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七章 第一首

杨景行本来想推辞的,可是齐清诺提醒:“陈叔认识很多人,好多公司和歌手都是找他订设备。”

那杨景行的巴结一下,于是三个人一起去吃晚饭。

陈叔原名陈晓强,今年四十五岁了,年轻的时候也玩过乐队,地下的,没齐清诺父亲齐达维他们的城隍乐队那么红。

陈晓强给杨景行说自己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穷,吉他都买不起,哪有杨景行这样一下就几十万的好日子啊。为了生活,陈晓强后来就转做幕后了,可惜渐渐的发现自己对音乐的追求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各种幕后的幕后让他难以接受,慢慢的,就沦为卖器材的了。

陈晓强年轻时代认识的那些人,如今在各行各业的都有,但是仍然有不少是从事音乐工作的,自己当老板的,当制作人的,也还有卖唱的。

陈晓强和齐达维是好友,认识二十多年了。齐达维现在经营酒吧,是老朋友们经常聚会的场所,陈晓强还问杨景行去过没。

说来说去,陈晓强还是有很深厚的摇滚情结,他甚至自责自己那一代人没把摇滚发展壮大起来,才让如今的音乐沦落到这种地步。可是他又说他们真的是很努力的试过。

陈晓强不知道是激励杨景行还是看扁他:“你们这一代,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音乐学院,大部分学生都是你们这种家境很好的,没有丰富的生活体验,难以作出好音乐。”

陈晓强又列举了他那个时代的一些佼佼者,只有少数几个是科班出身,但是也是慢慢摸爬滚打起来的,那时候,大家都是穷人。而那些非科班出身的,虽然满怀着热血,可还是受创作力的限制,基本都是昙花一现,基本没有能做出文化成就的人。

陈晓强显然是在教育下一代,说做音乐,要能吃苦,要耐得住寂寞,要永不放弃,要是钱财如粪土。有些人,一辈子就写了唱了那么一两首歌,后来几十年就靠着这点老本上蹿下跳,到处走穴露脸,多没意思,那能叫音乐人么?

这方面城隍乐队显然就是正面榜样了,尽管他们曾经那么红,但是后来没市场了,或者说他们的音乐跟不上时代需求了,但是他们没有卑躬屈膝,没有妥协,他们自谋生路去了,而且老朋友们还能时常聚一聚,继续做他们想做的音乐,虽然没有很多听众,但是生活得很有尊严,他们的音乐也有尊严!

陈晓强像个老愤青一样,说了一桶再来一瓶,杨景行和齐清诺就听着。后来陈晓强有点不好意思:“别嫌我话多,我是听诺诺说你是个专心做音乐的人,就讲点自己的经验,希望你们这一代少走弯路,多出点成绩。”

杨景行感谢:“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陈晓强说:“晚辈中,诺诺很了不起,没辜负她爸爸。”

杨景行笑:“您说的这么多,就这个我也深有体会。”

齐清诺还在吃,看杨景行:“别跟我来这套,我只吃菜。”

陈晓强又说:“不要说什么长得帅……男人能靠脸吃饭么?要凭本事,要讲才华,是不是?”

杨景行庆幸:“幸好我没多好看。”

陈晓强又不同意了:“这是讲包装的,我看得多,那些小白脸,下来比你差多了。”

吃完饭后告辞,陈晓强叫杨景行周末有空就去齐达维的辉煌酒吧玩,多认识些前辈同行,有好处。还说明辉煌酒吧和现在一般年轻人去的酒吧是很不一样的,那是个很注重文艺性的交流之地。

陈晓强问:“认识诺诺的妈妈吗?”

杨景行摇头。

“群闻出版社的总编,认识的都是大作家!”

陈晓强说可以送齐清诺回家,但是齐清诺不急,说还想去拿杨景行的新设备过过瘾。两人回学校,杨景行问:“你爸爸现在还是长头发吗?”

齐清诺笑:“是的,不过发福了……不过我爸的头发不恶心吧!”

杨景行说:“我初中的时候也想留长头发。”

齐清诺看杨景行,好像在想象他长发的样子,摇头说:“我劝你再别这么想了。”

杨景行问正事:“你愿意让三零六演我写的东西吗?”

齐清诺说:“原则上不行……看你写得怎么样吧。”

杨景行又问:“你有没有考虑加声乐?”

齐清诺说:“试过,没出效果,慢慢来吧……你可别把自己真当成三零六的人了!”

杨景行还有理:“谁让你们勾引我的。”

齐清诺笑:“谁勾引你了?我除名!”

“你!”

齐清诺说:“那你早点放弃吧,你真的不是我的菜。”

杨景行伤心:“为什么?”

