看着杨景行,问:“你没生气吧?”

杨景行奇怪:“气什么?”

“你把灯打开……我本来是想好好陪你过来的。”陶萌有点烦躁。

杨景行说:“你表现很好啊。”

陶萌怀疑:“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杨景行问:“难道你趁我去洗手的时候说了我什么糗事?”

陶萌烦:“其实我真的想给你面子的……”

杨景行说:“你已经给够面子了。”

陶萌继续:“可是你连组建社团这么大的事都没告诉我!”

杨景行好笑:“这算什么大事,闹着玩的。”

陶萌大声:“我知道你不是闹着玩的人!我就觉得你一点都不重视我的友情,友谊!”杨景行都启动车了,陶萌又大叫:“你停下,停!”

杨景行无奈的看着陶萌。

陶萌又问:“你生气吗?”

杨景行很肯定:“没有!”

陶萌挺失望的:“是不是不管我怎么样你都不会生气?”

杨景行说:“是不是觉得我不生气就是不在乎你?”

陶萌愣了一会,然后看前面,轻声回答:“是的。”

杨景行哈哈:“那惨了,我得一看见你就气鼓鼓。”

陶萌忍不住笑了一下,马上严肃:“可是如果你在我朋友面前那样和我讲话,我就会生气!”

杨景行惊讶:“难道你是在自我检讨?”

陶萌说:“我知道我今天表现不是很好,但是我也不想这样!”

杨景行劝慰:“不要那么严格要求自己,随意一点,不然我就得检讨了。”

陶萌说:“我是想处理好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不想你一味的包容我。”

杨景行看着陶萌:“就算有包容,那也是在正常不过了,何况你还没怎么样。陶萌,我希望你不管是对友情,亲情或者是以后的爱情,都能轻松自然一点,不要太刻意的去追求经营。你本来天性就能当一个好朋友,不需要再做过多的努力了。”

陶萌显然没明白杨景行的意思,冷淡而失望的说:“你的意思就是你不想我们的友情朝好的地方发展,如果哪一天你烦我了,就会轻松自然的离开,是不是?”

杨景行反问:“如果你烦我了呢?难道你还要……”

“是的!”陶萌很肯定,“我会全力挽救!我会找出问题的根结所在,要改变,改善!”

杨景行点点头:“能有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谢谢你。”

“那你呢?”陶萌狠盯着杨景行。

杨景行说:“我也会珍惜,和你一起努力。”

沉默了好一会后,陶萌说:“你开车吧,不早了。”

车子开出音乐学院后,杨景行先说话:“速度不快吧?”

陶萌点点头。

杨景行又问:“要不要开空调?”

“不用。”

“晚饭吃饱了吗?”

“饱了!”陶萌不耐烦。

“我是不是太多话了?”

“……”

“你是不是烦我了?我们马上来努力吧。”

陶萌忍不住了:“你好烦啊,你故意的!”

杨景行说:“先演习一下嘛。”

陶萌笑了一会,问:“你从小到大最生气的时候是什么?”

杨景行说:“还没有过……我生起气来,自己都怕,不敢随便来。”

陶萌哼笑:“我才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