齐清诺很果断:“首先,我真的不喜欢你的长相。”

杨景行点头捂脸:“嗯,这也是我的心结。”

齐清诺笑:“长得帅的男人,不管做什么,都给我很不纯粹的感觉,觉得很浮很飘,尤其是你……你不会自卑吧?”

杨景行很气愤:“就允许你漂亮,别人不丑就有罪!”

齐清诺安慰:“个人品味,喜欢你的多的是,别往心里去。”

杨景行问:“好像还有其次?”

齐清诺咯咯:“岂止是其次!第二,我不喜欢有钱的男人,很不喜欢,尤其是富二代。”

杨景行庆幸:“那还好,我不是。”

齐清诺打击:“别掩饰了,你在我心目中已经定型了。”

杨景行怒了:“别太过分啊!”

齐清诺很得意呢:“第三,像所有女人一样,我不喜欢花心的男人。”

杨景行惊奇:“这你都看穿了?”

齐清诺说:“术业有专攻,你说你是不是猴子掰苞米,今天二胡明天古筝,你到底喜欢什么啊?”

杨景行激昂:“我喜欢音乐!”

齐清诺说:“就算是吧。第四……算了,看你有点挺不住,我们下次再说。”

杨景行恶狠狠表扬:“你好善良!”

齐清诺哈哈乐。

杨景行给喻昕婷打电话,说:“走了,打扫卫生去。”

喻昕婷说:“我中午拖过地了。”

杨景行说:“没拖干净,我要批评你!”

喻昕婷说:“肯定不是,我马上下来。”

喻昕婷过来看见齐清诺和杨景行一起,就问:“你们吃饭了吗?”

杨景行说:“好饱好饱,一肚子气。”

喻昕婷问:“怎么了?”

齐清诺哈哈乐,搂喻昕婷肩膀:“别理他,让他多饱一会。”

打开四零二的门往里一看,喻昕婷呀的尖叫起来,双脚跳进教室去:“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

齐清诺说:“你才有惊喜,鼓槌在那个箱子里。”

喻昕婷连忙去翻出来,打开鼓槌包,取出鼓槌,两只手拿着兴奋得敲敲,看着杨景行笑。

杨景行说:“我们即兴一把。”跑去双排键后面开机。

齐清诺没和杨景行抢,拿起了吉他挂上,打开音响,稍微试了一下一下音效。喻昕婷连忙坐到鼓后面去了,调节了一下板凳,发现:“多了两个镲片。”

杨景行还捣鼓了一阵,设置好音色。主键盘是铜管和弦乐齐奏,副键盘负责独奏什么的。还好他跟程浩学习了的,不然光那些设置都要看半天才能懂。

自己搞定后,杨景行问:“准备好了吗?”

齐清诺说:“好了半天了,开始吧。”

于是杨景行开始,一上来就是铜管齐奏。一般来说铜管齐奏是用来表现恢弘大气的,可是杨景行这个前奏却是比较悠扬的,也不知道他是不熟悉器材还是故意为之。

这个铜管前奏重复了三遍,齐清诺和喻昕婷看着杨景行,都很意外的样子。很好的旋律啊,不会真的是即兴出来的吧。

接着,杨景行的弦乐齐奏又跟上来了,是之前旋律的变奏,但是铜管还没结束,变成了管弦齐奏,又大气又婉转,短短几秒,却让人起鸡皮疙瘩。

齐清诺和喻昕婷都忘记自己的责任了,都看着杨景行,期盼着他把这首乐曲演奏完。可杨景行又重复前奏,用眼神示意喻昕婷:“没鼓点啊,快点,即兴嘛,随便打。”

喻昕婷听着杨景行那让人惊艳的管弦旋律和节奏,却有点着急,鼓槌扬起几下都没落下,在杨景行又重复了一遍后,她终于找到了感觉,咚的踩了一下低音鼓。

“很好!”杨景行表扬:“加上小鼓。”

又来一遍,喻昕婷加上了小军鼓,节奏打得还不错,齐清诺有感觉了:“这里加桶鼓,四三拍!再来再来!”

这个对喻昕婷这个初学者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但是小姑娘也很兴奋,跃跃欲试。

再来,虽然鼓点和管弦节奏配合得不是十分密切,但齐清诺还是双拳紧握:“太爽了!”

前奏完了,杨景行说:“该你了。”

齐清诺当然是用杨景行的旋律,但是自己加了和弦,感觉很好,虽然很短,却是一段多么精彩的SOLO啊。

杨景行还不满意,说:“这里用小九和弦然后加小七转位是不是饱满点?”

齐清诺等不及:“再来再来,你开始。”

这次算是比较完整的了,铜管齐奏重复了三遍旋律,然后弦乐和鼓点切入,再重复一遍,再接着就是管弦加架子鼓加电吉他。

不完美,但是旋律和节奏的感觉已经出来了,托旋律的福,效果非常好,既恢弘又不失情调,简直是能让听觉神经马上兴奋起来。

还不足半分钟的曲子,却让齐清诺兴奋得抱着吉他转圈,两步走到喻昕婷面前,命令:“站起来!”

喻昕婷有点怕的嘿嘿,站起来。齐清诺很不客气,抱着喻昕婷的脑袋就在她脸上狠亲了一口。

喻昕婷吓坏了,差点用鼓槌去戳齐清诺,等齐清诺放开她后,条件性的用手背去擦脸上被吻过的地方。

杨景行急切:“我呢?我呢!”

齐清诺冷静了,叫喻昕婷:“你去。”

喻昕婷看杨景行。

杨景行笑:“看你,脸都吓红了。”

喻昕婷小生气的否认:“没有!”拿着鼓槌互相敲敲。

齐清诺抛弃了杨景行,用吉他把半分钟的曲子SOLO了一遍。也不错,但是气势上还是比管弦齐奏差一些。

齐清诺还是很满足,长长叹气:“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杨景行标榜自己:“我这就是以德报怨。”

齐清诺竖起手掌:“我不接受!”

杨景行说:“我还是,继续吧。”又对喻昕婷说:“要小心啊,再别让她得逞了!”

喻昕婷就知道笑。

齐清诺说:“那也轮不到你!”

这首曲子就是杨景行最近写的那首钢琴小品,当然他也构思了乐团的演奏版本。刚刚的铜管前奏倒是一时兴起,没想到效果还很好。

杨景行先用大钢琴音色演奏了一遍五分钟的曲子,让喻昕婷和齐清诺有个大概的了解。两个姑娘都听痴了,整首曲子有两个声部,一个激昂,一个悠扬,互相承托互相丰满互相比拟,还有点中国风。

喻昕婷说:“太好听了。”

齐清诺看着杨景行:“我把第一千条收回。”

杨景行气愤:“没这么多吧?”

喻昕婷问:“什么一千条?”

齐清诺说:“他的缺点。”

喻昕婷嘻嘻。

然后就开始三个人一起进行乐队编曲。这方面,齐清诺能和杨景行进行讨论,喻昕婷就差了点,不敢发表什么意见。好在杨景行很重视喻昕婷的分量,加了很多鼓点进去。还有双排键模仿定音鼓的效果,感觉确实很好,又不难。

喻昕婷有点怕怕:“我就听好了,你们来。”

杨景行教训:“你以为叫你来干什么!不准说不行!”

喻昕婷有点委屈:“我没说。”

齐清诺呵呵:“我是沾你的光呢。”

喻昕婷摇头:“不是!”

杨景行说:“你占她便宜是真的。”

齐清诺还得意了:“来,亲一个。”

喻昕婷连忙躲开。

虽然杨景行之前已经有了比较具体的构思,但是三个人还是商量试验了一个小时。差不多定稿后,杨景行调试好设备,演奏了一遍。

双排键嘛,齐清诺还是比杨景行精通得多,所以能指教不少,还能帮他按切换键。整首曲子就是铜管齐奏重复前奏,然后弦乐齐奏跟上。前奏结束后,乐曲顿时安静,用弦乐拨奏引入主题,接着就是钢琴唱主角,电吉他唱配角,搭配弦乐合奏和鼓点伴奏。整首曲子主题鲜明,旋律大气动听,氛围前后呼应。

这就算杨景行的第一首作曲作品了!

杨景行再一个人演奏一遍。齐清诺不激动了:“你还是差点,一起来!”

喻昕婷不同意:“这么好!”

齐清诺笑:“你没看出来么?他不喜欢别人说他好。”然后还教杨景行,加入了一种合成器音色,让效果更加丰满。

三个人一起来一遍。因为喻昕婷只要敲好一两个鼓,所以难度不大,而齐清诺的电吉他也没什么问题。杨景行好歹是古典钢琴出身的天才,双排键也还合格。而且三个人都很认真。

一曲结束,喻昕婷放下鼓槌用力鼓掌,可看见齐清诺朝自己冲来就连忙捂住自己的脸躲避。齐清诺也就是吓吓喻昕婷,没真的要亲了。

喻昕婷说:“我想要谱子。”

杨景行答应:“明天给你。”

齐清诺说:“我也要。”

杨景行记仇:“不给!”

齐清诺说:“我为音乐献身,来!”面朝杨景行紧闭双眼,扭曲着表情撅着嘴的样子很难看。

杨景行都怕了:“我给我给。”

喻昕婷嘻嘻笑,问杨景行:“曲子叫什么名字?”

杨景行说:“还没取呢,你想。”

这个喻昕婷不怕,光荣的接受了任务:“那我晚上好好想。”